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阅读生活经典语录人物周刊美文原创读好书散文小故事另一面生活派杂碎
投稿注册会员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周刊 > 李宇春:方脸在娱乐圈好孤独喔

李宇春:方脸在娱乐圈好孤独喔

Ring / 2013-09-16 19:16  来源:阅读时间

“从21岁开始,我的整个人生都在直播,到今天。”我以为李宇春说起这话,会是无奈的,没想到,竟有一股豪气在。8年之后,在“快男(在线观看)”评委席上,“超级女声”李宇春回到了她人生Live Show的起点,故地重游。

快男第一场直播,李宇春就调侃“锋菲恋”,一句“你觉得呢,霆锋哥?”不仅气得谢霆锋在中场休息时朝她丢吸管,更是把全国人民的八卦神经都点燃了。提起这事,李宇春还是忍不住笑,“那天几位选手实在没什么可点评的,我当时有点逼急了,就脱口而出……”

是直播把她“逼急”了,这又恰恰是她热爱直播的原因——“一次性的”、“勇敢的”、“真实的”仪式感。正是8年前的那场直播,见证了她从一个普通的四川女孩,在一个夏天里,迅速成为最炙手可热的超级偶像。直播让她感到自在,几乎是如鱼得水,“如果不是直播,我都不会去(当评委)。”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她喜欢以某种仪式感去告别每一段青春。高中毕业18岁,她在学校做了一场演唱会来告别中学时代。明年进入“3”字头,她把当评委这件事看成另一场成人礼,“21岁去参赛,29岁坐在评委席,好像没有人这么干过,挺酷的。”——被认为“酷毙了”的李宇春,是这么看“酷”这件事的。

走出长沙的快男直播间,匆匆回到北京,在一个暴晒的大晴天,作为评委的李宇春,在天娱的会议室接受了腾讯娱乐的独家专访。她自己拎着包进来,送我们走的时候,双手合十,笑着说“辛苦了”。

李宇春:方脸在娱乐圈好孤独喔

调侃谢霆锋是急中生智,“因为那组选手没什么可点评,我有点被逼急了。”

李宇春对选手说,“我觉得你很有勇气,唱《百年孤寂》(王菲的歌)这首歌”,转脸看着评委席上的谢霆锋:“你觉得呢,霆锋哥?”谢霆锋惊得几乎语无伦次,半天吐出一句:“我怎么也没想到这句话会出自李宇春!”广告时间中场休息,谢霆锋把吸管丢向李宇春“报仇”……;点评另一个选手时她说:“我听你唱歌觉得很亲切,可能因为咱俩都有一张方脸吧,千万不要整容,因为方脸马上就要流行了!……”节目还没结束,“方脸马上就要流行了”这句话就流行起来了。

腾讯娱乐:第一场你就调侃了霆锋,你也很有勇气啊……

李宇春:我虽然跟霆锋聊天聊得不多,首先一点是因为我们俩话都不多,但我觉得感觉非常好,我很难形容那个感觉,我觉得他特别的性情。我们拍完《十月围城》,后来他来做我演唱会的嘉宾,我们之间都没有什么废话,也没有什么条件,也没有说我来做你演唱会的嘉宾,你一定要还我一场演唱会的嘉宾或者是怎么样,没有这些东西。他就自己坐车就来了,演完他自己坐着车就走了。虽然没有聊天,那个东西在彼此心里面。我跟他说话也没有那种负担: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

其实那天调侃他,我是从头就没有想过这件事情,如果我想过,思考过,我觉得可能我还会有点负担,不敢说。但是那天为什么突然就冲口而出了呢?是因为那天的几位选手我实在是没什么可点评的,我想点评的选手都没有去抢到擂,他们都没有出现。可是在那一组我要点评啦!我没有什么可点评的(笑),我当时有点逼急了。

