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时间
  • 关于珍惜生命的名人名言
  • 太远容易疏远,太近容易情尽
  • “不公平”是如何毁掉一个人的生活
  • 董明珠:用小米代表互联网本就是个错
  • 理想,努力了才叫梦想,放弃了那只是妄想
  • 龚琳娜:身为“德国媳妇”想为难民歌唱
  • 原谅我在最美时离去
  • 李开复:没有人比你更在乎你的未来
  • 张德芬:不要试图改变你的另一半
  • 当前位置:阅读时间 > 人物周刊 > NFL华裔第一人王凯,橄榄球场上的姚明

    NFL华裔第一人王凯,橄榄球场上的姚明

    Ring | 日期:2013-10-31  来源:阅读时间

    操场上,身高超过197公分、体重有140公斤的美国职业橄榄球联盟新星王凯,在一群穿蓝白相间的橄榄球衣、戴黑色头盔的小球员中闪避,身姿步伐出人意料的灵活轻巧。

    这是2月25日发生在上海协和双语学校的一幕,该校拥有目前全上海唯一一支校级橄榄球队。当天,美国职业橄榄球联盟(NFL)的华裔新人王凯造访该校。见到王凯,孩子们几乎像疯了一样一拥而上。

    24岁的王凯作为华裔移民第二代在美国出生、长大。2010年4月,在第75届美国职业橄榄球联赛选秀中,王凯在第5轮第9位被NFL老牌劲旅布法罗比尔队摘下,成为NFL有史以来第一位华裔职业球员。

    美国职业橄榄球联盟(NFL)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职业联赛。根据2010年2月《福布斯》杂志刚公布的体育赛事品牌榜,“超级碗”估价4.2亿美元,稳坐头把交椅,比第二位的奥运会(2.3亿美元)和第三位的足球世界杯(1.2亿美元)加起来还要多。

    NFL华裔第一人王凯,橄榄球场上的姚明在美国,美国职业橄榄球联盟(NFL)、美国职业蓝球联盟(NBA)、美国职业棒球联盟(NBL)被公认是最能代表美国文化的三大职业联盟。而无论是以球衣销量还是以收视率计算,NFL都牢牢占据三大联盟的头把交椅,每年在2月举行的“超级碗”(NFL决赛)比赛更是在美国造成一年一度的万人空巷胜景。

    在今年2月7日举行的NFL第45届“超级碗”,匹兹堡钢人对决绿湾包装工的比赛再次刷新了美国电视史上的收视率纪录,当天有1.11亿美国人收看赛事直播(编注:美国总人口为3.8亿),比收看总统竞选电视辩论的观众还多。

    在这一项美国国球中,第一张华裔面孔的出现自然被赋予了更多超越运动本身的意义。由于身份特殊,刚刚加盟,王凯就成为上个赛季NFL最受关注的新星,包括ESPN和《体育画报》等媒体都对其做了大篇幅专访,人们期盼着他成为“下一个姚明”。

    很多人开始将王凯视作中美民间交流的一张新名片。1月19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美期间,在白宫举行的欢迎午宴上,王凯与姚明一同作为体育界代表受邀出席。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亲自将王凯引荐给了胡主席,“我想向您介绍一个非常特别的年轻人,希望您一定见见他。”希拉里当时如此介绍说。

    “在NFL,我并没有感到自己有多么特别,我们每个球员都以实力打球,而不是肤色。”在上海,王凯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表示,“我的存在告诉每一个人,中国人也具有打美式橄榄球的身体素质。”

    菜鸟的赛季

    2010年夏季的一天,布法罗比尔队举办季前球迷见面会。天气格外闷热,帐篷内球员签名处的空气似乎凝固了。尽管感觉很不爽,王凯还是老老实实地坐在小桌子后,为一个又一个橄榄球、海报、运动手套签名。他抬起头看了看,很高兴地发觉排在自己桌前的球迷人数少得可怜,这意味着他或许可以提前离开了。

