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阅读生活经典语录人物周刊美文原创读好书散文小故事另一面生活派杂碎
投稿注册会员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周刊 > 李志:在城市上空孤独地叫着

李志:在城市上空孤独地叫着

Ring / 2014-01-20 05:51  来源:阅读时间

第一次看到李志的名字,是去“飞鸟和鱼”唱片行。看见他那张《梵高先生》的封面上,穿红衣服的人,蹲在金色的草地上,帽子扣在头上,遮住了他后脑勺的表情,对面是黑漆漆的树林... ...

真正仔细地聆听李志的歌,是一首名字古怪的《苍井空》。在这之前,我并不知道苍井空是一个日本女优。他用了最直接的青春语言,那些精神的肉体的,最后却在手风琴拉出的明亮味道里,变成灰色的青春挽歌。

李志:在城市上空孤独地叫着

一首一首听过去,感觉在嚼一颗忧伤的豆子,口腔里冲撞着分裂的、绝望的回味。李志是这样一个人,痛恨装X却在变着法子装X,还给自己的主页取名为“李志的装X天空”,他自己说:我只是一个装X的文艺青年。其实,对于他的旋律和歌词,你懂他多少,他的音乐里就有多少电石火光。他的夕阳、落叶和晚霞,绝对不是许巍的爱如少年,比起许巍的向上和辽阔,李志是那个独自蹲在黑漆漆的树林后面的人,是那个把孤独拧巴成一场盛大狂欢的人,只是,他的狂欢只在他的小宇宙里,而我们是那群想要寻求和把玩这种青春情绪的人。

李志就是那只盘旋在自己的旋律里的布谷鸟,在城市上空孤独地叫着,就像他唱的:“所有来来往往的一切,就像一条孤独的鲫鱼。”还有《梵高先生》里不断重复的那句:我们生来就是孤独,我们生来就是孤独... ...

与其他独立音乐人相比,吟游诗人李志更加“愤”,更加直接和犀利,也明显多了几分灰色调子,还有自我揶揄和调侃的意味。但这是一种绝望的调侃。当孤独变成一种习惯,成为朝夕相处的朋友,这样绝望灰色的调侃,就有了鲜花铺就的温床。

专辑里我最喜欢那首《结婚》。他请了另外两个人和他一起唱:老狼和万晓利。三个人的风格明显不同,我甚至能体会出三人演唱顺序的“设计感”:老狼依然未能摆脱校园民谣的温暖的忧伤,万晓利则触到了更为尖锐的疼痛,跌入现实泥沼的困境,最后,李志突然风格一转,变向更加颓废的冷色调,仿佛那是无望之后的最后一场华丽。从“生活”到“命运”到“游戏”,这个递进和转折,更是对生命认知的三层递进和转折。他在玩着一个个被禁忌的游戏,就像他说的:“永恒的奔跑依旧要面对空泛的明天。”就像他唱着:“我的青春是一朵花,开在没有日照的坟墓上。”这里面,有我们每一个人曾经被撕裂的、光斑闪闪的青春。(来源/新浪网)

标签:音乐人物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