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阅读生活经典语录人物周刊美文原创读好书散文小故事另一面生活派杂碎
投稿注册会员
当前位置:首页 > 读好书 > 悲情布迪厄:法国最后一位知识分子

悲情布迪厄:法国最后一位知识分子

Ring / 2014-03-25 07:35  来源:阅读时间

二十多年来,新自由主义确实像“野火”一样在世界各地蔓延不止,欧洲、北美几成燎原之势,除了少数微弱的异议之声外,其已势不可挡地成为西方的主流意识形态。

作为西方反新自由主义、反全球化最重要的两位学者,布迪厄与乔姆斯基的形象差异显而易见——在今天的法国,知识分子几乎都被体制招了安,只有布迪厄站了出来——他的这种悲情形象,也不免为其带来了“法国最后一位知识分子”这样的称誉。但我个人觉得,对布迪厄的悲情形象陡然增色的是他的这本小书《遏止野火》。

对有心的读者来说,布迪厄的这本小书其实并不陌生,早在四年前河清所著的《全球化与国家意识的衰微》一书中,就附译了十几篇《遏止野火》里的小文章。四年后的今天,国内学界环境亦有不少变化,河清再次将这本小书完整译出,虽有他所说的“考虑到《遏止野火》的完整性”,但更为切实的用心,却是为了在国内主流经济学家开始遭到质疑的同时,奉上颇有参考价值和现实意义的布迪厄的观点。

众所周知,新自由主义在英美等国占据主流地位始于上个世纪80年代初。究其原因,一是当时凯恩斯的国家干预主义无法解决西方经济长期陷入“滞胀”状态的难题,这为新自由主义的兴起提供了契机;二是随着撒切尔和里根的上台,新自由主义也成为英美政府的施政理念,并在国内外得到大力推行。当然,新自由主义兴起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它迎合了国际垄断集团抢占国际市场、向发展中国家扩张的需要。

二十多年来,新自由主义确实像“野火”一样在世界各地蔓延不止,欧洲、北美几成燎原之势,除了少数微弱的异议之声外,其已势不可挡地成为西方的主流意识形态。从根本上来说,新自由主义就是要“削减国家的功能”,崇尚个人竞争,国家管得越少越好,即建立“最弱意义的国家”,在这一点上当推“新自由主义传教士”诺齐克鼓吹最力。然而殊不知,新自由主义是国际垄断集团、大跨国公司的意识形态,它要求西方国家给企业减税,少管社会闲事,对其他国家则要求降低关税、取消对本国民族企业的保护,而给西方跨国公司以“国民待遇”,正是为了利于它们毫无障碍地在世界范围内吸取民脂民膏。

对于新自由主义否定具有社会民主性质的“福利国家”,削弱国家救助贫困阶层的社会保障功能,布迪厄清醒地指出,我们在美国看到的、在欧洲正在形成的,是一个“国家退化的过程”,那些宣扬“最小限度国家”的知识分子集体是在匆匆葬送公共利益。而在英国和法国,则是由知识分子、记者和商人们联手进行了一项持久的工作,将新自由主义观点强行确立为天经地义的法则——实质则是给最经典的保守主义思想假设罩上经济理性的外衣。

为此,布迪厄反复强调,新自由主义不是一种自发的产物,而是知识界的巨大力量进行的一场持续、恒久造势的结果,至于“全球化”(建立“世界市场”)的口号,也是“最清醒、最无耻的新自由主义者”有目的、有意识长期宣传的结果,“世界市场”是一种政治的创造——西方强国“合而治之”的策略——为的是使跨国公司摧毁各民族国家的经济主权乃至政治主权,以便在经济上控制全球。这些力量不仅受到了美国中情局的支持,也受到了一些真正企业——例如美国商会联合会(AMCHAM)——的集中组织和引导。

