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周刊 > 正文

朴槿惠,“前总统之女”

编辑:missan  日期:2012-10-01 16:36

穿红戴红,是中国人在本命年的习俗。今年是60岁的朴槿惠的本命年。7月10日,她身穿红衣,出现在韩国首尔的时代广场,向支持者发表演讲,正式宣布参选韩国总统。

红色,也是朴槿惠所在政党新国家党,就是过去的大国家党的代表颜色。根据7月8日韩国《中央日报》公布的民调结果,朴槿惠是支持率最高的候选人。青瓦台的客厅,而非厨房,有望出现韩国历史上第一位红颜主人。

坎坷的第一家庭身世

“我会推进与朝鲜的互信,建立更加稳定的朝韩关系。在互信与合作的基础上,在国民共识的基础上,帮助朝鲜成为国际社会负责任的一员。”7月10日,首尔时代广场上,朴槿惠提出这番朝韩互信的新主张,赢得在场近千名支持者的阵阵欢呼。支持者中大多是中老年人,或许这个年龄段的韩国人对这段历史更加难忘。

2002年5月,朴槿惠以平民身份访问朝鲜,受到金正日的接见。会谈中,一项重要的议题就是朝韩两国离散家属团聚。朴槿惠还穿越板门店军事分界线返回韩国。这一系列外交活动不仅大大提升了她在韩国国内的支持率,朝鲜方面也开始尊称朴槿惠为“朴女士”。然而朴槿惠的家族却给韩国人留下了矛盾的回忆。

1961年5月,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以政变方式推翻李承晚的政权,从1963年12月起,连任5届总统,朴正熙被斥责为不折不扣的独裁者,排除异己,培植特务机构,甚至通过了规定总统终身制的《复活宪法》。在朴正熙执政期间,一方面韩国经济高速发展,仅用了18年,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就从83美元猛增到1553美元,创造了汉江奇迹。但另一方面,韩国民众却生活在高压统治之下。不过幼年的朴槿惠却是韩国最幸福的第一女儿。朴槿惠后来回忆说:“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莫过于小时候随家人到镇海的疗养所去度假的日子。”

1974年,杀手暗杀朴正熙,朴正熙侥幸躲过子弹,但是朴槿惠却在这次事件中失去了母亲。朴槿惠在后来接受采访时说:“在我母亲被刺杀后,我经历了巨大的痛苦与困难。但我必须挺过来,因为我有责任挑起妈妈的担子。”22岁的朴槿惠开始抛头露面,扮演了5年的“第一夫人”,理解了如何处理国家大事。18年的青瓦台生活给朴槿惠今日在政坛上的崛起埋下伏笔。朴槿惠在回忆当时的经历时表示,5年的“第一夫人”的经历让她理解了什么是政治权力,也学习了如何处理国家大事。有人说,朴槿惠那5年的经历相当于一般政客干上20年的经历,充分表明了这个女人不寻常。

1979年,朴正熙被韩国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刺杀。电影《总统致命一击》曾再现了这一惊心动魄的历史事件。金载圭究竟是对朴正熙的独裁不满,还是因为朴正熙想暗中发展核武器,美国情报部门指使金载圭除掉了他,至今还是个谜。

事实上,除了在任的李明博未有定论之外,韩国自建国以来产生的10位总统,鲜有善终之人。首任总统李承晚因军事政变被迫下台,最后客死他乡;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遭部下刺杀身亡;全斗焕、卢泰愚因军事叛乱和非法政治资金而被判刑入狱;金泳三前后两次接受调查;前任总统卢武铉在接受调查的过程中自杀身亡。“韩国总统不得善终”彷如一种魔咒,困扰着每一个在上位者,也令旁观者百思不得其解。不过细究韩国自建国以来的政治生态,就不难理解。1948年大韩民国政府成立时,对外标榜是美国式民主政体。但事实上在卢泰愚上台之前,韩国实际上是披着民主外衣的独裁政体,在李承晚和朴正熙执政时期,为了延长任期,作为国家基本大法的宪法被改来改去,形如儿戏,这种局面在朴正熙时期被推向了顶峰。虽然韩国政府自称“三权分立”,但实际上总统所拥有的行政权高高凌驾于国会的立法权和大法院及宪法裁判所的司法权之上。

