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情感语录优美散文生活励志女人晚情伤感的句子晚安心语早安心语励志语录经典散文心理生活散文
首页 > 美文 > 那一场又一场的艳遇

那一场又一场的艳遇

Ring  2016-10-11 05:42

喜欢侍弄花。喜欢将旁人K歌、宴饮、网聊、网购、斗地主、打麻将的时间拿来,统统花费在花身上。遇到花店的花、菜市场的花、路边的花(野生),往往立刻生出将伊领回家的“邪念”。——“嘿!这你也敢往家拿?”我家先生横眉立目地指着一棵爬山虎说,“它会爬到你床上去的!”——甭吓唬我,我才不怕!遇到中意的植物,带它回家,欢天喜地地做定它的奴仆,将这原本空虚苍白的人生,甘心交付一场又一场的“艳遇”,这在我,是多么奢侈的事!

路过任何一株植物,都试图知道它的名字。所以,当有一次与一伙人外出,我就跟死了一个叫玉江的植物学家。你随便一指路边的一棵小草,他立马就叫出了它的名字,并且,该植物的种属科目、学名别名,他都门儿清。有一次,我去一所小学办事,在学校门口,遇到了一个卖盆花的小摊主。我俯身看他的一盆不知名的厚叶植物,请教它的名字,小摊主居然说:“是多肉家的亲戚吧?”我大笑起来。就冲这名字,我要定了这盆花!回到家,闷得不行,不眨眼地瞅着那盆植物,在心里问它:“小亲,你究竟叫什么名字呢?我辛辛苦苦捧你回家,你却连自己叫什么都不肯告诉我,太不够意思了吧?”这样想着,就忍不住拍了照,发给了玉江。玉江说:“它叫金鱼吊兰,又叫金鱼花、袋鼠花,苦苣苔科,苦苣苔属。”半年之后,它开花了,颜色金红,腹鼓嘴撅,酷似金鱼。好后悔当初没留那个卖花小摊主的电话,否则,我定会拍一串金鱼发给他,告诉他:人家根本不叫“多肉家的亲戚”!

我家的阳台彻底被植物攻陷了。比我还要高出一点点的龙血兰是我家花卉中的元老,蘸着淡啤酒为它擦长长叶子上的微尘,是一桩妙事;虎刺梅一年四季花开不断,每早清扫凋谢的一地小花,这活儿,我才不肯让别人干;米兰大概40天开花一次,花事最盛时,我家先生不顾天寒地冻也要开窗透气,“香晕我了!”他气急败坏地说;三角梅多长时间开一次花,完全取决于它的心情,开心时百日里施脂弄粉,抑郁时多半年垢面蓬首;不知为何,我对爬蔓植物欢喜得紧,红薯、山药都曾在我家爬出4米多长的藤蔓,那滴翠的长蔓穿插在白色的隔栅间,给夕阳一照,遍地花影扶疏,由不得人想坐在那花影里,想一回最艳的心事……

有了美的花,没有美的花器是不成的。在每年的陶瓷博览会上,我都能淘到几件赏心悦目的花器。古意芬芳的水仙盆,拙朴素雅的插花瓶,“剖腹”的瓦罐,“开片”的大碗,各种大大小小令人爱不释手的异形花盆。后来,迷恋上了用麻绳自己缠花器。网购了一批麻绳以及与之相配的牙白色蕾丝花边,开始轰轰烈烈地缠了起来。家里闲置的瓶瓶罐罐,一律被我当成了宝物。缠呀,缠呀,越缠越上瘾。去超市购物,站在酒类柜台前挪不动脚步,因为相中了一个长颈酒瓶,欣然买回家,忙不迭地把酒倒进矿泉水瓶子里,开始争分夺秒地缠那个美丽酒瓶。就这样,我家拥有了N多个自缠麻绳的花器。就连今年暑期回家探望母亲,我都没有忘记给她带一个装饰了蕾丝花边的缠瓶。母亲举着那个瓶子看了又看,最后叹赏道:“我闺女怎么还有这两下子?”我得意地笑着,往那瓶中注满了清水,插了一株绿萝,顿时,母亲的窗台旖旎起来。

与植物的一场场“艳遇”,又何尝不是与自我的一场场“艳遇”?在一片新叶中发现自己,在一茎花蕊中深读自己,在一次凋萎中审视自己……人与花,相互侍弄,相互警励,走出一片不败的春色。(文/张丽钧)

阅读时间微信订阅号
相关阅读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