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时间官方公众号
目录:首页 > 人物周刊 > 郭品超,大器晚成的“花美男”

郭品超,大器晚成的“花美男”

Ring | 日期:2012年07月14日  来源:阅读时间
2004年,电视《斗鱼》红遍海峡两岸,男主角于皓曲折的爱情故事赚得不少痴男怨女的眼泪。而剧中男主角的扮演者——郭品超的成功之路则一如故事的主人翁一样,漫长而艰辛。 19岁开始做模特,默默无闻。27岁转行进入演艺圈,成为了一名专业演员。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郭品超从一个青涩的少年蜕变成了一个自信洒脱的男人。终因《斗鱼》而红,酷似一尾斗鱼。他成功的背后不仅有鲜为人知的丰富故事,变化多端的个性也显露出他藏在冷漠外表下的一颗温柔而敏感的心。 入行八年,终因一部名为《斗鱼》的电视剧而走红的郭品超,酷似一尾斗鱼,成功的背后不仅有鲜为人知的丰富故事,变化多端的个性也显露出他藏在冷漠外表下的一颗温柔而敏感的心。 青春叛逆期也曾经做过背着家长抽烟、喝酒、打架的事,那是少男少女时代专属的美丽与哀愁。 如果将人生比喻为爬楼梯,每登上一层楼,从窗户看出去的风景便更为辽阔。但似乎永远都能再登高一阶,再完美一些,但那一点的不完美是为了进步而存在,这是郭品超,一个不断追求更美好风景的人。 [B]大器晚成的“花美男”[/B] “我从小跟着妈妈相依为命,初二时妈妈因病去世,爸爸便把我接去跟他一起生活,但他完全不了解我。以至于那时候的我非常渴望母爱,也因为过度思念母亲,人也变得自闭、郁忧,那阵子,我经常会感到彷徨无助。” 打那以后,郭品超的生活变了个模样。以前的他对妈妈很是依赖,什么事情都习惯跟妈妈商量后才做决定。妈妈的离去,让他变得优柔寡断起来,对于陌生的人和事会非常抗拒,会莫名其妙的感到害怕。也许,是害怕失去。想得太多,太复杂,做的反而少了。郭品超不爱跟不熟悉的人讲话,不擅长表达的性格大抵就是在那时养成的。 而在这之前的郭品超是比较调皮贪玩的。“我几岁的时候就生得长手长脚的,那时候最常干的事就是登山爬坡之类的,一次我玩爬栏杆,眼看着就快要翻过顶端有尖刺的栏杆了,可重心没把握好,突然脖子就从尖刺边擦了过去,刮掉了一大块皮。”当年贪玩落下伤痕,现在还隐约能见。打那之后,郭品超开始懂得趋吉避凶的道理。 转眼到了初三,郭品超高挑的身材与俊朗的外表让他在校内常引人侧目,不少自称星探的人更是在学校外直接拦阻他的去路,苦口婆心地劝他加入模特儿行列。“从高三年,就不断有自称星探的人到学校外面等我,要找我当模特。那时候家里条件也不是很好,想到当模特可以赚钱补贴家用,我就心动了。可回家跟爸爸说完,却被他劈头骂了一顿:当模特、明星能有什么出息?那是吃青春饭,只有学得一技之长,将来才能养活你自己!我记得那天晚上我躲在被窝里哭了,为什么大人就只知道反对?”用心良苦却得不到父亲的理解支持,郭品超为此不止一次偷偷躲在被窝里哭。但即便是尚未得到父亲的首肯,倔强的郭品超还是走上了T台。 第一次走秀,郭品超赚到2000元台币,当他把钱如数交给父亲时,换来的是更加严厉地批评和指责。在亲情和事业之间,郭品超选择了前者,他听从父亲的意愿,跟着家里从事珠宝设计的哥哥学艺。直到—— 19岁,正是一个孩子青春叛逆的时候,郭品超也不例外,父亲越不让他进入模特圈,他的“反抗”就越强烈,最终父亲妥协了,但叮嘱他一定要洁身自爱。而紧记父亲教诲的郭品超则因其过多的原则和不轻易妥协的个性,让他初出道便遭遇了事业的低谷期。有时候一个月的收入就只有几千块台币而已,非常不稳定。