    对于那些参加季前活动的美国球迷来说,这个23岁的小伙子只是球队的新秀,孩子们对于新秀的签名不感兴趣。

    作为新秀,王凯的NFL道路走得并不顺畅——训练总是不尽如人意,他好像总不在状态。更倒霉的是,他还在训练的时候弄伤了拇指,结果这个看上去小小的伤口竟然还要手术。更早的时候,他因为左脚跟韧带扭伤缺席了一些训练。由于伤病等原因,王凯的第一个NFL赛季仅出场6次,他缺席了大部分比赛。

    与NBA不同,NFL各支球队都拥有一条仿佛深不见底的板凳,想要获得更多的出场机会,新人球员基本靠“熬”。

    不过,对这一切王凯早有准备,这不是他第一次经历低潮期,“事实上,从高中联赛到大学联赛,再到NFL,每一个阶段,我都是从后进球员一点一点进步,逐渐赶超所有人,最后成为最好的之一。”接受专访时,王凯表示。

    2008年,21岁的王凯也有过类似的经历。那时,刚刚在大学校队打上主力的他在训练中膝盖受伤,不得不停赛数月。令他当时的教练感到惊奇的是,伤愈复出的王凯状态不降反升,比原来更有力也更灵活。那一年,也是王凯在美国大学橄榄球联盟锋芒毕露的一年,他带领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校队夺得了分区赛冠军。

    王凯觉得,首个NFL赛季与大学生活没什么不同。在布法罗比尔队,他和队里另外一个新人球员合租一套公寓,有两个卧室,一个小小的起居室。新宿舍里,王凯把被子随便卷在床铺的一侧,桌子上则乱七八糟地堆放着他最喜爱的东西:父母以及女朋友的照片、太阳眼镜、水壶、笔记本以及一大堆零食。

    对新进球员,NFL的各支球队都有一些特别要求。在布法罗比尔,菜鸟们被要求每周一天要给队里的老队员买早餐,“这是为了培养我们的纪律,以及对资深球员的尊重,橄榄球是一项讲求团队合作的运动。”王凯还记得自己在加入高中橄榄球队时,每一个新人都被要求剃光头,对老队员的所有要求都需无条件服从。

    由于身份特殊,去年12月,赛季临近尾声的一天,王凯接到一封来自美国白宫的邀请函,邀请王凯一家参加今年1月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美期间的白宫招待午宴。

    为了迎接这个特别的日子,王凯给自己置办了四套西服。他还接受了母亲的建议给胡主席送上一只橄榄球,而父亲则告诫儿子,在与主席交谈时一定要彬彬有礼。“我告诉他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时刻,”王凯的父亲、前中国国家队跳高运动员王泽和说:“能受到国家主席的接见是无上的荣耀啊。”

    “我当时非常紧张,有一点不知所措。”接受专访时,王凯回忆说。1月19日的那场午宴后来被媒体广泛报道。

    “我妈是典型的虎妈”

    这不是王凯第一次回国,但却是最让他兴奋的一次,“这次认识了许多朋友,也有机会参观景点,很特别。”接受采访时,他庞大的身躯填满了整张沙发。

    记者眼前的他留着披肩长发,两只耳朵上都戴着耳钉,说起中文有些断断续续。不过稍作接触,你就能在他身上感受到中国孩子的循规蹈矩——说话轻声慢语,坐着的时候习惯挺直背,会主动撩起裤管给记者看他的新伤,对陪在一旁的母亲充满依恋。

    “我妈是典型的虎妈,对我管教得可严格了。”他后来私下这样告诉记者。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签约布法罗比尔队后,王凯把20万美元的签约费全部给了母亲。“我打球很忙,没时间花钱。”他这样告诉母亲。

    王凯对金钱没什么概念,至今花过最多的一笔钱就是大学毕业那年用自己的比赛奖金带全家人到夏威夷玩了一圈。他依然习惯穿着大学时领到的免费运动服四处奔走。成为职业球员后,他曾考虑过办一张信用卡,结果被相关的手续和规则吓昏了头,最终放弃。

    “你小时候挨过揍吗?”

