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读好书>

从“保护的责任”到“负责任的保护”的探讨以现代国际法发展为视角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2-25 编辑:思考

首先,“保护责任”的概念和内涵

为了应对国际法和联合国在诸如卢旺达种族灭绝和科索沃战争等大规模人权事件中带来的许多新问题,于2001年12月成立了国际干预和国家主权委员会(ICSS)。《保护的责任》。报告中首次提出了“保护责任”这一新概念。迄今为止,“保护责任”已经走过了十多年,国际社会对“保护责任”内容的讨论从未停止过,重点是人权与主权之间的关系以及保护人权。责任主体。以及联合国安理会的作用。 2004年12月,联合国威胁,挑战和变化高级别小组在提交给安南的研究报告中承认了“保护责任”的概念《一个更安全的世界: 我们的共同责任》。同年9月,发布了联合国大会第60届会议高级别全体会议《2005 年世界首脑会议成果》。 2009年7月,现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第63届联合国大会非正式互动对话中向大会提交了《履行保护责任》报告,即2005年确定的“保护责任”。联合国世界首脑会议成果文件。阐述了三个支柱。

两个月后的第63届联合国大会第105次全体会议通过了题为《保护责任》的大会决议。随后,秘书长在大会非正式互动对话会议上就“早期预警,评估和保护责任”发表了讲话。 2012年1月18日,秘书长潘基文在“保护责任”会议上指出,2011年的历史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利比亚和科特迪瓦的例子表明,履行“保护责任”使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得以挽救,并指出,当前的叙利亚危机是对国际社会“保护责任”的考验。

从上述发展情况来看,不难看出国际社会在“保护责任”的讨论中取得了一些进展,这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个,来自2004年的《一个更安全的世界: 我们的共同责任》报告,“在一定程度上”在2005年联合国大会第六十届会议第四部分《2005 年世界首脑会议成果》中,明确采用了“提供保护的责任”概念,并且“保护责任”的概念已为许多国家所认可。《2005 年世界首脑会议成果》人们认为,各国政府应明确和明确地承担应承担的集体国际责任,并支持联合国建立预警能力。这已成为争取普遍承认“保护责任”的重要一步。 2009年第63届联合国大会题为《保护责任》的大会决议是对先前“保护责任”的发展的总结和肯定,并决定继续审议保护责任问题。第二,卢旺达种族灭绝的悲剧使国际社会对一个国家主权的涵义有了新的认识。《一个更安全的世界: 我们的共同责任》也就是说,主权不仅意味着权力,而且还意味着各种责任。如果主权国家没有能力或不愿意这样做,国际社会应承担这一责任,包括预防工作,在必要时应对暴力行为以及重建分散的社会。《2005 年世界首脑会议成果》的第138和139段成为安全理事会和联合国大会随后采取行动的基本依据,并在安全理事会或联合国大会通过的若干决议中被援引。

第二,“负责任的保护”与“保护的责任”之间的区别

中国一些学者提出,为防止滥用“保护责任”,中国应及时提倡“责任保护”的概念。这一概念的基本要素包括六个方面:责任的对象,责任实施者的合法性,手段的局限性,目标的确定,后果的重构以及问责机制的监督。 “负责保护”与“保护责任”之间的区别是:

(1)“保护授权”的主题和标准不明确

实际上,保护责任的主要问题是谁有权行使保护责任,无论是特定的国际组织还是单个国家。国际干预和国家主权委员会在其报告中承认联合国和安全理事会的权威的同时,建议安全理事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不得在不影响其国家利益的情况下行使否决权”,“不得妨碍通过授权在大多数国家的支持下进行军事干预的决议”,“不得妨碍安全理事会的安全”。在没有决议的情况下,安理会将考虑其他选择,例如在大会紧急特别会议上的审议和区域组织的行动。所有这些无疑将使问题复杂化,并使授权保护的主体更加复杂和混乱。此外,《保护的责任》报告将“国家的蓄意行动,或国家的过失或无能力采取行动,或国家的瘫痪”视为军事干预的“正当理由”,但是否执行该裁决的判断报告中的“保护责任”是根据有关国家的国内法制定的。保荐国的国内法是否为国际法的问题仍然不明确。 “负责任的保护”的初衷是维护《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的权威,阐明国际关系的基本原则,并积极倡导建立公平合理的国际新秩序。这一概念认为,保护的责任首先是政府的责任,其次是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没有其他国家或国际组织拥有此权利。

从“责任保护”到“保护责任”的修正和发展

秩序的维持取决于规则的存在。为了使“保护责任”的发展步入正轨,国际社会必须建立和完善有关国际法机制,坚持联合国安理会在授权和授权中应发挥的关键作用。监督制度实行“保护责任”,严格限制和规范军事干部。采取行动促进“负责任的保护”。

(1)明确责任的性质

《成果文件》第138和139段分别在此阶段在政治上或法律上有“保护责任”的义务,分别规定:“国际社会应鼓励并协助各国酌情履行这一责任”,“我们还打算做出适当的承诺。”联合国大会第63届会议《关于防止人民遭受灭绝种族、战争罪、族裔清洗和危害人类罪之害的保护责任的概念说明》也指出,《成果文件》中的两段表明国际社会的承诺没有法律约束力,而且“非常明确”。 “保护责任”涵盖预防,应对和重建的广泛方面,以及导致灭绝种族,战争罪,种族清洗和危害人类罪的四项国际罪行的复杂性,大多数仍然属于[《联合国宪章》国家主权问题,因此联合国更倾向于使用政治手段来激励会员国履行其“回应”同时,实际上,“保护责任”往往是大国利益博弈的背后。政治责任而非法律责任可以使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承担行使否决权的压力较小。

缺乏法律约束力的结果是:一方面,如果联合国不授权执行“保护责任”,悲剧将再次发生。其结果无非是国际社会的“遗憾”。另一方面,缺乏法律责任也是有关国家可能以“保护责任”为幌子来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正如《调查联合国在1994 年卢旺达发生灭绝种族事件期间所采取的行动的报告》中指出的那样,卢旺达对其他国家的战略兴趣较小,这是联合国未能制止大屠杀的重要原因之一。虽然要使各国在“政治责任”框架中达成一致的“政治意愿”并非完全不可能,但经验表明,旧的方式对“保护责任”问题没有约束力。就现阶段“保护责任”的发展而言,建立过多的法律责任制度的“保护责任”应该是最容易的违法行为。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