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时间
  • 人生就像舞台,不到谢幕,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有多精彩
  • 有关为人处世的语录
  • 温暖的话
  • 心语 | 你那么累,其实都是你自己造成的
  • 你不优秀,认识谁都没用!
  • 因为你是我老婆,所以要对你好
  • 这份悲伤,总有一天会连接到坚强的彼方
  • 如果不能给我爱,请不要对我好,因为我习惯了,会期待更多
  • 感觉自己什么都不缺,仔细想想又什么都没有
  • 当前位置:阅读时间 > 读好书 > 《解忧包子铺》:叫你一声老公,改口费准备好了吗?

    《解忧包子铺》:叫你一声老公,改口费准备好了吗?

    Ring | 日期:2016-12-14  来源:阅读时间

    以前的时候常常梦想开一家包子铺,满屋子里都是包子的香气,想吃啥馅儿吃啥馅儿,现在终于在马家屯第二胡同口开了第一家店,每天凌晨五点起来,和面拌馅,调料捏团,一整天忙下来,累得跟一条狗似的。现在店开了,包子也包了,开心了?嗯,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爽翻了!

    五点多钟,我大概会放一首轻音乐,然后在旋律里揉面饧面,调馅拌小凉菜。我有两个拿手绝活,凉拌土豆丝和凉拌腐竹,辣酱一定是要自己炒的,一大勺花生油,热锅,辣椒面放进去翻炒。那辣香摇勺而起,浇到土豆丝或者腐竹上,三两滴香油香菜碎点缀,顺着香气,能招来好多好多的小馋猫。

    这个时候王小喵会在旁边打杂,柒小汪会一直睡,每一天叫醒她的不是闹钟和梦想,而是第一笼包子出锅。

    六点半,包子铺门口会排一个小长队,好吧,我承认生意也没有那么好,只不过我打包的速度有点慢,后面的人只能等,你看我多狡猾,我人为制造了场面火爆的样子。

    每天的包子限量,来晚了,就没得吃,没什么理由,喜欢就早来,笼屉一开,那蒸腾的是欢喜,那笼屉一收,勾起的馋虫尘埃落定,也不必叹息,明天赶早来。

    以前,我常常拿“不必叹息,明天赶早来”安慰那些失落的食客,以为他们会明白我的心意,可是第二天他们照旧迟到,我以为我说的发自肺腑,直到有一天,我迟到,轮到别人对我说“不必叹息,明天赶早来”,我才明白,这话真苍白无力,想必,轮到情话这东西,也是多数说给自己听吧。

    大概八点钟的样子,一个姑娘说,老板,来一笼香菇油菜的包子,一份可乐鸡翅。我说,好。

    姑娘说,真好,你终于成了一个包子铺的老板。

    我说,你认识我?

    姑娘说,四年前,去内蒙古的火车上,你请我吃一包泡面,我分你两个鸡翅,我们聊了整个晚上,嗯,一整个晚上。你说,将来有一天,你要开一家小小的包子铺,炒地地道道的家常菜,如果有一天,我路过你的包子铺,你会站在门口招呼我,欢迎光临,然后请我吃一大盘可乐鸡翅。那个时候你胡须没有那么长,听校园民谣,哼几句就开始跑调,你在火车上抽十块钱一包的烟。

    我说,你是鸡翅妹!

    姑娘点点头,我很惊讶地围着她转了一圈,问,你怎么变得这么瘦了?那个时候我认识的鸡翅妹足足有一百五十多斤呢。

    姑娘说,谈了一场恋爱。

    四年前,我认识的鸡翅妹,我们在包头火车站吃大份的酸菜羊肉煲,她还能再加一碗小份的鸡丝拉面,吃完以后她背着她的大背包徒步去旅行,我去见我未来的丈母娘。四年后,我认识的鸡翅妹,她坐在我的包子铺,只点小笼的香菇包外加一份可乐鸡翅,一场恋爱足足掉了五十斤肉。

    我问,还在旅行吗?

    她说,结婚了,生了一个女儿。

    我说,那恭喜你,终于可以安定下来做一个相夫教子的小女人了。你女儿叫什么名字啊?

    她说,张小跑。

    我说,好古怪的名字啊!

