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时间
  • 青春易逝,时光难留,真爱永放在心头
  • 钱往哪里放?Bill Gates 和 Larry Page 各有说法
  • 安慰人的经典句子
  • 万苦皆因怂
  • 关于不开心的句子
  • 回首才能读懂人生,但频频回首会耽误你往前走
  • 卡米拉是查尔斯的毒药?
  • 40句描写秋天景色的句子
  • 王卫:9次抵押家产,26岁成就顺丰王国
  • 当前位置:阅读时间 > 人物周刊 > 陈锦亮:宁愿从没中过一千万

    陈锦亮:宁愿从没中过一千万

    Ring | 日期:2014-01-24  来源:阅读时间

    5年前的2008年,他还是一位被财神爷砸中的千万富翁。

    2013年年底,他在浙江绍兴被抓,身上不足百元。

    5年前,在浙江打工的陈锦亮路过彩票点,随便买几注双色球“玩玩”,喜中大奖。

    5年后,因“做生意被骗、与亲戚反目、借高利贷赌博”,他不仅花光奖金,车、房被冻结,还因透支信用卡,多次被银行卡催缴未还,而涉嫌信用卡诈骗罪。

    他说,开始以为是美梦,到后来发现是噩梦。

    陈锦亮五年大起大落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样的?前日,他在湖南永州的零陵看守所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

    陈锦亮:宁愿从没中过一千万

    看守所里,陈锦亮穿着统一发的棉衣。

    他尽量不提自己中过大奖的事。但永州地方不大,看守所里好几个都是熟面孔,总有人追着问:那么多钱,咋花没的啊?陈锦亮不去搭理。他说,除了特想两个孩子,心反而平静了,因为“看守所里,所有人又平等了”。

    中奖

    “被拖进另一种生活”

    新京报:中奖时的情景是怎样的?

    陈锦亮:朋友念出号码,跟我买的一样。其实不像有媒体报道说的我多喜出望外。高兴是有的,但刚开始很平静。开奖四五天后去领的奖。

    新京报:但在你本来的轨迹里,1000万可望不可即?

    陈锦亮:不是1000万,税后800万。打工的时候接触过一些浙江大老板。有钱人太多了,不奇怪。

    新京报:当时有规划吗?

    陈锦亮:没有。如果有,可能也就不会有今天了。

    新京报:中奖后最开始做了哪些事?

    陈锦亮:2008年、2009年各买了一套房子,加装修共100多万,又买了三十几万的车。

    新京报:中奖后印象最深的事是什么?

    陈锦亮:借钱,不断有人来借钱,各种各样理由。现在闭上眼还能想到那些面孔。我耳根子软,经不起说,大部分人都借了,有100多万。

    新京报:亲戚们会觉得,有了800多万,不借钱说不过去?

    陈锦亮:对,农村就是这样的,大家可以一起没钱,但是你不能太有钱。

    新京报:所以你们全家离开村子,换了一种生活。

    陈锦亮:恩,房子、车子都有了,过去梦想的东西一下子有了。但那种快乐持续时间很短的。只不过突然多出的几百万,就把你拖到另一种不一样的生活里。

    新京报:会因为借钱,亲戚们的关系更亲近吗?

    陈锦亮:正好相反,因为钱的关系,亲戚们没有一个真正交往下来的。不借钱的就不用说了,借钱的总该还吧,但对方不会。因为借钱时都是口头定的、没凭据,扯半天也扯不清,关系就僵了。

    投资

    “赔就赔,总觉得有钱”

    新京报:后来你辞掉工作,做生意了?

    陈锦亮:中奖之后原来的工作就辞了,回永州老家呆了一段时间,然后跟着舅哥去贵州开工厂,弄了3个,很快就赔了,亏了七八十万。

    在广西做了两年地产生意,赚了一二百万。但多数时候都在赔钱,或者说是被骗。我投钱进去,对方卷钱跑了,碰到过几次这样的事。

    新京报: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总是你遇到类似的事?

    陈锦亮:以前不会去想,赔就赔,总觉得有钱。现在想想,更多是自己性格原因,太软弱,太容易相信别人。

    新京报:想没想过不做生意,找个稳定的工作。

    陈锦亮:当时有余钱就做生意了。

    新京报:五六年下来,你觉得自己是生意人吗?

    陈锦亮:我不适合。做生意要心狠、眼准、善于和人打交道,我没有一条具备。

    新京报:这些年有没有什么瞬间让你觉得很快乐?

