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时间
  • 人生就像舞台,不到谢幕,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有多精彩
  • 有关为人处世的语录
  • 温暖的话
  • 心语 | 你那么累,其实都是你自己造成的
  • 你不优秀,认识谁都没用!
  • 因为你是我老婆,所以要对你好
  • 这份悲伤,总有一天会连接到坚强的彼方
  • 如果不能给我爱,请不要对我好,因为我习惯了,会期待更多
  • 感觉自己什么都不缺,仔细想想又什么都没有
  • 当前位置:阅读时间 > 小故事 > 老少“袜子王”

    老少“袜子王”

    Ring | 日期:2013-07-24  来源:阅读时间

    杨涛是省城一名大二学生,老家在县城,父亲是开袜子厂的。每到月末,他的“袜子王”父亲就准时往杨涛的银行卡里打进1000块生活费。可从上月底到这个月初快一周了,父亲还没把钱打进来。

    杨涛觉得有点不对劲,就给父亲打了个电话,问钱什么时候汇过来。父亲说:“我记得呢,明天我正好去省城办点事,顺便到你们学校去。”

    第二天中午,父亲到了学校门口,杨涛正在那等着。见到父亲,杨涛不由得大吃一惊,差点没认出来。

    父亲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原来一直是西装革履,全身上下都是名牌,小头发梳得油光锃亮,今天可倒好:上身穿着一件土灰色的夹克衫,下身一条满是油渍的蓝色裤子,一双不知多少天没擦油的皮鞋,脏了吧叽的。头发蓬乱着,面容明显苍老了许多,手里提着破旧的行李包。这形象跟一个民工没啥两样。

    杨涛立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莫非家里出了什么事?

    “爸,你怎么这身……”

    “唉,别提了!”父亲长叹一声,说,“本来不想告诉你,怕耽误你学习。可是早晚得让你知道,家里的袜子厂破产啦!”

    “啊!”杨涛惊得目瞪口呆,仿佛晴天一个霹雳,“好好的,怎么会破产呢?”

    父亲把杨涛拉到门口一个没人的地方,点上一支烟,说:“你在家的时候,很少到厂子去,你不知道厂子的真实状况。其实这两年袜子市场竞争很激烈,咱家的袜子厂一直在亏损,大量袜子滞销。屋漏偏逢连夜雨,本来厂子就越来越困难,你那个当副厂长的堂叔,上个礼拜又偷偷卷走上百万,一下子把袜子厂的家底掏空了!”

    “他人呢?”

    “不知逃哪去了,公安局还在抓。都怪你爸我用人不当啊!”

    杨涛听完父亲的讲述,站在那像傻了一样。他不相信这是真的,但看父亲的表情和语气,又不像是假的。父亲的袜子厂倒闭了,车卖了还欠一股屁债。那他自己也就不再是原来的“富二代”了,一夜之间变成了穷学生。这个打击对他来说太大了。

    父亲拍了拍杨涛的肩膀说:“别难过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走,咱爷俩找个馆子吃点饭。”

    学校附近大大小小的饭店、酒店倒是不少,父子俩走过了一家又一家,最后父亲挑了一个最小门面的饺子馆。杨涛刚才对父亲的话还将信将疑,现在不得不信了。因为他知道,老爸这人比较好面子,以前到外面吃饭,都是清一色的大饭店,这种档次的小饭店他看都不会看一眼。

    父亲问服务员:“你这饺子怎么卖?”服务员说论斤卖,有一斤10块的,12块的,还有15块的。父亲说,那就来最便宜的吧。最后他点了一斤酸菜猪肉馅、一斤芹菜猪肉馅饺子,还有一盘炝拌土豆丝,两瓶啤酒。

    菜都上来了,杨涛却一点吃的心情都没有,他想父亲作为昔日小有名气的袜子厂董事长,如今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他心里有种悲凉的感觉。

    “小涛,吃饺子啊。不好吃吗?”父亲问道

    “嗯,这家的一点不好吃,跟‘东北饺子馆’比可差远了。”杨涛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

    父亲喝了一口酒,把筷子一放,说:“小涛啊,你从小没吃过苦,我和你妈从小把你当个宝贝,啥活都不让你干,所以饭菜稍微差一点你就不高兴。这也不能怪你,谁让你一生下来就享福呢。想当年,我和你妈妈摆地摊卖袜子的时候,早晨喝口粥,中午就吃两个地瓜对付,那时候真是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平时能吃顿饺子就是过年啊!”

    杨涛不说话,就在那喝闷酒。爷俩这顿饭吃得很沉闷,饺子剩了一半,喝了三瓶啤酒。算完账,父亲说,把饺子打包带回学校吧。

    杨涛很不情愿地说:“别要了吧,也没多少钱。”

    父亲说:“是没多少钱,可是你老爸我现在不是老板了,再浪费不起。服务员,打包!”没办法,杨涛只好拎着打包好的饺子走出饭馆。

    两人又回到学校门口。父亲从钱包里掏出一个信封,说里面有200块钱,是这个月的生活费,家里没多少钱,你看着花吧。

    杨涛张大了嘴:“就,就这点钱?”他想,这点钱能干什么啊,也就够一周生活费。

    父亲叹息道:“儿子,实在对不起。家里实在没钱了,工人们的工资现在都开不出来,天天堵咱家门口要呢。你先将就着,等过些日子情况好了我再给你汇点。要是钱没了,你自己想点办法吧……”

    “想办法?天哪!我一个学生能有什么办法?”杨涛沮丧地接过200元钱,心里有点慌了,“难道老爸的意思是让我管别人借不成,平时都是别人管我借,我啥时管别人借过钱啊……”

    他正寻思,父亲又从大行李包里拿出一大捆袜子。

    “上次你从家拿的袜子用完了吗?”

