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阅读生活经典语录人物周刊美文原创读好书散文小故事另一面生活派杂碎
投稿注册会员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 > 时间的诡异

时间的诡异

Ring / 2016-03-20 09:36  来源:阅读时间

时间是什么?书上说,时间是物质存在的一种客观形式,它由过去、现在和将来构成连续性系统。物质既然是运动的,时间也就是物质运动的一种表现形式。比如一个人的生命,时间也是它的一种表现形式。这个时间,是有起点和终点的一段时间。古人说: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再健康长寿的人,也不能超越生命特定的一段时间的长度。从这点说,特定的一段时间,比方一天,一个月,一年,它的长度是客观的、不变的。这是时间的物理性特征。

但有一次,我在和一位久未谋面的朋友聊天时,大家都为时间的转瞬即逝而发出感叹。于是我说,看来时间有两种:物理时间和心理时间。同一个时间单位,心理和物理会表现为不同长度。比方在过去物质贫乏、生活艰难的年代,特别又是在有所期盼的情况下,很多人都会觉得时间过得慢,好像是在“掰着指头数日子”,有度日如年的感觉。而现在,生活条件好了,生活内容丰富了,大家都感到时间过得特别快,拽都拽不住,又有“快乐不知时日过”和“弹指一挥间”之说。其实,时间的长度变了没有呢?没有。过去的一天和今天的一天,都是一样的。但是,人对时间的感受不一样了,变得有快慢、长短之分。唐代崔护有一首脍炙人口的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诗人用一年和一日快速切换的方法,表现了对美好消逝的怀念和一丝淡淡的惆怅,也传递了时间过得快、物是景非的感受。而王昌龄的“西宫夜静百花香,欲卷珠帘春恨长”,写的却是长夜难熬。既然时间有这种特性,在现代生活节奏加快,时间流泻感越发增强的情况下,人们便通过各种方式丰富对生命的感受。但心理感受再丰富,毕竟无法取代客观事实的简单,一天还是一天,一年就是一年。

所以,星云大师又说:时间是一个关系。什么关系呢?因缘关系,即前世、今生和来世;所谓来的会来,去的会去,生了要死,死了要生。这又是宗教信仰了。相信则有,不信则无。

最近读到日本女作家角田光代的小说《第八日的蝉》,觉得很有意思。作者用蝉在土中七年,破土而出后只能活七天的事为喻,讲了一个经过不伦之恋的女子,在无意犯罪后编织出一个虚幻的母女之情的故事,而且认定这是活到了第八天的那只蝉。本来只有七天的生命,但却活到了第八天,这到底是庆幸还是不祥?小说结构独特,情节诡异,在生动反映日本当代社会现实和深入探索人生的同时,隐隐地笼罩着一层宿命色彩。

我马上查阅了一些资料,发现它们对蝉的这种生命特征,和小说的描写有些不一样,不是那种准确的七年和七天的关系。但蝉在土中时间长,钻出土后存活时间短的说法,大体不会错。看来,作者用第八日的蝉做小说主题,是有隐喻意义的。在世人眼里,蝉在土中呆那么长时间,竟然是为了破土的那瞬间,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也有些悲壮的味道。但转念一想,如果不是存在对比,蝉在土中七年和破土而出存活七天,我们凭什么就认定七天短呢?那不是蝉的一个特定生命期吗?就跟人有一个特定生命期一样。我又想起一部曾经看过的老电影,里面出现了被关押在渣滓洞牢里的志士们撰写的一副对联:“洞中才数月,世上已千年。”在这里,时间是什么?仅仅是长短、快慢吗?显然不是。还有,三十多年前深圳有过一条影响全国的标语,叫做“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在这里,时间又是什么呢?它好像连时间都不是了。

标签:心灵生活
相关阅读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