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超短文>

“法治中国”视阈下的法律硕士培养模式优化策略探究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1-05 编辑:经典语录

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了“依法治国”和“继续向中国法治前进”的建设目标,第一次明确要求“法治人才培养机制创新”。法治人才培养机制与我国法学人才培养类型和方式的根本性和方向性问题有关,高等法学院应着力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战略要求,建设“法治中国”,开展新一轮的法学教育改革,创新法治人才培养模式,培养符合法治水平的法学人才。中国法治的需求。

一,法学硕士社会发展教育的必要性

(1)法学硕士教育的培养目标

法学硕士学位是在借鉴国外培养高层次和应用法律专业人才的经验的基础上,结合中国国情和教育实践而建立的专业学位。法学硕士教育与以学术人才培养为基础的法学硕士的培训目标不同。它旨在培养应用法律人才,并尽可能为法律执业部门培养实践法律人才。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转发《法律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指导性培养方案》明确指出,法学硕士学位教育是一种精英教育,其培训目标是“用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培养法学专业,能力和政治诚信,高水平的综合性和实践性。法律人才。”

(二)“法治中国”建设对高素质应用法学人才的需求

法治是国家发展的重要保障。”依法治国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和重要保证。这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然要求。它关系到我们党的执政兴国,关系到人民群众的幸福安康。这关系到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1]习近平同志曾经指出:“努力建设中国的法治,更好地发挥法治在国家治理和社会管理中的作用。”[2]但是,中国目前培养的法律人才的实践能力和实践需要,仍然是存在的。差距很大。根据司法部门的反应,毕业生到法律实务部门至少需要3到4年的时间,才能具备审理案件和代理各种法律事务的能力。实践界普遍反映出法学院毕业生实践能力的不足。法律实践的实践是不理解的[3]。因此,现有的法学硕士研究生培养模式与法律实务部门和社会发展的实际需要脱节,不能满足高层次、高质量的需求。复合型应用型法律人才在法治建设中的作用。

(三)“优秀法律人才教育培养计划”在法学硕士培养中的主导作用

2011年4月,教育部启动了“优秀法律人才教育培训计划”(以下简称“优秀计划”)。旨在改变我国现有高等法学教育不能完全适应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建设需要的现状。加强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教育,创新人才培养模式,提高法律专业学生的实践能力,着力培养应用型、复合型法律专业人才。几年来,在“优秀法律人才教育培养计划”的指导下,各高校积极更新教育理念,创新教育模式,加强实践联系,缩小培训目标与实际需要的差距。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建设和法律实践部门需要的高层次法律人才,初步取得了一定成效。

从高等法学院毕业生的实际就业情况来看,法律人才在结构上占了过多:低端法律人才供过于求,高端人才却很稀缺[4]。作者认为,法学硕士是中国“卓越计划”的主要实施目标之一,也是该计划追求的目标的主要载体和承担者,但法学硕士毕业生并未在工作中表现出应有的优势。市场。因此,根据新时期中国法治的需要,根据法学硕士的专业背景,个性化特点,自我发展需要和未来职业规划,科学制定高层次的法学人才培训。计划和完善高素质法律人才的培训体系。创新和复合的法律人才培训模式,培养应用法律人才的培养目标,然后探索一套可以满足“法治中国”需求,突出个人专业知识,适应性强的高级法律人才培训模式以专业为导向。势在必行。

2.回顾当前的法学硕士培训模式

目标是法律教育的基本问题。如果我们不能正确定位中国的法学教育,法学教育将会迷路,迷路,并限制中国法学教育的发展,我们将无法培养出符合法治建设要求的合格法律人才。法治国家[5]。因此,在“卓越计划”的指导下,该计划的实施重点是将法律硕士培养为应用型和复合型法律专业人士。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在中国实施法治的背景下,法学硕士应具有扎实的法律知识,扎实的人文知识背景,严格的逻辑分析能力,优秀的语言表达能力。表达能力,并遵守法律职业道德精神。质量,国际视野和全球概念的结合,杰出的法律人才与国家治理能力的结合[6]。与此高标准,高水平的培训目标相比较,作者分析了当前法律硕士培训模式的不足:

(1)法律职业目标不够明确

法律教育的专业性是一种职业教育,它包括并超越了普通素质教育,并且具有非常明确的定位。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指出:“坚持以德育为先导,弘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进入课堂,进入思想,培养熟悉并坚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体系,是法治人才和后备力量。” [7]因此,法学硕士培训必须坚持知识转移和职业能力培训的模式。由于招生规模大和管理的行政化倾向等。

