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阅读生活经典语录人物周刊美文原创读好书散文小故事另一面生活派杂碎
投稿注册会员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周刊 > 管晓杰:电影是一种手段

管晓杰:电影是一种手段

Ring / 2014-12-08 07:53  来源:阅读时间

曾成功推出《青春期》系列、《女人公敌》、《包笑公堂》、《来自星星的继承者们》、《后备空姐》、《校花驾到》等多部热门影视剧的互联网电影集团(IFG)也计划于今年进军大银幕。在互联网电影集团(IFG)CEO管晓杰看来,由互联网引发的传统影视行业的变革已经到来。

互联网电影集团(IFG)的掌舵者,管晓杰的另一个身份是导演,他的彪炳战绩可以用一组颇为亮眼的数据来佐证:《青春期》系列电影,中国最早热播的微电影,点击率累积22亿人次;2013年《上位》占据各大影视排行榜榜首,涉及敏感题材,引发热议;

《女人公敌》携手聚美优品打造业内品牌营销的经典案例;

2014年《后备空姐》引爆劳动节互联网影视黄金档,获网络付费收益新高;

《包笑公堂》首部爆笑喜剧营销方式首推32+1模式,即32部喜剧+1部同名手游+1部贺岁电影+1部同名话剧+1部动画片,此举打开了互联网影视传播的新局面;

《来自星星的继承者们》率先提出“合体剧”概念,并于9月份推出中国首部合体剧;

《电影与现实》联合顽皮猴子,开创中国首部闪片;

《校花驾到》联合新锐杂志,携众多偶像巨星打造全民校花校草联盟。

但是采访中的管晓杰更愿意自称为一个“产品经理”,“我们是一家互联网企业,互联网的文化就是用户文化,用户喜欢什么?大数据告诉你”。

BQ=《北京青年》周刊

W=管晓杰 (互联网电影集团IFG总裁)

一块钱的杠杆

BQ:您最初为什么会选择互联网行业?

G:因为最开始互联网门槛相对较低,在当时,只需花一两万块钱较低成本就能做一部短片;第二个原因是我们转入这个行业的时候,把握了互联网这个契机,我们的出身背景就是基于互联网——网络的视频、内容或者电影开始的。

BQ:互联网电影集团(IFG)最初的业务是做互联网广告的,当时是什么契机促使您投入互联网电影领域?

G:我一开始就在做互联网的内容,一方面为品牌客户拍摄广告TVC,同时自己也在筹备一些原创内容。我们最早有一部叫 《电影少女》 的网剧,这是中国的第一部网剧,点击量是三千万。

BQ:所以您看重微电影的发展趋势?

G:微电影最早是我们提出来的,《老男孩》推出来的时候,还没有微电影这个概念,还叫短片。从《青春期》开始,我们正式去炒这样一个概念,一年之内迅速地做了三部,到现在有了网络大电影的概念。不过,做网络大电影的并不多,因为很多做不动。为什么做不动呢?因为投入和产出不成正比。一个行业就像金字塔一样,挣钱的就是金字塔塔尖的极少数人,大部分是不挣钱的,流量就集中在少量的IP上面。

BQ:作为互联网的早期接触者,您是如何定义互联网文化的?

G:互联网文化是一种用户文化。未来五到十年,我们公司只做一件事情——把观众变用户。我们很早就把二者做出了最本质的区分。对传统来讲叫观众,对我们来讲叫用户。我们是以内容为基础,以用户为核心,以娱乐为手段的互联网电影公司,我们要做这样一整套的东西,最终把观众变用户。

BQ:那您是用何种方式吸引用户的呢?

G:现在有付费这一模式,观影付费模式最早也是我们提出的。2011年,我们出品 《青春失乐园》 的时候,中国还没有互联网付费电影,这是中国第一部在网络电影做付费的,收了大概六七十万吧。归根结底,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把观众变成用户。互联网的影视文化是用户文化。用户可能不一定会花五块钱去看我的片子,因为现在我觉得五块钱这个平台设定的杠杆特别不合理。我最理想的杠杆是一块钱。

BQ:互联网电影集团(IFG)的企业文化是什么?

