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经典语录>

“赣南三整”中蕴含的朱德领导艺术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0-12 编辑:散文精选

摘要:利用本尼斯的理论解释朱德在1927年《遂南三全》中的领导艺术,并启发当代管理者:勾勒出理想的组织图景,并有实现的可能性;建立一种促进交流的社会结构,形成易于交流的组织文化;科学地定位组织,创造性地影响和改变环境,并使其朝着有利于组织的方向发展。

关键字:朱德; “南方三个整体”;领导艺术;本尼斯理论;

1927年南昌起义失败后,朱德带着最后的七八百人,穿越长江西南的群山,探索了未来的革命之路。几年之内,这种士气低落的“被摧毁的士兵”被建成了一支“朱毛红军”,使敌人震惊。这种转变是由于朱德对天心进行整顿,对大榭的改组以及对上报的培训所致。在此过程中采取了一系列整改措施,即著名的“三南”。从组织管理的微观角度,本文考察了一个士气低落和分心的团队如何通过几次小型重组。他们在一起热切地从事着越来越艰巨的战斗,然后尝试使用Bennis的当代领导理论来诠释朱德的领导艺术,以启发当代管理者。

首先,朱德面临的问题

在南昌起义期间,朱德满怀希望地被任命为第九军副司令员。在三河坝战役中,他被命令指挥第11军第25师负责掩护进攻潮汐的主要部队。主力部队击败后,作为掩护团的部队也蒙受了惨重损失,撤退期间有2500多人被集结。这支队伍沿着闽粤边境和渭南山区以西,减少了近三分之二的人员,“部队正面临解体的危险” [1] 480-481。

在北伐中战无不胜的铁军失败了,给这支小部队带来了巨大的阴影。军队的失败,前途无望,旧的军事习惯没有改变,违纪现象层出不穷,而且由于缺乏组织,甚至没有纪律,没有限制。悲观的失望,逃避的逃避,混乱的无能,混乱的局面就像人类的罪恶一样,到处蔓延,不断恶化。在朱德面前,一片狼藉,一片狼藉。

为什么铁军曾经如此混乱?首先,军队被打败了。对于从未战无不胜的铁军来说,这场惨败有着巨大的差距,令人难以忍受。其次,与该组织的联系被中断。这是一支党领导的军队。一旦失去党的领导,就没有回头路了。第三,指挥官的困境。朱德奉命担负指挥责任,但他不是这支军队的领袖。他在军队中的吸引力有限。为了控制当前的混乱局面,团结人民,挽救队伍,朱德整风了部队。

二是解决“三个南方”的困境

“南三全”是一系列整顿的总称,每一项整顿都有其针对性的内容和目标。在天心,重在整编队伍,严明纪律;在大徐,重在整编,实现简政放权;在上堡,重在训练,提高战斗力。综上所述,此次整改包括以下内容。

1.强调革命必须有意识和积极主动。朱德在天心整治中提出了“革命意识”原则。革命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总是冒着牺牲生命的危险。这种工作不能被强迫,只能是自愿的。朱德允许自愿去,也可以自愿返回。一些人离开了起义队,但没有离开革命道路,例如师长周士di,连长聂和亭等。其他人离开了队伍并返回,例如自愿离开的连长林彪,也自愿返回。革命有意识地,自愿地留下来,以激励官兵自给自足的精神,克服困难,摆脱困境。

2.坚信革命必须成功并加强精神动力。朱德最重要的工作是重建革命的信心,恢复铁军的士气。朱德在《天心》中解释了中国革命的现状和未来。他说:1927年的中国革命就像1905年的俄国革命。1905年失败后,俄罗斯是黑暗的,但黑暗是暂时的。 1917年,革命终于成功。中国革命现在是失败的,也是黑暗的,但是黑暗也是暂时的。中国革命也将有1917年的中国。他鼓励士兵说: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不仅可以经受胜利的考验,而且可以经受胜利的英雄,失败的考验和失败的英雄。结果,士兵们重新确立了革命的意愿,并树立了赢得胜利的信心。

