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时间
  • 要看清自己,不要看轻自己
  • 一个奇怪的记者,张平宜与麻风村
  • 好照片都来自于摆拍
  • 致所有与理想死磕的人
  • 祝福老师的话
  • 能够潇洒恣意的活,必然背负孤独寂寞的伤
  • 对“情伤小妹妹”说不
  • 表白是门技术活
  • 时间只是过客,自己才是主人
  • 当前位置:阅读时间 > 读好书 > 保持赤子之心的一代宗师:山本耀司

    保持赤子之心的一代宗师:山本耀司

    Ring | 日期:2015-12-26  来源:阅读时间

    山本耀司先生,不但是讲到日本的时装设计大师时,必须要最先提及的浪潮先锋代表,也是我个人最最敬重和仰慕的时装大师!当你带着好感去接触一个人,慢慢衍生出了敬仰之情,并秉承着这份情感默默跟随他很久,甚至被他影响被他指引后,再下笔去写他,似乎就很难用客观冷静的立场,来描述他的过往了。

    我之所以在标题中用“保持赤子之心的一代宗师”来形容山本耀司,是因为对我个人来说,山本耀司这个名字之下的东西比Yohji Yamamotoa(即山本耀司,此处指的是山本耀司成立的以他名字命名的品牌)更让我敬佩。

    他反对时装完全商业市场导向、坚持设计师要有引领的思想,不赞同电子商务、认为面对面真实感受衣服才是时装与人对话的方式,以至于曾经破产但仍然坚持初衷,所以那本著名的写山本耀司的书《做衣服》的封面上赫然写着:以命相抵做衣服。他对于服装有种日本传统工匠式的执着,更在乎的是剪裁而不是“时尚”。他除了设计服装,也曾经参与电影和舞台剧的创作,更曾自组乐队创作音乐发行唱片,还为自己的男装秀亲自创作和演唱走秀音乐。他抨击时下的年轻人放弃梦想、艺术、活力、思想、执着,却可以抛下一切去追求一个包。如果你简单地认为山本耀司就是Y-3,温和的山本耀司也许不会像铁面玲姐那样翻你白眼,但,我会!

    二战后的日本,很多传统日本家庭妇女由于丈夫在战场阵亡而被迫背负起了赚钱养家的重任,其中最主要的一个职业便是裁缝,而山本耀司的母亲山本富美女士就是这其中的一位。那是西洋服装刚刚进入日本的年代,山本富美女士与绝大多数的裁缝一样,主要工作是为客人量身定做西式服装,山本耀司在母亲的富美洋服店里每天看着关于服装剪裁的一切。不知道是因为战后动荡的日本社会形态,还是因为在东京的歌舞伎町附近那些年的生活,或是因为在母亲店里的观察,各种不同的女性形象、行为举止、体态神情都给青春期的山本耀司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虽然媒体认为他以男装设计见长,但我始终觉得,在女装对于女性身形线条和优雅性感的营造上,亚洲无人能出其右。而同样也是青春期里,努力讨生活的穿着高跟鞋的女性背影,给山本耀司留下异常辛苦的印象,因此至今山本耀司的所有女装均会搭配平底鞋。可以说,青春期的成长背景对山本耀司的所有设计影响极其深远。

    保持赤子之心的一代宗师:山本耀司

    山本耀司同样不是专业学服装设计出身。23岁从法律系毕业的他,由于业余在母亲的服装店帮忙,继而又在后来日本最出名的东京文化服装学院进修了两年时装设计,并获得奖学金,得以前往巴黎深造。

    从欧洲回到日本后,那时候的社会局面刚好为山本耀司提供了很好的机遇。女人需要更多地走入社会,日本人体面的观念,让她们不得不花更多的精力和金钱在服装方面。虽然也有大部分人更希望能穿上巴黎进口服装,但那个年代的欧洲设计并不适合亚洲女性。于是山本耀司凭借独到的剪裁创意,结合传统日本服装风格以及欧洲高级时装工艺,加之他对新型面料的使用,为当时的日本女性制作了适合她们又便于工作,同时兼具美感和个性的服装,与此同时在1972年,山本耀司建立了自己的服装公司,当时就叫Y’s,这个名字至今也被沿用在Yohji Yamamoto一条日常实穿的产品线上。

    保持赤子之心的一代宗师:山本耀司

    如之前讲川久保玲那一篇中提及的,1981年山本耀司与川久保玲联手初次亮相巴黎时装周做了女装发布,同样的毁誉参半之下,山本耀司亦开始成为受世界高级时装关注的日本服装设计代表人物之一。而后的创作一直被媒体称为“反时尚”的山本耀司,保持着浓重的个人风格,当20世纪80年代欧洲的高级时装还普遍以阔挺的材质、合身的剪裁作为主流趋势时,山本耀司则大量使用轻飘柔软的材质,并追求行进中空气能够在服装与人体间流动的诗意感;而20世纪90年代中期,欧美时装以新生代的比利时安特卫普六君子为代表的设计师们,将解构主义作为主要剪裁方式时,山本耀司又在1995年推出了向20世纪50年代的香奈儿、迪奥等大师致敬的传统巴黎式剪裁设计,这些都让欧美高级时装界不得不佩服他的才华与性格,以及,任性。