经过卢泰愚和金泳三两届总统的“治愈”,韩国儿戏般的政治制度开始走向民主正轨,但总统独大的局面依旧没有得到彻底解决。在这种情况下,名为法治,实则人治。总统的个人意向依旧被当作国家意志来执行。在这样的背景下,总统及所在政党多会由于自身集团利益而出现执政偏颇和失误,而依附青瓦台的财阀和个人都能得到巨大的公共资源,不过东窗事发之后,罪责往往归咎于总统本人。这就是韩国历任总统难得善终的原因。这也成为朴槿惠一直饱受质疑的关键:谁能保证她不会是朴正熙二世?

走出父亲的阴影

由于当时韩国人痛恨朴正熙的军事独裁。因此朴正熙死后,朴槿惠也被迫离开青瓦台总统府,消失于公众视野,开始了将近20年的“隐居”生活。在这其间她曾在岭南大学和一家教育基金会等非政治机构任职。但是,时间的流逝并没有磨灭朴槿惠的政治热情。当1997年她重返政坛,前总统之女的身份又给她带来便利和阻碍双重影响。1998年,朴槿惠以大国家党的名义,在父亲朴正熙的老家——庆尚北道和大邱的中期选举中,打出“为完成父亲未完成的事业尽一点力”的口号,以压倒性的优势当选为国会议员;而在2007年,她第一次参加总统竞选,在党内初选中不敌李明博,前总统之女让选民对她多了几分不信任,事实上朴正熙修改宪法被视为这位韩国历史上最具争议总统无法抹掉的污点,而直到今天仍有舆论要求清算朴正熙。

今年她再一次参选,力图表现出与父亲不同的风貌。《朝鲜日报》注意到,5年前朴槿惠在发表竞选宣言时,国民一词出现17次,在7月10日一共出现80次;5年前她4次提到父亲,而7月10日只提到1次。不过,在熟悉朴槿惠的政治评论家柳昌善看来,极力与父亲撇清关系的朴槿惠政治风格里还是流露出朴正熙的风格。柳昌善评论说:“党内议员抱怨,她固执己见,几乎不与选民直接交流。总统大选需要能引导民意的人。”

幸福与民生,则成为朴槿惠引导民意的新王牌。为了解决韩国老龄化问题,朴槿惠提出以国民幸福为先的政治主张,包括实现经济民主化,创造就业机会和建立有韩国特色的福利制度。在金融危机肆虐、各国紧缩银根的当下,朴槿惠却选择了近似于撒切尔夫人当初的执政路线,这势必要求她在执政之后要拿大企业和大财阀开刀。这也意味着出身右派政党的朴槿惠在采取左派政策之后,将站在中间派的立场上去施展她的治国纲领。

事实上,朴槿惠无法完全摆脱父亲对她的影响。因此要想走出这个巨大的家族阴影,一方面她还需要借助父亲朴正熙“汉江奇迹”时期创立下的深远历史影响,让选民相信自己能够完成像父亲那样的壮举;另一方面,她需要向选民证明,她所执行的路线是一条民生路线。这要求在她执政之后,韩国的民主政治改革需要进一步深化,政治集团和财阀之间的媾和势必需要被抑制。顶着父亲的光环,秉承与父亲不一样的执政理念,这样才能真正走出“前总统之女”的阴影。

韩国版“三国演义”

