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阅读生活经典语录人物周刊美文原创读好书散文小故事另一面生活派杂碎
投稿注册会员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周刊 > 吴文辉:阅读复兴将在数字化领域开始

吴文辉:阅读复兴将在数字化领域开始

Ring / 2015-04-25 05:45  来源:阅读时间

4月23日,“世界读书日”,人民日报特别推出了一期深度采访《全民阅读书香社会》,探讨全民阅读的现状和未来之路。文中采访了前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邬书林、阅文集团(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合并而成)CEO吴文辉、广东省深圳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京生等文化界知名人士。

值得注意的是,曾经的网络文学教父吴文辉也出现在这一访谈中,似乎也预示着传统文化阶层对数字阅读的认可与重视。吴文辉在人民日报的表态,也一再向数字阅读领域呼吁对移动阅读品质的关注:“我个人不太喜欢‘心灵鸡汤’和‘权谋类’的‘畅销书’,读书不能过于功利,应该追求更真更善更美的东西,这才是读书的真正要义所在。

吴文辉今天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对“全民阅读悲观论”进行了回击:“人均4.56本这一数字并不能说明中国人不爱读书,因为没有把手机阅读、网络阅读的行为和习惯统计在内。不能低估中国人爱好读书的习惯,中国人是很爱读书的”。

吴文辉:阅读复兴将在数字化领域开始

对于移动阅读领域的未来,吴文辉非常乐观:“移动互联网正在把我们带入一个崭新的阅读世界,阅读复兴将在数字化领域开始。如何把人类的智慧和精神用数字化的方式实现可视和传承,将是数字阅读行业人面临的挑战,当然,更是机遇。”

越来越“重”的数字阅读

应该说,人民日报推出的这一重量级访谈对象,选择的都是对推动全民阅读善莫大焉的社会知名人士,比如不遗余力推动全民阅读立法的邬书林。

邬书林的观点和吴文辉不谋而合,他向人民日报记者表示:“目前,国民阅读率不高是客观现实,但是阅读力在逐步提升。信息技术的进步,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广泛使用,为阅读提供了一个新的更方便的工具。”

据相关报告显示,2013年,我国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为50.1%,较2012年上升了9.8个百分点;各媒介综合阅读率为76.7%,较2012年上升了0.4个百分点;有44.4%的成年国民进行过网络在线阅读,41.9%的国民进行过手机阅读。可以看出,数字阅读正一步步成为全民阅读的重要手段。

腾讯CEO马化腾在今年“两会”上特地提出了内容IP的提案,让互联网成为最大的内容发行渠道,从内容层面填平数字鸿沟。

来自工信部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2月,我国移动电话用户总数达到12.9亿户。移动宽带(3G/4G)用户占比大幅提升,总数达6.24亿户。IDC的一个报告预测称,到2020年,全球数据量将扩大50倍。

吴文辉对这一数据的评价是:“巨大的移动电话用户以及宽带用户的大幅增加,意味着用户从手机获得的数据和信息在大比例增加,这也意味着,我们还用老的数据来衡量中国人是否喜欢阅读,这样的方式也需要改变了。”

数字阅读正在变得越来越“重”。

数字阅读呼唤人文情怀的领航者

毋庸置疑,数字阅读面临着成长中的烦恼。比如最重要的内容方面,读者怎样方便地找到自己想看的好内容,再如载体方面,如何让消费者喜欢、舒适,还有从源头的出版到呈现需要一个事实标准,甚至克服IP盗版等顽疾。

似乎在整个围绕全民阅读的各个环节都存在问题,如何破局?从国家层面看,需要加强立法和政府投入,从扶植好作者、打击盗版,倾斜投入贫困山区老百姓的阅读建设,再到塑造全民阅读的文化氛围,这正是有识之士推动政府尽快出台《全民阅读促进条例》的美好初衷。

但在如此一个带有全民公益性质的目标中,我们还需要一个产业层面领航者的角色,一个具有人文大爱情怀的领航者。通过他,我们可以务实地聚集全民阅读中的所有参与者,良性整合产业合作各方,并公益化推进我国全民阅读目标的实现。如此,在全民阅读领域,有利于形成政府、产业和专家学者联动机制,帮助全民阅读落到实处。对此,吴文辉称:“阅文集团愿意担当此任”。

除了腾讯背景强大的资本实力,还有起点中文网长期的粉丝效应,其实我们更应该看到阅文CEO吴文辉的情怀。一个在公司成立发布会上不忘讲出自己“初心”的企业领导者,也不会纯从利益角度看待自己做的事。