    保持赤子之心的一代宗师:山本耀司

    诚然,山本耀司的男装有着相比其他男装设计师作品更具标志性的设计风格,基本上你在对山本耀司的设计有一点了解的情况下,远远地就可以分辨出来者身上那件黑色袍子和九分阔脚裤是否来自Yohji Yamamoto。山本耀司曾说过,没有什么比穿得规规矩矩的更无聊的了。所以他擅长用飘动的流线来展现男性那股不羁的坏劲儿,又带着一点诗意。而山本耀司的女装则是我更为佩服的,他打破传统时装以紧实的包裹突出曲线来展现女性性感的做法,反而在随性轻松飘逸的线条中去凸显女性美。他的剪裁每一条线都有建筑学般精密的设定,而就是这些线条不但不刻意裸露、不刻意收紧地表现出性感,又让女人在穿着平底鞋的情况下,依旧可以有很好的身材比例。这些男女装的设计元素总是经典不变,当然也是入手Yohji Yamamoto的充分理由!

    说回到他的设计之路,一定要提的是,2009年是山本耀司的一个重要年份,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是个分水岭。2009年10月9日,山本耀司公司向东京地方裁判所递交了破产申请。其实在同年6月,山本耀司就首次缺席巴黎男装发布,并在之后的采访中承认受到当年的金融危机影响,全球消费低迷,公司财务出现问题,而后他的公司被投资基金公司Integral收购注资渡过难关。但现在回看过去,我觉得那次破产塞翁失马的意味很重,放下经营者身份的山本耀司可以更专注设计本身,经营则由更专业的团队打理。

    当年这个轰动时装界的新闻,反倒让山本耀司的品牌获得了无数的关注,也包含机遇。近几年尤其在世界时装新的、更年轻的战场—中国,据了解山本耀司每一年的订单量涨幅非常可观。我曾经问过山本耀司公司的工作人员几点下班。她答道:“我们是曾经破产的公司,好像破产事件之后大家的工作向心力更强大了。所以公司每个员工工作都非常卖力,日常工作早一些的话大概九十点可以下班,时装周期间基本要到凌晨了。”从她回答时脸上丝毫没有怨言反而带着充实的表情可以判断,破产对这家公司的正面影响很大。

    山本耀司旗下共有8个品牌,包括Yohji Yamamoto、Yohji Yama-moto+ Noir、Yohji Yamamoto男装、Y's、Y's家具、Y's Mandarina、Y's男装、Y-3等,另外山本耀司的女儿山本里美也有自己的服装品牌Limi Feu。如开篇时提到的,没错,确实在中国普罗大众提到山本耀司会想到Y-3,那么我们就说说这个当下很红的潮牌。

    很具戏剧效果的是,与被大众熟知的川久保玲Play系列一样,Y-3同样在2002年诞生。2000年之后,全球时装界在经历了20世纪90年代新晋设计师的革命之后,再次引入了街头潮流这股强劲的新鲜血液,很多品牌在寻求新的突破和新的生意机会,于是阿迪达斯(Adidas)便向山本耀司抛出橄榄枝,将运动休闲服与高级时装设计相结合,在2001年开始试水,由山本耀司出任设计总监,负责除鞋类以外的服装设计,并在2002年正式推出Y-3品牌。而这几年,时装界再次洗牌,面对更为年轻的一代时装受众群体,由纪梵希(Givenchy)、Kenzo等老牌先行引领的运动风融合高阶时装而成的高阶潮流和运动哥特风格,在全球范围内大获成功,Y-3这个本身就具备这样血统的品牌,再次成为大热门,并衍生了2013年那双从美国红到韩国再红透中国的Qasa运动鞋。我相信Y-3的走红,也在一定程度上,造就了Yohji Yamamoto近两年在中国的销量增长。

    山本耀司也是一个热爱文学、音乐和电影的艺术大师,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曾经组过乐队演出,2015年的巴黎春夏男装周上Yohji Yamamoto的秀场音乐就是他创作并演唱的;而早年间他也曾多次为北野武的电影设计服装。同时他与中国的不少明星也有渊源,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山本耀司便曾邀请梁朝伟作为模特登上他的巴黎时装周秀场,1997年生下窦靖童后复出的王菲,在当年备受瞩目的专辑《王菲》的封面上,穿的那件令人印象深刻的黑白菱格斗篷,便是来自山本耀司1997年秋冬的设计。2010年他也曾为刘德华的全球巡回演唱会设计演出服装。而这两年和山本耀司合作最多的女艺人便是周笔畅。当然,这也是我与Yohji Yamamoto结缘的契机。

    2014年初在巴黎时装周一位媒体朋友的介绍下,我与密友兼工作伙伴周笔畅小姐前往Yohji Yamamoto位于巴黎的showroom(陈列室)试穿刚刚从T台上下来的秀服,也因此认识了山本耀司的助手—一个小仙女般的中国女孩马小姐(后来我和笔笔看到她的中文名之后笑说她还是更适合叫她的英文名Foggy)。其实早在很多年前笔笔就是Yohji Yamamoto的忠实拥趸了,她从Y’s开始喜欢上了这种舒服随性的设计。

