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时间
  • 人生就像舞台,不到谢幕,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有多精彩
  • 有关为人处世的语录
  • 温暖的话
  • 心语 | 你那么累,其实都是你自己造成的
  • 你不优秀,认识谁都没用!
  • 因为你是我老婆,所以要对你好
  • 这份悲伤,总有一天会连接到坚强的彼方
  • 如果不能给我爱,请不要对我好,因为我习惯了,会期待更多
  • 感觉自己什么都不缺,仔细想想又什么都没有
  • 当前位置:阅读时间 > 人物周刊 > 张家辉,平凡打动矜贵

    张家辉,平凡打动矜贵

    Ring | 日期:2012-07-10  来源:阅读时间
    [B]全城银幕大追捕[/B]

    通缉人士:张家辉,英文名Nick Cheung。1967年12月2日出生于香港,祖籍广东番禺。个性孤独偏沉闷,不爱与外界过多交涉。十七岁考入香港警队任便衣警察,五年后因机缘加入李修贤电影公司。之后辗转加入无线电视,出演多部脍炙人口的经典剧集。2009年凭《证人》成为当之无愧的“七料影帝”,今年再以《大追捕》中的“无声”精彩演绎,与另一影帝任达华一起冲击2012年电影大荧幕。

    [B]“追”不到的影帝[/B]

    张家辉应该是伴着一代人长大的。

    他未红及中国大陆荧幕之时,也许你叫不出他的名字,但电视荧幕上一出现那张有点典型的港人面孔,与不算高大却显得精干的身段,加上他笑起来眼睛会眯成一条线的模样,会令大多数人会想起关于他一系列的影片。早期,他的名字总与“港片”、“赌神”、“王晶”、“古惑仔”、“警察”、“香港无线”是分不开的。



    入行前做警察的经历,令他在李修贤电影中的警察扮相,多了几分正牌香港阿Sir的神韵。后来,张家辉从亚视辗转到了无线,再从无线走向全亚洲的电影荧幕,他在演艺圈的每一个脚步,踏出的每一个脚印,都用平凡却最认真的演出,见证了香港二十多年来整个电影或是电视界的发展史。

    曾几何时,在港剧横行整个亚洲电视市场时,张家辉的《天地豪情》《妙手仁心》《金装四大才子》无一不令他在荧幕上奠定了最坚实的观众基础。无论是《妙手仁心》里被马浚伟的篮球“飞”到,回首间还略带些青涩的“张Sir”,还是《金装四大才子》中,浮夸里带着喜感的唐伯虎,都令人感到,他应该是个生活在阳光里的乐观人士。

    而事实上,张家辉在镜头后的真实生活里,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孤独患者”。

    也许身在这个纸醉金迷的浮躁娱乐圈里,始终与外界保持着距离的艺人,他是第一个。张家辉演戏之外,不爱应酬,不爱交际,他始终相信一个演员的演技足以让他所有的理想实现,而不在于要像生意场上的交涉那样去推广自己:“演戏是我的工作,也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导演叫了‘收工’之后,我觉得整个世界和时间就是属于我自己的。并不是说会厌倦,只是我想在拍戏之外的时间抽离出角色做回自己,而社交场上难免虚假作态,那是我不愿上演的‘戏码’。”

    卸下戏妆的张家辉,立马会回到他自己原本最平凡的生活,——简单如跟太太或朋友一同逛街,吃饭,不爱高调,也不流连声色犬马的夜蒲场所。你可能在香港最市井的旺角街道,于某个潮店门口与带着鸭舌帽的他擦身而过。如若不细看,你根本无法从那个离开屏幕后,那个最平凡不过的香港男人身上,嗅出一丝影帝的味道。

    八卦周刊横行的香港,向来是“狗仔”盘踞的危险地带,但你却很少能从诸如《壹周刊》那么无孔不入的八卦杂志上,翻到张家辉的消息。

    这点倒是像极了他在《大追捕》里的角色,安静中充满了张力。你看着他不语不言,却难以想象他内里是一根绷紧了的弦,一经释放,便可一鸣惊人。

    [B]平凡打动矜贵[/B]

