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时间
  • 人生就像舞台,不到谢幕,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有多精彩
  • 有关为人处世的语录
  • 温暖的话
  • 心语 | 你那么累,其实都是你自己造成的
  • 你不优秀,认识谁都没用!
  • 因为你是我老婆,所以要对你好
  • 这份悲伤,总有一天会连接到坚强的彼方
  • 如果不能给我爱,请不要对我好,因为我习惯了,会期待更多
  • 感觉自己什么都不缺,仔细想想又什么都没有
  • 当前位置:阅读时间 > 人物周刊 > 跟着“连长”去旅行:那个超级奶爸,超级管家

    跟着“连长”去旅行:那个超级奶爸,超级管家

    Ring | 日期:2013-10-22  来源:阅读时间

    钛媒体注:不少拥有“空中飞人”称号,长期处于旅行中的职场人士,都对手机应用航班管家情有独钟,却鲜有人了解这款知名应用背后的掌舵者——航班管家CEO王江。

    最近热播的企业家真人秀节目《赢在中国蓝天碧水间》中,王江作为蓝天队的核心成员曝光度直线上升,让不少人记住了这位 “敦厚而沉着”的七零后企业家。

    对大多数人来说,“连长”是比王江更为熟知的称谓。因为喜欢美剧《兄弟连》中的连长形象,王江在2009年注册微博的时候给自己起了“连长”这个昵称,在同行和朋友圈儿中不胫而走。而他打理的企业活力世纪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团队接近两百人,相当于一个连的规模。

    这家公司先后孵化了航班管家、快捷酒店管家、高铁管家等知名APP,航班管家目前已经是国内最大的旅行类手机应用。尽管连长身上的标签很多:航班管家CEO、二次创业者、移动产品专家、天使投资人、三个孩子的父亲。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生活中的他“超级奶爸”的形象深入人心,同时事业上又是一位有心、有想法的超级管理者。

     “数十下、数十下......好——看镜头!” 为拍摄一场推广儿童宣传座椅的公益宣传片,连长把自己的三个孩子拉到了《赢在中国》节目摄制的现场助阵。连长右手在大女儿帮助下推着一架儿童安全座椅,左手扛着辆婴儿车,还要大声的调动三个孩子的情绪,7月的北京,炎热刚刚开始,连长的额头上慢慢沁出汗珠。两个机位的摄像头,双双定格在四张笑脸上。

    跟着“连长”去旅行:那个超级奶爸,超级管家

    这只是《赢在中国》近一个月的商业真人秀封闭录制中一个小插曲,却是他这个有着三个孩子的“超级奶爸”的真实写照。

    今年一整个夏天,连长平生第一次和十一位来自不同行业的企业家朝夕相处,在九华山庄基地半封闭式的完成了十二项商业任务的比赛。钛媒体专访连长时,他刚刚从九华山庄的节目基地回到公司,“王利芬大编导说最终的节目要剪辑人性的光辉……我不知道我展现了多少光辉”,刚刚过去的十二场商业和人性的较量,仍让这位实战中的创业者意犹未尽。

    空降兵

    就在节目录制的两天前,连长接到好朋友、也是原定参加比赛的一位企业家的电话,说不得不临时退出,需要换人补位,问他能不能上?一边是公司还未处理的工作,一边又是老朋友求救,连长匆忙间“火线上场”了。

    空降到《赢在中国》蓝天队的连长,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几乎能适应任何角色:既可以担当决策者,也可以是站在团队背后默默打配合,关键时刻还能秀上一把极强的执行力。

    然而,比赛毕竟更接近游戏。连长事后总结,自己在商业上的收获“并不是很多”。局限于游戏规则的设置和时间、资源上的压力,即便是表现优异的企业家,也很难把其中的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运用到实际的商业事件中。

    而真正让连长意犹未尽的是“对人性的了解是很充分的”,在高强度的比赛面前人性的真实无法被刻意隐藏。善于观察的连长把他遇到的企业家分为两种:一种是天生强势、善于处处施加影响力的领队级人物;另一种则是比较内向、并不激进的配合者。

    “其实我属于第三种。不激进不保守,比较能够适应环境的那种人。” 喜欢打篮球的连长拿NBA比赛打了个比方,“NBA就是一个典型的团队。既有乔丹这样的巨星,总是全场闪耀,成为全队的得分核心、组织核心;而还有一部分球员呢,比如三分投手,是逐渐进入状态、逐渐发挥作用的。”