腾讯娱乐:急中生智(笑)。

李宇春:对,我就“你觉得呢,霆锋哥?”,我觉得那是非常真实的一个反应。

腾讯娱乐:后来中间插广告的时候他还有朝你丢吸管。

李宇春:(笑)对对对,他可能觉得挺突然的吧。后来我们下去聊天的时候,他就说“我真的觉得会有人这么说,但是我真的没有想过是你”(笑)。

腾讯娱乐:那你和陈坤(微博)(微信号:Chenkun_Chenkun)私下的关系呢?你们合作了《龙门飞甲》。

李宇春:我和坤儿私底下交流的方式跟其他人都不太一样,可能是拍摄《龙门飞甲》时留下的习惯,到现在,我们之间的对话也是风里刀和顾少棠的对话模式,就是喜欢拌嘴。

腾讯娱乐:对于陈坤朝霆锋扔耳机这事儿,你怎么看……

李宇春:还好坐在中间的是陶子姐!(大笑)

腾讯娱乐:至于“方脸会流行”这个自嘲,给你赢得了不少好感,怎么就想到这句了?

李宇春:话是脱口而出的,但是这个感悟已经很多年了。有的时候,尤其是在娱乐圈,感觉一个方脸真的好孤独喔!

当评委是件很酷的事,“21岁去参赛,29岁坐在评委席,好像没人这么干过。”

李宇春成为快男的第四位评委,让很多人惊掉了下巴。甚至关于天娱和湖南卫视怎么游说李宇春的过程,也被“8”得曲折离奇。“想看看有没有黑幕”的李宇春,第一场就放出狠话,要“干掉规则、干掉中庸”。对李宇春来说,当快男评委,就是“干掉规则”的第一步。

腾讯娱乐:8年之后再回到这个舞台,主持人还是汪涵,什么感觉?

李宇春:(他)胖了一些(笑)。再有就是,时间还过得挺快的。在第一场的时候,我们四个人在后面Standby的时候,那一刻还是有点不太相信。

腾讯娱乐:怎么就做出了当评委的决定?

李宇春:其实做选秀评委这个传言已经不是今年,好像每一年都有这样的声音,我自己从来没有往心里面去过,我始终觉得这件事情不太可能发生在我身上。我觉得以我这样个性的人,加上我自认为还很年轻(笑),我觉得离评委这样一个身份也太远。这次快男一开始也是这样的,大概从最开始到最终确定这个事情有将近两三个月的时间。

腾讯娱乐:过程很漫长。

李宇春:我们自己的工作室有很多人讨论,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意见,我还是在做我自己的事情,筹备专辑、演话剧。后来真正开始有思考这个事情,包括我的老板也有跟我聊过,也有跟非常年轻的一帮人聊过,脑力激荡一下。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我觉得也蛮好的,可以去看一看。

而且最重要的就是明年我就30(岁)了,我总是喜欢好像有一些仪式感的样子去告别一段青春,就像我高中毕业,18岁的时候我要念大学了,我自己想做一个演唱会来告别我的中学时代。21岁去参赛,29岁坐在评委席,好像没有人这么干过,挺酷的,不错,就这样子。

腾讯娱乐:你觉得做评委酷的地方,是在于你可以帮助一些年轻人还是怎样?

李宇春:对于我来讲,当评委最酷的是,我没有想到我可以做评委。这是一种还挺“干掉规则”的方法。因为在我念书的那个年代,我们觉得做评委要很资深,很专家,很老师的样子。我这一次做评委是一个改变这一切的举动,其实评委不一定是老师,当然有的人调侃我是“李老师”,我觉得怪怪的(笑)。相反我更像一个经历过这个舞台、经历过选秀、选秀结束以后自己又朝着梦想继续往前走的这样一个人,一个同行者,一个可以分享一些东西的朋友。

腾讯娱乐:你是从真人秀出来的,你知道真人秀会把人的个性的优缺点一览无余的展现出来,加上这次快男还是直播,你一直以来其实是挺低调的,除了唱片的宣传不太会出来说什么,为什么这次会愿意冒这个险呢?再把自己丢到风口浪尖上?

