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经典语录>

十九世纪英国文化视野中的中国形象的论文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1-25 编辑:生活故事

近年来,中国形象的另类表达成为学术界普遍关注的话题。关于这个课题的研究日益深入。 本文主要从19世纪英国文化的角度来探讨中国形象。在总结19世纪前中国形象特征的基础上,重点梳理了19世纪英国文学中的中国形象。 19世纪被称为中国文化的废弃时期。在当时大多数欧洲人眼里,中国已经是一个落后无知的野蛮国家。中国人被认为是劣等民族,成为了蔑视的对象。 本文试图从客观的角度分析这一时期中国形象的特点及其成因。

关键词:19世纪中国形象,英国文化视野

西方文化视野中的中国形象从来没有固定下来,而是在不同阶段表现出不同的特征。 在英国人眼里,早期的中国是一个迷人的天堂。 在14世纪英国散文家曼德维尔的作品中,中国是蛮子的一个国家,拥有世界上各种各样的珍宝,那里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大汗国王和他那座盛满黄金、宝石和芬芳熏香的宏伟宫殿。 在17和18世纪,欧洲进入了“中国热”时期。这一时期的中国几乎成了英国人眼中的楷模。中国的理性主义、王道思想和科举制度受到许多英国学者的赞扬和追求。大多数英国人认为中国是一个和平、繁荣、文明的乌托邦国家。 虽然这一时期也有少数作家对中国持否定态度,如18世纪初着名小说家笛福(Defoe),他在《鲁滨逊漂流记续编》和第三部分《感想录》中肆无忌惮地抨击中国文化,但总的来说,这一时期的中国形象是积极的。

自18世纪下半叶以来,情况发生了变化,英国对中国的批评变得越来越尖锐。 1793年,英国派马加尼到中国试图开拓中国的广阔市场,但由于清政府的关闭,这一努力失败了。 马加尼使团回国后,出版了许多关于中国的报道和书籍,揭开了中国乌托邦的面纱。西方人似乎突然意识到他们所崇拜的最初乌托邦是如此封闭、落后和停滞不前。 中国的形象开始直线下降

到19世纪,“中国热”已经完全结束,欧洲进入了一个抛弃中国文化的时期。 此时,欧洲人认为中国是一个落后、无知、停滞和野蛮的国家。 中国人逐渐被视为低人一等的人,成为蔑视的对象。毫无疑问,这一概念将融入英国作家的创作,并直接影响他们对中国的形象。

华兹华斯,一位英国浪漫主义诗人,认为中国人像印度人、摩尔人、马来人和东印度人一样是低等种族。 华兹华斯从未去过中国。他对中国的印象来自巴罗的《中国见闻》。巴罗是马加尼任务的成员之一。 这本书对中国的评价很低。这本书写道:“这个国家的普遍特征是傲慢和自私,严肃和伪装的真实瘦瘦,优雅的举止和粗俗的言行的强烈结合。” 表面上,他们的谈话简单而直接,但实际上他们在练习一门狡猾的艺术,而欧洲人还没有准备好应对这门艺术。“(1)巴罗的态度直接影响了许多英国学者对中国的看法

散文作家德?昆西形容中国东部是一个恐怖的噩梦,一个停滞不前和衰败的国家,中国人民是愚蠢、野蛮和无知的。 他说:“如果你被迫离开英国,生活在中国,生活在中国的生活方式、礼仪和风景中,你肯定会发疯的。” “所以他不仅同意向中国出售鸦片,还主张用武力来教那些不文明的中国人。

在拜伦看来,中国人也是嘲笑和蔑视的对象。 他在《唐璜》年第13章第34节写道,“一个满族官员从来不表扬我,至少他的态度不会让人们知道他所看到的让他快乐。” 它显示了中国人民真实情感和自我的虚伪、冷漠和压迫,这些被那些注重表达人类内心真实情感的浪漫主义者鄙视和嘲笑。

诗人雪莱也把中国人视为“未驯服”的野蛮人。他在自己的抒情诗《《希腊》》中写道:“如果没有希腊文明,西方人可能仍然是野蛮人,或者更糟糕的是,社会会陷入停滞和悲惨的境地,就像日本和中国一样”(2)在他的叙事诗《《一个悲惨的故事》

Dakelle》中也写了一个中国人。他唯一担心的是一条神秘的“英俊的猪尾巴”,它表明了中国人民的落后和停滞以及他们的现状。

在维多利亚时代,英国的国力已经非常强大,它慢慢走上了霸权之路。他们的民族优越感和傲慢也加剧了。 对中国人的蔑视也日益增加。 狄更斯曾经说过,“中国怎么会有哲学?”丁尼生还说:“在欧洲生活50年比在中国生活一辈子要好。”

1858年4月10日,英国杂志《笨拙》上发表了一首名为《一首为广州写的歌》的诗。这首诗写道:“约翰?钱阿曼是个混蛋。他想拖垮整个世界。这些顽固而残忍的中国人长着小猪的眼睛和大辫子。 一日三餐是恶心的老鼠、猫和狗、蜗牛和蛆 他们是骗子、狡猾和懦夫。 约翰布尔来的时候给了他机会?钱阿曼睁开眼睛 “这本杂志在英国家喻户晓,影响很大 仅仅半个世纪,中国就成了欧洲理想国家侮辱和嘲笑的对象。

在19世纪的最后十年或二十年,英国进入了一个文化自我怀疑的时期。面对日本和中国等崛起的东方国家,西方人的态度开始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 一方面,西方人一如既往地轻视中国人,认为黄色人种低人一等,只有白色人种有贵族血统。 另一方面,中国义和团在抵御外敌入侵方面表现出的英雄精神强烈震惊了欧洲人,许多欧洲人开始为中国人民感到担忧和恐慌。 一场名为“黄祸”的争论席卷了西方世界。