    杨涛点点头:“差不多了。”

    父亲说:“用得挺快啊!这次我带来300双袜子,够你用一年半载了。”

    杨涛说:“爸,不用这么多,拿几双得了。”

    父亲说:“都拿着吧,反正搁厂里也卖不出去,其实这袜子质量也不错,都是棉线的。别看咱们没钱了,袜子多的是,仓库里还有一堆呢,不穿白不穿!”

    父亲把钱和袜子交给杨涛,转身找公共汽车去了,他说要找一个朋友谈贷款的事。看着父亲落魄的背影,杨涛感觉心里酸酸的。他提着一大包袜子慢慢往校园内走去,边走边犯愁:以后这日子可怎么过,生活费到哪捣弄去呢?自己过去哪个月生活费也没低过800块钱呢!这以后还怎么在同学面前抬头?

    杨涛看着手里提着的这盒饺子,心里别提多难受了,他刚要扔掉,但一想到父亲刚才风尘仆仆的落魄样,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没有放手。

    杨涛又开始琢磨生活费的事儿,快到宿舍的时候,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半个月之后,杨涛拨通了父亲的电话,父亲开口就问:“啥事儿子,没钱花了?”

    “不是。爸,袜子用完了,能再给我寄点吗?”

    父亲在电话里惊讶地说:“什么?这么快就用完了?!”

    杨涛说:“爸,就剩下两双,我自己用呢,其他的都让我卖了!”

    父亲用很惊讶的语气说:“卖了?都卖出去了?你怎么卖的?”

    杨涛兴奋地说:“我自己哪用得了那么多啊。爸,我跟你说,我到批发市场打听了一下,咱家这种质量的袜子,市场上零售能卖5块钱呢。我卖给我们学校的学生,2块钱一双,5块钱三双,你还别说,卖得飞快!一个星期就卖光了!生活费也出来了,哈哈。”

    “堂堂大学生,你也不怕在同学面前丢人?”

    “嘿嘿,刚开始的时候确实犹豫过,怕丢人,后来一想起你和我妈当年摆地摊时的情景,我就没觉得什么了。爸,你说我能耐不?”

    电话那头没了动静,过了半晌,父亲突然哈哈大笑。

    杨涛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父亲的笑声听上去很奇怪。

    父亲说:“你小子总算会自力更生了,‘袜子王’的威风现在哪去啦?”

    杨涛心里一激灵,说:“爸,你什么意思?”

    父亲说:“其实上次老爸是骗你的,咱家袜子厂根本没破产。”

    杨涛愣了:“没破产?那,那你为什么骗我?”

    父亲说:“还不是想刹刹你这小‘袜子王’的威风!

    原来,上大学以后,每当杨涛回家,临走返校时他都从家里拿袜子,多的时候一下拿500双,少的时候也有二三百双。拿多少父母也不过问,根本不知道他拿了多少双。仗着家里有钱,袜子多,杨涛每双袜子最多只穿两天,然后就扔到阳台上不要了,再穿下一双。袜子太多,他自己穿不完,又送给寝室的同学,连附近寝室的男生们都有份。在他的熏染下,宿舍里的几个同学也效仿他,穿过两天就扔,从来不洗袜子。渐渐地,宿舍阳台堆满了臭袜子。杨涛也渐渐在学校里有了名气,人送外号“袜子王”。只要认识他的同学,没袜子穿了,管他要就行。袜子没了,他就从家的厂子里拿。

    班级辅导员知道杨涛的做法后,觉得不妥,便给杨涛的父亲打了一个电话,“老袜子王”这才打扮成民工的模样来到儿子学校……

    父亲深深叹了一口气,说:“我以为你每次最多拿几十双到学校,没想到一拿就拿几百双!多拿些也没什么,没想到你是这个用法。如果我和你妈都像你这样袜子穿两天就扔,现在可能真破产了!我能把袜子厂办到今天的规模,靠的就是节俭啊!人不论穷或富,节俭的品质不能丢。我没念过几天书,可也听过一句古话: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洗袜子是一个人最基本的生活自理内容,可你连袜子都不洗,以后还能干家务?怎么能自立?不过,话说回来,也怪我生意太忙,从小疏忽了对你的管教……”

    杨涛默默地听着,脸上像被火烧了一样难受,感到羞愧万分。他终于明白,自己丢掉的不仅仅是一双双袜子,丢掉的还有更重要的东西。让他欣慰的是,现在在父亲的帮助下,他已经捡回来了。

    相关阅读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