G:造梦、造星、造未来

BQ:也就是说电影只是你们一个手段,而不是你们最核心的东西。

G:对,简单讲“造梦”,首先它是一个娱乐和电影行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和梦。如果你是一个90后或85后,你有可能做传统媒体制片人吗?没可能。但是我们公司,七大制片人全是85后,这么年轻在华谊华策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只有在这里你可能实现你做制片人的梦想。在你做好的情况下,我们不仅仅提供晋升空间,哪怕你将来想创业,我也可以给你投资。然后给你配套所有内容和推广资源,我来成就你的梦想,这就是我们说的“造梦”,不光是员工,艺人也是一样。所谓的“造星”,简单来看就是造明星,像我们推出的超人气明星赵奕欢。

BQ:你们在选择明星或艺人上面有什么标准吗?

G:首先他/她要有特质,不一定要美到极致;第二是他/她要有强烈的成功欲望,明星艺人这条路基本上是没有什么退路的,坚持走下去才是惟一的出路。

BQ:您对“造未来”怎么理解呢?

G:我们在前三个阶段,做自己的品牌,做衍生,到第四个阶段的时候就开始造我们的未来。晋升到第四个阶段的时候基本上所有的疆界都打破了。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今天我没做电视、手机甚至一些全新的产品,但是不代表我们将来不做,因为我手上有用户。我会根据数据和用户的喜好,来制造他们想要的产品。

BQ:作为80后创业者,并且是一个上升型的企业的领导者,您对创业本身怎么看?

G: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和我们原来计划的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大部分的创业者之所以失败可能是因为没有那么坚定吧。我们从事这个行业很长时间了,是中国互联网影视的第一批创业者,当优酷网都还没有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做视频内容了。只不过第一阶段叫“代工”嘛,帮人做了很多的广告定制、推广、营销等。但我们知道代工肯定不是长久之计,就开始做自主品牌。在2010年年底,我们有了天使投资。

趋利避害 遵循市场原则

BQ:在电影的选材上您有什么侧重?

G:在网络剧的选材上,基本上对男性观众考虑得更多,但在转换院线的时候我们会在构架上转变,会以女性观众为主。

BQ:为什么会做这种调整?

G:因为电影院线以女性观众为主。从现在《爸爸去哪儿》,到所有的小清新的片子如 《同桌的妳》,如马上要上映的 《匆匆那年》,基本院线电影的受众还是以女性为主,她一买票基本是两张,所以说偏女性的题材受欢迎,我们在 《青春期》 转院线的时候就要考虑。在互联网电影选材上则一般以男性为主,至少之前是。

BQ:这个是互联网文化的一个显性因素吗?

G:可能是早期屌丝文化导致的吧。其实,现在女性用户在互联网上看东西也很普遍了,女性有喜欢看韩剧的,有喜好看TVB的,男观众很少会看。 比如,电视剧 《古剑奇谭》肯定是女性观众看得多,昨天还喜欢柯震东,今天就喜欢李易峰了。至于《青春期3D》 的主演阵容,我们会遵循市场进行选角。

小而美的90后市场

BQ:您在很多场合描述过互联网电影发展的一个前景,您想过怎么去扩大网络电影或者IFG的受众?

G:第一阶段不扩大。为什么不扩大?就像你做奶粉,做一个所有人都喝的奶粉,没前途。为什么要做《爸爸去哪儿》?因为同类的节目没人做,明星跟子女的亲子节目没人做,它是空白。相当于你做市场要先细分市场,在婴儿奶粉还没出现的时候我一定做婴儿奶粉,我不会做大而全的,我会把它做透。其他产品也是一样的,如今大家都讲小而美,一定要先从细分市场开始,我们先从85后90后开始,特别是90后,我们就做这一拨人群,先把这个市场做透。

BQ:您觉得这一拨人群的特点是什么,就是85后到90后这个群体,在影片中您最想传递的价值观有哪些?

G:我个人觉得中国的观众还是比较好哄的,特别是女孩子。单从90后来讲,他们会是未来消费的主流人群。

传递的价值观就是我们“造梦、造星、造未来”的核心企业文化。我们提倡人们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像赵奕欢的服装品牌PUBE的slogan说的那样,“只为取悦自己”。现在有个叫马佳佳的创业还挺好的,《中国女合伙人之创业邦》有意让她做导演,王强和徐小平出任该片的监制。马佳佳做的事情是好还是不好,我觉得没有一个绝对的评判,但是她做了她想做的事情,做了很多80后都做不到的事情。在她这个年纪我觉得已经很好了。我建议90后们去追求更有个性的文化,但是要坚定和执着,不要否定自己的初衷。

BQ:您觉得80后和90后有什么区别?