    陈锦亮:没有,闭上眼睛觉得一切都不真实。没有特别开心的时候。

    新京报:特难过的呢?

    陈锦亮:亲戚找上门来借钱,因为钱发生各种不愉快。还有生意场上一些人和事的尔虞我诈。

    新京报:如果你给金钱下一个定义,会怎么概括?

    陈锦亮:一面镜子,照清各种嘴脸。后来有时我很仇恨钱,因为它把我生活搞得一团糟,但我已离不开它了。

    赌博

    一晚上最多输了100万

    新京报:后来怎么跟赌博沾上关系了呢?

    陈锦亮:找刺激。2012年三四月时,朋友介绍进地下赌场,一注最少几千块。就是原始的比大小,用钱砸,一晚上能输几十万。

    新京报:最多时输多少?

    陈锦亮:100多万吧。

    新京报:不会心疼?

    陈锦亮:没那种感觉,那时钱就是个数字,不想其他。

    新京报:赌博欠下了多少债?怎么还?

    陈锦亮:一二百万吧,都是借朋友的,高利贷,还不上。2013年8月份对方到法院起诉,我的房子都被查封了。

    新京报:还没害怕?

    陈锦亮:那时一心想着在永州投资的房产生意能回本,包括赌债,包括透支信用卡的钱,但没想到又被骗了。

    去年8月份原本我投资的地产项目开盘,顺利的话能赚七八百万。开盘前大老板跑掉了,还钱也就没戏了。

    新京报:为什么透支银行卡,有没有想过会被抓?

    陈锦亮:警察抓我时我都不清楚状况,之前没想过。透支钱大部分还赌债,也有一部分其他开销花了。

    新京报:现在回想,赌博状态下你是不自控的?

    陈锦亮:对,我这些天总在想,当时是不是在赌场里被人下了药。

    新京报:家人没劝过你?

    陈锦亮:劝过,没用,当时也听不进去。

    新京报:这么多年,家人跟着你大起大落。他们有什么反应吗?

    陈锦亮:父母都是老实人。一两年前妻子和我离了婚,但不因为钱,因为孩子教育问题。现在我们还生活在一起。

    被抓

    “恨骗我的人更恨自己”

    新京报:从浙江被抓到回湖南之前,你还能打电话。电话都打给了谁?

    陈锦亮:被抓的瞬间不知道要找谁。后来打给那些欠我钱的亲戚们,还有生意上合作过的,他们都说帮不了我。这种时刻最绝望。后来我明白,这几年我没交过真正的朋友,都是因为有钱才有了那么多交际。钱没了,关系也就没了。是死是活,坐牢还是枪毙,不会有谁真的关心。这种交往是最不可靠的。

    新京报:那现在看守所生活是怎样的?

    陈锦亮:睡觉,但天天睡不着。很多说不清的情绪,内疚,害怕,也有恨。

    被抓以后想的最多的是家人,两个孩子、父母,什么都为他们做不了,所以会内疚。害怕是我会问看守所里的管教,会被判几年。据说至少六七年,就害怕。

    新京报:你说还有恨?

    陈锦亮:恨那些骗我的人,但更多的是自己。落得今天的下场更多是自作自受。但不管恨自己还是别人,都没什么意义了。

    新京报:中过1000万,现在又要坐牢,看守所的同伴会取笑你吗?

    陈锦亮:嘲笑什么的肯定有,这也没办法。但反正大家都是阶下囚,都平等了。

    新京报:之前的生活让你感觉不平等?

    陈锦亮:会有,因为钱的关系,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在一起耍。但两个世界就是两个世界,会有不平等的感觉。

    新京报:拼命花钱会削减这种不平等?

    陈锦亮:是。现在我不这么觉得了,人和人是不同的,可能中奖把我抬到过比较高的位置,现在摔下来了,很惨,一切照旧。

    新京报:那你这几年有慢下来的时候吗?

    陈锦亮:没有过。很快地消费,投资,被骗。每个过程都很快,也不去想。

    新京报:现在会特别去想中奖之后几年的生活吗?

    陈锦亮:像是一场梦,刚开始的时候可能是美梦,越到后来越发现是噩梦。现在梦该结束了——可能还不能结束,还要等到从监狱出去,才能真的结束吧。

    新京报:如果重来一次,你会选择不中奖,还是会继续选中奖,但自己更有自制力、交友更慎重?

    陈锦亮:我宁愿从来没有过这1000万。(来源/新京报)

    相关阅读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