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时间
  • 人生就像舞台,不到谢幕,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有多精彩
  • 有关为人处世的语录
  • 温暖的话
  • 心语 | 你那么累,其实都是你自己造成的
  • 你不优秀,认识谁都没用!
  • 因为你是我老婆,所以要对你好
  • 这份悲伤,总有一天会连接到坚强的彼方
  • 如果不能给我爱,请不要对我好,因为我习惯了,会期待更多
  • 感觉自己什么都不缺,仔细想想又什么都没有
  • 当前位置:阅读时间 > 人物周刊 > 蒋雯丽谈姐弟恋:多年没绯闻,有一出挺好玩

    蒋雯丽谈姐弟恋:多年没绯闻,有一出挺好玩

    Ring | 日期:2013-12-29  来源:阅读时间

    闻香识女人。

    这句话放在蒋雯丽身上再合适不过。44岁的年纪,忽然从“良家妇女”变成《女人帮》里那个风骚到极致的朱莉,顶着一头红发,提臀挺胸,说话时趾高气昂,在戏里大概有三百多套衣服,“每套都是我在现实生活中绝对不会穿的”。

    她24小时穿着高跟鞋,手腕上永远挂着一大串闪瞎眼的假首饰,恨不能内衣都是豹纹的,那股子又土又骚的劲,蒋雯丽演起来确实能让人一边翻白眼一边扶眼镜。这是在《金婚》、《幸福来敲门》、《娘要嫁人》之后,蒋雯丽所散发出来的“女人香”。

    翻看娱乐版,蒋雯丽的真实生活也是两种极端。2009年,老公顾长卫导演身陷“车震门”,2013年,她被曝恋上小她两轮的男演员黄轩。理乱剪不断,这两次看似岌岌可危的婚姻危机,她都只是挽着老公的手出来告诉世人他们还好。

    这种女人到这个年纪,用“智慧”来形容更熨帖。当她在摄像机前坐下的时候,不聊小三,但她会说痛恨这类女人,“如果是我的话,不要给别人带来伤害”;不聊感情危机,她会用一句“长卫有点大男人主义,所以在家里都是我听他的”来堵住你的嘴。

    因为首次演物质女,剧组担心蒋雯丽不能胜任,决定开拍15天后再签约,显然之后她的表现让剧组很满意,导演郑晓龙还为她的角色加戏百场。

    蒋雯丽谈姐弟恋:多年没绯闻,有一出挺好玩

    这次终于不演良家妇女了,痛痛快快明骚一次

    “给自己喝两杯酒,就放开了”

    蒋雯丽用“良家妇女”来形容她之前所有的角色,温顺、隐忍、顾大局,是“高正端”的女人,这个词一下就能突出她在《女人帮》里饰演的风骚朱莉,是非典型的良家妇女。

    从暗骚变为明骚,是有前兆的,蒋雯丽自己说,在《幸福来敲门》里所演的江路,其实已经有了“暗自妖娆”的感觉,演完那部戏之后,她觉得自己可以更狂野一点,在戏里更骚一点,没演过瘾。“而且那个时期,我也是特别想把自己打开,特别想痛痛快快地演一个这样的角色”,于是接到这个剧本的时候,原本她是要饰演邬君梅的那个角色陈青霞,但她立刻看上了朱莉,“就让自己彻底放开来,不要再束缚着自己。”

    美好2012之大师微电影顾长卫导演作品《龙头》

    要从恭顺对婆婆、温和对老公的角色转变成火辣的风骚剩女,蒋雯丽一开始也有点心理障碍,没想到一进组导演就让她染了一头红发,因为这个角色要直白,要大胆,要明着骚。蒋雯丽说服装造型的时候,眼睛里放着光芒,“一开始也是觉得很难放得开,那就得给自己喝两杯酒,就放开了。”

    蒋雯丽真的需要喝酒来助兴,《女人帮》里邬君梅有开一间酒吧,是剧里四个女人碰头的地方,蒋雯丽每次都喝真酒,而且是自掏腰包买好酒来伺候。她说,喝了酒,放松了,才不会有那么多顾虑。

