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阅读生活经典语录人物周刊美文原创读好书散文小故事另一面生活派杂碎
投稿注册会员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周刊 > 命运前奏,彭德怀与朝鲜战争

命运前奏,彭德怀与朝鲜战争

Ring / 2013-07-30 19:49  来源:阅读时间

1953年7月31日,平壤各界万余人共同庆祝朝鲜解放战争胜利。大会当晚,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举行隆重授勋典礼,特授彭德怀“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同时授予一级国旗勋章和金星奖章。

第二天,由金日成率领的朝鲜党政军领导人与数千民众欢送,彭德怀胸佩勋章,手捧鲜花,离开了平壤。

“那场战争,毛泽东原想让粟裕 (时任华东军区副司令员) 挂帅,可粟裕因病不出。最后,由他担任志愿军司令员。但如果他不答应,毛泽东也不好下决定。由此看出,他对朝鲜战争也很积极。”

沈志华手握方向盘,侃侃而谈。他是华东师大历史系终身教授、国际冷战史中心主任,朝鲜战争是他多年来倾力研究的课题。今年7月27日,是 《朝鲜停战协定》签订暨“抗美援朝胜利”60周年。沈志华口中的他,是指新中国首任国防部长、十大元帅排名第二的彭德怀。

dfd0acc6.jpg

1950年10月4日,毛泽东电召彭德怀,火速从西安赶到北京,商议是否抗美援朝。当时,他是西北军政委员会主席,卷起开发大西北的图纸资料就上了飞机。

当天下午四点来钟,迎接他的小轿车直入中南海丰泽园——毛泽东与政治局委员们已在那里开会一个多小时。尽管全无思想准备,但坐定后,彭德怀立即意识会场氛围的不同寻常。很快,通过参会者发言,他领悟到会议议题。

“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打这一仗。”元帅聂荣臻日后回忆,当天这是多数人的倾向。反对的理由是,中国已经历数十年战争,国民经济蒙受重大损失,战争创伤亟待恢复,财政又十分困难。另外,国内还有部分边远地区与沿海岛屿尚未解放。而新解放区尚未进行土地改革,新建的各级政权还不巩固。况且,解放军武器装备远远落后于美军,更无制空权与制海权。……接近尾声时,毛泽东谈出自己的想法,“别人处在国家危急的时刻,我们站在旁边看,不论怎样说,心里也难过。”

这一晚,彭德怀入住北京饭店309房间。18年后,1968年9月,顶着“反党”罪名、已被关押的他,提笔写道:

“当晚怎么也睡不着,……我想着美国占领朝鲜与我国隔江相望,威胁我东北,又控制我台湾,威胁我上海,东北,它要发动侵略战争,随时都可以找到借口。

“我把主席的四句话 (别人处在国家危急的时刻,我们站在旁边看,不论怎么说,心里也难过) 反复念了十几遍,体会到这是一个国际主义与爱国主义相结合的指示。

“我想到这里,认为出兵朝鲜是正确的,是必要的,英明的决策,而且是迫不及待的,我想通了,我拥护这一英明决定。”

对于参战,彭德怀确实显得迫不及待。10月12日,远在莫斯科的周恩来发来坏消息,斯大林不愿派苏联空军入朝配合作战。面对犹豫的毛泽东,彭德怀称“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并电令邓华等人“出兵方案不变”。

10月25日,中共中央正式致电,由彭德怀担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此时他已秘密入朝6天,见过金日成,完成多项军事部署。就在这天上午,在朝鲜温井以北和双水洞地区,志愿军歼灭南韩军队千余人,首战告捷。

一个月后,11月25日上午,随军翻译毛岸英在美军战机轰炸时牺牲,彭德怀幸免于难。多年以来坊间传闻,彭德怀后来在政治运动中饱经磨难,与此相关。

“那是人们的猜想,”沈志华一口否认:“毛岸英牺牲后,时任总参作战部部长李涛曾专门上报中央军委,证实毛岸英赴朝与彭德怀没有关系。当时,李克农、聂荣臻等人商量,彭德怀此去,要跟苏联高层接触,需要一个好翻译。他们想到了毛岸英。他俄语好,人又可靠,高级机密不会泄露。于是毛岸英临时顶替另一人选,第二天上阵。毛泽东知道这些情况。”

他又补充,“领袖人物,这个心胸还是有的。”

朝鲜战争分五次战役,其间彭德怀与毛泽东不是没有摩擦。

第二次战役,志愿军将美军打到三八线,就下一次战役时间与是否过三八线问题,他曾给毛泽东发电报:

“如能歼灭南朝鲜1、6两师,美24师,骑1师或给予歼灭性打击时,我即将越三八线相机取得汉城。如上述敌人不能给予歼灭性打击时,即使能越过三八线或取得汉城亦不宜做。因过远南进,将敌驱至大邱、大田一带,会增加以后作战困难,故拟在三八线以北数十里停止,让敌占三八线,以便明年再战时歼灭敌主力。”

两次战役后,志愿军伤亡惨重。同时,当地已入冬,战士们没有冬装,出现严重冻伤,这些都让彭德怀很焦虑。在电报里,他没直说不好继续作战,但透露“此役结束后,需补新兵。……目前,粮、弹、鞋、油、盐均不能按时接济,主要原因是无飞机掩护,铁道运输全无保证,随修随炸”等。

对他的军队休整过冬方案,毛泽东密电指示,过了三八线再休整。于是他又回电,“大意是说,打过三八线,估计问题不大。你让我过,我就执行你的命令,但将来能否守住,我没有保障。”

“这话里面就蕴藏一点不驯服。”沈志华说。

战局发展果然应验了彭德怀的判断。“第三次战役虽突破三八线并攻占汉城,但联合国军是主动撤退的,中朝联军除占了些地盘,没对敌人作战部队造成什么创伤。鉴于此时志愿军在战场上已成强弩之末,他于1951年1月8日命令部队停止进攻,全军休整。此举引起朝鲜方面强烈不满和反对。”

沈志华披露,同盟背后,彭德怀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分歧严重,“就是否南进追击,争吵更加厉害”。

会议记录显示,1951年1月11日下午5时,彭德怀与金日成、时任朝鲜外务相朴宪永在君子里司令部会谈,彭对二人发怒:“你们过去说美国不会出兵,从不设想如果美国出兵怎么办,你们认为美国一定会退出朝鲜,但不考虑一下如果美军不退出朝鲜怎么办?你们希望速胜,而又不作具体准备,其结果只延长战争,你们把战争胜利寄托于侥幸,就可能把战争引向失败!志愿军休整补充需两个月,没有相当准备前,1个师也不能南进。如果认为我彭德怀的中朝联军总司令不称职,可以撤职,以至杀头!”

在场所有人听后,陷入沉默。

“他的脾气比较暴躁,生性倔强。”沈志华说,彭德怀在庐山会议“出事”后,金日成曾致电外交部,“表明他非常赞同对彭的处理,并要求亲见毛泽东,有很多事要对其说。其实抗美援朝中,他很清楚,很多事并不由彭德怀决定。”

谈到这位中共高级将领后来命运的转折,沈志华一语中的:“江山易改,秉性难移。”(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标签:历史人物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