李宇春:我从来都是在风口浪尖,其实没有太停止过。“快男”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它直播我才去,我参加比赛(的时候)就是直播,所有我经历的东西都是直播,或者说我参加完比赛,从21岁开始,我的整个人生都在直播,到今天。我觉得直播是一种勇气,是一种态度,如果不是直播,我都不会去。

我记得我在参加《快乐男声(在线观看)》评委发布会那天,主持人有问我,请问你的评委风格是怎么样的?其他三位评委是怎么样的?我开玩笑说其实所有的经过神剪辑出来的风格都不是风格,那只是节目组的风格,这是我自己的看法。直播才可以看到一切,真实的一切。会非常的不完美,但是那是真实的,这才是真人秀的魅力,我觉得要做选秀就是要这样子啊。

腾讯娱乐:左立唱完之后,有很多人说他唱得很好,你却跟他说“要原创,不然路很难走。”这算是你做评委的风格的体现吗?希望给他一些比较实用性的指导?

李宇春:我觉得既然去做这个评委,对于我自己来讲还是有一定责任感,因为我做过选手了解选手的心态。每一个选手都是从分赛区很不容易进入到多少多少强,我记得我那个时候看到评委是很紧张的,因为我有“恐师症”,在学校的时候就很怕老师,也很怕评委老师。但是我很希望评委可以点评我,那个时候我站在台上,耳朵都是竖起来的,评委随便说一句什么话,我都会真正地去思考,然后(觉得)他说的话很有道理,对我会很有帮助,我要怎么样改进,我会去琢磨。

现在换位我是评委,我就很明白,我要说可以帮助他的一些东西,因为他真的会去思考。

腾讯娱乐:到目前为止,你对自己快男评委的表现满意吗?

李宇春:评委这个工作不能带着偶像包袱来做,坐在评委席上的人,如果太多考虑自己的表现是否完美,自己说的话究竟会得到赞美还是招来骂声,那就不是来当评委的。我要做到的,就是真实的表达。

最好的修行是质疑,“我坚强不代表你应该欺负我。”

在《Why Me》第五年的演唱会上,一直对出道以来各种争议不作回应的李宇春,罕见剖白了自己出道5年的心路历程,她借用了《大话西游》里椰子的比喻,以“李宇春的心”的口吻,写信给自己:“这五年,她是别人的。因为‘公众人物’这四个字的意义。这五年,她有很多的流言。因为‘艺人’这份职业的特殊性。庆幸的是,尽管如此,我,还是属于自己的。”紧接着,她翻唱了一曲周慧敏的《流言》,唱到“流言转来转去,请相信我的心纯如往昔”时,她潸然泪下……

腾讯娱乐:这几年,你除了音乐以外,还演了话剧《如梦之梦》,还有电影《十月围城》《血滴子》等。电影是更大众的媒介,它所引发的话题和争议也相对会大很多,会困扰到你吗?

李宇春:我自己对争议这件事情经过这……些年(笑),其实有了一些新的认识。虽然从一开始我觉得我自己的心态各方面都挺好的,这也跟个性有很大的关系,但是我还是会觉得慢慢会变更好。我觉得每一个人都会在修行自己,也许我自己的修行就是在争议当中。在这些东西面前,你可以修行你自己的心态、你的谈吐、你的涵养,各方面……有的时候我反而会有一些感激,这些可能会很让人愤怒的事情或者是很让人生气的事情,反而成为了修行你自己、锻炼你自己、让你成长起来的途径。

腾讯娱乐:在外界看来,你从一开始就已经是一个很坚强的人了,对于争议也不会出来回应,你的外在表现给大家感觉变化不多,可能你内心的变化更多?

