良品生活
首页 > 周晓娇的主页

松涛天湖,这是一个引人遐想而富有诗意的名字。到了海南、到了儋州,又怎能不去松涛天湖呢?早上,我们一行人从儋州市区驱车,十几分钟后到了南丰镇的码头。站在码头上,放眼瞭望,整个松涛湖面上绿如翠,亮如玉,袅袅升腾的雾气。

有时,酸楚幽微处,也会发出心灵撞击的火花。有对父子,同住在一屋檐下,但是已经有好多年不说一句话,父子都不是沉默寡言的人,跟外面的人都很健谈。父亲很想开口与儿子说说话,没想到,只要在家里,儿子看见父亲,就当着没看见似...

每当看到那些刚步入少年期的女孩,我就会注意起她们身上的穿着。确实在这个年龄,穿着得体的衣服可以增添许多的朝气。前几天,去小妹家,没想到,半年不见,才十二岁的外甥女,个头已经和小妹一样高了...

书是我的精神食粮,一日不看书,心里就像丢魂似的,浑身不自在,有时半夜翻来覆去睡不着,拿上书本,看着看着,瞌睡虫就来了。七十年代后期,电视机还没有普及,看小人书是我们那个年代人人都喜欢的娱乐方式。我同龄的孩子中,要数四妹家...

说实在,过去我一直跟父亲不亲,心里很恨他:因为我觉得父亲没有给我太多的爱。小时候我曾有过这样的意念,假如我是一名法官,我一定给父亲判刑,理由是:他作为一个父亲,却常常打骂孩子。我是家中的老五,上有三个...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的不可理喻。没有钱的时候,想着过有钱人的生活,待到有了钱,又时常怀念从前贫穷时过的那种简单快乐的日子。而实在要他们过回从前贫穷的日子,许多人就会刮刮大叫,一天都不能忍受下去。记得两个...

刘邦身边有三个重要的女人,她们是吕雉、戚夫人和薄姬。这三个女人往深一层去想,命运总是祸福相依,看似福却是祸,看似祸却是福。先说吕雉,她是刘邦的结发之妻。史书上记载,在没有做皇后之前,吕雉是一个勤劳质朴的好妻子、好母亲、好媳妇...

在古代手绢又称执手,是女人不可少的一种装饰。古代的女子把手绢当成首饰一样随身携带,它通常被叠成同心方型放在腋窝旁上衣的开襟处。那方带着温暖散发着体香的手绢或许存留着一个女孩子的心事和代表她一生的幸福。曾经手绢是女人的宠物,除了洁面...

小时候,家住在岛西林业局属下的一个工区里。工区的宿舍由一排排的瓦房围成一个四合院的形状,中央有一块很大、很平整的地板,地板上打上了光滑乌亮亮的水泥,人们把这块地板称为“地堂”。那时小,不知人们为何叫这块水泥地板为地堂,现在回想起来...

童年对吃有种渴望,六七岁的时候,曾躲着家人一口气吃掉一个两三斤重的熟木瓜。依稀记得,每一天放学后,都要路过那个让人垂涎欲滴的供销社,明知身上没有钱,还是要走进里边去看一看,望一眼货架上能吃的东西,心里也会有种满足感。偶尔手上...

麻将,起源于中国,是由中国汉族人发明的一种博弈的娱乐用具。普通的麻将牌一般是用塑料制成的小长方块,上面刻有花纹或字样,每副136张。四人麻将牌博弈游戏,流行于华人文化圈中,是一种老少皆宜的娱乐游戏,上至高官,下至平民百姓,无不喜爱...

周末,多年不见面的同学打来电话说搬了新房,邀请几个老同学到她家去吃顿饭,热闹热闹。同学的新家,宽敞,装修的够气派,房子里买的每一件物品都很雅致,从中可以看出这位同学精致的生活。参观完毕后,同学招呼大家上桌吃饭。待大家都上了桌...

有人说,现在的孩子教育费用太高,养一个孩子都艰难,再养第二个,想都不敢想。有人说,现在一个上幼儿园孩子的教育费高于一个本科生四年的教育费用,太吓人了。有人说,现在的年轻父母两个人养不起一个孩子,总之不管怎么说,现在养孩子难...

我小时候生长的那个地方,长着一种野生的小灌木,丛生的枝条上长满硬硬的刺儿,故乡人都叫它刺篷子。春天来了,刺篷子那酱褐色的老枝干,随着布谷鸟的一声啼叫开始长出嫩芽。老干托起新枝,新枝上长满了刺,新枝和刺之间又长出了嫩叶。我曾经...

从窗外,无意中看见小区绿化带里有好几棵枯萎的树木,粗大的树干,撑着光秃秃的枝桠,落败、凋零让人突然就想起了死亡。只想它是从别处移植来小区,栽不活那是常有的事;后来才发现这几棵枯萎的树木好像有了异样,确实让人心生纳闷。下班后...

她现在才知道,在那个青葱的岁月里,他对她的爱情和她对张老师的爱情都是一场青春期的梦。高中那三年,他像一个大哥哥一样地照顾她,她也真的把他当成亲哥哥一样的看待。他对她的好,同学们都看到,有时候,有人会戏谑地说他爱上了她,可她就是不承...

在城市郊外的一座山坡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牵牛花藤蔓,不知道什么时候,藤蔓下面有一棵小草探头钻出了地面。小草全身被藤蔓罩着,感到全身窒息的难受;因为见不到一丁点的阳光,它全身雪白雪白的,身子细细长长,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台风年年光临海岛,每年进入夏季、秋季是台风的季节。台风来临之时,海岛变得闷热不堪,天空中没有一丝的风,太阳散发出的热浪熏的人头晕脑帐的喘不过气来,植物耷拉着脑袋,奄奄一息;平时好卖弄歌喉的鸟儿躲在巢里,沒有了声迹。小时候不喜...

结婚后,就想生一个男孩。当时单位上计划生育抓的很严,而且只准生一胎。老公父母那辈人都重男轻女,他们也想我生一个男孩,好给他们家里延续香火。听别人说酸男辣女,刚怀上时,就喜爱吃酸的,就认为肚子里的就是一个男孩了,所以连去照B超...

有一天,老公不知从哪里捡回一棵苦瓜苗,我说把它种在哪里?他说就种在我们常去散步时路过的那块荒地里。我觉得老公这个时候一定是一时心血来潮,要知道这东西现在只长出两片叶子,那两片爱心似的叶片上布满了细细的叶脉,样子稚嫩又娇气...

城市里的许多故事,是发生在那些孩子,老人和保姆的身上的。现在的城市像个妖艳的女人,高耸的楼盘像是人工制造的隆胸,看似美却过于强势,那种咄咄逼人的架势又少了女性的温柔和贤淑,难免与城市越发崇尚年轻、崇尚气质型女性的格局有些...

一转眼,秋天就到了。这让我想起了“秋风萧瑟,百花残”的诗句来。秋天来了,就意味自然界中许多生命即将结束。花草和昆虫不像我们人类一样,能走过年年的春夏秋冬四季;多数的花草和昆虫它们在世上只能活在一年的春夏秋三个季节里。它们...

作者:周晓娇
主题:46
周晓娇,海南省儋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在报刊上发表过小说、散文和诗歌数篇,其中,在2003年第四期《家教博览》上发表的《下棋教子》一文,入选教育百科范文。

一支长笔,写尽酸甜苦辣。
最新文章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