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读好书>

忆黄祖洽先生二三事:春蚕吐丝烛光永恒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1-03 编辑:阅读

作者:何凯芬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发布日期:2014/10/24 10336039336021

选择字体大小:萧中

Da

回忆黄祖洽先生的23件事:春蚕旋转蜡烛永恒

■何凯芬

认识黄先生后不久,我大胆地问:你为什么要转学?我认为这不适合你。 因为人们总是认为像他这样在国防方面取得杰出成就的伟大科学家似乎太有资格在学校工作了。

告别大厅 深深鞠躬后,我看着黄祖洽先生平静的脸。他的尸体被党旗遮住了。广阔而丰满的天堂尤为突出。

多么聪明的头脑!我深厚的理论基础和渊博的知识阻碍了我。 从大爆炸中初级物质的产生到各种夸克态,从输运理论到流变学,从固体物质到软物质,从太阳中微子丢失之谜到细胞生命中的钙离子流.讲座中,当聊天时,黄先生向我们解释。 这不是泛泛而谈,而是追根溯源,列出复杂的公式,理清清晰的上下文。 他的思想就像知识宝库,思想在其中挥之不去,更不用说他在反应堆和原子弹氢弹理论方面为国家做出了巨大贡献。 我们,年轻一代,很难亲近。因此,我们不敢懈怠学习和工作,也不敢沾沾自喜。 现在,他不久前握着的温暖的手已经冷却下来,他深思熟虑的大脑永远停止了工作。

你为什么转到大学?

早在20世纪70年代,当我在核工业部从事受控热核聚变研究时,黄祖洽先生的名字已经广为人知。 他不仅知识渊博,而且他的严厉在学术界也是众所周知的。

我在1979年被调到师范大学,几个月后成为黄先生的直接下属 我第一次去见我丈夫时,感到不安。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王先生在他的生活中是一个非常和蔼可亲的人。他的严厉在于他严谨的知识和对粗制滥造的工艺的憎恶。 黄先生的头脑非常敏锐。听学术报告时,他反应很快。他立即抓住任何错误,毫不留情。 当我汇报我的工作时,我丈夫当场指出:“尺寸错了!”让我为我的粗心感到深深的内疚,我仍然没有忘记。 长期以来,该研究所的许多文章都有黄先生修改过的笔迹。打字错误无法逃过他的眼睛。我记得有一次他指着一份手稿对我说,“看,仅仅标题就有两个打字错误!”对浮躁风格的厌恶难以言表。

认识黄先生后不久,我大胆地问道:“你为什么要转到大学?我认为这不适合你。 “我在这个问题上坚持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因为我的心一直认为像他这样在国防方面取得杰出成就的伟大科学家似乎太有资格在学校工作了。

黄先生当时没有直接回答,但很快我找到了答案 在北戴河的一次学术会议上,王昌赣、俞敏洪、黄祖洽等着名学者都出席并发表了讲话。 其他前任专注于学科发展,而黄光裕则专注于培养学术接班人。 我突然意识到,王先生觉得十年的动乱几乎切断了学术界的联系,他决心将余生奉献给教育。他应该致力于培养年轻一代的学术领袖。

依我拙见,仍在讲台上的

先生培养研究生有两个特点。

首先,它是从战略角度出发的。例如,在王先生的倡议下,我们的理论研究室每一两周都有学术报告和讨论。主旨发言人可以是学校内外的教师、研究人员或学生。 涉及的领域很广,不一定局限于教师自己的研究课题。特别是,当诺贝尔物理奖宣布时,王先生总是要求每个人单独研究相关文件,并在室内向老师和学生介绍。 王先生学识渊博,培养出视野开阔的人才,希望从中培养出大学学者。

