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读好书>

一些高校纷纷改善吸引留学人员的大环境和小环境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1-15 编辑:原创
作者:赵颖资料来源:科学时报发布时间:2008年

《科学时报》:高校中的“海归”如何适应“淡水”生活?

有些人哀叹,为什么有些人在国外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回到中国后却什么也做不了?

根据教育部的数据,从1978年到2006年底,中国的留学生总数达到106.7万和27.5万。相当多的“归国人员”加入了高等院校的教师和科研团队。然而,尽管一些学院和大学继续采取新的政策和措施来保护返回者的科学研究、教学和生活,一些返回者仍然感到周围的环境不令人满意。有些人甚至哀叹,有些在国外取得了相当大成就的人回到中国后,怎么会觉得什么都不做呢?那么,对于“海归”,特别是一些高层次的“海归”,他们如何才能充分发挥自己所获得的技能呢?

与出国留学的热潮相比,期待回国的浪潮越来越高。袁建生/照片

淡水生活

到2008年,已经4年了,似乎没有什么杰出的科研成果,这让曾在日本学习并获得工程学博士学位的刘智教授犹豫不决。“我总觉得生活不是很令人兴奋,如果我想做的话,我也做不到。”

四年前,刘智满怀爱国热情回到中国,出国留学并工作了八年,在当地的一所大学扎营。“学校给予的待遇也很好,从科研经费到办公空间都有保障,买房也有优惠。从这些方面来看,这仍然是可能的。”然而,也许与国外的经验相比,刘智仍然觉得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改进。

刘智介绍说,在日本留学时,很多事务性工作都是由每个教研室的特别行政秘书来做的。作为一名研究人员,他主要精力放在这个问题上。然而,回到中国后,他发现自己不得不面对大量的表格、申请课题、教学考试、课题完成等。总是觉得没完没了。“我不擅长填写表格。我不知道常用的修辞和虚词来填表。有时候真的很头疼。”

令刘智困惑的是,他雇不起全职的行政秘书。直到后来他才发现,在中国,普通教授没有这种特权,除非他们是一些进口的“大名鼎鼎”的教授、院士或类似的高层次人才,或者实验室只有达到一定规模后才能配备行政秘书。"因为它涉及到在学校设立教师和行政职位,我后来就不再考虑它了。"

然而,除了这种事务性工作,刘智也感到科研经费受到了很大的制约。目前,刘智的科研经费不是很高,基本上处于充足的状态。然而,“很难实现自己的想法或预期目标,因为有些实验条件和大型实验设备不能满足要求,也没有足够的资金购买它们。”然而,刘智手头没有很多资金,但花掉它们并不容易。“有许多限制。这还不够,这还不够。”

在过去的四年里,有许多学院和大学想挖走刘智。提供的条件非常有利。然而,由于与学校长期签订合同,刘智不想“背信弃义”,他周围的学校领导和同事真的很照顾他,所以他不得不尽力在工作中从其他学校寻找合作伙伴,以便能够有效地借款。现在他在一所着名大学的国家实验室工作,尽可能用他们的设备做研究,他还派了一些研究生去那里学习。“这个实验室的负责人相当不错。虽然他邀请我加入他,但我不能去那里,但当他说实验室的门对我敞开时,我的心真的很感动。”

除此之外,刘智感慨道:“在国外,生活环境很好,生活中也有规律可循。回到中国后,我觉得自己的风格多变,很难适应这种环境。但似乎人们必须适应这种环境才能有所作为。”

圆圈内外

在大学里,没有多少“回归者”对“回归者”回国后的“适应”有同样的感觉。东北一所大学的顾城教授说,在国外学习和工作时,他感觉到了一种更好的学术氛围。许多事情可以尽可能简化,但在中国它们是不同的。有些事情显然很简单,但一旦完成,他会遇到很多麻烦。"圆圈,主要是各种各样的圆圈,对我们来说真的很难理解."

顾城说,在国外,圈子似乎只是专业形成的。例如,某一专业的一组专家将组成一个学术圈。但是在中国却不同。不仅有学术界,还有行政界。甚至学术界和行政界联合起来形成一个更复杂的圈子。"在这些圈子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代表,他们之间总是有矛盾的."他说,如果申请这个课题,圈子里的人自然会有优先权,因为这个圈子的代表会优先考虑内部人,他们也会进行所谓的包装和解决关键问题,使内部人尽可能达到他们的目标。

事实上,顾城对圈子的看法似乎更多地反映在刘智身上。对刘智来说,如果你想提高你的研究经费,申请一些重要的课题是一个捷径。然而,为了申请一些国家级项目,一个人不仅需要在表格上努力工作,还需要一个有能力的团队(也可以称为圈子)和良好的人际关系。