    上个世纪90年代,当“苗翠花”这个名字响彻街头巷尾,连小孩都可以认出那是“关咏荷”的时候,张家辉还是TVB里一个刚刚出头的小生。

    回忆起跟太太相恋起初的点点滴滴,张家辉感叹中带着幸福感:“那时我还是小角色,她已经是大明星了。开始我只是抱着尝试的心态约她吃饭,约会,没想到她会答应我。对于当时相貌平平,出生草根,还没有太大名气的我来说,有点受宠若惊。”

    好事总是多磨,这段恋情起初并未被大多数人看好,舆论的压力,现实的差距,令到那时的张家辉自己都感到底气不足,甚至有过忍痛向关咏荷提出分手。但当时红透半边天的关咏荷却说:“没错,你现在一点都不起眼,但难保你以后也不红。”

    在张家辉最灰心丧气的时候,关咏荷从未给过他任何压力。就算一年、十年没有片约,她也在张家辉的身边默默的陪伴支持,并告诉他:“别怕,一切都会好的。”

    在第一次在金像奖颁奖典礼上听到自己的名字时,张家辉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而是过了良久,和妻子关咏荷激动长吻,这一幕比影片更真实的感动了在场所有人。张家辉将得奖的大部分功劳归于太太的支持,并感激关咏荷理解自己是个十足的“工作狂”,因为有了她对家庭全身心的付出,自己才有更多的精力与时间去认真的演戏。

    很多人觉得得到“小金人”是在整个娱乐圈最能奠定终身成就的大事,而张家辉却认为,自己在娱乐圈里打滚多年,得到的最大收获是自己的太太。

    张家辉和关咏荷爱情长跑长达13年,两人曾被形容为“欢喜冤家”,感情越吵越好。张家辉说,现在随着年龄渐长,两人只会为了琐碎小事闹别扭。对于老婆的要求,他几乎有求必应,甚至甘心把赚来的钱也都交给对方管理。

    在这对同甘共苦的夫妻之间,还有一个不准双方探班的奇怪约定。张家辉称:“作为一个专业的演员,根据剧情需要,难免会与异性搭档有激情戏。但说实话,如果我在拍这些亲热戏时她在场,会感到很尴尬、放不开,而且会有做错事、背叛她的感觉。所以我们之间有一个约定,她绝对不会来探我的班,我也不会去探她的班,相互之间有着很深的信任。”

    几年前,张家辉在云南拍《红河》时患上抑郁症。直言从未拍过像《红河》这样高艺术成分电影的张家辉,面临了从影以来前所未有的挑战。——他迫切希望能为观众呈现出一个不一样的张家辉,以致陷入抑郁症的泥淖中。更重要的是,拍摄地在云南河口,令习惯香港生活的张家辉度日如年,想家想到要“死”。

    “当时我情绪波动很大,心情很浮躁。她(关咏荷)跟我说,如果我自己战胜不了这个病,就一定要去看医生。很多人都会有这个病,又不是什么大病或犯了什么错。我忽然懂得怎么样把自己完全变成另一个人,而不是演另一个人。”

    当你看到听到那么多娱乐圈里夫妻俩离离合合的狗血报道后,张家辉与关咏荷的爱情,实在是像极了一股清流,让这个圈子少了些浮躁,多了些温暖。让张家辉自己总结与太太的爱情时,他用了六个字:“平凡打动矜贵”。

    [B]人生是场海阔天空的追捕[/B]

    我想再没有哪个演员的演艺生涯,有张家辉这般百转千回,充满了奇妙的契机。出生警察世家的他对这个职业有着特别的浓厚情节,之后虽因故离开警队,但却以演员这个特殊的身份与视角,在另一个平台持续着他当“阿Sir”的理想。

    在超过80套电影及电视剧集的演出中,无论是硬汉、好男人、奸角或是幽默角色,都是张家辉的拿手好戏。从2006年凭《新醉打金枝》获得南方盛典“最受欢迎粤语喜剧明星”一奖,再到2007年凭《天涯侠医》获得Astro华丽台“我的至爱角色”,其后一路狂奔,在2009年这个所谓“张家辉”的影帝年,凭《证人》一角横扫七大奖项,成为当之无愧的“七料影帝”。几乎是在几个春秋寒暑之间,你还没反应过来,那个曾经只是在晚间电视档里脸熟的面孔,已然鱼跃龙门,瞬间成了炙手可热的电影界“新科状元”。