第二,按照黄先生的观点,带研究生的过程是教师和学生探索未知领域的过程。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是战友。教师鼓励和帮助学生用他们在研究工作中的知识和丰富经验独立提出和解决问题。 黄先生的研究生的课题非常广泛,在与导师探索未知领域的过程中,他们的科研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我不禁想到,近年来,新闻经常出现在报纸上,说一些导师认为研究生是他们项目的廉价劳动力,甚至为自己谋利。 对于像黄先生这样的真正学者来说,这样的事情是完全不可想象的。

黄祖洽先生把他的余生奉献给了培养年轻学者的事业。 几年前,一名记者问他为什么80多岁的时候还在讲台上:“我是一名教师,当然我必须讲课。” “

离开原子能工业后,在30多年的辛勤工作中,他对科学的热爱、对研究的热情和严谨的科学精神像种子一样洒在这片热土上。 他热情地工作,期待种子生根、开花和结果。

王先生来到我们学校后不久。我和一个同事写了一篇论文,并在提交之前提交给他审阅。他立即将自己的名字从论文作者中删除,并表示他不会像一些领导人一样挂掉自己的名字,不管他是否对工作做出了实质性贡献。

再一次,我被指示起草一份对一项科学研究工作的评论。虽然我不确定,但我还是写了“在中国领先”几个字,尽管这对我来说很难。当我被送到黄先生那里复查时,他划掉了这句话,严厉地批评了我,说我应该实事求是,不要学着夸大其词。 这两件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后的许多年里,除了共同指导研究生论文之外,我从未擅自在黄先生的论文上签字,并决定不在科学真理面前进行人类交易。

我仍然记得,1982年,在我去德国之前,黄先生诚恳地告诉我,不仅要从他们的成就中学习,更重要的是要了解他们在想什么问题,想解决什么问题。 这些教导让我受益匪浅,让我明白只有迎头赶上才能弥补失去的岁月。 “生命创造的奇迹”先生天生就是一个活跃的人。 在20世纪80年代,他总是和导师彭焕武先生约好,每个周末骑自行车去结台寺锻炼身体,讨论科学问题。黄先生喜欢爬山,并且擅长爬山。

除了这几个爱好之外,我在跟随黄先生的20年中所看到的是,工作对他来说就是一切,物理对他来说就是一切。

那些年,在他的书桌上,除了许多研究生论文之外,总有一堆《物理学报》的文章期待易欣发表。作为主编,他必须是最终的,并对有争议的文章做出决定。

一次春节去他家的时候,他和彭先生在电话里就一个身体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讨论。 据说,即使在这场重病期间,黄先生仍在考虑中子理论可能的重要应用。

在我的书架上放着一个黄祖洽先生翻译的《量子场论》,它是在我认识他很久以前买的。 后来,我从我丈夫和我们的聊天中得知,20世纪50年代初,他在清华时,遭遇了一场严重的车祸,昏迷了整整一个月。 当时,许多人预言,即使他醒了,他也永远无法做深刻的理论物理研究。 然而,人们想不到的是,在他从车祸中康复的那一年,他以顽强的毅力翻译了这本《量子场论》。从那以后,黄先生不仅恢复了他的脑力,而且在科学事业上也取得了显着的成就。

几年前,我的同事告诉我,当她去医院看黄先生的脑部电脑断层片时,医生指着车祸留下的血管堵塞,说:“这个人不能照顾自己吗?”“不能照顾自己吗?啊,不!他讲课、学习、领导学生,而且他对许多人害怕的深奥理论的反应往往比年轻人快。”黄先生用他的经历向我们证明了生活能创造什么样的奇迹!

这个神奇的大脑,无法用医学来解释,已经高速运转了90年。现在,它可能需要休息

(本文作者是北京师范大学范核科技研究所教授)

《中国科学报》(2014年10月24日,第11版)

阅读更多

理论物理学家黄祖洽院士,逝世,享年90岁

核武器大师黄祖洽:“两颗散落的烟幕弹构筑邢坛的梦想

宁静抵达黄祖洽:失去两颗炸弹和一颗荣誉之星

黄祖洽院士:清华大学校园四年

黄祖洽:我的老师彭焕武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