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超短文>

《巴黎协定》与全球气候治理体系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0-03 编辑:心理

根据2011年在南非德班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缔约方第17次会议上达成的决议,国际社会将在2015年使所有缔约方达到“《公约》”。该协议,另一项法律文书或某些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议定结果将从2020年开始实施。在2013年华沙气候会议上,法国正式承担了主办2015年《公约》缔约方会议的责任。鉴于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越来越大,并且科学界对全球气候变化问题的理解加深,巴黎气候会议比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会议更加有趣。 2015年11月30日,巴黎气候大会正式开幕。经过13天的艰苦努力,会议成功完成并达到了里程碑《巴黎协定》。 “加强德班行动平台特设工作组”的谈判任务已成功完成。 “《巴黎气候协定》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世界上所有国家都给予很高的评价。《巴黎协定》的成就为2020年后的全球气候治理奠定了法律和体制基础,并使国际社会重新获得了对在多边机制框架内有效应对气候变化的信心,这在历史上具有重大意义。全球气候治理。学术界和政策界普遍认为《巴黎协定》开创了气候治理的新纪元,其建立的治理模式和运行规则明显不同于之前的京都时代和后京都时代,这标志着全球气候治理系统。重大转型。那么,如何理解由《巴黎协定》建立的新治理模型以及治理系统转型的具体含义?尽管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巴黎协定》自1990年代以来坚持并体现了全球气候治理体系的核心原则,即“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和各自能力的原则(以下称为“公共区原则”) ),但其确立的治理原则的具体内涵,治理和运行机制显然与《京都议定书》时代不同。那么,您如何看待,理解和解释这种差异?这是系统内部的变化,还是与京都时代的治理系统相比发生的根本变化?一些学者在分析全球气候治理机制的变化时会使用原则规则。在构建新的分析框架的基础上,我们认为,只要气候治理体系遵循的核心原则没有发生质的变化,系统的变化就是内部变化,而是系统内部规则的演变。可能加剧这些规则和原则之间的不一致。这导致系统本身的弱化。这种分析对于理解气候治理体系本身的变化逻辑和趋势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但似乎过于关注该体系下的具体原理和规则,而缺乏对气候变化的深入探讨。原理和规则动态变化背后的特定治理方法。例如,分析认为,全球气候治理系统的核心原则是“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和各自的能力”的原则,并且只要该原则没有实质性改变,气候治理系统本身就不会改变。显然,包括《京都议定书》,《坎昆协议》(《哥本哈根协议》在某种程度上合法化)和《巴黎协定》的整个全球气候治理机制都在《公约》之下,它们都遵循并反映了《公约》的原理,包括原则上,从《哥本哈根协议》到《巴黎协定》建立的不同于京都时代的治理模型仍然是系统内部的一种变化。这种解释显然太宽泛了。因为“社区原则”本身也在动态发展。如果按照上述分析框架进行说明,则《巴黎协定》仍然是系统内的更改,但是治理规则本身发生了重大更改。但是,如果对此进行了解释,则似乎没有什么可解释的,因为《巴黎协定》和未来的全球气候治理系统仍在《公约》原则下运行,请继续遵循“框架公约/协议”模型,并且坚持“全区原则”。

一,全球气候治理体系的历史演变

全球气候变化与其他生态和环境问题之间的区别在于,它深刻影响着几乎所有经济和社会发展领域。一些学者指出,气候变化系统具有异常广泛的影响,不仅包括传统意义上的环境保护(例如限制污染物排放),而且还包括包括温室气体排放在内的总体经济和社会发展政策。所有人类活动。这要求所有国家(至少是所有主要国家)有效参与治理,减排行动将对经济和社会发展产生短期负面影响,这将产生成本,并因此容易导致“搭便车”行为,这限制了一些国家的减少。行动的热情。同时,鉴于温室气体的长期存在,气候治理还涉及历史责任问题,这些问题与现实利益交织在一起,导致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形成了南北结构。基金会确立的“公共区域原则”已成为全球气候治理的核心原则和基本伦理。显然,只要国家之间在脆弱性,应对成本,经济实力和技术能力方面的差异继续存在,“差异化”的责任和义务将永远存在。但是,由于国家之间经济技术发展的不平衡,这种“差异”也将呈现出动态的发展趋势。因此,不是要检查“共同地区原则”是否发生了质的变化,而是要检查发生了多少数量上的变化,从而检查相应的治理方法,运行机制以及国家之间的责任和义务发生了多少变化。

第二,“自下而上”的治理模型:特征与变革动力

(1)“自下而上”治理模型的主要特征

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巴黎协定》是第一个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全球性全球气候协定。中国气候变化谈判特别代表谢振华的评价《巴黎协定》是全面,平衡和有效的,是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 2与先前通过的气候协定相比,特别是在1997年通过的《京都议定书》,《巴黎协定》在气候治理模式和减排模式以及“社区原则”的动态发展方面,其独特的法律形式和治理形式是开创性的。