三.打游击队动员群众,散播革命烈火。打游击是朱德给这个单位指出的方向。三河坝战役后,我得知主力被打败了。朱德立即在茂名召开干部会议,提出进入敌人粤闽“三不”地区,扑救南昌起义在游击战争中留下的革命烈火。他指出,当前的行动任务,首先是找一个立足点,立足点,然后进行游击战争,动员群众扩大革命队伍。打游击、打土豪劣绅、动员群众、保存和发扬革命烈火,是朱德在闽南“三全”中确立的方向和目标。

4。组织一支英雄队伍,实施强有力的管理。面对松散的组织,如何建设有凝聚力、有战斗力的军队,提高组织的领导能力和执行力,朱德用自己的行动为全军树立了榜样。他说:我还是希望大家不要去,我不要去。我只有十支八枪,否则我想彻底改变它。〔2〕朱德以自己的英雄模范作用,让官兵们自发地喊出了“拥护朱俊昌”、“与朱军一起承担革命”的口号,从此这支军队“有了自己的领袖”

朱德既是勇士心中的榜样,又是组织和管理方面的专家。他抓住了四个要点:第一,党的领导。从1927年10月上旬撤退三河大坝到12月上旬到广东省东江特别委员会,12月下旬中央发表了指示书,两个月都没有收到党的指示,这两个几个月是军队的生与死。关键时期。在大榭改组中,朱德任命陈毅为专职讲师,毛泽zhen,苏瑜,杨志成等为旅(甚至)旅长,并授权陈毅集中精力从事党政工作。军队。整风期间,他重新登记了党员和部队成员,建立了专职的党支部,并向营派了一些党员和成员,以加强党的工作。二是干部队伍。天心整治期间,朱德继续任命陈毅为专栏讲师,并提拔王二伟为幕僚长。陈毅专注于党的建设,政治,教育,组织和管理。王二贞协助军事指挥,两人成为朱德的得力助手。朱德还重视部队年轻干部的培养,例如班长苏瑜被提拔为讲师。通过“三个整体”,以朱德为核心,陈毅,王二珍为辅的领导小组,以周子ik,毛泽珍,林彪,杨志成,苏宇为中层指挥官的骨干队伍。形成了。第三,士兵很简单。 “闽南三全”改组两次。陆军首先被重组为纵队,然后在禹城重组为一个集团。朱德本人也从司令员降为纵队司令,然后又降为团长。机构的这种缩小恰恰是保留革命力量并增强军队执行力和战斗力的关键。第四,革命纪律。在天心,朱德处决了三名认真纪律的士兵。在上报培训中,朱德还把整顿纪律放在首位,特别着重群众纪律问题,提出了几个要求:对群众好;对群众好。公平地买卖;保持家乡清洁卫生,帮助同乡砍柴,摘水;您晚上不得四处走动,必须按规定的时间工作。他还建立了一个“没收委员会”,规定将所有缉获的毒品归还给公众,并由该委员会处理和分发。 [2]

朱德通过“江南三清”救了军队。陈毅说:“没有朱将军的领导,军队肯定会崩溃。” [1] 319“江南三正”指出了士兵前进的方向和目标,建立了官兵的自信心,加强了组织管理,增强了部队的战斗力,敦促失败的师再次踏上革命之旅。朱德用智慧和能力创造性地完成了这项艰巨的领导工作。

从经理到领导者

朱德完成了“江南三部曲”的角色变更。就是说,他从经理变成领导,成为这支军队的领导。至于管理者和领导者之间的区别,本尼斯的话特别敏锐:“管理者是做事的正确人,而领导者是做事的正确人。” [3] 19也就是说,管理者强调执行命令和规章,而领导者强调计划未来和方向;管理者强调监督下属,而领导者强调领导群众前进。经理们使用真实的业绩来增强行为,而领导者则使用精神价值来激励人们。那么领导者如何“做正确的事”?换句话说,领导者的责任是什么? Bennis提出了一些领导策略,例如通过愿景激发注意力,通过沟通赋予意义以及通过定位赢得信任。 [3] 23-24的理论与朱德的“江南三积分”相吻合,如下所述。

