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经典语录>

从公民宪法信仰谈依法治国与依宪治国的关系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1-08 编辑:散文随笔

2014年10月20日,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在北京成功举行。全体会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而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它描绘了中国法治的新视野。从全体会议发布的公报来看,此《决定》的首要任务是强调法治,法治和法治。同时,该决定还把改进和加强宪法的执行放在重要位置,包括改进宪法的执行和监督制度,以及改进立法制度。 2016年3月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还强调,要加强对宪法的实施和监督,全面实施宪法。我认为,同时作出依法治国和依宪法治国的决定无疑表明了党中央领导在中国建立法治的决心。还阐述了依法治国与依宪治国之间的关系。只有在充分尊重宪法并且法治是中国的前提下,前提和保证才能实现。但是,尽管中国已经将法治写入宪法,并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制,但社会上仍然存在一定的违法违纪现象,社会主义法治仍然不能令人满意。所有这些都可以归因于《宪法》作为一项基本法律没有发挥应有作用的事实。宪法之所以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是因为公民缺乏基本的宪法信仰,如果要真正实现法治就必须真正尊重和保护。宪法。可以说,依法治国的核心是依宪法治国和建立宪法权威。建立宪法权威,最重要的是要培养公民对宪法至上的信念。

一,依法治国的障碍-缺乏宪法信仰

从1954年的新中国第一部宪法到1976年的法治;从第十五届全国代表大会提出依法治国的重要意义,到第十八届全国代表大会审议和出版《中共中央关于全而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我们逐步进行了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法律道路。尽管这条路前景光明,但航行并不顺利。我认为,当代中国实现法治的最大障碍在于缺乏宪法信仰。伯曼有句名言:“必须相信法律,否则法律将是徒劳的”。康斯坦斯甚至指出,“法律的固有优势远远小于一个国家信仰和遵守法律的本质。人民的信仰是必要的。如果宪法不受信仰保护,那么法治就是这两个句子深刻地阐明了法律与人民之间的关系,即只有当人民真诚地相信法律并将法律作为最高标准时,法律才能发挥应有的价值。日常生活中,许多普通人认为宪法是“自由法”,没有高尚的基础。宪法信仰长期以来一直躲在角落里,数着身上的灰尘。一张读着人民权利的纸”,是的,如果缺乏宪法信仰,那只是一张“纸”。

历史根源是导致社会严重缺乏宪法信仰的原因之一。从我们社会的文化遗产中进行分析。传统法律文化的核心在于国家权力和公民义务标准。因此,在中国,既没有西方建立法治社会的人文精神环境,也没有支持法治的新的人文精神环境。这意味着中国执政之路仍面临“被动水”。 “无根木”的困境。长期以来,中国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一直占据主导地位。社会中“守法”的概念根深蒂固。法院也在百姓的心中,是“古代八宇”的形象。“,,,形成了一个错觉的:法律,尤其是该法律的母法-宪法距离普通百姓十万英里,与日常生活无关。即使存在各种争议,人们也总是试图从法律之外寻找答案,或者动员资源来寻找“关系”,或者“哭泣,尖叫并挂断电话”以呼吁舆论-“名称将是所谓“孩子有牛奶可吃”,否则就幻想有“包清天”型的能干者主动。否则,只能“辞职”。

其次,宪法权威尚未建立,这是我们社会缺乏宪法信仰的原因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在序言中明确指出:“:“该宪法以法律的形式确认了中国各族人民的斗争的成就。国家的根本制度和根本任务是并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宪法是国家的基本法,是其他法律的母法,应享有最高的法律地位。它值得人民的尊重和信仰。没有人有权规定宪法的权威。宪法权威是宪法信仰的前提,宪法信仰只能扎根于宪法权威的土壤中。一些学者指出,“宪法权威是宪法被社会普遍认可并自觉遵守有效维护的概念和理由,尤其是宪法约束力和公共权力的规范力量以及各国的生活。 “。要确立宪法权威,我们必须在两个方向上努力。从主观上讲,我们必须让公众认识到宪法的作用和意义,从而从根本上尊重宪法。客观上,所有社会组织和公民个人都必须遵守《宪法》,并以《宪法》为行为准则。尽管中国原则上有宪法规定,但很难付诸实践。在一定程度上,它给宪法的权威造成了尴尬的局面。尽管有决心依法治国,但仍有许多人不了解宪法制度。例如,尽管《宪法》规定了平等原则,但它经常受到高度和教育水平的歧视。尽管《宪法》规定公民可以自由发表意见和表达意见,但一些父母在表达校外高考公平和户籍制度问题时被当地警察开除。这种现象自然是践踏宪法权威的体现。如果中国想充分树立其宪政信仰并建立其宪政权威,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毕竟,中国的宪政实践,从制度到观念,从物质到精神,都是西方世界的“重要产物”,缺乏本土化的人文基础和价值认同。梁志平先生对此作了精辟的论述。“我们的现代法律体系包括宪法、行政法、民法、程序法等多个范畴,它们都经过了调整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训练。问题是,不仅在这里,而且不仅在这里,如果不结合我们的历史和经验,往往与我们的“固有”文化价值观背道而驰。因此,当我们最终不得不接受这一法律制度时,我们立刻陷入了莫名的精神困境。不是说我们渐渐失去了对法律的信任,而是我们不能从一开始就相信法律,因为它违背了我们五千年来一直遵守的价值观,在这种社会传统的影响下,宪法信仰的缺失和宪法权威的缺失也就不足为奇了。

如果不能确立应有的宪法权威,法治就只能是监利的乌托邦。但是,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下,我们不应回避和回避宪法信仰的缺失。相反,要以积极的态度和冷静的思维解决问题,尽快树立公众对宪法的信仰,营造依法治国所需的社会环境。

