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阅读生活经典语录人物周刊美文原创读好书散文小故事另一面生活派杂碎
投稿注册会员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周刊 > 穆尔西,埃及历任总统的3个第一

穆尔西,埃及历任总统的3个第一

Ring / 2012-07-06 17:12  来源:阅读时间  人阅读
6月24日,延误多时的埃及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结果公布,穆斯林兄弟会下属的“正义与发展党”候选人穆尔西获得了51.7%的选票,以微小的差距战胜前总理沙菲克,当选为埃及新一任总统。 穆尔西的当选,至少产生了埃及政坛的3个第一: 第一个经一人一票民主竞争选举产生的总统。在纳赛尔于1952年发动“七二三革命”推翻法鲁克王朝之前,埃及一直处在封建君主专制之下。革命之后,从纳赛尔到萨达特再到穆巴拉克,国家最高统治者的产生虽然也进行选举,但由于或实行党禁,或缺乏竞争,往往流于形式; 第一个非军人总统。1952年后,埃及的3任领导人纳赛尔、萨达特、穆巴拉克都出身行伍。穆巴拉克辞职后,担任国家最高领导职务的则是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主席坦塔维元帅。而穆尔西1951年出生在尼罗河三角洲东部省一个农民家庭,在开罗大学拿到工程学学士和硕士学位,1982年获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工程学博士学位,之后在加州大学北岭分校任助教,1985年至2010年任埃及东部省宰加济格大学工程系主任。他没有军事经验,和军队毫无瓜葛; 第一个来自伊斯兰政党的总统。1952年阿拉伯埃及共和国成立后,历任领导人都强调国家的世俗化原则,对极端伊斯兰势力的打击不遗余力。1970年代以来,埃及虽然出现了伊斯兰复兴运动,但世俗化的原则从未动摇。而穆尔西曾经担任最高决策机构指导局成员的穆斯林兄弟会,自1928年成立以来一直倡导“返朴复古”的护教运动,提出的宗旨就是要建立一个纯伊斯兰国家。因此,它多数时候和世俗政权之间关系紧张,并多次被取缔。 穆尔西虽然创造了历史,但埃及人仍对他疑虑重重。好不容易赶走了穆巴拉克,最后却不得不在一个充满变数的伊斯兰主义者和一个劣迹斑斑的前政权总理之间做选择,这对很多埃及人来说是不可接受的。选举的投票率因此只有51.8%,不少选民发起示威抵制大选,称选举如同“在瘟疫和霍乱之间做选择”。在这种情况下当选的穆尔西,其认受性和民望可想而知。 而穆尔西面对的是一个推翻穆巴拉克后分崩离析的国家,经济困顿、社会安全体系日益恶化,要收拾这样的残局绝非一日之功,但埃及民众的耐心正在流失。他们本来对民主过渡充满热情,但是后来发现这只不过是权力转手的一出戏,没有任何真正意义的变革,革命只不过意味着收入下降了、治安恶化了、生活更加艰难了。在一次次的失望之后,他们惟有一次次走上开罗市中心的解放广场表达不满。已经拥有广场癖好、要求立即兑现革命成果的民众,是穆尔西施政的巨大难题。而他本人欠缺领袖魅力,也欠缺跨越藩篱融合社会各界的号召力,未来的总统生涯恐怕举步维艰。 穆尔西当选后,穆斯林兄弟会的负责人虽然声称反对政策宗教化,不会走伊朗的神权国家之路,但已经明确表示了“酒吧将会彻底关闭,饮酒是不允许的,肚皮舞表演也不可能”的立场。很多人担心埃及将“在民主外衣下走向原教旨专制”。在这种情况下,埃及军方在选举结果公布前解散议会、限制总统权力的一系列举措,固然有恋栈权力、维护自身既得利益的考虑,但在客观效果上,却是对穆斯林兄弟会可能把埃及引向原教旨主义道路的制衡。在选前选后,穆尔西和穆斯林兄弟会都再三保证不会在政治上推行伊斯兰法,但人们仍需谨慎行事,听其言而观其行。从这个意义上讲,军方也并非人们所指责的那么不堪和邪恶。在穆巴拉克倒台后的权力真空下,能制约兄弟会的,惟有军方,这是埃及政治的无奈现实。现在就把军人彻底赶走,世界能准备好接受一个奉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埃及吗?(文/南方人物周刊)
标签:政治人物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