但他俊朗的外貌却颇得广告商的喜爱,找他代言的产品多不胜数,有机车、内衣、银行、电脑、饰品、牛肉面、洗发水等等,他一度成为了校园BBS询问度最高的广告明星。但只是有活儿接,仅此而已,始终不温不火的。 人生的际遇说来真是奇怪,当你拼着命地想要一件东西的时候,它往往不属于你;当你已经变得可有可无时,它又自投罗网地送上门来。就在这个气质迷人却少言寡语,脖子上有块草莓红的大男孩几乎已经认定自己是个辛苦命的时候,《斗鱼》出现了,他被选中饰演剧中的男一号于皓。身为新人的他不用背负“收视”的压力,只需做好自己的本分,记熟台词、认真走位、投入表演。所以,《斗鱼》的成功看似偶然,其实却是必然。 2004年,《斗鱼》大获成功,郭品超也因此一夜走红。还因为他在《斗鱼》中演唱了一曲《放弃》,其低沉、磁性的嗓音让“华纳唱片”非常看好,立即招至旗下。成名看似迅猛,实则太缓慢。再后来,他也开始陆续参与一些偶像剧的演出,如在《蔷薇之恋》、《麻辣高校生》、《欲望六人行》、《王牌天使》、《麻辣教师》、《熟女欲望日记》等剧中都能看到他帅气的身影。入行八年,终因一部名为《斗鱼》的电视剧而走红的郭品超,酷似一尾斗鱼,成功的背后不仅有鲜为人知的丰富故事,变化多端的个性也显露出他藏在冷漠外表下的一颗温柔而敏感的心。 [B]鹤立鸡群的滋味[/B] 那一年,郭品超因在《斗鱼》中的出色表演和高大俊朗的外形而被频频关注,人气骤然飙升,但他自己似乎还不能相信这个事实。那阵子,他会不时地问以前一起走秀的伙伴,“我真的红了吗?”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又像个孩子似的,笑了。 那一年,郭品超已经27岁。距离正式进入模特行业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八年。进入演艺圈,八年后才以一部偶像剧成名,会不会有点尴尬?听到我提出的问题,郭品超腼腆地笑了笑说:“其实还好吧。这样我可能会比一般艺人多了一些从事其他工作的经验,很晚出道但很快就有成绩跟很早出道但很晚才有成绩,其实是一样的。我不是说我很快就有成绩,只是我前面的时间拖得太久,可能会给自己更多一点的压力。” 那一年,郭品超初次尝试到大红大紫的感觉。“没有原来自由了,至少你走在大街上想要挖鼻子都没有办法挖了。”郭品超打趣自己道。那《斗鱼》除了给你带来名利外,还让你得到了什么?“因为这部戏,我的性格和想法也随之发生改变,我本来是一个比较自闭的人,之后开始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说完,他又用其招牌式的“电眼”望向我们这边,发现经纪人没有注意到我俩的谈话后,他小声地补充道:“其实不管成不成名,我在公众场合都比较鹤立鸡群。” 还在郭品超念书的时候,每回搭乘公车或捷运,一进车门,整节车厢的人都会不约而同地朝他看过去。“没办法,因为我实在太高了。还有一个好玩的事情,我一定要讲。就是在我家附近有家24小时便利店,在《斗鱼》正热播的时候,一次我戴了口罩去那家便利店买东西。结帐的时候,我就觉得老板欲言又止的,临走前,老板终于忍不住说:‘郭先生,其实你不需要这么辛苦的,大家伙儿都知道是你。’我这才知道,原来大家都知道我是谁,只是不希望给我增添麻烦,故从未上前来跟我打招呼。”回到家,郭品超第一次认真地端详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发现自己的脸部轮廓真的还蛮清晰的,加上他那招牌“电眼”,其实戴不戴口罩都一样,很容易辨识。打那以后,他便再没戴口罩出门了。 “平时出门都会刻意打扮吗?”