    这样的性格投射到现实的生意中,连长就像是一位兢兢业业的成员,“我不是明星星选手,但球到手边儿保证不投丢,在关键时候负责拿关键分……哈哈”,爽朗的笑声充满了不大的办公室。

    而类似这样的“救场”并不是第一次。

    连长在回国担任航班管家CEO时也是典型的“空降兵”角色,这也是连长身为一名互联网创业者最与众不同的地方。

    早在2009年,航班管家就已随着iPhone首次入华而广为人知。彼时,还远在澳洲的连长接到曾经在清华念书时的学长李黎军的电话, “别在澳洲待着了,回国和我们一起做事吧”。

    受命回国后,连长的第一个办公地就在知春路卫星大厦的五层的一个隔间。几十人的现成团队,航班管家软件凭借已有的知名度,业务模式也已经成型。

    带领一个初步成型的创业公司,和自己创业完全不一样。他清楚的意识到:这一回开拓要大于开创。早期磨合阶段的艰难让连长记忆犹新,多年的创业经历和海外背景,连长的思维方式不可避免的和几乎定型的产品风格起了冲突。

    起初,公司的一部分老队员对连长的做事风格表示不太理解。早期的航班管家产品,讲究规范和严谨,还更加强调设计、强调产品的安全性,“不太敢于在产品上过多的冒险”;这和讲究灵活、能根据市场需求快速迭代的互联网思维就相悖了。乘着移动互联网浪潮,却让曾经占了先机的航班管家在扩大用户规模上稍显乏力。

    比如,在产品思路上,连长主张做产品首先要有趣儿,他坚持“有趣儿”是人的更高的需求。而大多数老人依然脱离不了多年的从业经验,“产品好用就行了,为什么还要有趣儿?”

    先从观念上改变大家吧,连长想。连长开始亲力亲为,用经验说服团队,“既然产品定位是‘管家’,你总会希望这位管家在帮你提箱子的时候,还会讲一个冷笑话吧?”

    他和他的产品团队从最小的细节开始尝试。小到应用中的提示文案如何反复推敲,再到怎么设计航班信息“卡片”的社交分享功能,都从产品细节上更加贴近用户的需求。团队的同事们也越来越意识到“跟用户互动”的重要性。

    2011年到2012年是公认的移动互联网爆发的两年,一时间,所有人的生活都被“移动”和“智能”所改变。拜潮流所赐,团队中的伙伴们自己也越来越“互联网化”,潜移默化中,团队做产品上的思路上也突破了。

    正如连长所信奉的,好的过程会引导好的结果。最终从航班管家到高铁管家,产品得到的正面反馈越来越多。目前,航班管家激活用户已接近4000万,月活跃用户接近500万,当之无愧的成为国内最大的旅行类手机应用。

    连长还告诉我,今年9月,经过长时间的用户调研和反复考量,航班管家应用增加了“在线值机”功能。这一功能上线仅仅两周,就已占到全国在线值机总量的10%,让整个团队都为之一振。

    到如今,连长惊喜的发现,“原来”的人也可以做一些“不原来”的事情。航班管家崭新、宽敞的办公室就在同一栋大厦的七层,一年多前他们搬了进来。一进门就能看见贴满团队成员外出采风、团队拓展的照片墙;连长的办公室外墙是一座四层立柜,其中摆放着十几座公司在各大行业评选和竞赛中获得的奖杯。

    从家庭到事业的“超级管家”

    航班管家的规模不断壮大,如今团队已经超过一百人。这一过百人的高效连队,连长到底是怎么带队的?不妨先看看他在家庭里的角色。

    生活中的连长是三个孩子的爸爸。他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常常发布和三个孩子玩耍的照片。如文章开头的场景所提到,《赢在中国》有一期的商业任务是推广“儿童安全座椅”的公益项目,连长在活动现场把自家三个小朋友也带来助阵。

    那些其乐融融的场景,会让人暂时忘掉连长忙碌的CEO身份,而更像是一位“超级奶爸”。

    从公司回到家里,面对老大,老二,老三三个宝贝,既要保证公平,又不能让孩子们之间起冲突,三个孩子的“争宠”常常让人头疼不已。慢慢的,连长在三个孩子中成功试验出一套教育方法。