    那朱莉的风骚劲顾长卫在家里能看到么?她假装怒目,“那你得去问问他”,其实这是一句套词,在每个采访里都用,但又被追问假如在家里喝了点酒之后呢,她就略微想一想,“嗯,也会有”,表情很接近朱莉。

    戏里有句台词,“宁可不要男人,也不能没有闺蜜”,蒋雯丽很赞同这句话,因为她认为“女人没有闺蜜会对健康不利”,甚至会“减少寿命”。事实确实如此,在有一期李静的《非常静距离》中,蒋雯丽的三个圈外闺蜜上台大曝远离镜头的蒋雯丽,原来真的是另一个样子,那期节目也被视为蒋雯丽最轻松最有趣的一次访谈。

    “女人越到一定的年龄,她可能越需要有倾吐,越需要有一个女性朋友,我觉得其实是人越活越回去了”,这是蒋雯丽对闺蜜的解读,跟闺蜜碰在一起,永恒不变的主题已经从男人升华到感情,包括家庭,有时候说到伤心处时,蒋雯丽说,也会跟她的闺蜜们抱头痛哭。

    这真的是她的另一面,能演好《女人帮》里风情万种的朱莉,生活里没有一点她的影子,是行不通的。

    24岁就结婚不是冒险

    “顾长卫没让我做全职太太,我想做什么都可以”

    剩女、拜金主义、女汉子、小三,这几个是《女人帮》里的关键词。不过蒋雯丽没机会成为剩女,她在24岁就嫁给了顾长卫。

    《女人帮》里,蒋雯丽饰演的朱莉35岁,没结婚,着急结婚,片方给朱莉的宣传定位是:女汉子,万人迷。蒋雯丽认为女人在每个阶段都可以是万人迷,就像她见到92岁的秦怡,仍然很迷人,“女人不应该觉得自己长大了”。至于拜金主义,蒋雯丽欣赏朱莉“宁愿在宝马上哭也不愿在自行车上笑”的态度和“就是因为你有钱才跟你好的”作风。这些都没所谓,因为朱莉还有道德底线,不做小三,听到男人结婚了,不管他多有钱,她转身就走。

    戏里一种人生,戏外另一种人生,是另一出浮世绘。

    1993年,新婚的蒋雯丽跟随顾长卫去了美国。这个时候《霸王别姬》刚上映,蒋雯丽在里面饰演幼年张国荣的妓女妈妈,惊鸿一瞥,非常出彩。结婚去美国无异于放弃大好前程,对于一个风华正茂的女演员来说,称得上是一种舍弃。蒋雯丽开玩笑说,因为去了美国,导演们想找她拍戏都找不到人。

    她当然犹豫过,“其实那个时候对自己也很怀疑,是不是还适合做演员,我原来的性格是比较内向,比较封闭的,做演员相对比较被动,永远在等待着这个机会。所以我那时候也在想,是不是我可以去学学其他的东西。”

    江湖传说中,蒋雯丽去美国隐退了五年才回国拍戏,但她纠正说其实只有一年,美国的那一年,她在学英文,也去顾长卫拍戏的剧组看好莱坞演员如何演戏,照顾顾长卫的起居生活,基本过着家庭主妇的生活。蒋雯丽还笑着回忆,在美国的时候,顾长卫给她买过一台打字机,“他看我喜欢写东西,说你自己可以写一个剧本”。打字机是买了,但蒋雯丽最终也没写剧本。那台打字机后来扔掉了。

    “正是因为那一年没有拍戏,让我才重新感觉到我特别喜欢演戏。人有的时候是需要静一下,空一下,才能让自己去感受到什么是自己最想做的。”

    24岁结婚现在看来嫁得挺早的。

    “其实不用去想那么多,对走过的路也不用去想那么多,这就是缘分,这就是命运,这就是安排。可能就是老天安排好的,其实我觉得也非常好。”

    会不会有一点冒险?

