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时间
  • 要看清自己,不要看轻自己
  • 一个奇怪的记者,张平宜与麻风村
  • 好照片都来自于摆拍
  • 致所有与理想死磕的人
  • 祝福老师的话
  • 能够潇洒恣意的活,必然背负孤独寂寞的伤
  • 对“情伤小妹妹”说不
  • 表白是门技术活
  • 时间只是过客,自己才是主人
  • 当前位置:阅读时间 > 马德

    无论之前多亲密的朋友,无论曾经多患难与共,若一个深陷热闹,一个安守寂寞,只会渐行渐远。这已然不是一个世界的两头,而是两个迥然不同的世界。人世间,多少同路走到陌路。只因为,安静时是一个自己,热闹时是另一个自己...

    光阴的长河里,不要指责别人靠不住,谁比谁也强不到哪儿去。看起来,于自己不过是一次忘记,但对用情至深的过往,何尝不是一场背叛。撇得太急,放得太快,转身太易,该忘的风来云散,不该忘的,风还没来,云早也都没了影...

    有时候,在乎这个世界越多,存在感就越少。在乎别人越多,活出自己就越难。更何况,曾经在乎过那么多,谁又在乎过你的在乎!什么张三李四,什么猫事狗事,统统不必顾及。活自己,就意味着一个人孤独地奔跑,要想痛快,就必须把缠绕...

    一座山从不喊出自己的巍峨,一面湖从不说出自己的浩瀚,一棵树默默向上生长,一叶草与另一叶草未曾攀比过风雨的惠泽。不招摇,就是巨大的安静。从自己出发,然后回到自己。这是一个人的狂欢与悲喜。有什么与没什么,多一点与少一点...

    中国人的好玩处,在一转身。刚才气氛还火炉红泥,一转身,便千山暮雪;刚才情绪还春风十里,一转身,便清角吹寒;刚才誓言还城楼永固,一转身,便山河破碎。几千年的迂回与含蓄,使我们韬养太久,城府太深,阴谋太厚,曲折太多...

    我相信,生活中好多人的苟且,不是为了得到更多,而只是为了活下来。在一个阴谋太多、奸邪交错的世界,直来直去是不好混出来的。你总得有点迂回才行,否则,就会有人给你穿小鞋,使绊脚,甚至压制、打击你。一句话,你若不管不顾...

    错的是,你没有及时告诉自己:有的人,已经不属于你,而且,原本就不属于你,你早该放手。放下,不要不甘心!至于疼痛,疼就疼一阵子吧,痛就痛一阵子吧,就当是岁月的一段馈赠。丰富和厚重的人生,是疼出来的,是痛出来的...

    一个人,往往会在追不上的人那里,表现出恢弘的气度。比如,马云远远地跑在了前面,非但没人嫉妒,还会自觉恭敬和抬举,觉得他拥有多少都不为过。人性,在够不着的地方,总会显得别样的舒展和明亮...

    别问十万个为什么。你得习惯了不为什么,这样,才算明白了这个世界。一团和气的世界未必是真实的,有一点丑陋,有一些痛感的尘世,看起来才逼真。也许,你可能一辈子都落不了水,但是你得有承受岸上人看你笑话的能力...

    生活难免会刁难我们。然而,比刁难更糟糕的情况是,有时候,雨还没有下起来,我们却先自己浇透了自己。里尔克说,灵魂没有宇宙,雨水就会落在心上。一个人,若是灵魂不够寥廓,就总会觉得,处处与奸邪恶毒的人狭路相逢...

    你要做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当当的那颗铜豌豆,要蹦着跳着没心没肺快乐着活。因为,除了生死,快乐就是最大的事。这个世界上,有命运都打不败的人,你凭什么做那个打败快乐的人...

    这个世界,没有人会为懦弱买单。懦弱是什么呢?是羊的绵软,是鼠的惊怯,是鼬的疑惧,是忍气吞声,是苟且偷安,是临阵脱逃,是浩瀚的词汇里,所有最没出息的词的结合体。懦弱的人,身体活着,精神早已遁于尘外,而灵魂,只好在窝囊...

    爱的时候,彼此深情付出。不爱的时候,彼此深切懂得。进一步是爱,退一步也是爱。如此,才不枉深沉地痛过,不负深刻地爱过。一个人,能沉溺地爱,也能痛快地不爱,才是具备了完整的爱的能力。不是所有的爱都能到最后。爱到不能爱,爱到不必爱...

    袁枚的《子不语》中讲到一个蔡书生,说杭州北关外有一座房子经常闹鬼,别人不敢买,他买下了。家人都不愿跟他住进去,蔡书生就一个人住了进去。这天晚上,他秉烛读书到夜深,果有一漂亮女子翩然而来,脖子上系着红绸子,看到蔡书生后深深一拜...

    在较量上,我喜欢看大智慧的博弈。像大侠出招,大气深蓄,巨势暗敛,捻髯谈笑间,胜负的尘埃便寂然落定。在这样的博弈中,我看到的是人生的美,沉静,恬淡,雍容华贵而又举重若轻。相比较来看,小聪明的比试,更像是花拳绣腿,一招一式间...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