李宇春:我觉得肯定会有的。我比普遍人(笑),要坚强一些,但是也不代表说我坚强你就应该欺负我(笑)。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自己要不断地去修炼。跟陈坤聊天,他去行走,是为了修行自己,他有他的方法,每个人都不同。我会思考,我的修行在哪里?后来我觉得我最好的修行就是质疑。反而这一点我跟霆锋有一点像,他出道的时候也是这些。他其实也变化了,他也有相当大的变化。他也有点像在质疑、争议当中自己慢慢修行过来。

腾讯娱乐:你是从零开始进到演艺圈,你会用怎样的方式去了解和熟悉它,你会有这个过程了解这个圈子的规则是什么,还是你没有在管这些,你就按照自己的路去走?

李宇春:我是属于我没有管这些的那一类的。

腾讯娱乐:你做出决断的一个标准就是你希望吸收新的东西或者是有新的收获?

李宇春:要不然就是这件事情很酷别人没有做过(笑)。或者是很有挑战性,做下来我会很有成就感,对得起我自己。其实我自己没有什么标准,好没有原则的一个人啊(笑)。

少知道音乐外的事是愿望,“练就十八般武艺,只为保护‘音乐’这一块单纯。”

2005年,半只脚踩进娱乐圈的李宇春对媒体对娱乐圈“并没把它想得有多复杂”,她“只是一个喜欢唱歌喜欢音乐的人,想得太多挺累的,唱歌以外的事知道得越少越好。”8年过去了,李宇春还清楚地记得这句话,但是她现在觉得“那是一个非常单纯,非常美好的一个愿望。”她接受了艺人这个身份,也亲自操持工作室的各种琐碎的事情,但她清醒地坚持自己没有变,“练就这十八般武艺的目的就是希望保护好‘音乐’那一块单纯的东西。”

李宇春最喜欢的电影《海上钢琴师》里,钢琴天才1900把自己录的唱片给掰断了的场景让她觉得特别感动,因为她也不爱录唱片,她喜欢Live这种“一次性的艺术”。1900终身没离开过那条船,也让李宇春激赏,又是为那种“仪式感”。

待在船上,是永远爱她挺她的玉米、是不愁销量的专辑、数不过来的最佳女歌手奖、是只有玉米抢得到票的《Why Me》……是她最熟悉也最享受的音乐世界;走下船,是电影《十月围城》《血滴子》、是话剧《如梦之梦》、是“快男”评委……是所有人挑剔的眼光。

李宇春下了船,但又留了些什么在船上。

腾讯娱乐:我听你讲过你最喜欢的电影是《海上钢琴师》?

李宇春:喜欢。

腾讯娱乐:为什么?

李宇春:我觉得那里面有很多的点。一个点就是他不要录唱片,我自己有感同身受的东西。我其实也不太喜欢录唱片(笑),我特别不喜欢去录音棚,我觉得我在录音棚里面唱得可差了!可能在录音棚跟现场的时候也没有差多少,但是那是一种感觉。我总是觉得音乐最开始,不知道多少年前,一定是没有唱片这个东西,它就是人与人现场面对面的情感的一种沟通。Live的时候,我觉得我的状态是完全不一样,可能会有破音,可能会有很多不完美的东西,我觉得,没关系!最重要的是那种氛围,和那种很热血的东西。但录音棚没有,录音棚是你站在那个地方,对着一个麦,你不能离它远了,不能离它近了,还不能动,一动衣服会蹭上声音……各种限制,我不喜欢那种。

《海上钢琴师》里面有一个场景,他把自己录的唱片给掰断了,我觉得特别感动。再就是,他最后到死也没有下过那个船,他就是不愿意离开他的音乐。下去以后他不能做吗?他也可以做,也是一种仪式感,这种东西很奇怪,但我会很感动。

腾讯娱乐:你很欣赏他没有走下那条船?

李宇春:当然。

腾讯娱乐:在我看来,你如果一直做音乐,跟你的歌迷在一起,会比较像待在那条船上?