    “什么叫风险呢,人生就是这么一个过程,你不断地去经历,不断地去感受,不是说你上来就要嫁一个什么样,没有一个现成的人在等着你。”蒋雯丽还特别感谢顾长卫在那个时期没有劝她做全职太太,“他不会,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顾长卫大男子主义,在家全部听他的

    “这么多年没有绯闻(和黄轩),忽然有这么一出也挺好玩的”

    何止是感谢,“我一直很崇拜他(顾长卫)。”蒋雯丽说。

    24岁结婚,到今年正好20年。在娱乐圈,这对“导+演”组合已经是模范夫妻。

    李咏曾说过这么一句:“我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受委屈的是我太太,可是没想到还有两个女人比我太太更委屈,一个是徐帆,一个是蒋雯丽。”意指蒋雯丽、顾长卫夫妇在外貌上的差距。蒋雯丽却说当初第一眼看见顾长卫时,就认为这是一个跟她的生活会有关联的人:“我觉得是缘分,我比较看重人的内心,而不是外表。”

    但20年了,岂会没有风浪?搜索蒋雯丽,页面上显示的全是顾长卫车震,蒋雯丽玩姐弟恋,活灵活现。比起蒋雯丽和孙淳、张鲁一等因宣传需要制造话题来说,顾长卫和女演员当年在胡同里的车震事件,看上去证据确凿,有图有真相,蒋雯丽面临结婚以来最大的婚姻危机。

    那是第一次。她选择了挽着顾长卫的手出现在公共场合,让传闻不攻自破,至于“各玩各的”,蒋雯丽也用行动来回应。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蒋雯丽透露,等《女人帮》宣传结束,她就马上进入顾长卫的新戏剧组里,客串一个角色。对了,那部戏里还有她的一个绯闻对象——张鲁一。

    第二次危机是蒋雯丽被周刊曝出牵手同公司的85后男演员黄轩,在《女人帮》里,因为蒋雯丽加了100场戏,加重的戏份里就包括和黄轩的姐弟恋,同时,黄轩也是受益人,戏份从最开始的打酱油变成主要人物。

    谈起黄轩,蒋雯丽选择开玩笑的方式聊起这则八卦:“哈哈,这么多年没有绯闻,忽然有这么一出也挺好玩的。”

    她有她自己的一套为人妻的方式。在闺蜜的大爆料里,蒋雯丽连续两年都在为顾长卫筹划生日惊喜。去年的生日惊喜是,蒋雯丽为顾长卫办了一场七十年代复古风的派对,去参加的人都要系上红领巾,还有对歌大赛。当时还有一个神秘环节,就是把儿子装在大箱子里让顾长卫拆礼物,顾长卫当场飙泪。

    很难想象,45岁的蒋雯丽,在荧屏上那么端庄,但私下会为了顾长卫一个生日而去谋划那么久,“我就是一个特别喜欢玩的人,生活不是仅仅是工作,生活中我也是充满了各种奇思妙想,我希望把生活安排得比较津津有味一点。一个是他的生日,还有一个也是希望跟老朋友们聚一聚,一年了,正好他的生日是在年底。”

    虽然嘴里喊着不聊婚姻,但说起顾长卫,脸上还是很自豪。蒋雯丽说,崇拜顾长卫是从《红高粱》就开始了(顾长卫是《红高粱》的摄影师);又说顾长卫是西北人,很大男子主义,“大家觉得我在家里气场很大似的,或者是觉得长卫老师要听我的,其实是反过来的,是我听他的。”

    她曾说:“我当时从一个小城市到北京读表演专业,然后做演员,这个圈子和我从小到大的生活完全不同。在北京漂浮不定的日子让我很没有安全感,我渴望稳定的家庭生活。可能我天生就渴望被呵护,我很喜欢顾长卫身上的沉稳和质朴,到现在还是这个样子,这和很多圈内人不同。”

    还要插一嘴,关于小三,蒋雯丽的态度是“痛恨”,“如果是我的话,不要给别人带来伤害,人要善良。”

    能体会北漂的痛苦

    曾经毕业时没户口没房子,很想结婚有个依靠

    戏里演尽贤妻良母,戏外出嫁从夫,蒋雯丽出道多年,一直是标准的完美的“中国式主妇”——知性与隐忍。能把这些角色演得入木三分,或许也和她极具时代特色的成长有关,“我7岁前一直都是跟着姥爷在一起,没上过幼儿园,进入社会特别晚,上了小学才跟小朋友在一起玩”。