    “呵呵,大家都差不多啦。”他笑笑,然后正色道:“说实话我应该感谢我的父母,没有他们,我不认为我会成现在的样子,我的一切都要归功于他们。我小时候又肥又懒又蠢。”说这话时,坐在他身边的母亲周英眼中泪光闪现。

    “与马友友、贝聿铭一样,王凯是美籍华裔取得巨大成功的典型。”在去年的访华演讲中,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这样向中国听众介绍王凯。在1月19日的白宫午宴上,希拉里与王凯的母亲周英聊了很久,“她对我们一家的生活,以及我们的教育方式很感兴趣。”周英说。

    “那是一种典型的中国军人家庭式的教育。”有媒体后来如此总结王氏夫妇的教育方法,这种说法得到了父亲王泽和的认可,“我们从小就要求孩子们必须有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没有规矩不可能成为好的人,成功的运动员。”前八一队的跳高运动员王泽和这样告诉我们。

    王氏夫妇在上世纪80年代移民美国。与一般的华裔移民家庭不同,拥有国家级运动员背景的夫妇为孩子规划了一条职业运动员的道路。王凯的父亲王泽和曾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八一田径队著名的跳高运动员,母亲周英则是八一田径队跨栏运动员。

    “为什么不呢,我们有最专业的体育知识,而王凯身体素质一流。”

    大约在王凯五六岁时,王泽和与周英就为他选择了成为职业篮球运动员和橄榄球运动员两大方向,“我们有一个私心,我们用运动将孩子的课外时间填满,他也就没有别的精力去学坏了。”周英说。

    作为曾经的职业运动员,周英与王泽和用自己学到的体育专业知识训练儿子,“无论是哪项运动,最关键是要练身体素质,无非是耐力、爆发力以及肌肉力量的训练。”王泽和在一旁解释道。

    对于王凯来说,这就意味着跑,跑,跑,永不停止的跑圈训练。

    母亲周英至今还记得让6岁的王凯跑步是多么艰难的事情,“他当时很胖,跑起来要拼命甩动肥肉。有时累得实在不行,他会使诈,在跑道的远端开始步行,只是甩动手臂制造正在跑的假象,而跑到我身边的时候则开始加速并且装出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每次面对这种情况,哭笑不得的周英都会要求王凯再多跑几圈。

    “既然决定要从事运动,就要立志成为一流的职业运动员。”王泽和这样告诉儿子,“我们反对有些家长送孩子练体育只是为了玩玩那样的想法,要练就要好好练,没有任何借口。”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在那似乎没有尽头的跑道上,6岁的王凯,一边号啕,一边继续认命,迈开步子,甩动手臂,耳边回响的是母亲的谆谆教诲。

    就这样,从6岁到10岁,王凯跑了5年,但他其实并不知道什么叫做职业运动员,“我其实从来没有想过如果不做运动员的话,我会做什么职业。”他想了想说道,但他认为自己是幸运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开始学会利用运动赢得尊重,从一个受别人白眼的亚裔孩子成长为小有名气的体育明星。

    “在我还是个孩子时,他们就向我灌输这样一个观念,失败从来就不是件什么好事,他们说如果不想失败,不想被打倒就要努力,变得比任何人都优秀。”王凯在接受美国媒体的采访时曾这样表示。

    “严苛”,王凯用这样一个词形容自己的少年生活:不可以喝酒,不得夜不归宿,高中时期不得交女朋友;除了练好体育,课业也不能放松……他还记得小学二年级时,有一次拼写测验,他错了一个单词,被母亲罚抄了20遍。如果再犯一次,就要被罚100遍。如果被母亲发现他书写潦草,就要被撕掉整张纸全部重写。而在体育项目上,训练理念也大致如此,如果没达到既定训练目标,他就会被父亲安排更多的训练项目。

