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时间
  • 关于珍惜生命的名人名言
  • 太远容易疏远,太近容易情尽
  • “不公平”是如何毁掉一个人的生活
  • 董明珠:用小米代表互联网本就是个错
  • 理想,努力了才叫梦想,放弃了那只是妄想
  • 龚琳娜:身为“德国媳妇”想为难民歌唱
  • 原谅我在最美时离去
  • 李开复:没有人比你更在乎你的未来
  • 张德芬:不要试图改变你的另一半
  • 当前位置:阅读时间 > 人物周刊 > 凌潇肃:爱上跑步的孤独,喜欢纯文学

    凌潇肃:爱上跑步的孤独,喜欢纯文学

    Ring | 日期:2014-11-03  来源:阅读时间

    下午三点,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记者和摄影师在等待凌潇肃的到来。步入深秋,风吹得很“通透”,森林公园层叠的绿色也逐渐被金黄覆盖,这应该是最美的时候,遛弯、跑步甚至只是来照相的游人不少。我们一直望着公园入口,不知凌潇肃以什么“姿势”进入我们视野。

    “嚯!”摄影师叹了一句,一个穿着短袖的高壮身影就从人群中“蹦”了出来,真的是短袖,而陪他同往的工作同伴却身着棉服。“你好、你好、你好!”他伸出右手,接连三声问好之后说道,“咱在这儿拍,这么美儿的地儿,之前没有来过,头一次来,头一次来,这么美。”几句重复,带着儿话,感叹中不时用“我X”加深下语气,素颜,没带化妆师,和你可能遇见过得的任何一个一米八四的高壮青年,没有任何“不正常”之处。

    “我刚从三里屯剪完头发,没来过,怕开车走错,打车来的,司机停得远了,我一路跑过来,从鸟巢... ...”记者正想着这种热身准备应该够了时,凌潇肃开口说道,“你们找地儿,我再跑跑”,然后一溜烟,消失在我们眼前。他的工作同伴告诉我们,“在电影学院时,老师都调侃凌潇肃,热身活动一万米起步!”

    当然,这还不是我们当天的全部阵容。不久后,凌潇肃的妻子唐一菲带着他的父母也过来了,凌潇肃说“咱们工作,他们是来公园溜达,都是头一次来嘛。”不过大部队还是一直走在一起,并没有分散。老两口时不时拍几张照片,唐一菲素颜,一直和工作人员聊着天,还给我们出主意“让潇肃多跑跑,多跑才出状态。”也时不时地给凌潇肃说,“别摆,别假。”

    唐一菲说自己近一段时间没有拍戏,胖了好多,“九十三四斤已经飙升到一百一了,哈哈,女人嘛,不能太瘦,这样挺好。”“你们准备要孩子了吗?”记者问道,唐一菲也没有回避,“潇肃是属猴的,我们或许会要个猴宝宝,嗯... ...也得顺其自然。”拍摄的过程中,凌潇肃被不少游人认出,有个阿姨甚至问记者“是他吗?”记者笑而不语后,她自己念叨“对,是他。”也有人拿出手机,甚至单反开始对着凌潇肃拍照,工作人员制止后,他们不满地嚷嚷“我们没拍凌潇潇”。是的,他们把名字说错了,但走两步,还要回头看一眼凌潇肃。

    “没事儿,换个地儿”凌潇肃对记者说,整个过程很用力地配合,没少跑,没少跳。拍摄结束后,我们沿着森林公园的路边走边采访,天色已经暗下来,风吹得人很冷,凌潇肃用陕西话说:“我这个人特别简单,吃碗陕西油泼面就很开心。”“如果拥有时光机,真的可以让有些事情改写或重来,你有想改变的吗?”记者问道,凌潇肃说,“昨天看到你发来的问题,我就再想这个怎么回答,毕竟没有时光机,没有如果。”

    工作结束,我们道别时,凌潇肃说:“讲了那么多,但是,也许我说的不是真话呢?”他哈哈笑了,看了看记者说道:“感觉是真的,你对我的感觉是什么样子?”“再见,谢谢”他说。唐一菲先带凌潇肃的父母去吃饭了,道别后,凌潇肃赶去和家人会合。

    BQ=《北京青年》周刊

    L= 凌潇肃

    爱上跑步的孤独

    BQ:现在经常跑步吗?一般在哪里跑?跑多久?