    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他为“管理”孩子们的要求和感情分,为每个孩子设置了“成长积分”(Credit)——在家里,做不同的事情都有相应的积分奖励和积分惩罚。比如,小女儿喜欢和妈妈睡,爸爸妈妈却希望她尽可能的独立,那么每和妈妈睡一次,就要扣除5个积分;而每次孩子帮忙爸爸妈妈做了家务,就可以赚回5个积分。

    连长在育儿经验上的创新,似乎和航班管家团队的管理方式上有一种天然的关联,“把团队划小,小到你容易控制的状态”是连长为百人连队“量身定做”的管理办法。

    家里的超级奶爸,到了公司角色就换成了“超级管家”。连长十分推崇这种扁平化的管理模式,他根据业务不同以及每个团队的实际能力,把公司划分为三至五个独立的团队。每个团队都被设置了不同的经营方式和经营条件。

    航班管家是核心产品,大本营设在北京,而数据中心和运营中心设立在武汉;刚刚独立的快捷酒店管家,也曾是一个十几个人的小团队,这个团队长期在上海虹桥附近的一幢小别墅里面办公。

    扁平化的管理,已经在短短两年后让一部分人尝到了甜头。

    就在今年5月,携程入股快捷酒店管家(航班管家旗下孵化的移动OTA项目),获得三分之一的股份。快捷酒店管家从母公司航班管家剥离为一家新公司,估值近2000万美元。

    两家的联姻被业界认为是一次有价值的尝试。然而,比起外人更关心的战略层面,连长最清楚其中意义,不是套现、不是高估值,最令他骄傲的是孵化出的优秀团队能够“共享成果”。通过和携程合作、融资,曾经的快捷酒店管家团队最终脱离母公司成为“独立团”,“我们项目的原始团队也拿到了独立的激励!”

    至少这充分验证了连长的扁平化管理方式,他为自己的团队找到了最优化的发展路径。崇尚“共赢”的管理思路,配得上创新工场投资总监张亮的一句评价:一个“特大气的”企业家。

    偶然的投资人,必然的创业者

    所谓的大气,也许就是连长所说的在六零后、七零后和八零后企业家堆儿里,七零一代“承上启下”的角色。他们对上一代后企业家讲究规模、更扎实厚重的风格十分敬佩,也更能理解八零后(李想、汪小菲等)们非常互联网化的做事风格。

    连长在创业圈当属前辈了,他毫不掩饰对于年轻企业家们的赞赏,而他本人就是一位眼光独到的天使投资人。

    在知乎的问题“连长王江是谁?”中,创新工场投资总监张亮张亮引述了这段往事:

    我们俩有一次聊天,他跟我说他在成都见到一个创业者,应该算是一个小小的竞争对手(酒店类App),但因为对方的产品做的不错,他挺想帮一下他的。因为自己在专心创业,暂时不做天使投资了,所以他想看看能否帮对方找到投资……

    我当时真有点儿震惊。在中国,绝大多数创业者,光想着掐死对方了,别说不愿意帮同行,暗中都不知道会不会诅咒。但王江居然想帮自己的竞争对手?我当时的确的弱弱的问了一下:你真的要借钱给自己的对手吗?

    故事的结局是,张亮专程去见了王江说的这位创业者,就是如今手机APP酒店达人的CEO刘张博,并代表创新工场直接出手投资了“酒店达人”。

    俞永福的UC和王兴的美团,都是连长曾经投资的项目。按照张亮的回忆,这两位最初的创业者在找不到太多援手的困境中,而连长是屈指可数力挺他们的人。

    坐在钛媒体记者面前的连长却连连摆手,“投资人是我的一个很小的标签”,他自己并不是一个“专心”的投资人。

    他笑着说,自己差不多所有的投资项目“都是路上捡来的”。比如,某天出门见人谈事儿,对方说,手头有一个好项目有没有兴趣来投一把?聊天聊着,结果就促成了一桩项目的“投资”。

    这种割舍不下的创业情结,或许是源自于自己曾经从零起家的创业经历。2002年的一天,连长和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凭着“想凑在一起做一点事情,没准儿还能发点小财”的念头,创办了第一家公司岩浆数码。

    当时的连长,正值三十岁上下的年纪,正如他帮助过的年轻人。(来源/钛媒体)

    相关阅读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