我的问题一甩出来,他就笑了。郭品超说自己其实还蛮自恋的,“我属于闷骚型,其实我特别爱漂亮。”他还在念国中的时候就有阅读时尚杂志的习惯,还会将喜欢的图片剪下来,贴在速写薄上。这几年,频频出席各大国际精品名牌秀,他都会兴奋不已,因为可以穿得非常fashion出席,享受聚光灯下的乐趣。 问他比较喜欢自己什么部位,他说:“我比较喜欢自己的眼睛吧。拍照的时候,有些人很擅长摆pose来吸引人,我不太会摆pose喏,所以我更喜欢用眼神来跟摄影师交流。”“有没有人说你的嘴唇还蛮性感的,很好看。”我问,郭品超耸耸肩笑了笑,说:“有啊,一些影迷见到我就会这么跟我讲,在公共场合他们这么讲其实我还觉得蛮难为情的。” 如果将人生比喻为爬楼梯,每登上一层楼,从窗户看出去的风景便更为宽广、辽阔,却也更感自我渺小。面对工作、面对观众、面对自己,似乎永远都能再登高一阶,再完美一些,但那一点的不完美是为了进步而存在,这是郭品超,一个不断追求更美好风景的人。 [B]“王子”与“阔少”[/B] 即将开播的电视连续剧《花木兰传奇》是郭品超第一次拍真正的史诗题材的古装戏。“我很高兴有机会参与到这次拍摄中去,在里面我饰演的是一个少数民族的王子。那个民族还蛮少见到的——柔然,是草原民族,现在他们的后裔都很难考证流散到哪里去了。”导演要求郭品超必须完全融入到这个民族的生活状态中去,“那段时间,如果没有我的戏份的话,我基本上都骑着马四处溜达。我在马背上看剧本,在马背上休息。那些马匹是经过驯化的,它们就站在那里,没有人命令它们是不会乱动的。很听话。有时候累了,我就伏在马背上小憩片刻,到后来,真的感觉已经融入到那个原本跟我八杆子打不着边的民族中去了。” 同时,另一部名为《爱呀哎呀,我愿意》的青春偶像也即将在土豆网上率先播出。一部是古装戏,一部是现代戏,你自己更喜欢哪一个角色?“在《花木兰》里,我饰演的人除了骁勇善战外,是很专情、很感性的一个人。在他脑海里面,虽然国家覆亡很重要,但是花木兰更重要,他愿意为了她,牺牲自己的国家,放弃自己的江山。但《爱呀哎呀》里的人物个性则全然不同,在这里面我变成了蛮‘机车’的一个人,我出生在有钱人家庭,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得天独厚,是特别飞扬跋扈的一个人。这两个剧本里我饰演的角色都有他们很特别的地方。所以很难说更喜欢哪一个角色。现实生活中,我希望在爱情里,自己是《花木兰》里的王子;而在跟朋友相处时,更希望是《爱呀哎呀》里面的总裁的样子。” 问郭品超如何看待形象好和演技好两种评价,他迅速回答,“两个都是赞美意义,当然都开心了。”随即又思忖片刻,“头衔都是人定的,无论是说你形象好或者演技好,只要对你是好的评价,都能够帮助你在这个行业得到更多的机会,就像用钥匙开门。” “做演员永远都没有不欠缺的一天。演戏就是不断地挑战自己的过程。”郭品超说自从开始正式从事演员事业后,很少有机会进行系统的学习,但生活和工作中的点点滴滴都给了他学习的养分。“譬如以前去香港拍戏,我半咸淡的广东话就是那时候学会的。” 郭品超的外表如八年前一样面容端正、目光深邃、英俊迫人,唯有说话的声线让你冷不丁地能意识到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了。他说话的声音沉厚,咬字重而准。他对我频频提到的《斗鱼》,似乎既热衷又生疏;而倘若是遇到他感兴趣的话题,他会声情并茂、手舞足蹈,重要的句子会重复上2、3遍,那样子像极了一张孩子的脸。(文/环球生活)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