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超短文>

中国大学工程教育陷尴尬“英雄气短”怎对症下药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5-26 编辑:生活故事
作者:范立平资料来源:文薇po发布日期:2010年

商品名选择:中小

中国大学工程教育尴尬“英雄气短”如何适应医学

中国大学工程教育目前尴尬:在高等工程教育培养规模上,已经达到世界第一;然而,就人才素质而言,这是“英雄式的,气短的”工程毕业生缺乏企业工作背景,动手能力弱,被认为是大学工程教育的主要“弊病”。如何对症下药?在同济大学最近举办的中欧工程教育研讨会上,有消息透露,教育部计划建立一个由大学和企业联合培养工程人才的新机制。将来,全日制工程专业的学生可能需要将他们的一些学习任务从大学转到企业,为期一年。

这些信息立即引发了参与大学校长之间的热烈讨论。这些校长都来自教育部“卓越工程师计划”首批试点大学。他们坦率地说,有实质性措施的改革是可取的,但仍有许多难题需要解决,以避免改革计划的“浮动”。

要获得学位,工科学生必须先去企业实习。

据统计,到目前为止,中国共有1003所大学实施了学士以上学位的工程教育。2009年,全国本科毕业生超过600万,工科学生占总数的三分之一。这表明大学的“产出”每年都很大。教育部的研究还显示,国内企业需要大量的工程专业学生来填补工程一线。然而,供给和需求难以满足虽然有大量的工作,但由大学培养的工科学生不能满足企业的就业需求。一些企业报告说,工程教师在企业中没有工作背景,这是大学教育中的一大伤害。

为此,教育部正在推进高等工程教育改革。“两步走”的意图非常明显:一方面,鼓励企业的工程师和工程技术人员“走进去”,将来成为高校兼职教师;另一个更重要的方面是鼓励工科学生“走出去”,增加在企业的实践经验。据了解,与目前大学生的实习和见习不同,教育部的试点计划要求,企业实习必须纳入整个大学工科学生培训计划的一个环节。

据参加论坛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刘杰介绍,作为建设中国特色工程教育的试点项目,全国高校全日制工程专业学生人数将达到10%以上,全日制工程专业研究生人数将达到50%以上。

学生有更多的时间,所以我在哪里可以找到“接受要约”的公司?

但是这种提高工科学生就业竞争力的“积极效益”让大学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

目前,工科学生的本科教育体系是4年制。一般来说,这是头两年接受普通教育和基础课程教育并真正进入专业领域的第三年。大连理工大学校长欧锦平认为,四年制本科教育的课程已经非常紧张。如果我们再挖一年去企业,课程教学就会被压缩,专业教学任务就无法完成。如果学校教育的时间延长到4 1年,那么未来的工科学生将需要实行五年制。学生和家长能在多大程度上承担增加一年制学校教育的时间和经济成本?清华大学副校长司源表示,试点项目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工科学生“提前一年毕业”。

校长更担心的是,如果把学生的职业培训移植到企业,这样的“一刀切”可能会在机制层面遇到一些障碍。上海交通大学前常务副校长叶姚远教授表示,全国每年有180万名工程专业毕业生。即使有10%的毕业生得以实现,大量企业也必须支持和参与这一培训计划。众所周知,由于缺乏更多的政策支持,大多数企业不愿意为学生开展岗前培训。

中国石油大学校长张来斌举了一个例子:作为一所有着明显行业背景的大学,其毕业生从来都不担心自己的工作。事实上,他们正在为中国石油和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等许多大型企业培养人才。尽管工业、大学和研究所之间的合作如此密切,但当学校提议与企业正式建立学生联合培训基地时,遭到了拒绝。可以看出,即使大学愿意派学生去实习,企业也有多种经济因素之外的顾虑。

是顺应新兴产业的潮流,还是巩固基础,冷静地进行学术研究?

校长们认为,对于高等工程教育的改革来说,来自外部的挑战比来自大学内部的制度障碍要困难得多。

欧锦屏用数据解释了我国工程教育的长期“贫血症”:在高新技术领域,79%-90%的产品是由外商独资或合资生产的;此外,国内制造业规模庞大,但并不强大,其中许多行业“利用外国技术生产外国产品”。因此,很难为高校工程教育提供肥沃的教育土壤。

另一位与会校长表示,这一宏观背景也直接决定了中欧高等工程教育的根本差异。在中国,谈到工程教育改革,许多学校仍然强调教学计划应该安排得更充分,以便学生能学到更多。隐含的意图是,为了使学生在能力上取得突破,最好通过科学研究占据一些技术制高点。欧洲大学更致力于“环境建设”:共同设立公司办公室和大学实验室,让来自不同学科的学生进入创新设计工作站……欧洲大学对高技术产业的发展趋势有所洞察,即不同产业的交叉和整合可能开辟新的研究领域。因此,欧洲大学更加重视扩大学生与外部世界的联系,以及他们团队的多样性,“等待意想不到的惊喜”。

天津大学校长龚克指出,新技术和新产业的快速发展以及技术和产业的快速转移决定了大学的工程教育不能过于接近所谓的热门产业和技术。龚克以自己的经历证明了这一点:早年在清华学习时,他只学了五本电路设计专业的教科书。到目前为止,电路集中芯片的设计已经彻底颠覆了当年的“特长”。龚克说,“对于工科学生来说,与其学习非常实用的专业知识,等待行业升级后被淘汰,不如打好专业基础。这也是大学的基本任务教人们钓鱼,而不是成为职业培训机构。”

阅读更多

“中欧工程教育平台”为培养高素质高级工程人才而建立

教育部推出“卓越工程师教育培训计划”

特别声明:本文重印只是为了传播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