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经典语录>

李正名院士:潜心三农情更浓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3-29 编辑:经典散文

作者:李彦宏资料来源:Science.com发布日期:2015/1/8 22336018:19

评选名称:萧中院士

Da

李正名:为农业、农村和农民付出更大努力

李正名的名字在国家自然科学奖、技术发明奖和技术进步奖的历史上被落下 作为有机化学和农药化学家,李正名院士将基础研究与国家需求、科学研究与技术创新、开发研究与产业化紧密结合,坚持不懈地在中国创造和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农药产品。

“我想回到我的祖国”

李正名1931年1月出生于上海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 祖父李伟格是南洋公学提拔的中国近代学校的首席西方语言教师,后来成为汉冶平公司的总经理。他解决了当时炼钢技术的关键技术,被誉为中国现代科学技术教育和冶金科学技术的创始人和先驱之一。 李富士叔叔在德国波恩大学获得了物理学博士学位。他是第一个在中国留学的海外学生,也是第一个获得博士学位的学生。 李钟勇叔叔在德国柏林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回到中国行医 李正名的父亲李忠道获得了密歇根大学的法学博士学位,母亲是伊利诺伊大学的文学硕士。回国后,他们分别在苏州大学和复旦大学任教。 孩提时代,李正名就接触到他的祖先返回中国为国家服务的事迹,为他多年后的人生选择树立了榜样。

李正名分别在上海和苏州完成了他的小学和中学学业。1948年,他被美国私立大学联合奖学金录取,并在美国爱斯基摩大学学习。他选择了一个他一直感兴趣的化学专业。 由于独立生活能力和良好的英语基础,李正名很快适应了国外的学习和生活。 他努力学习,在所有科目上都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特别是,他在有机化学课程中表现突出。该校化学系主任斯隆教授对此非常满意,并将实验课程的一些管理工作移交给了李正名。 这是学生的一大荣誉。 每堂实验课,学生在实验过程中遇到问题时都会直接向李正名寻求建议。 李正名总是很忙,很享受。

1951年,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麦卡锡主义在美国盛行,掀起了反华和反新中国的浪潮。 李正名被一些右派学生拒绝,因为他对此表示不满,这严重影响了他的正常学习和生活。 在一次谈话中,李正名受够了他周围一些激进的反华言论,并认真地与他们争论,导致双方发生激烈冲突。 他开始考虑是否停止学习,早点回家。 斯隆教授告诉他,他将推荐他去南卡罗来纳州大学攻读研究生,并在毕业后享受全额奖学金。一些亲戚朋友也建议他完成博士学位后回到中国。 然而,李正名已经决定去了。

当时,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法案,基本上允许中国学生申请难民身份,政府负责生活费用。 李正名坚决反对这项决议。他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应该有中国的抱负。 许多年后,回忆过去,他激动地说:“我们这一代人大多珍视通过科学拯救国家的理想。” 为了在美国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我想在完成学业后为祖国服务。我的父母总是教我在拿到学位后回到祖国做出贡献。 我有很多老一代科学家的朋友,他们都出生在那个时代,有着相同的理想,都很有才华,最后选择了回到祖国。 如果没有朝鲜战争,没有歧视和排斥,我可能会继续在那里学习,但我最终会回到我的祖国。 “

1951年,美国移民局发布命令,禁止中国学生出国。李正名在获得回国签证时遇到了困难。 为此,他四处奔波,做出了巨大的努力。 直到爱斯基摩大学校长格里尔博士给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写了一封信,这封信的主旨才永远不会同意美国移民局对李正名的禁令。 这封信在李正名回归中国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1952年底,他终于获准回家。 第二年恰逢获得化学学士学位的学分完成,并获得了学校颁发的里德化学奖。 作为首批乘船回国的学生之一,李正名回到了新中国的怀抱。

新主题、新任务

1953年8月,李正名向教育部报告。 当他要求工作时,他要求继续学习有机化学。 后来,他被告知去南开大学。 南开大学前校长杨石先先生热情接待了这位年轻人,并安排他做研究助理。 不久,国内开始在高校试行研究生教育制度,李正名成为当时老阳唯一的研究生。 李正名千方百计克服文献和实验设备的短缺,参与了植物生长调节剂的研究。 1956年,他获得南开大学001级研究生文凭。

当时,中国的科技事业仍处于完全废弃状态,科研人员的研究方向和专业选择与组织安排和国家需求密切相关。 随着南开大学化学系根据国家任务和学科发展规划的调整,元素有机化学研究所成立后,李正名的研究方向逐渐从原来的元素有机化学转向农药研究方向。