    严苛的生活让素来听话的王凯偶尔也会小小发作一次。17岁生日那天,王凯本来约好要和同学外出看夜场电影,但却被父母禁止出门,理由很简单,“美国的孩子顽皮得很,说是去看电影其实不知道溜出去做什么。”委屈的王凯将自己关在房里,把身上的衣服全部剪烂泄愤。

    “通常,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会跟他讲道理,让他好好想一想,如果出门就可能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假使晚归第二天就可能训练不达标,没有规矩的生活不可能成为出色的运动员……”周英说。

    现在看来,这样的教育方式在王凯身上卓有成效。他的朋友曾爆料说,自大学时代开始,他一直以职业运动员的素养要求自己,比如只要还在球季,绝对滴酒不沾,参加派对也不例外,他还总以自愿担任代驾司机为借口婉谢酒精饮料。

    “总的来说,我认为我从小接受的是中国式的教育,现在我的性格和作风也更偏向于中国式的运动员,比较内向,循规蹈矩一点。”王凯自己评价说。

    “老妈,我有工作了”

    2010年4月25日,一年一度的NFL选秀大会进入到第三天,来自全美各大院校的橄榄球队员们翘首以盼。对于他们来说,要么成就梦想成为下一个汤姆·布拉迪(编注:NFL最伟大的四分卫),要么落于平凡,收拾心情找其他工作。那一天,王凯那个位于弗吉尼亚的小小公寓人声鼎沸,亲朋好友聚集在此收看NFL选秀实况转播。

    王泽和不是很紧张,他对儿子很有信心,“王凯打的是近端峰的位置,在这个位置上,他在美国大学橄榄球联盟是前四名的运动员。此外,他的身体素质很好,是美国大学橄榄球联盟块头最大的近端峰,速度也很快。”

    在2月印第安那波利斯举行的NFL新秀考察训练营上,王凯表现很好,许多球探预计他将在第二轮或第三轮时被选中。可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始终没有王凯的名字。王泽和有点不确定了,王凯的经纪人凯尔则死死盯着王凯的手机,祈祷下一秒有铃声响起。

    选秀进行到第5轮,来自布法罗比尔队的电话终于打进来了,在院子里抛球解闷的王凯一头冲进房子里。“老妈,我有工作了!”他刚刚得知自己在第5轮第9位被选中,放下电话,王凯给了母亲一个熊抱。

    “你要努力工作!”母亲周英拍着儿子,说了这样一句话。对于她来说,这一刻胜过千言万语。

    “如果王凯没有被选入,会怎么样?”我们这样问母亲周英。

    “我们希望孩子能做到最好,如果还不行,也没有办法。”周英想了想,缓慢地回答。14岁时,出生于海滨城市大连的周英到北京追寻梦想。作为曾经最出色的女子跨栏运动员,她拥有两个破碎的奥运梦——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和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

    “长久以来,你为了这样一个唯一的目标奋斗,它是你的全部。当你无限接近它,认为自己可以得到它,但你还是错过了,”周英向我们这样描述她当时的感受,“只是差一点点,但天差地别。”

    带着破碎的梦想,周英跟随丈夫的脚步,移民到了美国。“下飞机的时候身上只有50块美金,”与80年代所有第一代移民美国的中国人那样,她在中餐馆打工挣钱。工作异常艰苦,一周上班6天,有时连上加班需要连续工作14天。

    那个时候周英总是想起自己的青少年时光,在北京的体校里,每天要训练三次,一直从大清晨练到夜幕降临,如果教练不喊停就要一直练下去,唯一轻松的时刻是周日的半天休假,而小运动员们每年还有一次机会回家探亲。就这样,秉持着当运动员时养成的吃苦耐劳的精神,周英熬过了初到美国的艰难岁月。

    “其实,仔细想想,日子好像都是差不多的。”有时,她用这种自嘲的方式给自己鼓鼓劲。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三年后,王凯诞生。周英还记得,孩子出生时体重就有12磅,看着这个大胖小子,周英的心里又燃起了希望。就是在这一刻,王凯的未来已经被规划好了。