    她说,嗯,有一个好玩的故事,我想讲给你听,不过你的鸡翅有点老了,你腌制的时候味极鲜浸泡太久,出锅有点晚,火候有点大,你看,轻微糊了。不过,管他呢,每一个鸡翅都有它的脾气。

    我给鸡翅妹加了一杯鲜榨果汁,她吮吸了一下手指,然后拿餐巾纸擦了擦手,端起果汁,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她说,咱俩分别后,我去爬大青山,路上我遇见了一个男人,他背着一个大大的背包,他说,长路漫漫,不如我们结伴而行。我说好。你看,女人对帅气的男人抵抗力就是渣。

    之后,我们爬过很多的山,吃过猪肉炖粉条,重庆小面,羊肉泡馍,驴打滚,狗不理包子,甚至吃过多加十元过桥费的米线。后来,到五台山南禅寺,他说,累了,不想再走了,要不你嫁给我,咱们一起生娃过日子,好不好?我说,好。

    然后我们开始忙着准备结婚,准备了好久好久,写请柬写得我手都有点酸了,可是后来,他突然就跑了,我一个人躲在婚房里哭,不停地哭,他在武夷山给我打电话,他说,对不起,我突然觉得我骨子里是一个浪人,不停地流浪,不停地在路上。

    那是我第一次难过,我说,你说你想旅行,老娘陪你旅行,你说累了,老娘陪你停下来,你怎么现在一个人跑了算是怎么回事。他在电话里说,对不起。

    不过我很庆幸,我没有把结婚请柬都发出去。你看,爱情里,还是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的。

    有些疼,是攒足了劲头,一股脑儿地撤退,可乐回瓶,鸡翅回案板,月亮回到上弦,大雪回到云层,我退避三舍,对你当初邀请闭嘴不答,这缘分,不要也罢。

    攒了许多恨,恨你拥抱太暖,恨你微笑太甜,恨你情话太张扬,恨你调皮眨眼,恨你走时一脸决绝铁石心肠。你说,人跟人的缘分,只是看你一眼,谁信?只看一眼,为什么要跋山涉水,说得掷地有声。

    鸡翅妹的前男友走后大概八个月,鸡翅妹生下了一个女儿,那天鸡翅妹给他打电话,他说,我马上要进山里了,信号不好。

    鸡翅妹说,我结婚了,生了一个女儿,你帮给孩子取一个名字吧!我老公姓张。

    他说,这么巧。沉默了一会,他又说,要不叫张小跑吧!

    鸡翅妹说,好。

    有回,我见过她的女儿,挺漂亮,她坐在我的包子铺靠窗的位置,咿咿呀呀地说话,我隐约听到她在用她不清晰的发音喊爸爸爸爸,我想给她一个拥抱,应她一声爸爸,可是,对一个孩子撒谎是一件太残忍的事儿。

    她含含糊糊地问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鸡翅妹说,你只要好好吃饭,快快长大,爸爸就回来了。

    然后小姑娘突然正襟危坐,乖乖地吃饭。

    其实,鸡翅妹喜欢吃的可乐鸡翅,是另一番样子,她好怪的,她喜欢吃在冰箱里结成了皮冻的鸡翅,盛一碗冒着热气的白米饭,然后把结成皮冻的鸡翅放在白米饭上,用热气温热鸡翅。

    如果这世上,所有甜蜜可以放在冰箱里保存,想吃的时候,夹一块,放在嘴里,嚼碎融化,从嘴里甜到心里,多好。那冰箱,一定好幸福,它装了满满一肚子的甜蜜,若是把情话也放在冰箱里,你说,冰箱逐字逐句冰冻的时候,会不会羞得脸红?它一定说,讨厌啦,跟人家说那么多的情话。

    如果是这样,我想做一个冰箱。

    我问鸡翅妹,凉不凉,需不需要加热一下?

    鸡翅妹笑着说,如果吃热的,还不如头锅呢,何必要放在冷藏里。

    我问,有联系过他吗?

    鸡翅妹说,其实,我在心里已经无数次告诉自己,他不会回来了,而我往后的生活就是把孩子养大,她长大后会有自己的生活,要是那个时候,我还有劲儿,我要回到路上,人山人海再重走一遭。

    我问,会去找他,告诉他这一切吗?

    鸡翅妹说,不会。

    我问,为什么不告诉孩子真相?也许,有一天,他们会重逢。我觉得,没有什么是不值得被原谅的,尤其是血缘面前。

    鸡翅妹说,我觉得我会照顾好张小跑,我会给她要的一切,哪怕我胸口有雷霆万钧压得我喘不过气,我也要等她长大,告诉她一切云淡风轻。

    我说,你为什么要骗张小跑?你往前走一步,你去找他啊,你要快乐地活,你要活得张牙舞爪。

    鸡翅妹问,是不是,你也觉得我很傻,被别人甩了,还给人家生孩子?

    我说,只是觉得孩子很无辜。

    鸡翅妹说,以前我也是那个无辜的孩子,我的字典里没有爸爸这个词。我妈怀孕的时候,他做生意失败了,那时候,常常有人上门讨债,后来他们就离婚了,讨债的人就不见了,我爸也不见了。我妈后来托人找过,没有消息。

    我问,再也没有见过?

