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读好书>

基础研究:企业缺席与管理缺陷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2-09 编辑:语录

作者:洪炜资料来源:《科学时报》发布日期:2008年

基础研究:企业缺失与管理缺陷

目前,中国基础研究投资相对较低,这几乎已经成为共识。一些学者认为其增长率空应该超过400% 然而,中央政府应该为所有这400%买单吗?现有的输入机制是否确保了输入的充分利用?

寻找基础研究的投入力量

在中国,政府是基础研究投入的主体,绝大多数基础研究经费来自国家财政拨款 中国科学院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是我国基础研究投资的主要渠道。他们的基础研究经费占全社会基础研究投资的60%以上,其次是科技部和教育部。

清华大学科学与社会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曾郭萍在研究了典型创新国家的基础研究投资后指出:“在典型创新国家,企业不仅是全社会研发投资的主体,也是全社会基础研究投资的重要方面。” “

以美国为例。长期以来,企业一直是基础研究的第二大投资者。1953年,企业对基础研究强度的投资比例最高,甚至超过三分之一。投资额从1953年的1.54亿美元持续增长到2004年的95.51亿美元。

韩国是一个典型的落后国家。从目前的基础研究支出来看,企业基础研究支出的比例已经达到韩国GEBR的近50%,2003年甚至超过50%。

曾郭萍在谈到中国企业对基础研究的投资时表示,自“九五”末以来,企业对研发的投资呈现出快速上升的趋势,但目前很难准确统计企业对基础研究的投资。然而,从其他渠道的数据计算和基础研究人员比例的调查可以得出结论,中国企业的基础研究仍处于起步阶段。

企业是基础研究投资的重要力量,这不仅是发达国家的情况,也是后来赶超国家的有益经验。虽然企业对基础研究的投资一般不是其重点,但基础研究投资在企业自身研发中的比重仍低于10%,但对基础研究的整体情况有着重要影响。

在我国,增加企业基础研究投资是实现2010年基础研究强度10%和2020年基础研究强度15%的共同预期目标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曾郭冰说,没有企业在基础研究投资方面的应有贡献,这个目标很难实现。

曾郭冰等人指出,除企业外,地方政府对基础研究的投资也是对国家投资的有效补充。 德国通过《基本法》规定了州政府对教育和研究的投资,从而明确要求州政府从制度上投资基础研究。虽然非联邦政府对美国基础研究的投资很少,但它形成了对美国基础研究投资体系的有效补充,是对州政府参与科技活动的有力支持。在印度的基础研究投资中,邦政府的比例也位居第三,仅次于中央政府和私营企业。

目前,中国的基础研究投资主要在国家一级进行,地方一级的投资仍然很少。 目前,“基础研究场所不能缺席”的问题已经提出。 地方政府在基础研究中的作用、投资能力以及如何投资是值得关注和考虑的问题。

建立基础研究协调机制

除了企业在基础研究中的“缺位”,我国基础研究协调管理机制也存在一定的缺陷。 目前,我国中央政府对基础研究的投资客观上形成了多渠道的格局。 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中国科学院、科技部、教育部等基础研究投入渠道基本上都有自己的计划,可以直接从财政部获得独立预算。 此外,其他部委也可以根据需要安排科研项目和经费。

曾郭萍指出,在这种科研经费管理体制下,研发活动的类型和比例是通过事后统计获得的,缺乏研发活动类型和基础研究比例的来源预算,使得注重长期效益的基础研究在实施中往往被忽视。

由于政府部门众多,科研活动难以全面规划和安排,知识创新资源经常重复配置,长期存在利用效率低下等问题。 此外,科研经费的多部门、多渠道分配往往导致研究人员提出多种申请。同一个人和同一研究内容可以从不同渠道获得资金,同样的科研成果可以支付给各方。 国家“973”项目咨询小组副主任陈佳洱昵称这位“一个女人多结婚”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学者指出,“许多项目打包后成为新项目”的弊端也难以从根本上解决。

对此,曾郭萍在全面研究各国基础研究投资管理后,提出建立基础研究投资协调机制,形成基础研究资金高效利用体系。

从国际经验来看,基础研究强度的快速增长期通常伴随着面向基础研究战略需求的机构的建立。 例如,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基础研究快速增长的第一个时期,美国于1958年成立了国家航空航天局,与卫生部、能源部和国防部等其他联邦机构一起支持与其具体任务密切相关的基础研究。 这些机构以合同和赠款的方式支持国家基础研究科学基金会的广泛和一般目的,并建立了一个在市场经济体制下支持和管理基础研究的体制系统,不仅满足科学的自由探索,而且服务于国家目标。

因此,曾郭萍认为,当中国基础研究基金处于快速增长时期时,应考虑设立一个面向国家战略需要的“国家战略基础研究基金”。通过“国家战略基础研究基金”,协调不同渠道之间分散重复的基础研究投资,协调不同执行实体的职能和分工,促进不同研究机构之间的有效合作和互动,从而促进基础研究和应用开发的协调发展,从而加强应用开发研究,提高科技成果转化率和科技进步贡献率,加快形成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和产业。

《科学时报》 (2008-10-14 A1亮点)

阅读更多

陈余一:国家必须保证支持所有学科的基础研究

07诺贝尔物理学奖评审团主席:诺贝尔奖的基础科学及其应用

Science.com刘李奔:基础研究有什么好处?

科学网刘立波文:中国基础研究的十大特点

电子邮件发至:

|打印|评论|论坛|博客|

阅读后评论:

相关新闻

陆启坑院士:基础研究和跨学科研究的一些经验

《科学》:美国国防部“放松”基础研究

陈余一:国家必须保证所有学科的基础研究.

07诺贝尔物理奖评审团主席:诺贝尔奖基础科学.

蒋皮东:基础研究与国家需求的关系来自汶川地震

基金委员会“可信软件基础研究”2008项目应用增刊.

中国青年报:投资增加,为什么中国基础研究仍然尴尬?

张先恩分析中国基础研究:进步与制约.

每周新闻排名

基金委员会宣布支持组织对支持项目计划的审查

200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宣布

天文学家首次预测小行星撞击地球

科学家在3D图像中显示人体内脏器官的消化反应

2008年诺贝尔化学奖宣布

俄罗斯媒体据该机构称,美国从俄罗斯获得诺贝尔奖。

参芪空携带的材料未密封,变化肉眼可见。

钱学森,家庭学校的继承人,总是遵守规章制度,祝贺侄子获得诺贝尔奖。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