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周刊 > 正文

卢海鹏:那时我是班长

编辑:missan  日期:2014-03-19 08:00

卢海鹏与卢海潮这对从广州西关走出来的亲兄弟,一个在香港,一个在广州,均是受人尊敬的老戏骨。这两兄弟近日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专访,畅谈各自的艺海往事。原来,哥哥卢海鹏在无线艺人培训班就读时,与周润发是同班同学,他还曾指点周润发走上小生之路。弟弟卢海潮的艺术人生同样精彩,他留守广州,成为卢家的重要支柱。

【杜氏电影常客】

我和杜琪峰是老朋友,大家彼此信任

在杜琪峰的电影(包括目前正在公映的《毒战》)里,有几个雷打不动的绿叶人选,卢海鹏就是其中之一。他们的友谊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那时他们都在香港无线。

羊城晚报:在《毒战》里你又演了一个配角,而且戏份很少,但你还是愿意去演。

卢海鹏:我们这一代演员,有几个是会按照戏份的多少去挑戏?我们都养成习惯了,人家找你演戏,剧本接过来看一看,觉得合适,又是像杜琪峰这样的老朋友邀请,自然就答应去演。我个人在《毒战》里的戏份虽然少了点,但都是群戏,所以拍摄的周期并不短。演群戏其实挺难的,因为每个人在里面都有不同的性格设定,你要在有限的空间里让观众看出来,这比主角戏难多了。

羊城晚报:感觉你有一种努力找空间的配角心态?

卢海鹏:无所谓主角和配角了。三十年前,我就在电视剧和电影里都演过主角了,经历过香港电影的黄金时光,说实话,该享受的我都享受了。到了现在,我拍不了那么多电影,都是挑一些配角的戏去上。像杜琪峰,只要他叫我,我肯定去,毕竟是老朋友!他刚拍完的《盲探》,我也去客串了一下。

羊城晚报:你对杜琪峰有一种坚定不移的信任?

卢海鹏:我们是在无线认识的,我们都是第三期无线艺人培训班的学员。因为入学时我的年龄比他大,算起来我还是他的师兄。上学那会我们关系就不错,他和林岭东喜欢捣鼓摄影机,他在无线待了一阵就去拍电影了。我之所以上他的戏,是因为我们彼此都知根知底。我有一套自己表演的东西,他非常熟悉。我这个年龄还出来拍戏,选择一个彼此熟悉的导演做搭档是最合适的。

羊城晚报:杜琪峰脾气很大,他会在现场向你发飙吗?

卢海鹏:他的脾气的确比较火爆,经常在现场对演员发飙。但对我还从来没有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是他师兄的原因(笑)。我看见他发飙的时候,还会去劝他,让他不要动气。

【从西关到无线】

周润发那时吊儿郎当,我劝他穿好一点

上世纪60年代,有不少内地人通过游泳来到香港并定居,卢海鹏也是其中之一。他考上了第三期无线艺人培训班,与周润发、吴孟达等同班,他是班长。说起这一段历史,卢海鹏有些洋洋得意,他说周润发当上小生有他的功劳。

羊城晚报:你小时候是在广州西关长大的,从小就喜欢表演吗?

卢海鹏:是的,我和弟弟卢海潮从小就跟着父母去看戏,粤剧、电影、话剧,看得多了就想演。后来上中学,我加入了学校的文工团,开始系统地学习一些东西,比如舞蹈、乐器、粤剧、话剧等。那个时候也没什么课,我们文工团就到处去巡回表演,算是积累了一些舞台经验。

羊城晚报:听说你还打算考北京电影学院?

卢海鹏:是啊,但是中学毕业时文革开始了,所有学校都停了课,想考都没有门路。我那时候还有几个偶像,比如赵丹、孙道临、田华,我很喜欢看他们的电影,也想过成为他们那样的演员,但是比较遗憾,时机不对。

羊城晚报:所以你后来去了香港?