    鸡翅妹说,好像见过,以前我们小区门口,有一个修鞋的大叔,我每次路过,他都会笑着问我,有鞋要修吗?我觉得那句话,很宽慰人。后来,有天,我的高跟鞋鞋跟断了,我想起那个大叔,才发现,他已经好久不出摊了。

    我问,你是大叔控吗?

    鸡翅妹说,我记得七岁那年生日,我收到了一双漂亮的鞋子,我妈说,是爸爸买的。然后我特别珍爱那双鞋子,每天穿着会感觉自己好幸运。我才不在乎其他小朋友的鄙夷,我也是一个有爸爸的小公主。后来,那双鞋子破了,我妈说答应我再买一双新的,可是我拉着妈妈走了很多很多的地方找修鞋的。没有人理解,其实那双鞋对我来说,那就是爸爸,他陪我走每一步。

    我说,我猜,那鞋子,你一定还收藏着吧。

    鸡翅妹说,早丢了。有一回我们搬家,丢了,我哭了很久很久,那时候,我心里暗暗发誓,我必须坚强起来,不能再需要一双鞋子给我勇气了。后来长大我才知道,那双鞋子是我妈妈买的。

    我说,我们还听过很多的谎言,有圣诞老人,有白雪公主,有青蛙王子,只是那时候,我们还小,我们愿意相信一切美好的东西。

    鸡翅妹说,当时,很多人劝我妈,留下这孩子,一辈子就毁掉了。可是,我妈坚信,我爸会回来,就像他出了一趟远门,只是时间久点,十天半月,二十几年而已。所以你不知道,哪一段爱是劫,哪一段爱是缘,爱来了,你满怀去抱住就好,所以,我妈还是顶着世俗的压力,生下了我。

    我说,你信不信,爱情是从来不屑回击当初的质疑与谩骂,它只会让那些相信的人,一次一次迎来善意的祝福,一次一次享受喜欢的光临。

    鸡翅妹说,这世上,有太多不被别人看好的爱情,所以我允许自己有时候爱得迷茫,但是不允许自己不去努力,相信是一码事,去做是另一码事,去做,永远有意想不到,这就是爱,最酷最酷的地方,我们会在别人质疑、嘲笑的目光里,爱得越来越坚定,那是我们身上发出的光芒。

    我深信一点,如果是你,晚一点,真的没关系,世俗的眼光并不能扼杀我们,反而,我们爱的光芒会穿越无数的黑夜,给这个世界带来那么一点点光和温暖,所以,爱是自己的事儿,自己喜欢就好。

    我们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去讨好这个世界,他们笑我们不配拥有爱情,大概是他们不懂什么是爱情,随他们说,我爱自逍遥。

    鸡翅妹常来吃她喜欢的可乐鸡翅,饭量好的时候能吃八九个,然后啃一桌子的骨头,她女儿老问她,妈妈,吃那么多的鸡翅,是不是,就可以飞了?

    她说,对啊,对啊。

    她小女儿就认真地吃,一个一个。

    我问她,要是有一天,你长出了天使的翅膀,你会飞到哪里啊?

    她眼睛一眨一眨地笑,不告诉你。

    我说,我猜猜,好不好?

    她说,不能猜,不能猜,万一猜中了,我就没有秘密了。

    鸡翅妹说,你看,窗外的雪,下得好认真。

    后来我想,喜欢也是一场雪,你从天上来,给我一个拥抱,后来伤了心,落泪,化成水,雪来时白了头,被阳光召回,再回来,是来年春雨一场,你是雪,你是雨,你是日复一日越爱越好的自己,你是大雪倾城一夜盖长街,我是黄粱一梦日出就醒来,我盯着窗外看了很久很久,说,宁愿天天大雪封路,所以你才没来吧。

    我跟鸡翅妹的女儿说,你的新鞋子,真漂亮!

    她小女儿站起来,很开心地转圈给我看,一边转一边炫耀说,我爸爸给我买的。

    其实,鸡翅妹妹一直关注着他前男友,他去的每一个地方的天气她门儿清,可是,她不能点赞不能评论,找那么多的借口,还不是想要留住一个人,你明知道留不住,痴心妄想只会让自己陷得更深,你看,那风筝,越松手,它飞得越高。

    我说,你假装手滑,点个赞啊!