    L:我以前非常自虐,不管什么事都要给我的锻炼让路,国家一级运动员,一定是四百米塑胶跑道伺候的!沿袭体工队的作息,一点午睡、三点训练,不练就不舒服。在电影学院时,常常下午就去北航、北邮、北体师的专业队混训练,大一、大二时代表北京电影学院参加北京高校运动会,拿过200 米和400 米冠军。现在应该还是电影学院400 米纪录的保持者。也留下很多运动损伤,椎间盘突出,腰肌劳损,大腿肌肉多次拉伤,太要强,练的太过。现在看得释然了,也奉劝年轻人一定不要争强好胜。现在对自己要求不那么高,无论公园还是小区都可以锻炼。不拍戏的时候,还是下午三点,两个小时,慢跑、压腿、加速跑、冲刺,再去健身房练练力量,这样的生活很奢侈。

    BQ:现在的跑步活动比较多,比如北马,“color run”你会参加吗?平时锻炼时有人陪你吗?

    L:不参加这些活动,平时也一个人跑,我喜欢一个人,也有意让自己一个人,跑步是孤独的修行,要爱上这种孤独。什么也不想,就是一种放空的状态,只享受运动和代谢,只有真正热爱运动,才能感受那种运动后释放的多巴胺,它会让你快乐,会上瘾。

    BQ:出身艺术家庭,怎么热爱上跑步的?

    L:体育特长是天生的,我从小就比别人跑得快跳得高,一直参加学校的田径队。高二进了陕西体工队,教练说,你的条件不出三年,能拿全国冠军,我在体工队练了一个冬天,就从国家二级运动员,到了国家一级运动员,那会儿,每天骑自行车,上午去西安中学上课,下午回体工队训练,挺辛苦。

    BQ:成绩那么好,又如何放下专业训练,转投影视表演?

    L:以体育为主实际只呆了那一个冬天。每天的训练,让我觉得自己像一匹马,没有思维的乐趣,专业运动员不是我终极的梦想。后来听说广州军区战士话剧团招文艺兵,我就去了,考试时老师让做个小品,虽然不太懂,但也完成了,老师还挺满意,毕竟文体不分家,我从小到大也都是学校的文体积极分子。在即将入伍的时候,又阴差阳错去考了电影学院,过了专业课,也就放弃了在广州入伍的机会。没走寻常路,好在家人一直都挺支持我。

    演员都有与自己失之交臂的角色,人生又何尝不是?

    BQ:现在正在拍什么戏,讲讲新戏的情况?

    L:刚刚拍完一部戏,和《回家的诱惑》女主角李彩桦一起合作。出演一名富二代,姐妹俩都喜欢这个富二代,妹妹贪图名利,姐姐人非常好,我一直和姐姐在一起,但是一场车祸她们毁容,之后换了脸,妹妹将错就错就扮演了姐姐的身份,嫁给了我,中间各种波折和冲突。

    BQ:和《回家的诱惑》类型蛮相像的?

    L:其实我并不喜欢这种类型,很假,让我挺不舒服,我是非常坦诚的人,就直说了。不过作为工作能把这一类型演好也不错,然后再伺机拓展自己的道路。

    BQ:向往哪些角色?

    L:比如张国强的《推拿》,让演员enjoy 的是真正塑造一个角色。而不是一个概念,一个脸谱。不过演员相对被动,就是接剧本,没有办法计划,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BQ:你有因为喜欢一部戏而向导演自荐的经历吗?

    L:就是电影《白鹿原》,我给导演打电话毛遂自荐,我说全中国没有第二个比我更适合演黑娃的。这部戏筹备辗转多年, 5 年以后,也就是2010 年8 月,我拍《回家的诱惑》时,导演电话我,说《白鹿原》准备开拍,让我来演黑娃,我当时激动的腿都软了。后来也是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去成。包括《闯关东》朱传武这个角色也接触过。

    BQ:遗憾吗?

    L:其实每一个演员都有与自己失之交臂的东西,每一个人的人生又何尝不是呢?

    BQ:会想过别人可能因为一部戏而更红,有过心理落差吗?

    L:汤唯是因为一部戏,从地上到了天上。但是大部分人的成长都是积累的,我心态比较好,像跑步,不能只图更快更强。我的第一部戏是《关中匪事》,后面又拍了收视率很高的《回家的诱惑》,也算是幸运的。

    BQ:那对自己的状态满意吗?