卢海鹏:因为考不了大学,我被分配到一个小学去教书,还是助教。文革开始后就被下放到东莞农村去当知青。当时有很多人游泳去了香港,我也就跟着去了。那晚从深圳湾出发,感觉游了好久才到。上岸后我就去警察局自首,因为当时的香港政府还收留我们这样的人。我记得在警察局的时候,我看到香港的报纸上有大版电影广告,当时我就感觉我要抓住这些机会。

羊城晚报:于是你就报考了无线艺人培训班?

卢海鹏:没那么快,我要先在香港安身立命,就跑去打工,码头工人什么的苦差事我都做过。每天挣来的钱我就拿去看电影,那个时候香港银幕上放的还是《独臂刀》一类的武侠电影,也有一些情色片。我想,我这个年龄已经打不动了,拍不了武侠片,情色片就更别提了,内地人始终没有那么开放。正好,1970年,无线艺人培训班开始招人,我知道电视上的尺度没有电影那么大,或许我可以在电视节目里找到一些角色,于是就决定去报考。不过,我当时已经30岁,超龄了,所以被拒。直到1973年,第三期培训班时,无线放宽了报名年龄,我才得以考上。

羊城晚报:那你应该是班里年龄最大的学生?

卢海鹏:当然,而且我也是少数几个在班里有表演经验的人。所以老师就叫我当了班长。周润发、吴孟达都是我的同班同学,我这班长还要经常管他们呢。

羊城晚报:周润发那个时候是个什么状态?

卢海鹏:吊儿郎当,经常穿个背心,踩着一双拖鞋走来走去。我就对他说:“你看你,个子高高的,大眼睛浓眉毛,是个标准的小生材料。干吗非要去学那些痞子模样?穿得正式一些啦!”果不其然,周润发客串的第一部戏就是演小生。当时那个角色其实不是他的,因为本来选定的人来不了,导演就跑到我们班里挑演员。周润发穿了一身西装,一下就被导演相中了。

羊城晚报:感觉你是班里的老大哥?

卢海鹏:因为年龄比较大嘛,又是班长,所以比较照顾其他人。还有吴孟达,他当时很爱扮小生。我就对他说,你这个样子还是跟着我演喜剧吧,哪里是小生的料。幸好后来吴孟达听了我的话,你看他后来演喜剧,不知道有多开心(笑)。

羊城晚报:你当时演了一些什么样的角色?

卢海鹏:记得我和周润发、吴孟达他们一起去客串电视剧,我一般都是在里面演官差,多少还有一些台词,而他们几个跟在我后面演小兵,一个个低着头,连台词都没有。最后播出的时候看字幕,我的名字出现在演员表里,而周润发他们则联合署名,写的是“第三期艺人训练班”,哈哈!

【解释试咪典故】

一说卢海鹏试咪,大家就会笑

圈内人都知道卢海鹏的一句经典粤语粗口,前半句是“卢海鹏试咪”。这句粗口来自卢海鹏参演过的综艺节目《欢乐今宵》,其实是一句测试麦克风声音的工作对话。去年,卢海鹏凭借《夺命金》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奖,他把这句话带到了台上,引起全场哄笑,而电视机前的许多观众却是一头雾水。

羊城晚报:你曾是《欢乐今宵》的台柱,当时是怎么进这个节目的?

卢海鹏:我很喜欢演喜剧,从培训班毕业后,每当演一些头脑简单的恶霸或者比较奸诈的人物时,我就故意坏笑,做一些比较夸张的面部表情。后来有导演注意到我,觉得我是个不错的喜剧材料,就这样,无线让我去做《欢乐今宵》,专门负责搞笑扮嘢,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羊城晚报:关于你的那句经典粗口“卢海鹏试咪”,也是出自《欢乐今宵》?