    山本耀司先生曾经说:“我更喜欢为那些社会边缘人设计衣服。”而周笔畅小姐也曾说过:“我觉得自己就是娱乐圈的边缘人。”也许是一种注定的契合,我和周笔畅选择了5套Yohji Yamamoto作为她的2014年个人演唱会整场演出服装,并受到高度好评。同年11月,我在一位Yohji Yamamoto的骨灰级粉丝朋友那里,为周笔畅挑选了一件2009年破产那一季最具代表性的曾被英国V&A博物馆展出的红色套装,参加EMA(欧洲音乐大奖)颁奖典礼,当周笔畅最终获得年度最佳全球艺人大奖后,很多欧洲媒体也对那套Yohji Yamamoto大加赞赏,我记得意大利的《时尚》杂志在网页新闻上写道:这个叫周笔畅的中国女孩用一身中国红的服装,阐释了艺术品不光可以挂在墙上,还可以穿在身上。(因为这个新闻我高兴了整整两个星期。)

    2015年1月,我们邀请山本耀司先生携Y’s团队为周笔畅的2015年巡回演唱会设计服装,因为这个工作我前往东京的Yohji Yamamoto公司开会。工作结束后,我和已经成为朋友的Foggy一起在楼下抽烟。Yohji Yamamoto的公司位于品川区人工填海后的海边一座并不起眼的办公楼当中,记得那是傍晚接近6点的时候,我正在感叹夕阳照过海面的美景,一个似乎很熟悉的身影走过眼前,我略一定睛,颇为诧异地叫道:“那是……山本先生吗?”小仙女Foggy不以为意地冷静回答:“对呀,他应该下班了。”我顾不上那么多,小粉丝上身地问:“我可以和他合影吗?”小仙女说当然可以!于是我一路小跑到山本耀司先生附近,Foggy简短做了介绍,山本耀司先生笑着向我走来,那天他看起来要比我2014年9月在巴黎秀场后台见到他时精神好很多。他和我握手,我说:“我是Shawn,很高兴见到您!”山本耀司先生带着一丝孩童般的笑容回答:“你好,我是山本耀司。”这一句实在有点出乎意料,却又让我觉得格外亲切。

    合影之后互道再见,然后他带着他的狗狗,驾驶着一辆日本品牌的老爷车,在海边的夕阳里渐渐远去。Foggy说山本耀司先生每天都会来公司上班,他的生活很规律,每天早起,然后到户外简单地做做运动,带狗狗散步,然后洗漱吃早餐,然后来公司上班,很少酗酒,但烟还是一直在抽。

    我想起他自我介绍时脸上的孩子气,能保持着这样一颗赤子之心一辈子做自己喜欢的事,真好。(文/肖恩,选自《时髦鬼必须知道的东京》)

    本书简介:《时髦鬼必须知道的东京》是一本拿起来就不愿意放下的书。这里有你最应该知道的东京时装那些事儿,却用与权威毫无关系的幽默语言。在肖恩笔下,服装不再是一个个冷冰冰的商标,它们是独特生活观念、浓重个人风格的代言人。这本书里,集合了所有最前沿的有关东京时装的事儿,无论是教科书级服装大师,荷包中坚力量的中流砥柱,还是街头潮流、审美定生死的买手店,甚至古着二手店,一个不落,全网扫罗!

    乔布斯的黑色高领衫其实是出自三宅一生之手、大红的Kenzo最早是靠一笔拆迁款而来的,用看故事的心情做点专业功课。至于哪些值得买?去哪买?哪些不要买?也都绝不含糊!对于买买买症候群患者朋友们,看完再出发,至少钱花得算值;至少在同去的姐妹们里显得特懂行特时尚;至少不用和旅行团带着小帽子的大妈们在小旗子的指引下挤在同一个柜台结账。人生苦短,丑给谁看?美衫不等人,走吧!

    作者简介:如果人世间有一种病叫做“时装病”,我想我生病了。我做很多事,媒体、广告、公关、造型、码字,都是为了治病。很多年前,我的一位挚友曾说:“拥有不了喜欢的人,难道还不能拥有喜欢的东西吗?” 我记得在那之后,我就感染了。后来他好了,我一病便是十几年,渐入膏肓无法自拔。

    我工作时研究时装、研究品牌、研究设计师,我闲暇周末在逛街,我拿着手机上购物网站,我带着大大的箱子到很多地方旅行记住的却都是店铺。但,我相信两个同时昏倒在路边的人,一定是第一眼比较好看的那个先被救吧?那么,人生苦短丑给谁看呢。

    不逛会疯不买会死,这是一种不可忤逆的精神准则。嗯,也许我没救了,可是,拿到这本书的你,一只手已经与我拉在了一起。时髦鬼的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很高兴与你一起走这一段。

    注:本内容由合作机构授权阅读时间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