    2008年蒋雯丽导演的电影《我们天上见》正是她童年的生活写照。在《我们天上见》里的“蒋小兰”因为姓蒋而被小朋友欺负,最郁闷的时候她爬上房顶,吓坏姥爷,又梦想着能有一双翅膀飞去新疆找父母(现实生活中,蒋雯丽和妈妈生活在一起,爸爸在新疆)。所以在7岁之前,蒋雯丽的性格都很自闭,“也没有恨父母,因为你生下来就是这样一个现实,直到姥爷去世以后,我们才和爸爸妈妈成一个家庭。”蒋雯丽之前的性格一直“打不开”,跟她童年时的生活有着莫大的关联。

    后来,蒋雯丽从安徽蚌埠的小镇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她很独立,大学四年,没用过家里一分钱。好在那个时候,考上北电不用交学费,“还是国家管的,不要学费,但是你生活费要自己管”,所以蒋雯丽从大学一年级开始就开始拍戏赚钱,“没有让父母再供我上学,学费不用交,但得自己养活自己。”

    读大学四年的时光,蒋雯丽一放假就去拍戏,因为还是学生,也不跟剧组谈价钱,给多少算多少,拿过50块的,也拿过上2000这样的“巨款”,那个时候还是1989年。第一桶金是第一次拍电视剧,蒋雯丽回忆起来,自然是一脸的骄傲,又有了少女的雀跃之情,“我从来没有挣过这么多钱,我都觉得,他们怎么给我这么多钱,对我太好了。然后立刻就把1000块钱寄给了父母。另外1000块钱,我就想着大学四年就够用了,就想这么计划着,慢慢一点一点的花。所以我从一年级就不让父母给我寄钱了,我自己可以养活自己。”

    那个时候还没有银行卡,蒋雯丽把剩下的1000块锁在宿舍的柜子里,以为四年都够用了,但其实还是要省着用,还是舍不得吃小食堂里的小炒,“都在大食堂吃。如果这个礼拜真的挺辛苦的,表现也挺好,成绩也不错,我就一周给自己买一瓶酸奶,就算是对自己的奖励了,就这样大学四年过来。”

    大学生活的蒋雯丽已经很独立。但是从北影一毕业,残酷的现实生活马上摆在了眼前,没有北京户口,没有房子,她在一档节目里回忆说,毕业之后有一晚在外地拍完戏回来,学校宿舍已经住不了了,最后去了她现在的经纪人常继红家借宿,那一刻,她特别想结婚。

    于是,刚毕业的那一年,蒋雯丽嫁给了当时还是摄影师的顾长卫,虽然顾长卫当时也没有房,两人租在只有十来平米的小屋里,但好歹在北京有了个可以依靠的人。

    所以虽然不是剩女,但蒋雯丽说她能理解《女人帮》里朱莉从农村来北漂的生活,也更能体会朱莉为什么会外表坚强内心脆弱。

    记者后记:其实她也没那么端着嘛

    上了妆,她马上切入工作模式,在摄影师的镜头里,她端庄、大方、高贵,拿着口红时,成熟女人的味道立刻释放出来。虽然在拍摄前,摄影师问我蒋雯丽在《女人帮》里是个什么样的角色,我说极度风骚,又是个女汉子,或者可以尝试拍摄彪悍一点的。但这套方案最终没成行,因为当天挑的服装就是端庄大气的。

    在印象中,蒋雯丽是这样的,对她不熟,但又其实没少看她的戏,《霸王别姬》和《刮痧》、《立春》都看过,当然也扫过《金婚》、《牵手》、《幸福来敲门》,但对她的印象是《台湾往事》里那个年轻的母亲,近一点的则是《我们天上见》,因为那个故事太接近她,原来她最初的模样是那样的。

    许多记者都说她端着,一些访谈节目根本看不下去。但走近她,其实她没那么端,她反问我“要一直聊感情吗”时的表情是略带俏皮的,关机后,她又会跟你扯一会新戏播出后可能会有的一些反响。(来源/腾讯娱乐)

    相关阅读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