而在此次韩国大选中,还有一位叫安哲秀的人物特别引人注目。安哲秀是谁?《朝鲜日报》评论说:“他是一个‘三无’男人。”三无,无党派,无从政经验,无明显意向参选总统。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三无”男人,在韩国民众中有着非常高的支持率,仅次于朴槿惠。在韩国《东亚日报》看来,安哲秀受欢迎的一个原因,是民众对执政党失望透顶。7月10日,现任总统李明博的二哥李相得因涉嫌收受非法政治资金被韩国大检察厅拘捕。“韩国万事通兄”,这是李相得的绰号。《朝鲜日报》称,无论是青瓦台政府部门,还是国有企业,只要总统的哥哥说话,就等于内定。而近来执政党成员和李明博政府腐败案件不止一例:2011年9月,李明博的前助理金斗宇因涉嫌收受贿赂被捕;2011年12月,李相得的助理朴裴洙因涉嫌贪污被捕,李明博夫人的堂兄金在洪因涉嫌收受贿赂被捕。今年2月,力图重塑形象的大国家党正式更名新国家党。但李相得的东窗事发,令新国家党人朴槿惠颇为尴尬。

在野党方面,韩国前总统卢武铉执政时期的幕僚长文在寅也宣布参选。根据韩国《中央日报》的数据,目前占据第一的新国家党代表朴槿惠支持率为38.4%,而跟随其后的无党派人士安哲秀为18.7%,第三的民主统合党代表文在寅为11.6%。一场韩版的三国演义正在悄然上演。

对于朴槿惠来说,令她尴尬的不仅是所在政党新国家党的腐败无能,更为关键的是,新国家党代表的是韩国大企业大财阀的利益。这意味着李明博政府爆出的政治献金丑闻和贪腐案件从政治立场上来说似乎是“命中注定”的。而对此,朴槿惠自然心知肚明。她极力撇清自己与李明博一派之间的关系,积极以铁娘子的姿态示众,试图打造韩版撒切尔的形象。虽然早在2007年她在与李明博的较量中也打出过铁娘子的形象宣传牌,但彼时的韩国政坛依然热衷男权政治,使得这一招并不奏效。

铁娘子的手腕

而如今,在满眼黑衣的韩国政坛,顶着政治强人家庭背景以及坎坷身世的朴槿惠,以一袭红衣的形象再度打出韩版撒切尔形象牌,少了几分气势上的咄咄逼人,多了一些对坎坷世道的奋力抗争。而这,恰恰是贫富日益分化的韩国社会目前所最需要的形象。更为重要的是,朴正熙执政期间曾力肃贪腐。虽然推行高压统治,但朴正熙一家生活简朴,对于“第一公主”的朴槿惠也是严格要求,据朴槿惠回忆说,打小出门,父亲都是要求她自己坐公交车。在后来控告朴正熙的罪名中没有一条是指责他贪污腐化的。这一点对于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过来的韩国人来说,显得格外具有吸引力。即便是同在新国家党,朴槿惠也和那些勾结大财阀的李明博集团有本质的区别。

同时,对于棘手的朝韩问题,朴槿惠也将选择与李明博强硬的外交立场不同的路线。有着先前的朝鲜亲善之行,这样的标记注定朴槿惠将在朝鲜半岛事务上采取更为柔性的外交政策。李明博政府上台以后,在处理朝鲜半岛事务上屡屡展现出鹰派姿态,他一改金大中和卢武铉时期的“阳光政策”,与朝鲜摩擦不断:2009年朝韩舰艇在北方界线海域交火;2010年又爆发天安舰事件和延坪岛炮击事件,今年更是频频参加针对朝鲜的军事演习。

面对李明博留下的这么个烂摊子,朴槿惠在宣布参选时强调,如果当选必将改善朝韩关系,推进朝鲜半岛“信任进程”。不仅如此,朴槿惠还表示要摒弃金大中和卢武铉执政时期推行的“阳光政策”和李明博的强硬路线。在她看来,前者是对朝鲜的骄纵,后者只能激化矛盾。而朝韩之间真正的良性关系,应该是由韩国出于和平目的来引导朝鲜走向一个负责任的主权国家的道路。因此外界猜测,韩国总统的选举结果或将对未来朝鲜半岛局势的发展影响深远。此外,朴槿惠至今单身的婚姻状况也将成为焦点。民选社会政治体系下,竞选人往往把自己整个的家庭都请到了台上来展示一下,向选民传递“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姿态,也可以大打温情牌。而有媒体评价朴槿惠是“三无女人”——无父母、无丈夫、也无儿女,所以她可能对所有的选民的冷暖真情没有切身体会。