2。依法治国的守护神宪法的实施与保障

纵观世界,宪法无疑在各国的法治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依法治国要求以宪法为核心和保障。只有宪法得到充分尊重,我国人民才能建立起真正的宪法信仰。只有宪法得到充分落实和实施,才能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才能真正体现人民当家作主的地位。

中国当前的主要问题在于如何执行宪法和保障宪法。孟子早在远古时代就曾说过“法律不足以自我引进”,这说明法律的实施很重要。宪法也不例外。如果宪法制定得当,如果不能在生活中得到充分实施,那就只是“纸”。幸运的是,大会第四次全体会议决定指出:“完善的宪法实施和监督制度”“必须对所有违反宪法的行为进行调查和纠正”。张德江还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指出“加强宪法的实施和监督”。这些表述提出了鱼和羊对执行《宪法》的要求。

作者还将简要说明改善宪法保护:实施的可能途径

首先是通过修改宪法来弥补宪法上的漏洞。法律本质上是滞后的。一些学者指出:“自制定法律以来,法律就一直落后于社会。”作为最高法律的宪法自然是不可能的。修订宪法恰恰是为了使宪法更加适应社会环境,并保证宪法在社会运作过程中的有效性。自1982年以来,为了使《宪法》更加贴近现实生活并更好地保护改革开放体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对《宪法》进行了四次修订,相关制度也日趋成熟。但是,我们还可以发现,现有的31项修正案中的大多数都是对经济体系的修正案,关于保护公民权利和限制国家权力的规定相对较少。在未来的宪法修改过程中,中国宪法还应响应时代潮流,以响应社会发展,并着重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公民权利,例如环境权,移民权和罢工权,应在适当的时候纳入宪法修正案。当然,在修改宪法的同时,还需要注意完善宪法的配套法律。为了使宪法发挥作用,除了符合国情的宪法文本本身准确,合理外,还需要有辅助性的法律来支持它。我国有30多种宪法是“依法规定”的。如果没有相应的法律提供依据,那么宪法将仍然无法有效实施。因此,未来加强宪法的工作也至关重要。不容忽视。

二是充分发挥宪法的解释功能。法律解释是弥补法律漏洞的重要手段,也是法律与社会矛盾的调节器。宪法的解释自然是肩负着这一使命。过多地修改宪法将破坏宪法的稳定性,保守而谨慎的宪法修改将使其落后于快速发展的社会。这时,需要宪法解释来解决这个问题。困境。宪法解释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按照宪法精神对宪法内容和意义的解释。宪法解释可以充分保证宪法的稳定性,可以使宪法适应社会快速发展的需要,并承担重要的职能。采用。三十多年来,宪法的解释在诸如公民的基本权利和香港基本法之争等重要问题上发挥了作用。但是,《宪法》中仍有许多原则性条款需要进一步解释。解释的程序和步骤应进一步完善和改进。

再次是要加强宪政宣传,树立宪政信仰。宪法信仰是宪法实施的思想保证。为了加强宪法信仰,我们可以从各种形式的宪法宣传活动开始。中国在口前建立了宪法宣誓制度,并将12月4日定为“宪法纪念日”。但是,宪法宣传不能仅仅依靠“宪法日”,还可以依靠多年来在正常生活中积累的宪法宣传。我们应该在社会上广泛和持久地促进宪法。我们不仅必须让人民了解宪法是国家的基本法律,而且是国家长期稳定的根本保证。让我们认识到,宪法是用来保护公民权利的。国家权力来自公民权利。宪法的核心是保护公民权利和限制国家权力。政府作为国家权力的行使者,更有义务保护公民的权利。对于政府干部来说,不仅要增强对“公务员”身份的认识,而且要在他们的生活和工作中树立宪政思想。用外行的话来说,要求干部工作和处理问题时,必须以宪法为出发点和立足点。它一定不能违反宪法的精神和原则,所有行为都必须符合宪法规范。各级政府领导干部行使国家权力,这应该是宪法宣传的主要目标。国家权力的行使必须符合公众舆论和公众舆论,并符合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领导干部要以身作则。强大的武器。

最后,是完善宪法监督的有关规定,拓宽宪法监督的实际内容。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权撤销与宪法和法律相抵触的行政或地方法律法规,但具体的操作规则尚未制定,如何行使这项撤销权,以及为何具体做法的程序在宪法中。没有明确的规则。 2015年中国立法法的修订在一定程度上补充了宪法监督的规则,但实际上这些规则有待进一步完善。同时,宪法监督的内容还不够全面。从宪法法规的角度来看,中国宪法监督的主要行为是违宪行政法规和地方法规。但是,实际上,没有对大量存在的其他违宪行为进行有效监督。宪法监督的对象也主要是国家机关。对政党,企业和机构等宪政主体的监督远远不够。

庞德说:“法律的生命在于法律的执行”。严格执行是宪法活力的源泉,也是成功依法治国的关键。公民需要的是有血有肉的身体,而不是书中没有内容的身体。为了彻底解决这一矛盾,归根结底,我们必须依靠充分和有效执行《宪法》。只有充分执行《宪法》,公民才能认识到《宪法》与自己的生活紧密相关,宪法信仰才能深深植根于每个公民的心中。中国的法治建设可以成功。

卢梭曾经说过:“所有法律中最重要的法律不是刻在大理石上,也不刻在青铜表上,而是刻在公民的心中。它构成了国家的真实宪法,每天都有。当其他法律老化或消亡时,新的力量就可以维持一个国家的精神。”我也相信,在宪法权威的建立和宪法信仰的培养下,宪法将不再是“搁置高等法院”的基本法。它将走向生活,进入普通百姓的心中,并真正为法治之路保驾护航!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