    L:不满意,还是应该演更多值得推敲的有分量的角色。不过,走到今天,我完全是在靠天吃饭,完全不计划,计划没有变化快,工作生活都这样,走哪儿算哪儿。

    喜欢纯文学,最爱陈忠实和严歌苓

    BQ:不工作的时候,喜欢以什么样的方式给自己“放假”?是旅游,还是宅在家里?

    L:坚持跑步可能是我在休息时比较与众不同的地方。我也很喜欢和老婆看电影,不是很爱看大片,喜欢看有思想内涵的文艺片,刚看完崔健的《蓝色骨头》,其实任何一种艺术形式,都是一种语言,崔老师牛B 在可以用音乐吐露自己的心声,用电影展示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就差写小说,画画了。我经常宅在家,出去旅游的意愿不是很强烈,拍戏都在外面,所以更稀罕在家。家就是一部交响曲,父母家人都在的话,我们也会闹哄哄的。

    BQ:你是个大男子主义的人吗?

    L:大男子主义作为贬义的一方面,诸如霸道、不讲理,我都没有。我还是有很多褒义的能量的,比如关心别人,不让自己的家人受到伤害,反正是好的。

    BQ:平时还有什么爱好?

    L:除了电影、跑步就是文学,我最喜欢的是陈忠实,把《白鹿原》看了四遍。最近刚看完严歌苓的《陆犯焉识》,电影只呈现了书的一角而已。

    BQ:很多人看这本书都忍不住哭,你会控制住自己吗?

    L:我也是读到后面会流泪,读好书特别怕把它读完,总觉得读完就没有了,越是好书越有这种感觉,每天就只准自己看几页,反复回味,有时晚上起来,再偷偷看几页。

    BQ:看完一本,还可以选择其他好书,干嘛一棵树上吊死?

    L:别的不是它,我就这么较劲!我看一本书的同时,不会看其他的,完全沉浸在里面,这很代表我的特点。

    女人一辈子最大的事业应该是她的家庭,严格来说,男人也一样

    BQ:严歌苓特别善于塑造女性的形象,你又喜欢什么样的女性?

    L:她的《小姨多鹤》我也很喜欢。我还是喜欢传统型的女人,我想全世界对女人的审美大致一样,中国曾讲究女性要有三从四德。

    BQ:这种想法还不大男子主义吗?

    L:我觉得这没有错,女人应该相夫教子,女人一辈子最大的事业应该是她的家庭,严格来说,男人也一样。美国经历过性解放,现在也回归了,更看重家庭,反而中国在这方面开始颠倒了。

    BQ:在家会下厨做饭吗?有没有拿手菜?

    L:我喜欢吃面,几天不吃油泼面就不行咧。我老婆对吃比较挑,她会做饭,家里请的阿姨往往给她打打下手,她主厨。我是什么都不干。

    BQ:刚才一菲说,你们想要一个猴宝宝?

    L:一定要顺其自然,不知道老天爷什么时候赐给你,一旦计划就不纯粹了,我在精神上特别要求纯粹。,

    BQ:一菲满足了你对妻子的所有要求和想象吗?

    L:那是肯定。

    BQ:一直觉得你给人的感觉比较低调?

    L:我也是分人,今天我就很自然。演员要用作品说话,自己说太多,我有点不齿。

    BQ:除了妻子,还经常和父母相聚谈心吗?

    L:会沟通,比如装修风格,哪个家具城的家具更便宜,养生节目又在说哪些不能吃。

    BQ:前一段的风波,父母会跟你聊吗?

    L:我不让他们上网,把他们电脑都没收了,怕他们看了不舒服,他们对我现在的状态也还挺欣慰。

    BQ:如果可以重来,你希望自己的哪些经历被改写吗?

    L:人生没有如果,不可能逆转,好或不好,愉快,痛苦都是人生的经历和财富,我这个回答是不是很没有创意?

    BQ:那如果拥有时光机,令你可以见到任何想见的人,你希望他是谁,和他聊点什么?

    L: 见到耶稣, 如果可以, 我会是十二使徒之一。

    BQ:再说一个呢?(同行的工作人员说,有没有哪些角色想要弥补?)

    L: 如果坐着时光机就干这事,那也对不住机器猫啊。非得再说一个,就孙悟空吧,跟他聊聊筋斗云怎么翻。(来源/北京青年)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