刘智的学校介绍他的时候,没有相应的科研团队人员配备计划。此外,他的专业以前在学校没有。到目前为止,他基本上“独自在战场上战斗”刘智说,他在国外的时间太长,使得他对国内学术界缺乏深入的了解。他别无选择,只能与其他大学研究人员携手申请高层次的重大项目。“但是,要进入别人的队伍并不容易。对我来说,与其他人合作并提出一些想法就足够了。”

顾城教授说,最不合适的是中国复杂的人际关系,学术界只是其中之一。事实上,在科学研究和教学中,甚至在日常生活中,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摩擦。“有些事情真的不想面对。一言不发需要时间和努力。冒犯他人对自己的科学研究没有好处。毕竟,有些事情需要一起努力。因此,有时候一个人在没有被激怒的时候就会躲起来。”

至于这个圈子,西北大学的谭开教授说,如果不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进入自己的专业学术圈(这是他回国生活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他可能已经申请了一个基金项目,也许在回国两年后就出国了。谭开认为,所谓的圆圈对“回归者”应该有两种含义。首先,它应该凭借自己的学术和科研能力去争取一个位置,但这条路往往并不容易。第二是善于处理人际关系,能够利用硬币的两面,加上科研成果,自然会在圈子里受到青睐。“走出圈子真的很难。科学研究没有主题,这意味着没有产出。”

调整与改进

有数据显示,81%的中国科学院院士、51%的中国工程院院士、72%的国家重点项目学术带头人都有海外留学经历,可以称之为“归国人员”。在高校,“海归”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在上海,几乎一半的校长、教授、副教授甚至普通讲师都是从海外回来的。然而,在中国一些着名的大学里,几乎所有的长江学者都是海外归国人员或留学人员。例如,在第九届广州中国留学生科技交流大会上,中山大学透露,其引进的144名海外人才占其全部引进人才的78%。在这种情况下,“海归”确实是中国科技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那么,如何解决“回归者”和“淡水生物”的失调呢?

事实上,一些大学领导也采取了相应的优惠措施来处理一些“归国人员”提到的案件。一些学院和大学改善了一般和小环境来吸引海外学生。除了解决子女上学和配偶工作的生活问题外,他们还采取灵活多样的工作方式,重点吸引海外高层次人才重返工作岗位。例如,广州大学承诺,在回国后的头两年,它不仅将帮助海外学生承担申请项目的任务,还将为海外归国人员申请的项目资金提供1: 1的额外配套设施。

然而,尽管有确保创新的政策和措施,一些学院和大学表示难以接受一些“回归者”过高的价格。例如,有些人说“狮子开口了”,而“归国”医生想要一栋180平方米的房子。

从他自己的角度来看,刘智说有些“海归”非常挑剔,因为国外的物质条件比国内高,特别是在一些发达国家,条件更有利,所以提出的条件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刘智认为,既然他选择了回国,最重要的是为国家服务,而不是在物质上挑挑拣拣。就像解放初期的科学家一样,无论多么艰难,他都必须建设国家。

顾城表示,尽管自律很重要,但学校乃至学术界总体环境的改善也不容忽视。两者都需要一起改进。作为“海归”,我们应该把事业放在第一位,努力适应国内的科学和学术环境。同时,学校和相关部门也需要尽可能简化一些规章和政策的制定,以避免众多障碍造成的不利影响。

(本文中的人物是假名)

阅读更多

施龚毅:我是被信仰问及的。为什么回家是最好的选择?

归国人员:出国热与就业难之间矛盾的背后隐藏着什么原因?

对“返回者博士”和“涂博士”的治疗价值相差35万英镑。

改革开放以来,超过三分之二的海外学生选择出国发展

发电子邮件到:

|打印|评论|论坛|博客|

阅读后评论:

相关新闻

北大叶枫教授:中国的大多数发展机会需要是独特的.

北大化学大学的席振峰:“愚蠢”回到北京大学十年

施龚毅:我是被信仰问及的。为什么回家是最好的选择?

海外归国人员创业的沉重打击:是什么降低了我们的价值?

浙江湖州花了数百万高调的钱来吸引海归的领军人才

归国人员:出国热与就业难之间矛盾的背后隐藏着什么原因?

北京科技博览会招聘海外归国人员将首次引入远程采访

SASAC副局长:归国留学生将纳入中央企业人才战略

每周新闻排名

许匡迪列举了国内科技界的不良现象和学术腐败现象.

谢莉莉院士:下一个汶川在哪里?

点评:院士应该有退出机制

华中科技大学开创高校降级的先例;降级专家本科学分不够

王舒梦院士:敢于说实话也是一种责任

警方证实海南师范大学40多所女生宿舍被稳定拍摄

中国科学院和台湾“中央研究院”将首次实现“院对院”合作.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