(二)全球气候治理体系转变的主要动力

首先,国际气候和政治结构的动态变化是全球气候治理体系转变的深层根源。在国际政治和经济形势下,全球气候治理一直是一个动态的发展过程。在1980年代末期和1990年代初,随着全球气候变化问题逐渐从科学界转移到政策界,该国对该问题的理解和反应存在很大差异。三个主要矛盾逐渐暴露出来:一是发达国家之间具有法律约束力的量化减排方法之间的分歧;二是发达国家之间存在着法律约束力。另一个是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矛盾,界定了气候变化的责任;是关注气候变化的不利影响的发展中国家与关注发展和消除贫困的国家之间的差距(小岛屿国家更关注气候变化对其生存的严重威胁,需要采取更强有力的缓解措施;生产国对气候变化提出质疑的科学主张“正在慢慢出现”;中国,印度,巴西和其他新兴发展中国家处于中间地位,更加关注发展中的经济利益,并主张气候变化行动不会损害其国家主权)。这形成了全球气候治理的政治和利益格局,在两个阵营下存在三个基本矛盾。正是这种特殊的利益结构决定了较长时期内全球气候治理体系的基本特征和趋势。在这种框架下,美国和欧洲等发达国家在全球气候变化的历史责任和经济实力以及治理能力方面均占据主导地位。因此,最后的《公约》和《京都议定书》要求两个发达国家在道德和法律上承担主要责任,并根据历史责任和实际国情对发展中国家实施某种“积极歧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有很强的“社区原则”。

第三,全球气候治理体系的发展趋势与中国的应对措施

(一)巴黎时代全球气候治理体系的发展趋势

长期以来,全球气候治理的核心问题是如何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形成的“南北格局”下明确界定各方的责任和权利。应如何履行责任和义务?如何应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温室气体排放量的持续增长所带来的这些问题的发展?面对这些复杂的问题,发达国家内部,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以及发展中国家内部已经形成了各种利益集团。它形成了“目标与时间表”与市场机制之间的争执,“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的争执,统一与差异之间的争执,减排与发展之间的争执。所有这些辩论反映了各种政治力量的利益和政策偏好以及国际社会的无政府状态。通过对全球气候治理体系的历史演变的分析,我们可以大致发现四个趋势:首先,治理方式逐渐从“自上而下”的强制性法规和监管形式转变为“自下而上”的自愿行为并混合形式。其次,治理内容已从单一的温室气体减排减少到缓解,适应,资本,技术和能力建设。第三,治理体系的核心原则(“公共区原则”)已经发生了动态变化。 “增强”和“责任分工”的趋势多样化。第四,参与该行动的国家数量正在逐渐增加。《巴黎协定》在上述背景下,它标志着全球气候治理的新阶段。

(二)中国转型与全球气候治理体系

《巴黎协定》的成就表明,与京都时代和后京都时代相比,中国在巴黎时代的全球气候治理中的身份和地位发生了重大变化。中国采纳了《巴黎协定》,尽管它坚持发展中国家的身份并维护了“共同区域原则”,但统一的国家独立贡献也使中国和发达国家能够共同承担相应的减排义务,并应对早期的峰值排放。全球排放量。这一贡献表明,中国不能再脱离京都时代和后京都时代之类的全球减排行动。鉴于巴黎时代全球气候治理的上述趋势,作为《巴黎协定》致力于实施国家自主贡献的重要政党,中国应从以下三个方面做出回应:如何提高气候治理能力,以及积极响应国际社会的监督和跟踪。审查,排名工作,并积极制定一套国际排名标准,这些标准得到了大多数各方的认可。《巴黎协定》对国家所有权,行动和支持的透明度有一个更清晰的定义,要求所有缔约方的所有国家捐款都是清晰,透明的,并提供必要的信息,包括(如适用)基准年,实施期限,范围,以及该国的独立捐款如何为实现《公约》第二个目标做出贡献,并每五年一次逐步增加强度。在行动的透明度方面,除最不发达国家和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外,所有缔约方都至少至少每两年提交一次关于温室气体排放清单,国家自主贡献的进展和适应信息的报告。这就要求中国在准备国家独立捐款中不断提高信息含量,加强执行,并如期实现自己的承诺。此外,中国将继续积极参与巴黎时代全球气候治理规则、机制和制度的建立和完善,积极与相关机构合作,制定一套可供大多数缔约方认可的评价标准。为各方的独立发展和实现作出贡献。排名,加强国际舆论和道德监督,促进实现《公约》目标和《巴黎协定》升温目标,不仅维护发展中国家的权利,同时也有助于全球气候治理体系的进一步完善。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