因为大多数法学院和大学都采用大班授课法授课,所以即使有200名招收大学生的学院也都在同一班授课。在教学过程中,师生之间的互动和交流是完全奢侈的。在教学方法上,它也被过多的学生所灌输。即使在案例教学中穿插了案例教学,也很难让学生在课堂上进行讨论和分析,并且教学过程减少到了导师的自我回答。自互动模式。这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教学目标的实现。此外,大多数讲师不仅承担着法律硕士课程的教学任务,而且承担着不同层次和类型的教育课程的教学任务,例如法学本科生,法学硕士。甚至JD。由于精力和目前的教学与研究评估机制的局限,教师常常难以为不同的学生采用不同的教学方法。在法学硕士教学过程中,讲师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法学硕士的学科背景和人格特征,削弱了法学硕士教学的“适用性”,模糊了本科教育和法学。界限,然后将课堂作为一般法律知识进行讲授。

(二)人才培养的概念更新较慢

主要针对目前法律人才培养模式的不足提出“优秀计划”。传统教育模式强调学生基础理论知识的培养,忽视学生应用能力的培养,导致学生实践能力的缺失和社会实际需求的脱节。在培训观念上,许多高等法学院没有及时更新法学硕士的培训观念,重视程度还不够。 “沉重的教室,宽松的实践,繁重的理论和宽松的实践”现象很普遍。这种传统的法律教育观念的存在不可避免地导致法学硕士对司法部门作出回应。毕业生去法律执业部门后,至少需要三到四年的时间才能具备听取案件和代理各种法律事务的能力;普遍反映出,法学院毕业生缺乏实践能力,对法律实践的工作方式也不了解[3]。因此,现有法学硕士培养模式的毕业生与法律实践部门的实际需求和社会发展脱节,无法满足中国法律界对高层次,高质量,复合型和应用型法律人才的需求。 “法治”建设。

(3)“优秀法律人才教育培训计划”在法学硕士培训中的主导作用

2011年4月,教育部启动了“优秀法律人才教育培训计划”(以下简称“优秀计划”),旨在改变我国现有不能完全适应需求的高等法律教育的现状。法治社会主义国家建设报告。加强对社会主义法治观念的教育,创新人才培养模式,提高法学院学生的实践能力,重点培养应用型和复合型法律专业人才。在过去的几年中,在“优秀法律人才教育和培训计划”的指导下,所有高等法学院都积极更新其教育观念,创新了教育模式,并加强了实践联系,以缩小培训目标与实践之间的差距。实际需求。法治社会主义国家建设和法律执业部门要求的高层次法律人才,已初见成效。

从高等法学院毕业生的实际就业情况来看,法律人才在结构上占了过多:低端法律人才供过于求,高端人才却很稀缺[4]。作者认为,法学硕士是中国“卓越计划”的主要实施目标之一,也是该计划追求的目标的主要载体和承担者,但法学硕士毕业生并未在工作中表现出应有的优势。市场。因此,根据新时期中国法治的需要,根据法学硕士的专业背景,个性化特点,自我发展需要和未来职业规划,科学制定高层次的法学人才培训。计划和完善高素质法律人才的培训体系。创新和复合的法律人才培训模式,培养应用法律人才的培养目标,然后探索一套可以满足“法治中国”需求,突出个人专业知识,适应性强的高级法律人才培训模式以专业为导向。势在必行。

2.回顾当前的法学硕士培训模式

目标是法律教育的基本问题。如果我们不能正确定位中国的法学教育,法学教育将会迷路,迷路,并限制中国法学教育的发展,我们将无法培养出符合法治建设要求的合格法律人才。法治国家[5]。因此,在“卓越计划”的指导下,该计划的实施重点是将法律硕士培养为应用型和复合型法律专业人士。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在中国实施法治的背景下,法学硕士应具有扎实的法律知识,扎实的人文知识背景,严格的逻辑分析能力,优秀的语言表达能力。表达能力,并遵守法律职业道德精神。质量,国际视野和全球概念的结合,杰出的法律人才与国家治理能力的结合[6]。与此高标准,高水平的培训目标相比较,作者分析了当前法律硕士培训模式的不足:

(1)法律职业目标不够明确

法律教育的专业性是一种职业教育,它包括并超越了普通素质教育,并且具有非常明确的定位。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指出:“坚持以德育为先导,弘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进入课堂,进入思想,培养熟悉并坚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体系,是法治人才和后备力量。” [7]因此,法学硕士培训必须坚持知识转移和职业能力培训的模式。