皮尔逊是“黄祸理论”的第一个解释者。皮尔森在他的《民族生活与民族性》中讨论了中国人民的恐惧。他认为,“如果中国有足够优秀的君主,学习西方先进的技术,它将成为一个没有西方国家敢轻视的国家。迟早,他们会越过边境,扩张到新的领土,淹没更小的种族。” 它对欧洲国家构成军事、道德和经济威胁。 “1900年,关于义和团运动的谣言给西方带来了广泛的恐慌。在他们的想象中,“在亚洲广阔的天幕下,到处都是黄色人种,他们冲击着西方人孤立的岛屿式堡垒,在那里文明的光芒将被这残酷的黄色浪潮吞噬。" ③受这一思想的影响,当时甚至有一些描写中国入侵英国的小说,表现出强烈的种族歧视态度。 20世纪初,它甚至发展成为妖魔化中国的趋势,最显着的是被英国作家萨克斯妖魔化?罗默创造了一个阴险邪恶的汉字形象,他就是傅满洲 这个角色结合了整个东方民族的狡猾和残忍,揭露了西方人恶意中伤和妖魔化中国人民的黑暗心理。

一般来说,在19世纪中国文化被抛弃的时候,英国人眼中的中国形象基本上是负面的,中华民族被视为野蛮无知的民族。 然而,主流中也有例外。例如,英国作家兰德尔认为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的文明国家。在他题为《想象的对话》的《中国皇帝与清蒂之间想象的对话》文章中,他通过比较理想的中国和英国,指出中国是一个和平、公正和民主的国家。 唯美主义者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也向往东方艺术,与《老庄》哲学有很好的共鸣。 然而,在19世纪欧洲抛弃中国文化的浪潮中,这种艺术理想非常脆弱。

简而言之,18世纪末,英国人眼中的中国形象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到了19世纪,中国已经从一个古老的文明变成了一个野蛮、落后和毫无生气的国家。 这一变化绝非偶然。在我看来,主要有以下原因。

首先,晚清政府封闭落后,腐败无能是不可避免的原因。

自18世纪末以来,号称世界中心的大清帝国开始衰落。它傲慢、封闭、腐败。两次鸦片战争期间清政府的无能羞辱了中国人民。清政府的专制和黑暗是显而易见的。 因此,当时的西方人习惯性地把中国描绘成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腐败猖獗,没有民主和人权。虽然这一过程有些夸张,但绝不与当时中国的情况不符。 即使根据我们所学教科书的观点,这一时期也是中国最黑暗的时期之一。政权腐败,人民贫困。这也是我们要推翻封建专制,进行民主革命的原因。因此,我们不能简单地谴责西方对我们的歪曲和丑化。我们必须首先审视自己,正确理解自己。这是我们不断进步的先决条件。

与此同时,英国的国力已经非常强大。工业革命给生产力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进步,交通变得越来越便利。越来越多的欧洲人来到中国,他们对中国现实的理解日益加深。 这时,西方人对中国的印象不再是传教士美化的宣传,而是从理想的色彩中淡出,更接近真实的中国。 随着自身国力的增强和优势的不断增强,英国人民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也空前高涨。面对在许多方面落后于自己的东方文化,一种鄙视感油然而生。 “社会基础是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军事、科技和文化力量在塑造一个外国的形象中起着重要作用 (4)当强大的英国面对日益贫穷和衰弱、没有进步和倒退的中国时,它自然对我们采取了一种看不起我们的态度,这也是这一时期中国负面形象形成的重要原因。

第二,在接受和交流异质文化的过程中,一个国家往往被另一个国家视为“他者”并存在,英国文学中的中国形象也是如此。在英国作家看来,中国是一个不同于自己的“他者”,是文化利用的对象。 早期英国对中国的了解有限。许多思想家和作家感受到了自己文化中的缺陷,并将自己的文化梦想投射到了一种与自己完全不同的东方文化中。他们希望找到一种能够改变中国形象现状的力量。这从一个侧面表达了英国人民内心的渴望,所以他们写的中国形象往往是理想化的。

到了19世纪,英国的国力逐渐增强,他们的民族认同感和优越感也日益增强。这样的英国需要一个“他者”作为比较来肯定自己的优势 中国是这样一个被排斥的另一个国家,他们试图从中国的落后、无知和贫困中证明自己的力量、进步和优势,所以中国在这一时期的形象被夸大和否定。 虽然其中不乏真实的元素,但其中许多被过分夸大,甚至还有许多故意的辱骂和侮辱。 基于欧洲中心主义和种族歧视的黄祸理论不仅反映了欧洲人对中国的仇恨,也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他们自己的文化恐慌,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中华民族的逐渐崛起。

至于19世纪少数作家对中国文化的深刻认同,也是一种文化利用现象。 西方人总是有自省的感觉。他们渴望通过比较自己的文化缺陷,从不同的文化中找到可以提高自己的东西。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文化真正融入了英国意识形态 归根结底,他们只把中国视为一个外来的“他者”,一个文化剥削的对象。 因此,他作品中的中国形象不是一个真实的中国,而是一个基于自身需求和自身欲望投射的想象对象。

备注:

①关于?罗伯茨。19世纪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北京:吉吉出版社。1999年版。第20页。

②[英语]雪莱。希腊。上海:新文学艺术出版社。1957年版。第3-4页。

③周宁。“义和团运动”与“傅满洲”:20世纪初西方对“黄祸”的恐慌。书店。2003(4)。

④江秦致。不是我和其他人:英国文人视野中的中国形象。东岳论坛。2005(5)。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