卢海鹏:是的,当时录影前,曾志伟他们经常让我给麦克风试音。有一次我离麦克风太远了,他们在耳机里听不见,就对我说:“卢海鹏试咪(麦克风),卢海鹏试咪。”我小声对着麦克风说:“×你老母×!”结果大家大笑,现场气氛比较活跃。后来谁要是让我试麦克风,我就再说一次这句粗口,结果他们都不忍心再让我试了(笑)。

羊城晚报:去年金像奖你获得最佳男配角奖,在台上发表获奖感言时,为什么会说这句话?

卢海鹏:因为当时我真的没有想过会拿奖,所以连获奖感言都没有准备,这句话是我临时想到的。因为好像一说这句话,大家就会笑,就会想到卢海鹏。

羊城晚报:会不会觉得去年的奖项对你来说,来得晚了些?

卢海鹏:不晚,我拍戏也不是为了拿奖,如果真是为了拿奖而拍戏,我早就拿了。这个奖算是大家对我的认可吧,我很感谢观众这么多年来对我的信任,这是我最看重的。

卢海鹏,出生:1941年

代表作品:《欢乐今宵》(综艺节目)、《文雀》(电影)、《柔道龙虎榜》(电影)、《夺命金》(电影)、《金枝欲孽》(电视剧)

主要成就:香港资深演员,曾是无线的搞笑能手,擅长扮嘢恶搞,经典之作是模仿徐小凤和沈殿霞的女儿欣宜。后转战电影圈,凭借《夺命金》获得第31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奖。(来源/羊城晚报)

推荐阅读:懂事儿的姑娘是什么样?

良品生活
相关文章

大家看《权力的游戏》第六集,都叫着不科学,说大家走来走去简直瞬间转移。其实其实西方国家小的很,去哪都很快。维斯特洛原型大不列颠20万平方公里,面积上也就是河北加上京津。这么一对应再回头来看剧情,可以说...

王思聪已经107天没有更新微博了。这100多天发生在微博上的大事,除了中印边境冲突,就是《战狼2》的票房破破破破20、30、40、50亿。...

一个人在失去自由之后,所余下的希望往往就是对生活的渴望。“我想要的不仅仅是生存,而是生活。”当身陷奴隶人的所罗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是绝望的。但绝望不代表无望,身为一个自由人,突然被骗为奴隶,在漫长的...

权力,是诱人上瘾、招致毁灭的道具。无论强有力者还是有德之士,皆因权力而走向坠落。权力可引来整个文明的屠戳,也能让根深蒂固的政权垮台。一有人倾注于追求权力,就有个体沦为无足轻重的小卒。...

如果你也对现在的生活有一点不服,如果你也有一点想要开始反抗现状,如果你也有一个很喜欢很想拼尽全力去守护的人,那么我推荐你去看《悟空传》这部电影,去大声宣告不服,去热泪盈眶,去相信爱,最重要的,去和悟空...

吴越是上海人,到底她还是要同亦舒笔下的女人一样,维持住一个大青衣的庄重和气质的,“我从小用上海话讲就是一个比较‘拎得清’的人,任何事情十分我最多表达出七分,含蓄是我的人生原则”——用力过猛会少些美感。...

你可能不知道陀思妥耶夫斯基是谁,但你或许听过《罪与罚》这本书的名字。鲁迅曾说过:“要将现在中国人的东西和外国的东西比较起来……像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对比起来,真是望尘莫及。”...

未雨绸缪的手段,有时候是以打破现状为代价的。而阿花的现状是稳定,她害怕亲手把日子变得颠沛流离,她接受现状,可以么。每个人的处境不同,选择也就不同,我们不要怪罪她好么。...

我真希望大家在所有亲密关系中,相互依赖、风雨同舟,永远不要露出尖嘴獠牙。可惜啊!打感情牌这件事,对大多数人是无用的。我岁数大了,不想听童话了,我拿起我剑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该懂事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一部电视剧,想冲进电视里去打人。一开始,我看罗子君总觉得哪里不对,虚荣、爱花钱,甚至于骄横。但后来才发现,陈俊生和凌玲才是最让我大开眼界。简直刷新了我对“出轨男”和“小三”的认知。...

阅读时间微信订阅号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