G:90后的思想变化非常大,其实再往后倒推10年80后也一样,比如说对待工作,东跳一个槽西跳一个槽,永远是初生牛犊。在我看来没有必要老跳槽,90后波动很大,总的来说,90后相对于80后更有个性一点。

BQ:90后受到的思想束缚少一些,可以这么理解?

G:应该说是90后的整个眼界被打开了。以前没有互联网,眼界是受限的,没有互联网,他们怎么知道美国的片子长什么样?现在被美国大片天天这么轰炸,他还会中意国产做得不怎么好的片子吗,他肯定接受不了。但是,他们的眼界被打开了,不再封闭了。在这种环境下,针对90后,我们拍摄的电影就偏向他们追求的文化就可以了,当然,针对他们的喜好拍电影只是我们出品的电影中的一部分。

BQ:您怎么定义他们喜欢的文化,您觉得什么样的东西是他们喜欢的?

G:用大数据就可以了。比方说我以前做酒店视频点播的业务,我做了几年后发现,排行第一第二的类型永远是喜剧;再比如说多玩YY,虽然我们不怎么喜欢玩,但是90后们很喜欢,结果人家都已经上市了;类似的例子还有弹幕网站bilibili等。通过大数据,企业在做决策的时候再也不用这么的头疼,几个大数据一拎就全有了。

一代人一代电影

BQ:观众最早对IFG了解是从《青春期》电影开始的。名头打响了,现在后续也拍摄了很多影片,网上相关的评论也很多。面对网友们对题材和尺度产生的一些质疑,您是如何看待的?

G:去年三月份,我们拍摄的电影《上位》播出的时候,点爆了整个网络,各项数据稳居第一。但是紧接着,别家就想能不能跟着打擦边球,于是出现了“海天盛筵”一大堆,间接导致了“广电”到互联网的净网行动。这样来看,所有人会去觉得这是一种擦边球的行为,但是你要去看它的“核”是什么,比如《上位》这部片子,最后讲女一号通过当群演努力奋斗,并没有通过别的手段去上位。电影提倡的核心价值观是人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奋斗出自己的位置,争得自己的人生。

大家争议的问题其实是电影的结构问题,再往后做大电影,就可以把不适宜的这部分去掉,把励志的部分提上来,这就没问题了。像赵奕欢的《后备空姐》,我们会慢慢地往更加励志的方面拍。像一些喜剧的题材,就会以喜剧的方式去表现它,传统的说法叫擦边球,其实不是,只是与这些题材最先做了尝试,出现了一些可能不适于表现的元素,把它们去掉就好了。

BQ:很多产品往往是从网络上爆出的热点开始,您是否也特别关注这些热点?

G:我们不会因为一个热点词而做一部电影。我们选择题材的时候会考虑它的延伸性,不能做大电影的我们基本上很难会考虑,能做大电影的,我们还要考虑将来能不能转手游做更多延伸。而且我们只做3000万以上的项目。

BQ:大电影等一些规划已经慢慢地步入正轨了,您认为互联网电影导演和传统电影导演的区别在哪儿?

G:区别就是传统电影导演可以更不用考虑观众的感受,而更多考虑自己的感受,作为互联网电影的导演一定要考虑观众感受和用户习惯,这是本质区别。传统的导演可以对一本书感兴趣,比如山 《楂树之恋》,跟用户有什么关系呢? 

BQ:您喜欢哪个导演?

G:国外的像卡梅隆、斯皮尔伯格,国内的像姜文、冯小刚都挺好的,对年轻的导演我倒没有那么喜欢,因为觉得多数还是模仿性的,我觉得还是经验不足。

BQ:这些草根出身的或者年轻的新晋导演您看好谁?

G:我觉得互联网的一批火爆IP都是会有作为的,包括我们自己。一代人一代电影,比如  《爱情公寓》 出个电影版,就会有很多人去看;彭浩翔、台湾的陈正道,也会有很多人看。像郭敬明、韩寒拍一部就是六七亿。邓超去拍又是六七个亿。这是一个新的群体和他们新的需求相互融合的时代,也是新一代电影大有作为的时代。(来源/北京青年)

标签:人物影视
相关阅读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