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经典语录>

“引渤入新”首倡者称恢复西北湿地需100年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2-21 编辑:评论
作者:李燕资料来源:中国经济周刊发布时间:2010年

选择字体大小:中小“大”把渤海带入新“支持者声称要用100年才能恢复西北湿地

”把渤海带入新“示意图

疯子的幻想?智者的好计划?

乌鲁木齐,11月5日。在由新疆省智库、国家级科研机构和新疆大学主办的“西部海洋协调高峰论坛”上,数百名水利专家和企业代表在两地发展改革委员会的参与下,共同展示了一个名为“西海引水,入海为新”的科学理念。

总结说“用海水解决人类生存危机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选择”。

尽管这一结论并不表明这一想法是否可行,但公众舆论的热浪已经迅速开始。

"这些疯子会有多蠢!"“海洋还没有进入新疆,大脑是由水推进的”,“它相当于冲破喜马拉雅山的奇妙想法”,“人们完全不可能做梦……”当唾液四处飞扬时,“把渤海带入新的”项目的消息在这场争论中落下了一枚重磅炸弹,所有反对该项目的声音震耳欲聋。

11月12日,辽宁和内蒙古发展改革委联合出面澄清,“把渤海带进新区”仍在讨论阶段,项目还很遥远。

这时,看似不确定的“可行性讨论”也遭到了致命的打击。

11月16日,在北京召开的《新疆可持续发展中有关水资源的战略研究》项目成果大会上,十多位中国工程院院士一致认为,从气象学、新疆的地理条件以及海水淡化的技术难点和经济成本的角度来看,“西引渤海”的想法是“伪科学”。

当观众认为这场看似“非同寻常的谈话”终于结束,并准备好被满足和驱散时,“把渤海带进新区”的试点项目“把渤海带进新区”在喧嚣中启动。2.6亿元的投资已经落实,没有回头路。在兄弟省份的共同努力下,项目一期所需的628亿元投资也已进入谈判阶段。

与此同时,支持“画渤海”的声音突然出现,“六年内可以完成”的保证似乎把断了的风筝拉回到了地上。

“痴心妄想”和“梦想成真”很难区分。

回顾过去,事件的进展和媒体发布的节奏都是可控的,这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完美的沟通过程。但事实上,这场舌战的背后不仅是空洞的猜测和常识性的反击,也是中国西北地区220亿立方米缺水的严峻现实。

缺水会使金钱和人力投资变得软弱无力。内蒙古的煤,新疆的石油,甘肃和宁夏的发电厂.没有水,一切都很难有生命力。工业、农业和畜牧业.任何有助于消除贫困和落后的发展计划都在与缺水作斗争。

在我国北方,八大沙漠肆虐,每年以2400平方公里的速度扩张,使华颂以前的农田、草地和村庄变成海市蜃楼。更可怕的是西风来了,黄沙升起来了。仅今年一年,中国北部就遭遇了12次沙尘暴。

首都北京距离浑善达克沙地只有180公里,浑善达克沙地是中国八大沙漠之一。

如果这是一场危机,谁来缓解?

不管有很多问题的“西海调水”最终能否实现,人们终于找到了一个高质量的“抗旱治沙”的噱头,这个噱头在商业和表演上都没有吸引力。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推翻。

如果这不是一个好计划,谁能想出一个好计划?

“将薄熙来带入新中国”发起人霍有光:

“呼唤野兽?我是一只喊科学的野兽“

霍有光,男,1950年8月出生,甘肃天水,Xi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在过去的几天里,他在网上做了许多新的介绍:“神奇的疯子”、“科学的牟钟奇”…

他的科学思想甚至引起了极其严厉的评论:“这难道不等同于人们的“八大傻工程”吗?给长城贴瓷砖,给赤道镀金,在飞机上安装倒车档,在黄河上安装栏杆,给苍蝇戴手套,给蚊子戴口罩,给跳蚤戴镣铐,给虱子戴避孕套。”

最善意的评价也谨慎地说这是一个“大胆的想法”。

霍有光视而不见。他笑着说:“有人说我是野兽。我说我是一头野兽。我是一只呼唤科学的野兽。”

就是他。十三年前,他第一个提出了“西海调水”的思想,将渤海的水引向新疆灌溉这是现在广为人知的“渤海入新”计划的最早蓝图。

霍有光的“引水想象”始于1995年的一个秋天。

这是一个非常魏格纳的时刻。

1995年秋天,在北京西站候车厅,霍有光看着墙上的中国地图突然愣住了。从西向东,他比较了中国八大沙漠在地图上的位置:塔克拉玛干沙漠、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腾格里沙漠、乌兰布和浑善达克沙漠。他用手测量了渤海和沙漠之间的距离:不远。

霍有光非常兴奋。

在他数十年的科学研究生涯中,他不仅是坐在办公室里的大学教授,还是一位多年来吹沙的地质学家。他走过新疆、甘肃、宁夏等地最干旱的地区,早上刷牙并用一杯水洗脸,晚上继续用这杯水洗脸和洗脚。受环境破坏等因素影响,我国北方地区水资源严重匮乏,尤其是我国北方地区几乎没有水资源的带状沙漠,不仅不能改变环境,而且正在以每年2000多平方公里的速度扩大沙漠化进程

霍有光说:“没有水,你就会知道水有多重要。”

在等候大厅嘈杂的人群中,一个想法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为什么我们不能把渤海的水引入新疆,来抑制沿途的沙漠,解决干旱问题呢?”

这将是一个巨大而深远的项目。霍有光很快开始画草图。他记得疏勒河那条已经干涸多次的老路。

疏勒河,一条着名的古老河流,是河西走廊三大内陆河之一。自汉代以来,酒泉、敦煌、玉门、阳关等重要的西方城市都受到它的滋养。这条古老的河道曾经注入罗布泊。东方高,西方低。海水被引入这里。它不仅可以实现自流,还可以利用落差抵消引入海水所需的电力资源来发电。“这只是最好的方法。”

1997年,霍有光发表了《策解中国水问题》、《海水西调与再造西北》、《开发大西北与绸缪水安全》等学术论文,对“西海调水”有了初步的理论构想。

2004年,饱受缺水之苦的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被“西海调水”的理念冲昏了头脑。锡林郭勒盟褐煤资源丰富,但由于缺水,矿业和加工业发展缓慢。

“引进姬伯锡”已开始列入内蒙古与辽宁合作的研究议程。根据计划,渤海湾每年将输送3.65亿立方米海水用于100亿立方米褐煤煤气生产项目。同时,褐煤制气项目产生的余热也可以用蒸汽淡化海水,年产淡水3.1亿立方米,以缓解西盟水资源压力。

霍有光说,“博济Xi引水”工程实际上是“西海调水”的试点。“要成为现实,漫长的路线图上已经有一小段路要走,15年愿景终于开始实现。”

“为什么每个人都问,‘大海向西流了多少?’”霍有光认为,“西海调水”不仅能稳定沙旱、发展能源、发展工业,还能改变整个北方地区的气候和生态环境,造福全中国。

"这能用钱来计算吗?"他睁大了眼睛。

霍有光不同于一些稍显冷漠的学者,他一直饶有兴趣地关注着媒体对他的报道和评论。他有自己的博客。他读了每个人的评论,笑着说:“提问很好,但不要滥用!”他说他最近的主要工作是回答问题。

霍有光说,这体现了对“西海调水”工程的重视,只有重视,才能实现。

1 2 3下一页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