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旧中国的农业生产不是以农药为基础的,所以农药研发和生产技术完全是a 空白色 新中国成立后,农民开始逐渐使用农药,但当时农药主要是进口的,价格昂贵。 杨石先长期以来一直在研究和探索农药化学。 解放后,他曾指出:我们必须掌握有机磷的研究,这是农药发展的方向。 1956年,杨石先参与制定了新中国科学技术发展的第一个长期计划,并遵照周总理的指示开展农药化学研究。 他带领南开大学的研究人员开发有机磷农药,包括他的研究助理李正名。

李正名有着坚实的基础,努力学习,愿意努力工作。他很快就成名了。 1958年,杨石先任命李正名负责组织和协调几位年轻研究人员完成天津农药厂新建有机磷农药项目的合成过程。 这是我国第一种有机磷农药“对硫磷”,由于相关信息不多,研究过程非常困难。 为了赶上任务,他们中的一些人在李正名的实验室里呆了40多天40多夜。他们专注于捕捉关键的技术难题,并将其提供给生产单位采用。

1962年,南开大学元素有机化学研究所成立,这是第一所专门的高等院校化学研究机构。 在该研究所成立时,有七个研究实验室。李正名在第二个研究实验室,即有机磷研究实验室,开展了有机磷农药和有机磷化学反应的研究。 这是我国有机磷农药研究的初级阶段。 当测试方法落后时,他们把鸟笼挂在实验室里作为警告和监控,如果鸟出现异常,他们可以立即采取措施。 一些中毒症状是由于对有机磷化学品的毒性认识不足和忽视防御措施造成的。 通过实践训练,他们逐渐掌握了有机磷合成化学的基本规律,能够熟练地开展研究工作。 李正名参加了由杨石先牵头的中苏科技合作项目“磷32、磷47新杀虫剂”,并获得了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

成为普通人负担得起的杀虫剂

十年“文化大革命”的结束迎来了中国科学和教育的春天。 时任南开大学校长的杨石先先生抓住这个机会,千方百计派南开大学的许多教师出国深造。 根据老阳的建议,1980年李正名前往美国联邦政府下属的农业研究中心深造,成为新中国第一个被允许派往美国政府研究单位做访问学者的人。

两年来,李正名集中研究先进的农药技术,主要开展昆虫信息素研究。 当时,该中心的美国昆虫学家巴特拉(S. W. T. Batra)去澳大利亚收集了世界上仅存的25种原始黄蜂白纹林蛙 接受任务后,李正名克服重重困难,从小蜜蜂的小腭腺中分离出11种超痕量信息素,并首次进行结构鉴定。 此外,他还将亚洲玉米螟性信息素的合成方法从原始文献中的五步反应缩短为硼氢化物反应的两步,并成功完成了任务。

回到中国后,李正名集中精力研究中国的昆虫信息素。 这不仅是无公害害虫防治的一个新的研究方向,也是针对世界农药研究前沿的一次实践探索。 先后承担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昆虫信息素和假信息素的人工合成及其结构与生理活性关系的研究”和国家“七五”科技研究项目“春尺蠖和春尺蠖性信息素的分离、鉴定和化学合成” 此外,有机铜、有机锂、有机硼和有机砷等新型有机金属试剂被用于棉蚜警戒信息素、玉米螟性信息素等的立体有机合成。 在紫丁香中鉴定出27种超微量物质,其中4种首次被证实具有明显的驱蚊活性,并申请了中国发明专利。 此外,为了进一步拓展天然生物活性调节物质的研究,从矮糠中鉴定出芳樟醇和茵陈蒿脑等32种化合物的超微成分,为该领域超微生物活性分子的探索和研究做出了贡献。

昆虫信息素具有生物化学防治、活性高、特异性强、无污染等优点,但操作昂贵且复杂。 李正名非常清楚当时落后的植物保护方法和国内农民艰难的生活条件。面对研究前景与实际应用的不匹配,更重要的是,他选择结合国情开展研究方向。 他坚持认为,科学研究方向的规划应强调研究成果对国民经济的潜在应用价值,注重结合实际需求情况,注重结合中国实际情况,使高质量、低价格的绿色农药为老百姓所能承受。

当时,化学除草效果好,成本低,劳动强度大大降低。长期以来,它在发达国家被广泛使用。 到1980年,世界除草剂已经占到农药总销售额的41%。 我国除草剂仍处于低利用率阶段,基本依赖进口。 在观察到这一点后,李正名把目光转向了民生的新领域绿色超高效除草剂的研发,并为此奋斗了近30年。