由于招生规模大和管理的行政化倾向,大多数高等法学院都采用大班授课的法学硕士,甚至在同一堂课上也招收了200名学生的高等法学院。互动和交流是完全奢侈的。在教学方法上,它也被过多的学生所灌输。即使在案例教学中穿插了案例教学,也很难让学生在课堂上进行讨论和分析,并且教学过程减少到了导师的自我回答。自互动模式。这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教学目标的实现。此外,大多数讲师不仅承担着法律硕士课程的教学任务,而且承担着不同层次和类型的教育课程的教学任务,例如法学本科生,法学硕士。甚至JD。由于精力和目前的教学与研究评估机制的局限,教师常常难以为不同的学生采用不同的教学方法。在法学硕士教学过程中,讲师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法学硕士的学科背景和人格特征,削弱了法学硕士教学的“适用性”,模糊了本科教育和法学。界限,然后将课堂作为一般法律知识进行讲授。

(二)人才培养的概念更新较慢

主要针对目前法律人才培养模式的不足提出“优秀计划”。传统教育模式强调学生基础理论知识的培养,忽视学生应用能力的培养,导致学生实践能力的缺失和社会实际需求的脱节。在培训观念上,许多高等法学院没有及时更新法学硕士的培训观念,重视程度还不够。 “沉重的教室,宽松的实践,繁重的理论和宽松的实践”现象很普遍。这种传统的法律教育观念的存在必然导致法律的掌握,立法目的和立法背景的出现,从而突破法律规定的问题并可以自由使用。

(二)建立以法律职业为目标的法律人才培养模式

1995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关于设置法律专业硕士学位的报告》批准了中国的几所高级法学院向美国法学硕士教育模式学习。自1996年以来,开展了以职业为导向的法学硕士教育改革试点。当前,坚持法学硕士教育的法律职业定位是改善法学硕士当前严重就业状况,增强其专业实力和竞争力的必由之路。从本质上讲,无论法律职业的内部需求和社会变化如何,法学硕士的培养都不能成为纯粹的象牙塔艺术。

按照法律职业取向进行改革是法学教育面临的时代环境,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14]。法学硕士的培训必须以社会转型和专业需求为基础,以服务国家的发展和社会需求为目标,以法律专业活动为市场经济服务,并以法律实施过程为重点和研究对象来促进国家法治的目的是促进“法治”的建设。

需要指出的是,专职的非法法学硕士具有不同的学术背景,在法学硕士的学习阶段必须具有不同的职业兴趣和方向。像专职法律一样,个人发展需求也有所不同。因此,对具有不同发展需求的法学院学生应该给予不同的对待,突出不同学科知识整合的先天优势,鼓励他们朝着有利于自身发展的法律学科的方向发展,并结合他们的职业取向来发展未来的职业规划。

(3)提高司法实践能力是解决“三脱”现象的必由之路

在中国,法学硕士教育经历了十多年的发展。最大的挑战仍然是如何实现理论知识转移与司法实践能力训练的有效结合。建立法律硕士学位的初衷是要改变中国法律教育和法律职业的现状。但是,从目前的现实出发,“三带”问题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硕士学位教育的培养目标侧重于实践。在实际的培养过程中,只重视理论知识的学习而忽略实践。

从法律的历史渊源来看,中国是法定国家。传统的法律教育模式基本上是指大陆法系国家的模式。它主要是基于理论知识的系统转移,相对忽略了实践能力的培养。在提高法学硕士的实践能力的同时,巩固法学的理论基础,必须充分发挥其主观能动性和客观上的有利条件,使法学人才培养模式重返同等重视的轨道。具备理论素养和实践能力,创造提高法学硕士的实践能力。有效的方法,例如开设法律谈判课程和模拟法庭培训课程,设置场景和法律诊所,观察审判以及在法律部门实习。

(4)法律专业人格塑造法学大师

毫无疑问,法律职业人格的重要性。姚建芝教授曾经提出:“法学在专业学习中的作用不是向学生提供相关的法律知识,而是向他们灌输基本的法律思想,传播现代法律的精神,培养专业的法律思维并塑造他们。”理想的法律职业人格,使他们“具有良好的法律头脑”。 [16]与西方传统法律文化相比,中国不缺乏发达的法律体系和多层次,多层面的法律实践。中国丰富的法律思想和法律实践模式为法律职业人格的培养和法律职业人格的塑造提供了丰富的教材。在培养法学硕士的过程中,法律职业人格的塑造应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要加强对社会主义法律观念的教育,培育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法律职业情感,形成公正良好的法律职业人格。

法律职业道德的自我完善和优秀法律职业人格的自我完善应伴随着法律专业人员的整个法律职业。法学硕士的培训阶段是形成或提高法律从业人员职业道德和职业人格水平的关键时期。因此,在培养法学硕士的过程中,有必要从整体上塑造其法律职业人格。在向他们转让法律知识并提高其法律实践能力的同时,应加强其法律职业人格的塑造,切实转移建设“法治中国”所需的高水平,高质量,复合型和应用型法律人才。对社会。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