在书中,布迪厄还对美国中情局长期资助一家法国杂志《证据》(Preuve),让其鼓吹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美国商会联合会(AMCHAM)十分卖力地搞新自由主义宣传,“1998年就出版了十本著作和六十多篇报告”;索罗斯作为国际金融投机的大亨,也想到建立一个“开放基金”,拨出资金到东欧和前苏联去“推动开放社会”;众多美国私人基金会,都曾以资金和“民主”书籍,帮助波兰团结工会瓦解波兰体制;西方跨国公司和金融巨头们从来都是通过自己掌握的庞大媒体网络,向全世界播送为其利益服务的舆论,实施一种巨大的宣传力量等行为多有揭露和抨击。此外,与乔姆斯基在《新自由主义和全球秩序》中一样,布迪厄也揭露出一个严峻的事实——法国存在一些出让国家主权的“精英”,他们是跨国金融资本的内应和同谋,为的是在集中的特权中分得一杯羹。

布迪厄的告诫,对于只知口诵“历史规律”和“世界潮流”教条的世界主义迷狂者,不啻是当头棒喝,也是一剂珍贵的解药。在众多同行为了权力或自身利益三缄其口,以及“媒体型知识分子”对于新自由主义推波助澜的同时,只有布迪厄像那个揭穿皇帝新衣的小男孩一样站了出来,勇气颇令人敬佩,亦可见其深得法国知识分子传统的社会批判精神。

然而话又说回来,布迪厄的揭露性文字虽真实而发人深省,但他的一些建议,则常常失之空泛,不那么有现实可行性。也许,面对如此强大的跨国公司的力量和遮天蔽日的“野火”,他自己也感受到深深的无奈,只能是“绝望地乐观”,做一只永远也挡不住车轮的螳螂。不过布迪厄的意义却也正在于此——揭露潜藏在背后的阴谋、追求现实的完美、满怀乌托邦之梦,人类一代代繁衍至今,不正是在靠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推动着么?

大略言之,布迪厄的社会学工作涉及范畴之宽、领域之广、问题之繁,使人很难把握他的思想体系和脉络。他的这本小书前后分两个部分,前篇名之曰“抵抗新自由主义入侵的言论”,后篇名之曰“为了一个欧洲社会运动”,收集的都是其近年来在欧洲和世界各地的演讲稿,文章大都不算长,与布氏的其他大部头著作相比,《遏止野火》有什么说什么,率真明了,正如他本人所说的那样,既不像严谨的著作,也因情境的多样而显得乏于统一,然而在字里行间,依然清晰可见布氏的主要思想和学术关怀。

国内学界向与英美学界声息相应,自然也把 “野火”播撒到了中国。哈耶克、柏林、波普尔、吉登斯、诺齐克、弗里得曼等名字,在国内学界就一度炙手可热,新自由主义“全球化”、“自由竞争”、“市场万能”等口号也愈演愈烈,众多学界中人、精英分子也都参与到了为新自由主义摇旗呐喊的行列中。在这本小书的最后一部分,河清就用将近四分之一的篇幅做了按语,结合对国内主流经济学界的质疑,对新自由主义在国内广为流播的阴谋和其背后的一大批“操盘手”作了细致入微的分析,读来不免让人惊醒三分。

最后说一点,比之于德里达、福柯、雷蒙·阿隆、德勒兹而言,布迪厄的文字尚算不上繁复难懂,前后的跳跃也不算大,基本上还在于易懂的行列,至少从表面上看如此,不知译者在小序中说布迪厄的文字“非常繁复、冗长,长句套短句,有时半页也不见一个句号。所以翻译布迪厄非常艰辛,既要忠实原文,又要中文明白晓畅,真是惨淡经营”是何之故,或许阅读和翻译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体验吧,阅读讲究一目十行,而翻译则需要信、达、雅,是个吃力不讨巧的活儿,但这本《遏止野火》翻译得相当有水准,字里行间的布迪厄形神皆备。(《遏止野火》书评/蓝染)

标签:书评
相关阅读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