1。规划愿景:将组织带入设计师的未来。首先,领导者必须在头脑中勾勒出一幅具有实现可能性的理想组织图景。第二,愿景是一个有魅力的目标;再次,是现实和未来之间的重要桥梁。〔3〕67朱德自幼以报效国家为梦想,投身于伟大的革命事业。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成为他晚年的执着追求。朱德在热情洋溢的讲话中,向战士们传达了自己的理想信念。他用俄国“十月革命”的成功经验来勾勒中国革命未来的胜利。对于如何实现这一愿景,他提出利用广东、福建两省的“三不管”区“保革命火”,动员群众扩大革命声势,打击革命队伍。他让官兵看到了前进的方向,增强了革命的力量。Bennis说:“一个有效的领导者可以从现在起把这个组织带到未来。”(3)14“领导者的首要职责是作为组织未来的受托人和设计者,为其持续成功奠定基础。”3”朱德是这样一个设计师。他帮助官兵把注意力从失败的痛苦、未来的无助、目标的缺乏、胜利的渴望和对革命的信心上转移开。

2.平等沟通:组织变革的架构师。关于如何与组织成员分享他内心所描绘的图画,本尼斯建议领导者应建立易于传播的社会结构,并形成易于交流的组织文化。本尼斯提出并比较了三种类型的社会结构:规范的,肯定的和个人的。规范结构的领导,共同语言是指示,制度,法规,奖惩。个人结构的领导,倡导个人中心,自我意识和前进的道路;在领导结构的肯定中,关键词是平等,讨论,注意每个人的感受和观点,强调一致。 [3] 103因此,可以将规范结构的领导定位为管理角色,承担管理责任而不是领导责任;个人结构的领导更像是威权主义的领导;只有平等结构的领导才能具备高级领导才能。本尼斯强调:“如果一个组织想要转型,那么其社会结构也必须进行翻新。” [3] 102朱德通过官兵平等和革命意识完成了军队社会结构的转变。朱德是一位出色的建筑商和爱心教练。他建立了平等协商和自愿性的文化,供官兵相互沟通,并通过耐心和细致的教学,将他的理想变成了全军的共同价值观。将他们的追求转化为士兵的统一行动。七八百人心肠绞成一团,“一致同意”革命目标,“全力投入”革命事业,成为长生的老师。

3.科学的定位:了解自己并了解自己的计划者。本尼斯指出,领导者组织科学的方向是“在大环境中设计,建立和维护小栖息地的过程”。 [3] 116组织所依赖的社会环境是一个大环境;组织的内部环境,社会结构和组织文化形成了小的栖息地。优秀的领导者可以准确地解释外部环境及其自身的利基,创造性地影响和改变环境,并使之朝着对组织有利的方向发展。关于内部环境,朱德强调官兵平等,自愿革命,讨论和协商,并通过构建新的社会结构和组织文化来创造组织的利基。在外部环境方面,朱德精通孙子的知己知彼,懂天上天,效仿敌人,适应当地条件,灵活多变,回避现实的军事原则。是错误的。他知道,在革命的低潮中,我们应该保持实力,保持革命的火花。他是一个可以创造内部利基并影响外部环境的领导者。他的知识和能力决定了他也可以在复杂多变的环境中发挥领导艺术。因此,尽管有些同志不理解,但他赢得了绝大多数同志的高度信任。这是“通过定位赢得信任”。

参考

[1]南昌八一纪念堂。南昌起义[g]。北京: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7。

[2]欧阳青。回顾朱德和陈毅对昆明军区中央古委员会前委员,政治委员谢振华将军的采访[J],党史博览,2001(12): 43-48。

[3]沃伦本尼斯,伯特纳努斯。组长[M]。方海平,等。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