从模仿到创造

多年来,国际公认“农药创制”风险高、投资大、周期长。 世界上新农药的生产一直被美国、日本、德国和瑞士等少数发达国家垄断。 长期以来,我国农药创造的基础非常薄弱,缺乏自己的主要产品。 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从国外引进了一种新的杀菌剂来解决小麦白粉病。由于西方技术的垄断,依靠高价进口不能保证国内农业生产的迫切需要。 1983年,原国家化学工业部组织了全国联合研究。李正名是这个项目的国家联合研究小组的负责人之一。经过四年多的努力,三唑酮新工艺的开发终于取得了成功。 许多国内企业利用这一新技术进行生产,满足了国内农业植物保护的迫切需要。

在国际纯化学和应用化学联合会(IUPAC)成立后,李正名被邀请访问一家外国跨国公司 会议期间,公司总裁对中国仿制其最新产品表示不满,批评中国一些部门不能自行生产农药,特别是仿制他人的劳动成果。 这些刺耳的话语让李正名终生难忘,他决心有一天创造自己的新农药产品。

李正名把目光转向磺酰脲类除草剂。 杜邦公司在这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就。为此,发明家莱维特博士于1991年被美国化学学会授予发明奖,并于1993年被美国总统授予国家技术创新奖。 在系统研究磺酰脲类相关文献后,李正名意识到创作工作必须超越大量外国专利的保护范围。 从1990年开始,他采用了与Levitt博士不同的设计策略,在大量实验数据和定量计算结果的基础上,敏锐地发现了Levitt博士的研究方法中一些被忽略的漏洞,并总结出磺酰脲构效关系的新三条规则,完善和发展了国际公认的磺酰脲构效关系理论。 他和他的研究生设计和合成了近1000个新的磺酰脲分子,从中筛选和发明了两种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除草剂单嘧磺隆和单嘧磺隆,并在组织技术改造后实现了工业化。 作为国家“十五”科技研究项目验收评价:“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单嘧磺隆产业化的成功表明,我国磺酰脲类除草剂是在理论指导下发展起来的 "

荣耀的背后是不懈的努力 大量的田间药效试验、毒性试验和环境评价试验在整个创作过程中周期长、风险高。 一家合作企业知道创新产品必须经过长时间的审查过程,时间跨度长,存在一定的风险,并单方面撤销合同,从而将研究工作推向绝望的边缘。 这个项目的一些参与者看到他们的未来不确定,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同时离开了李正名和另一个技术员。 还有一个临时工离职后模仿单嘧磺隆的包装,以假乱真,压低价格,抢占市场。 直到使用假药出现问题,一些用户前来谈判,李正名才知道这项发明是伪造的。 发展中遇到的困难并没有阻止他们的创作步伐。

经过8年的努力,已经提交了28种新药,并提供了毒理学环境和生态学方面的各种实验数据。2007年,单嘧磺隆通过了国家农业部新农药正式注册审批。 这是中国第一个正式注册新农药的除草剂品种,填补了中国在该领域的长期技术空白空。 2013年,单嘧磺隆通过了国家农业部11年严格的国家新农药正式注册审批。 回顾他自己的农药创造过程,李正名说:“农药创造过程花了太长时间。我认为这也是依靠我坚定的信念坚持到底。” “

每次你放下沉重的责任,你都必须承担

现代科学体制化的进程中,科学活动高度组织化,科学家不仅是科学活动的参与者,也是领导者与组织者。李正名曾经只想一心扑在科学工作或教育工作上,认为行政工作会花费过多精力。但是,1982年结束美国农业研究中心访问研究应召回国后,考验摆在了他的面前。

面对是否接任组织上安排的元素有机化学研究所所长之职,杨石先曾严厉批评了李正名的顾虑。当年杨老年过八旬,在“文革”后被中央政府重新任命为南开大学校长,仍全神贯注于学校发展的各项工作。李正名深深地为杨老的身体力行所感动,也时刻告诫自己以杨老为榜样。他深感责任重大,于是欣然担任。做行政工作是很辛苦的,当时还要管人事、分房、晋升之类等问题,其中因为很多具体问题涉及当事人的利益,处理起来非常棘手,甚至要忍受很多委屈。别人的休息时间,像晚上、周末和节假日,对李正名来说是宝贵的科研工作机会。

1984年,在杨老的支持下,李正名与其他同志一道申报建设元素有机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建设项目获得批准后,李正名被任命为第一任主任兼学术委员会主任。最初,经费有限,李正名想尽办法积极开展各项工作。他多方申请协调,在学校北村获批了几个房间,外校来实验室学习工作的科研人员获得了较为稳定的住所,并为每人配备了一辆自行车,极大地方便了他们的学习与生活。在规范制度保障和良好协作氛围下,国家重点实验室促进了高层次的学术交流,聚集和培养了一批高层次科技人才。“国家重点实验室”第一次全国总结表彰大会上,南开大学元素有机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被评为全国八个优秀国家重点实验室之一,李正名被评为先进个人获金牛奖。