    根据儿子的身体条件,王氏夫妇为他选择了篮球与橄榄球两个项目。作为第一代移民,这并不是一对富有的夫妻,但为了孩子他们努力工作,倾尽所有。他们花大笔的钱给孩子置办运动装备,补充营养,付参加各种比赛的所需费用,租车带着孩子四处比赛,不断搬家寻找更好的学校……“与我们做运动员时完全不同,在美国,这一切都是自费的。”周英感叹。

    在不懈培养儿子的同时,夫妇俩还收获了友谊。在王家生活的社区,夫妇俩拥有慷慨好客的好名声,他们会邀请儿子高中校队的队友一起加入王泽和制订的特训计划,也时常用饺子、面条和牛排来款待孩子们。王凯高中时的队友后来告诉媒体,在王爸爸的特训下,他的卧推从185磅提升到了295磅,“而且他爸爸还能做全世界最好吃的牛排和大虾。”“他们家在整个社区是出了名的好。”王凯高中时的教练则这样说。

    15岁时,王凯已经长到1.90米,是篮球队和橄榄球队的绝对主力,也是明星学生,他开始有一些飘飘然了。王泽和决定给儿子一些苦头吃。拜托了国内的熟人,那一年的暑假,王凯被父母送回国,加入八一男篮集训队,“我们想让他知道什么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周英说。

    “那是非常非常辛苦的一段时期,我认为与中国运动员相比,我的训练还是比较轻松的。”这次回国,王凯如此向媒体评论自己短暂的八一男篮生涯,他开始有些理解父母的训练理念了。

    在八一队的两个月,王凯第一次正视自己的职业前途。尽管15岁已经长到了1米9的个头,但在队里的骨龄测试中,王凯被告知不会长到超过2米,这就意味着在篮球队打中锋的他不可能成为姚明或王治郅。这对从小视迈克尔·乔丹为唯一偶像的王凯而言,是个不小的打击。

    王凯还记得当王治郅被选入达拉斯小牛队时,他曾坐在电视机前大叫,“为什么不是我这个‘王’?”那之后,他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现实:他不可能成为NBA第二个“王”,现在,他只留下唯一的一个选择,成为NFL第一个“王”。

    回到美国,王氏夫妇开始大幅修正对儿子的训练规划,一方面开始让他放开胃口大吃,另一方面又增加力量方面的训练。

    在橄榄球队,王凯打的是近端锋的位置,这是橄榄球队中6名前锋中的一员。在一支橄榄球队里,或许最为人熟悉的是组织进攻的四分卫,但如果翻阅一下NFL历史,最难以忘怀的进攻始终与包括戴夫·加斯帕、托尼·岗萨雷斯这样的殿堂级近端锋联系在一起。NFL主持人斯蒂夫·撒波尔曾评论说:“近端锋是一个需要拥有超人的智慧、柔软的双手以及无比强大的意志力的岗位。”

    “更简单地说,这是一个需要不断奔跑的岗位。”王凯解释说。他喜欢这个位置,他喜欢那种不顾一切向前冲的感觉。作为篮球运动员的经历使得这个重达280斤的“哥斯拉”(编注:王凯的绰号,日本动画中的巨型怪兽)在赛场上异常灵活,他在这个位置上游刃有余。“橄榄球是一项团队合作运动,但当我拿着球向前冲时,会有一种一个人在作战的刺激感。” 

    在被布法罗比尔队挑中后,外界对王凯的职业前景看法不一。一方面,这支老派劲旅现在盛况不再,最近一次打入“超级碗”决赛还要倒退至1993年;另一方面,也有人认为,相比于匹兹堡钢人这样的超级劲旅,作为新人的王凯在布法罗比尔或许会获得更多的机会。

    “对于王凯来说,他未来的路还很长。”王泽和如此评价儿子。(来源/外滩画报)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