吴文辉说,过去的十三年,本着发展中国网络阅读事业的初心,自己与伙伴们一起,共同将中国网络文学一路推向壮大。而今,站在过去成绩的基础上,他与团队回望初心,“梦想也迎来了新的跃升”。这一梦想的跃升,吴文辉曾表述为:“‘不让作家继续清贫,不让读者无书可看’一直是我内心的目标,阅文集团现在有400万的内容创造者,如何让这些内容创造者创造出更有底蕴的内容,让读者看完变得更有修养,更有内涵,也是我下一步的理想。”

这一领域需要一个英雄般的公司的另一个理由就是,世界上没有人走过的路,总是需要一个人不畏冒险先去趟出来。阅文集团正在这么干。

吴文辉说,在图书电子化上,那些出版社无暇顾及的书,他会让自己的团队去精排,费时费力;比如他们和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打造公益项目——“开放的传统游戏数字图书馆”;在版权交易时,他们得四处奔波,与各方打交道,好话说尽。这不仅仅要求阅文足够大,还得会跳舞。

事实上,作为一个会跳舞的“隐形的大象”, 阅文集团正在有计划地投入庞大的资金,既要建成一个包括小说、人文、社科、财经、技术、健康等海量内容在内的中国互联网上最大最全的正版内容基地,同时,他们还在对标kindle电纸书,给数字阅读的用户一个真正好的体验。

为什么要这么累去推动整个数字阅读行业的发展,那么使劲地去践行全民阅读?用吴文辉的话来说,“阅文集团现在已经是行业的领导者,如果以腾讯的财力和资源都不去做这样的事,就更不能指望其他公司来做。”

数字阅读需构建新产业生态圈

吴文辉在采访中表示,全民阅读是一个宏大的系统工程,从技术层面上,应该鼓励包括互联网阅读出版在内的文化出版事业的更大发展,推动新的数字出版技术与传统出版的融合。也就是说,需要用“互联网+”下的数字阅读方式更好地服务用户。

确实,在“互联网+”的帽子下,全民阅读的相关行业都在“数字化”,朝向构建数字化新生态圈的方向变革。

如果类比于传统阅读产业,这一新生态圈也将由内容出版、印刷、渠道发行等新兴行业而构建,只不过数字阅读均将重新阐述这些行业的形态。反过来看,数字化阅读消费者的极速扩大,也倒逼数字阅读必须加速整合和聚变,从而真正在全民阅读的系统工程中发挥最大化的价值。

从读者角度分析,之所以倡导全民阅读的主张,正是时代发展的副产物,比如生活节奏过快,术业分工过细,物质经济发展下的人文精神匮乏等。“而顺应移动互联网时代潮流的数字阅读可针对性地解决好读者所关心的三大本质问题:读者有其书,这是内容方面的要求;读书很舒适,这是我们对读书的方式要求;我们很方便地得到书,这是我们对内容传递渠道的要求。”

吴文辉一直坚持的观点是,当青灯黄卷式的传统模式被即时在线浏览所取代时,庞大的数据流背景下,人们如何寻找有价值的阅读内容,将是全民阅读面临的最大挑战。

作为行业的领航者,阅文集团给出的带有示范效应的答案是建设一个“全阅读生态”。其中,包括了全面领先的内容储备、数字阅读全设备平台搭建,以及全娱乐版权运作系统。这一战略举措也被外界称之为“三全模式”,即“全内容+全设备+全呈现”。

在这一模式中,我们可以乐见,阅文将整合数字出版的上游行业,整合电纸书行业,用市场的力量团结数字阅读的各方服务商,为读者奉献最全面、最有价值的内容。

当然,在“三全模式”中,阅文集团对互联网时代下的“阅读”的阐释也有新的延展,他们认为,这是一个源于内容的泛娱乐阅读时代,包括动漫、影视和游戏。“这多少可视为一个行业领航探索者给我们数字阅读行业的有益启发——只要内容是健康的,喜闻乐见的呈现形式有什么不对吗?”吴文辉说。

“一本书,超越时间与空间,与世界同在。读书真是人生之乐事啊。”在此次《人民日报》的专访中,星云大师如是说。吴文辉亦深有同感,他对记者说:“阅读复兴,能否超越时空的限制,让阅读再成为人生乐事,这是整个数字阅读行业的义务和责任。”(来源/搜狐科技)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