李宇春:哦,所以你是鄙视我下船了?(笑)

腾讯娱乐:没有(笑),我觉得你很勇敢。

李宇春:我觉得我在这方面有一些变化,我最开始去参加比赛的时候,对于音乐、音乐圈、音乐人的发展的认知跟现在不一样的。我在学校受到过老师的“洗脑”或者熏陶,一心觉得音乐人就是住在地下室,吃泡面和面包的,很苦很苦,自己玩乐队,甚至唱酒吧,这些画面现在我脑子里都会有,会慢慢有一些喜欢你的音乐的人,仅此而已。

那个时候我是做这样的准备的,中间就发生了一件事情,《超级女声》出现了,我参加了,并且就有一点回不去的感觉,那就继续做音乐。整个前五年,我同事去我家里面都吓一跳,整个是一个仓库,我总是觉得我还是来北漂的,每天回家在书房里面不停地做我的事情,都不讲话的。

腾讯娱乐:什么时候有变化了?

李宇春:真的觉得有一些变化,是做工作室,因为以前我根本不知道管理或者是真正的幕后的要操心的事情,以前我讲过一句话:“音乐以外的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好。”可是我现在觉得那是一个非常单纯、非常美好的愿望。这是我的职业,在这个行业里,我要对很多音乐以外的事情了解,甚至是操心。团队的组建,甚至是做演唱会的预算,很多很多七七八八的事情都是跟音乐没有关系的。我自己在不停地练就,不停地练就,为什么要练就?这并不代表你变了,我觉得没有。你最终练就这十八般武艺的目的就是希望保护好“音乐”那一块单纯的东西,因为如果你不练这个的话,可能它就死掉了。

腾讯娱乐:会不会也是跟大环境有一些关系?我们都知道音乐行业整体的环境不是太好,包括现在各种音乐类节目之所以这么火,好像也有一种讽刺联系在里面。

李宇春:有的时候会觉得有一点小心酸吧。因为音乐行业,唱片外的整个大环境都不好,音乐版权各方面也没有那么完善,单纯的做音乐人的身份,有的时候会觉得有一点心酸。但是比如说我参加《快乐男声》,看到那些男孩子就那么单纯地带着琴,他就是想唱歌,他就是喜欢音乐,他自己创作自己的原创,你又会很受感动,还有这么多人热爱音乐!我们是不是应该通过我们的努力,或者是来参赛的这些小孩,90后或者是00后,一起努力,改变音乐行业的现状呢?

腾讯娱乐:你现在会有这样的一个责任感?

李宇春:我以前只是觉得做好我自己的事情,我也不想去管很多的事情。我现在不知道我的这种责任感是从哪里来(笑)。

最高的目标就是快乐,“以前常常‘黑面’、不讲话,现在活泼一些。”

看过一个很早的访问,记者问李宇春,“穿裙子的反应很好,下一次什么时候再穿?”李宇春答:“看心情吧。”记者又问:“玉米们很喜欢,可以为了他们穿一下吧?”李宇春说:“可是我不开心啊,他们更希望我开心。”这个逻辑聪明又通透。过了这么多年以后,她说“我最高的目标就是快乐。如果不快乐,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腾讯娱乐:我觉得人生在20岁这十年里,可能在不停努力当中,会发现自己最早的梦想其实不知不觉就实现了,然后你会产生新的梦想或者是给自己更高的目标,你也会是这样一个状态吗?还是你一直有一个很高的目标,朝着那个方向走?

李宇春:我觉得我最高的目标就是快乐。我会永远记得我当初参加比赛,甚至是没有参加比赛之前,我只是一个音乐学院的学生。再早,我的中学时代为什么要做演唱会?那是因为我很快乐。为什么要唱歌?那是因为我很快乐。我永远会记住这一条,我做这些东西是因为我自己感觉很快乐。我不想把自己逼得不快乐,或者是我一定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或者做成一个什么样子。如果不快乐,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腾讯娱乐:现在什么样的事情能让你觉得快乐?

