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阅读生活经典语录人物周刊美文原创读好书散文小故事另一面生活派杂碎
投稿注册会员
当前位置:首页 > 读好书 > 需要耕耘的爱

需要耕耘的爱

Ring / 2014-09-19 06:29  来源:阅读时间

不知什么时候国人为文总爱循个定式——到什么时候说什么话——三月颂雷锋,六月说孩童,五月话端午,八月吟月明。其实这也似可归入诗经中的比兴,先言他事以引起所咏之辞。最近读了一本精彩的小说《紫阳花日记》(王智新译,南海出版公司出版),咱也“合时”一把,连带着与刚过去的七夕节一块儿侃侃大山。

这是因为日本当代著名作家渡边淳一的这部大作就是一部情感小说,就是讲述了丈夫与妻子以及情人之间的点点滴滴、恩恩怨怨。主人公的家庭波折、婚姻危机、情感纠葛、心路历程通过一本被丈夫偷窥的妻子的日记而抽丝剥茧般展露在读者面前,细腻真挚,引人入胜,逼问心灵,发人深省。而七夕节——七月初七鹊桥会,一个古老而美丽的传说已被包装成了“中式情人节”,于是《紫阳花日记》与七夕,与情人,也就算有了交集。

平心而论,“情人”一词曾经被我们的主流舆论所非议。改革开放,门户洞开,苍蝇与蜜蜂共舞,“情人”一词遂大大方方地步入我们的社会生活,使得汉语中原本就丰富多彩的“男性配偶”的称谓更增添了新成员,在古的今的,雅的俗的,方言土语,昵称爱称,诸如:拙荆、执帚、娘子、糟糠、内人、内助、太太、妻子、老伴儿、婆姨、堂客、媳妇儿、老婆、家里的、孩儿他娘、伙计、搭档、那口子、达令等的基础上又有了“二奶、小蜜、情儿”等新花样。

我们年轻时,夫妻大多被称为“革命伴侣”,那些“太太、夫人、小姐”之类的称谓则被视为封资修的专美。如今“太太、夫人”又慢慢风光起来,不过年轻夫妇更喜欢互称“老公、老婆”。其实不管称呼什么,夫妻之间更讲究的是感情。尽管有一种论调,说离婚是社会进步的表现,但我还是觉得离婚对于孩子的伤害是巨大的,对夫妻两个人也都是一种无奈与折磨。

《紫阳花日记》中的男女主人公就险些酿成离婚的悲剧,他们也是权衡再三,特别是考虑到孩子的感受与成长时才让脱轨的感情及时刹住了车。小说虽然反映的是日本的社会现状,但婚姻家庭是人类社会的共同话题,尤其日本与我们是一衣带水的邻邦,同属于东方社会,家庭婚恋观基本相同,在这个问题上是有共同语言的。

毋庸讳言,现在社会离婚率之高令人瞠目,什么“七年之痒”的说法也甚嚣尘上。更有人在爱情、家庭上不负责任,追求享乐主义。标榜“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一些年轻女性崇尚“干得好不如嫁得好”;还有人羡慕“傍大款”、“泡小蜜”、“养二奶”,在商品经济负面因素的影响下,婚恋观、家庭观发生了嬗变。而缺乏感情基础的婚姻当然经不起考验,视结婚离婚为儿戏的也不乏其例。

反观夫妇共过患难的家庭,其稳定率则是很高的。“五个七年”、“六个七年”过去了,也没解散,也还恩爱如初。看来是磨难见真情哪!相濡以沫,共度时艰,等于是给爱情添了黏合剂,加了双保险。不要说那些家庭不懂爱情,有一首歌唱得好:“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那种历经岁月沧桑而弥足珍贵的情感正是不少人所欠缺的。

不管是西方情人节,还是中式情人节,都有一个传统观念认为比较另类的称谓“情人”。不妨换个角度看问题,既然好多老外都说过,国人关于配偶的最普通的称谓“爱人”翻译成英语就是lover,恰好是西方所说的情人,那么,我们过情人节,就是过的爱人节、恋人节、情侣节,而并非鼓励人们去找第三者,所以恩爱夫妻正好可以借节日进一步交流沟通,加深彼此的感情,巩固自己的家庭。

家庭需要经营,爱情需要耕耘,情感需要培养。《紫阳花日记》会教给你经营耕耘的艺术与技巧。情感的话题是一个永久的话题,并非只是在情人节或是七夕节才被提及。只是当手捧散发着油墨清香的《紫阳花日记》,欣赏着作者那巧妙的艺术手法,对照着我们身边的左邻右舍,又让我联想起刚过去的七夕节,有了这一番关于家庭情感、人生伴侣的遐思。(《紫阳花日记》书评/李超)

标签:书评
相关阅读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