    鸡翅妹说,女孩子太主动了,不好。你看,以前,我事事主动,所以,他敢轻易离场,而我只能等着落幕散场。他像是一部电影里一个美妙的镜头,一条长长的走廊,一片油菜花开,一棵孤独的树上站了一只飞鸟,那镜头真美,我独自欣赏,五分钟,十分钟,你期待下一个镜头打破这种和谐,你又怕你没读懂这个镜头的所有语言,我们都会有那么一瞬间被镜头的美抓住。

    我说,这说明你还是爱着他。

    鸡翅妹笑着说,是网速卡了,可是,一旦加载完,故事就会变得飞快,然后结束。

    可是,鸡翅妹哪知道喜欢这事儿多猝不及防,就在心上撒一把种子,你拿千杯不醉敬往事一杯酒,朝前走衣襟带红花,猛回头岁月可牵挂,冷不丁,心上吐新芽,离离心上草,野火除不尽。

    鸡翅妹曾经说过,她盼着有一天早晨,家里突然响起杂乱的敲门声,她去开门,他站在门口发型凌乱、胡子拉碴,他张口,做了一场噩梦。她一把揽他入怀里,告诉他,不怕不怕,我一直都在呢。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可是他没来,鸡翅妹又在一场噩梦里醒来,她起来,吻了一下小女儿。

    后来,鸡翅妹好久没有来吃鸡翅了,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是不是已经走在去找他的路上。后来,迎来了春雨,淅淅沥沥,有一天她突然冲进包子铺,她没有打伞,一边擦着头发上的水,一边笑着说,老样子。

    那天,她告诉我不小心手滑点了赞,然后他回复了一句:对不起,我逃避了两年。

    鸡翅妹问,什么意思?

    她前男友回复说,其实我都知道,只是我傻到不敢承认,我怕这种突如其来的事故,毁掉了我的生活。我奔波了两年,风餐露宿,现在我才知道,我知道如何烤野猪,我知道壁画的颜色补修,我知道十四行情诗起源,我知道地球之耳罗布泊,可是这些有什么用,我躲在山洞里像个元谋人,就想吃你做的鸡翅。

    鸡翅妹说,你女儿下个月生日,你知道吗?

    她前男友说,知道。

    鸡翅妹说,马家屯胡同口那家新店,橱窗里有一双漂亮的鞋子。

    她前男友说,嗯,我明白。

    鸡翅妹在马家屯胡同口,给她女儿买草莓蛋糕卷,遇见了他。鸡翅妹抱着她女儿,他背着他的大背包,他们站在路口安静地对视。是他先走向前,摸着鸡翅妹女儿的头,说,张小跑。鸡翅妹女儿眨眨眼,看着眼前满脸胡子茬的男人奶声奶气地说,爸,爸?

    鸡翅妹说,回来了?

    她前男友说,嗯,不走了。

    鸡翅妹说,我饿了。

    她前男友突然一下子单膝下跪,掏出一个戒指,说,对不起,让你久等了两年多。

    鸡翅妹说,我饿了。

    她前男友说,我请你吃鸡翅。

    鸡翅妹埋怨说,你这改口费,档次也太低了吧。

    她前男友一愣,问,改口费?

    鸡翅妹笑着说,我改口叫你老公,张小跑改口叫你爸爸,两个大美女啊,就请吃一顿鸡翅!你别说,你混了两年,灰头土脸,拿出点,要给我们娘俩幸福的气势啊!

    她前男友笑着说,蒜香鸡翅,孜然鸡翅,可乐鸡翅,红烧鸡翅,随便吃。

    鸡翅妹她女儿突然说,我饿了,我要吃鸡翅。

    有时候,有种感觉好微妙,易拉罐恋着拉环,心里却装着可乐,可乐最后却嫁给了鸡翅,好在,对的终究会遇见对的。有些事,可遇不可求,随风潜入夜的春雨,收汤的可乐鸡翅,丢了两年的怦然心动。

    柒小汪包子铺,今日主厨推荐:可乐鸡翅。这可是一道甜到想要飞的菜,生鸡翅要划刀切口,老抽料酒腌制入味,葱姜片的锅里鸡翅煮个半熟,捞出来,用清水去浮沫,然后放到油锅里煎至表皮金黄,然后加入可乐,转为小火炖,提味的话,可以放一颗八角。

    那天鸡翅妹跟她老公和女儿一起,她女儿很开心地跟我说,叔叔,我们要点大盘的鸡翅,最大盘的。

    我说,你的小鞋子,好漂亮啊!

    她小女站起来,很开心地转圈给我看,一边转一边炫耀说,我爸爸给我买的。(摘自柒先生 著《解忧包子铺》)

    作者简介:柒先生,一个养金毛狗、开包子店的理想主义创业者。只写好吃的睡前故事。新上市暖心情话故事集《解忧包子铺》正在热销,微信公众号:两个大叔(lianggedashu)新浪微博@柒个先生。

    注:本内容由北京博采雅集授权阅读时间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相关阅读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