李宇春:我最近一两年的快乐是整个团队所带来的。以前我做一件事情都是我自己,但是组建了团队以后,虽然会很累,很头痛,但也是我从来没有体验过的一种快乐。一堆人为了一个目标去做努力,并且实现它的时候,我觉得这种快乐让我很感动。

像在去年,我们整个团队第一次做巡回演唱会,“疯狂巡演”。还要做一张唱片、还有一场《Why Me》,并且还要发DVD,大概五六个人。所有的节目的内容创意、DVD的设计、唱片的设计、要拍的封面、要搞定的服装、音乐的版权……太多这种琐碎的事情了。我记得年初的时候,当提出要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沉默的,觉得不太可能。还要去找韩寒写词,每一件事情单拎出来都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到年底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做到了,我们捧着那个DVD的时候,每个人都很想哭。这个事情现在看起来好像也不难,但是做的过程非常痛苦。但我们做到了,这是一个团队所努力的成果,这个快乐是我以前体会不到的。

腾讯娱乐:你和你的团队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样的,是比较亲近的吗?还是大家工作的时候才在一起?

李宇春:我自认为还不错。因为我知道以前的我是什么样子的。其实这个团队有一些同事是后来的,他们没有见过我以前是什么样子。我觉得我以前没有这么多笑容,以前话更少,以前其实不讲话,整个都是“黑面”,那是我对我自己过去的认知。所以,我觉得现在跟他们关系还蛮好的。

腾讯娱乐:你现在为什么不“黑面”了?

李宇春:对,我为什么不“黑面”了?(笑,思考)

腾讯娱乐:担心给别人压力?

李宇春:绝对不是出自于这一点,一定是我自身的变化。以前我是工作狂,整个生活就是工作。但我觉得我现在有很大的变化,比如说会去旅行,会出去摄影,我会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我整个人也变得会略开朗一些。对很多事情也比较感兴趣。所以整个人感觉比以前要活泼一些。活泼?用在我身上?(不可置信的表情)活泼一些,嗯(笑)。

腾讯娱乐:今年的《Why Me》有确定时间和城市吗?

李宇春:你猜(笑)。

腾讯娱乐:猜不到(笑)。

李宇春:我今天下午在这边开完那个会,最终会确定。

腾讯娱乐:有想过从某一年开始增加一些场次,让大家都能够买到票?

李宇春:我其实真的有想过,但是,又是仪式感!我这种强迫症的人,那种仪式感就是每年去一个不一样的城市,好像是一个传统一样,不知道,就很奇怪,我自己常常有这种奇怪的点。

记者手记:别妄想李宇春被裹挟

被很多人“警告”过她不好访、话太少,所以我特地在问完每个问题后,都会猜测性地举个例子,比如是不是这种感觉?使得问题更具体易答一些。正常情况下,我的采访对象都会说“是啊”,“对啊”,然后说自己的观点。但在李宇春那儿,90%的情况下,我得到的答案都是“不是”……最让我意外的一个“不是”是,我问她“什么样的事能让你快乐,比如说会觉得让粉丝开心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她望向窗外,几乎是无奈地笑着摇头。

我猛地意识到,这是一个拥有女王般意志的女生。她的人生、她的情感、她的梦想、她的快乐,都由她做主,任何外界因素,都动摇不了。她不被任何人裹挟,哪怕是歌迷。难怪,那么多人愿意“臣服”在她的脚下。

不过我又很怀疑,谁曾真正了解过她?像紫霞仙子一样钻到椰子里,看看那里面,到底装了啥?

回去的路上,我突然意识到身上好像沾染了点她的香水,清冽又迷幻的植物香,跟她的气质很搭。

香水味会散去,但我会记得她很久。(来源/腾讯娱乐)

相关阅读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