不过对于一个经历了丧母、丧父,独自挨过一段坎坷岁月的女政客,她在人生中几乎经历了世界上所有最惨的事情。饱尝人间冷暖的朴槿惠对社会的理解,对人生的解读,几乎超出了常人,这都将对这个未来的“民生总统”的执政思路产生很深刻的影响。

距离年底的大选还有4个月不到的时间,但山雨欲来风满楼,选战的硝烟已经在韩国悄然出现。对于出身政治强人家族的朴槿惠来说,至今单身的她耗尽大半生心血,就是为了总统的宝座准备着。父亲的历史给她带来光环,也带来了阻力。但对于这位韩国“政二代”来说,走出父亲的阴影,重塑韩国的未来才是她的真正使命。(摘自《看世界》)

良品生活
相关文章

王思聪已经107天没有更新微博了。这100多天发生在微博上的大事,除了中印边境冲突,就是《战狼2》的票房破破破破20、30、40、50亿。...

你可能不知道陀思妥耶夫斯基是谁,但你或许听过《罪与罚》这本书的名字。鲁迅曾说过:“要将现在中国人的东西和外国的东西比较起来……像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对比起来,真是望尘莫及。”...

他厌恶周围敬老的眼神。那眼神里还有敬仰。他惶恐,担心与人想象中文雅、博学的样子不符。姚谦,写词人、制作人,历任台湾EMI、Virgin、Sony唱片公司总经理,现任乐视音乐高级副总裁。...

“我曾经多次摔下山崖。”何斌说,“每次都很幸运,不过现在都是小心翼翼的。”6月的大别山,郁郁葱葱。吃过早饭,55岁的乡村医生何斌换上旧衣裳,和老伴打个招呼,带着镰刀、绳索、背篓等工具上山。...

喜剧对我来说是一个双向选择的事儿吧。演了喜剧以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这种演法大家就会笑。你创作一个东西,演完了以后,反馈给你的这些很快乐,那种快感,特别强烈,感觉人生巅峰不过如此(笑)。...

冯远的一支笔深刻写意苍生,一把刀严谨解剖自己,一腔热情推动社会公共美术事业的发展,一份关爱支持体恤着老中青艺术家。他追寻实践艺术理想,更是自觉地把为时代创作大美为己任。作为参加文艺座谈会艺术家代表之一...

即使是在不工作的时候,杨幂也很难让自己完全放松下来。时间允许的时候,她每天给自己预留七八个小时睡觉,「哪怕第二天没有工作,今天夜里3点钟睡、4点钟睡,我也会定一个11、12点起床的闹钟,绝不会放纵自己...

在做《白银饭店》专辑时,他开始重新认识故乡,重新认识与故乡勾连一生的父亲。2016年春节过后,音乐人张玮玮去了一趟西藏。这一年他40岁,按照对年龄的传统划分,他将步入中年。藏历十五凌晨3点,他背着父亲...

自称“南门大人”的店主朱敬一同样非主流。“淘宝店主”身份之外,他是一个独立艺术家,在香港、柏林、奥地利都举办过个人画展;也是艺术产业研究者,推动了国内第一个原创艺术品交易平台的成立,提倡艺术平民化。...

节目只是个游戏,但有一半的人都选择了喝下去。我知道现实中人都会害怕,我知道独自面对整个世界有多孤独,但我还是想劝大家都别喝这口水好吗?哪怕还剩下一个人,只要觉得不对都要抗争,这就是摇滚乐的意义。...

阅读时间微信订阅号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