1995年,李正名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成为南开大学的首位工程院院士。此时,他正忙于筹建南开大学国家农药工程研究中心,这是中国从事农药基础研究和研制开发具有自己知识产权新农药品种的重要基地之一。2004年农药国家工程中心顺利通过了国家验收。验收评价中指出:“出色地完成了项目建设任务,形成了较强技术创新能力,取得了较好成果转化经验,在高校中建立国家级工程中心提供了一个机制上和体制上的范例。”

农药自主创新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李正名把基础研究与国家需求、科学研究与技术创新、开发研究与产业化紧密结合,始终坚持不懈地创制开发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农药产品。在国家自然科学奖、技术发明奖和科技进步奖三大奖项的历史上,都留下过李正名的名字,这在科技界并不多见。2014年3月,天津市科学技术奖励大会隆重召开,李正名被授予2013年度天津市科技重大成就奖。他把获得的全部奖金50万元人民币捐赠给南开大学“杨石先奖学金”,鼓励更多化学专业学子脱颖而出,实现恩师杨石先先生终身奋斗的目标。

李正名的科学人生表达着对中国知识分子科技强国之梦的传承,同时也记载着中国科学家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坚持不懈的创新实践。科学无止境,李正名的科学生涯还在继续。(作者李艳红系军事交通学院副教授)

延伸阅读

李正名院士自述

人到老年阶段回顾一下自己的一生,总结一些经验,对余生或有所裨益:

1)我在青年留学生涯中由于国际局势的骤变中断了深造回国,众人对此曾有不同的评论:有人认为没有读完学位回来太感情用事了,在待遇方面吃亏了,不合算了,还遭到个别人的讽嘲等。我虽然没能按原计划读完博士学位,但回国后我的专业知识能和祖国科教事业的建设紧密地结合起来,在岗位上作出一定的业绩,看到所参加的科教事业的成果和培养人才的成长,感到自己的人生过得很有价值。如当时留在美国读完学位后找一待遇好的工作是有可能的,那将是另一种人生轨迹了。但人不能仅满足个人的物质利益,在精神上也应有所追求。为了建设现代化的祖国,能和同志们一起团结奋斗,共同分担挫折的忧虑和分享成功的喜悦,并能得到家人的理解和支持,将青春年华的汗水撒在祖国的大地上是个人最大幸福。由于当时的历史环境,我对选择回国的抉择无怨无悔。

2)杨老(杨石先)对青年的教育潜移默化。他提出的“繁荣经济、发展学科”的指导思想现今看来也是很有生命力。他多次提出只有“高尚的思想能够产生巨大的动力”给我很深的影响。我们为了建设现代化的祖国,一定要在思想上严格要求自己,培养崇高的理想才能有坚强的事业心和持续的进取精神。我认为将科研工作结合国家的需求与科技前沿方向是我们的努力方向。虽然做得还不够好,但我坚信积极承担国家任务,坚持开拓创新是我们的历史使命。

3)家祖父李维格出身贫寒,在清末期间去英国半工半读,后来在英、美、日等使馆供职。回国后和维新派梁启超一起创办 《时务报》 与“时务学堂”(湖南大学前身)。后又按照晚清大臣盛宣怀、张之洞的要求,参与创办南洋公学(交通大学前身)和汉冶萍钢铁公司,在后者工作时克服无数艰辛,解决了关键的技术难题,炼出了我国历史上第一炉优质钢,被称为我国钢铁技术的先驱(见朱光亚总编、陆达主编: 《中国科学技术专家传略——工程技术编冶金卷》 ,1-8页)。我从小就钦佩家祖父的事迹,他在某种程度代表了当时的知识分子的进步意识,他看到了当时的中国贫穷落后,被列强随意欺凌,历经百年屈辱的现实,从小立志中国人一定要有志气,为民族的振兴富强贡献力量。他曾写过“拯中原于涂炭,登亿兆于康庄”的豪语壮言。在一生遇到困难时,我常想我们各种条件比100年前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要强多了,为什么还要被这些困难所压倒呢?实际上,历史上很多先进知识分子的远大理想和良好的愿望也只有在新中国才能真正得到实现,怎能不珍惜今天中华民族崛起的大好时机呢?

(节选自2010年李正名院士八十华诞时所写的“自述”,已收入 《李正名院士八十华诞志庆集》 )

李正名

着名有机化学和农药化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1953年毕业于美国埃斯金大学,1956年南开大学研究生毕业。主要从事元素有机化学、天然生物调控物质、有机杂环化学与有机立体化学、农药化学基础理论、新农药创制与开发研究。发明了两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超高效除草剂——单嘧磺隆和单嘧磺酯,得到广泛应用。获全国科技大会奖、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中国农药工业杰出成就奖等诸多奖项。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