    但间中的辛酸,却是鲜有人知晓的。在早期为亚视效力的第五个年头时,张家辉感觉自己的身心处于空荡状态,常常一个人回到家独自落泪。此时,无线向他发出邀请,开出的优厚条件也羡煞旁人。但张家辉情绪依然非常低落。在像个“机械人”一样与无线签约的两个月后,他请假去南非,而且一待就是8个月。

    离开了香港逼仄喧嚣的环境,张家辉在南非完全过起了另一种生活。那是一段在现实里重新追逐梦想的岁月,那个梦想不是某个目标,而是一次完完全全的静心之旅。尽管在南非过的是在朋友餐馆洗盘子,做跑堂的日子,但离开了娱乐圈是是非非的张家辉却十分享受,完全以另一种心态感受生活。之后因为姐姐病危,他不得不赶回香港。姐姐的去世让张家辉重新面对生活,而那在南非的8个月,让他在完全放下一些过往的世俗负重,再重新恢复了能量,便觉得所有的事情都变得美好了。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在追逐中存活,也许是某个明确的目标,也许是某种生活的状态。但我追逐是一种看淡人生的胸怀,一种态度与心境,无论影帝有多辉煌,片酬有多丰厚,对我来说,是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却是生命里很平常的一个过程。我想得到的,最矜贵的财富,早已陪伴我走过了十多个春秋。”

    [B]没有台词的男一号[/B]

    张家辉的新戏《大追捕》上映在即,谈起这场戏,他却抛出了一个很令人惊讶的看点,那就是这位男一号在整部戏中,是没有台词的。

    “这个角色的设定很特殊,他因为之前试图割喉自杀,造成声带破损,无法说话,所以整部戏里的后半段是没有台词的。要表达他的感情,思绪,就全得靠眼神和肢体的发挥。不过这也是这个剧本最吸引我的地方,跟《证人》和《线人》比较起来,这个角色拒绝表达自己,他的自身遭遇和对社会的态度都很另类,即便他可以讲话,他也不愿意去说。《大追捕》对我和周显扬导演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挑战。”

    在片花里管中窥豹,已是让人惊讶,曾经那个有些貌不惊人的张家辉,竟然有了钢筋一般坚固的身段。并且在一场监狱里搏斗的戏里,你看到那个跟对手死命拼搏的“硬汉”,很难跟平时那个不爱出声,颇有些温文尔雅的张家辉联系在一起。

    说起戏前一系列非人的训练,这位“七料影帝”有点感慨。为了让角色得到最完美的诠释,让自己在这场戏达到最逼真的状态,张家辉经过了半年的地狱式训练,——几个月时间减掉了10磅,甚至在健身房里晕倒过三次。

    另一场在香港著名景点昂坪“衫碌拎”水晶缆车上的重头戏,则是对张家辉与任达华,这两位大腕级人物的胆识考验。尽管缆车实际海拔为450米之高,但几位演员仍是艺高人胆大,在缆车间跳跃翻身,尽显男人本色。

    特别是张家辉与任达华在缆车上的一段“审问戏”颇具味道,让人大呼过瘾。其深刻意味竟可媲美当年《无间道》里,刘德华与梁朝伟在楼顶的一番对决的经典戏份。也许,在《大追捕》成为一个新的经典之作后,这个“缆车审问”的桥段也将成为港片历史上,一段新的佳话。

    同以往出演过的港片相比,张家辉评价周显扬的电影“画面唯美,风格更趋于学院派”。

    “在香港电影发展中,警匪片是个标杆,我从小看警匪片长大,理想是成为一名真正的警察,后来离开了警队,却又成为了警匪片里的演员。不能不说好像冥冥中一切都是注定了的,不过这几年我接的警匪片太多,好像有点给自己定型了,如果下半年有机会,我会尝试一下其他类型的角色。”

    这点倒是像极了他在《大追捕》里的角色,安静中充满了张力。你看着他不语不言,却难以想象他内里是一根绷紧了的弦,一经释放,便可一鸣惊人。(文/环球生活)
    相关阅读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