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周刊 > 正文

Tony王旭升:我挺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小清新

编辑:missan  日期:2015-05-17 00:06

上周,我和 Tony 在氪空间,用小工具 archive.org「穿越」了一回。

Tony 本名王旭升,下厨房创始人,豆瓣第一位设计师。

截图是我们「穿越」到的第一个地方: 08 年 10 月时的豆瓣网页。那时他刚加入豆瓣 4 个月,图中的网页,也是他操刀设计的。

豆瓣之前,Tony 已经在鲜果做了两年设计师。那时候,喜欢写东西的 Tony 是独立博客兴盛时期很早的那一批「老博主」,与好友白鸦一起发起组建了设计圈有名的 UCDChina。“创业后就越来越忙,没有时间打理了,UCDChina 也慢慢停止了更新” 。

加入豆瓣也缘于白鸦的介绍。

和阿北第一次见面,“坐下来就开始聊很细节的问题”。他们聊的是怎样解决豆瓣设计开放性的问题;08 年的时间节点,豆瓣正在扩张产品线。Tony 记得当时他给阿北提了三个建议:设计模块化、弱化设计本身、突出内容本身。“这也是为什么豆瓣都选了很浅的你们认为小清新的颜色”。

Tony 印象中,阿北有冥想产品的习惯,“他是一个很有产品 sense 的人”。那个时期他们常研究的明星产品,包括 Flickr ,dig 等。豆瓣期间,Tony 也开始由设计转型产品,豆瓣小站和豆瓣小组都是他负责过的产品线。“之前对社区的概念是比较陌生的,豆瓣期间完整地建立了对社区的了解”。

Tony 认为,「社区」一般而言有两个派系:一种是「冲着流量而去」的传统论坛模式,一切指向PV ,再通过广告变现。这种模式下,扒内容、找爆点... ...大杂烩的内容堆积、效率低的沟通,重心聚焦于渠道和 SEO。另一种是 UGC 模式。“UGC 服务于人而不是渠道”,“尽可能地通过社区的规则、聊天方式、功能等,体现对人、对内容生产者的尊重”,“但从思维上来说,你控制不了人、也控制不了生产内容的人”,“所以一个稳定的社区是去中心化的”。

我们「穿越」到的第二个网页,是 11 年 3 月 17 号时的下厨房,这也是下厨房网站正式上线两天。Tony 开始通过自己设计的规则,去添砖加瓦、招揽驻客、组建社区了。

Tony王旭升:我挺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小清新

11 年 3 月 17 日的这张网页,首页的视觉核心位置,是一张美味盐煎肉的大图 banner 。早期的用户,应该都对下厨房每天更换的 slogan 和 EDM 印象深刻。耳熟能详的「唯有爱和美食不能辜负」;摘取于万能青年旅店的「是谁来自山川胡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以及「小寒大寒糯米饭,年头年尾暖粒粒」、「远传冬笋味,更觉彩衣春」等带着烟火暖意和生活质感的文案。

不过这些,都在后来的迭代中有了变化。EDM 早已关停。下厨房移动端最新的 4.0 版本,并没有视觉明显的大图 banner ,取之而代的是重要度并行的条块,分别呈列本周最受欢迎菜谱、关注动态、和早午晚餐晒图的入口。

“首页就是一个没得选择的结果,基本是逻辑推理出来的”。 Tony 说。头图 banner 展现一张美食高清大图的形式,媒体思维导向色彩更浓,照顾的是内容消费者;而关注动态、晒图等功能入口的露出,照顾的是内容生产者。下厨房现有首页的信息排列方式,就是他对内容生产者的选择结果。“设计其实就是排除法。尤其是首页的信息排列逻辑和呈现方式”。“改来改去改到最后,体现的就是一个最底层的逻辑。你看中了什么,取舍了什么”。

停运 EDM ,则是运营机制和产品机制相互配合的时间节点问题。“冷启动期间,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就是通过运营搭建一个样板间,向用户呈现我欢迎什么样的内容、对内容的期待是什么样子”。“当一个社区逐渐壮大,由相对平等融洽的小村庄扩张为城市时,产品规则应该成为团队关注的重心,强输出的运营也从一定程度上交给核心用户”。“阿北曾经是豆瓣很多个小组的组长,社区做大后,也慢慢淡出,把好几个小组的组长职位转让给其他人”。

“那些 EDM 和下厨房一样,都挺小清新的”,我说。Tony 很不解,“为什么大家都说我们小清新,我挺不愿意承认的”,“清新可以,但月活跃2000多万用户不算小了吧”。“我一直定位的下厨房,是「有价值、很实用」的平台,太文艺也是当时停掉 EDM 的原因之一”,“这和豆瓣当初选了很浅的颜色去凸显内容、淡化设计是同理的,这些设计都是功能导向、凸显内容导向的,背后有反复论证的逻辑,没有刻意小清新过”。

相比「小清新」,「反复论证」似乎更能体现 Tony 的产品设计风格。他加功能非常谨慎。“增加一个功能会经历反复的论证,不停地重构,每一个小功能小分类都需要有一套推敲多次的逻辑支撑”。比如下厨房的菜单分类,就是按照「用户不知道吃什么怎么吃时提供解决方案」的维度来设定的。 在「鱼」的分类下,有淡水鱼、海水鱼、少刺的鱼... ...这样分类所对应的场景就是,通常一个用户带着“想吃鱼”的模糊想法到下厨房看菜谱,跳入眼帘的是淡水、海水、少刺等很容易对应的偏好,随之最快地找到能用的菜谱,而不是一个让选择更加困惑的生硬的鱼类分类。

因为「反复论证」而相对较「慢」的团队也开始被事情逼得紧张起来了。

下厨房团队现有 30 多个人,产品算上 Tony 有两人,10 个技术,其中一个专门负责数据挖掘的工作。这也从一定程度体现了他们「用户数据导向」的风格。当然,每隔半年也会做一批定性的回访,每组 20 人,一般会都是寻找最轻量级的用户而非深度用户,了解外围用户对产品的理解。

最早的时候,团队没有 KPI ,“早上想几点来就几点来”。Tony 希望倡导的,是一种自我驱动、主动参与、“大家都能聊很 high” 的创业氛围。而发展电商以来,基本都是早晨 9 点到达、晚上 10 点以后再结束工作。 下厨房团队现在搬到了清河,离小米公司不远。“每次自己工作到很晚回家看到小米公司灯光通明心里就会一紧”,Tony 笑。“现在更强调习惯执行。以前习惯型抠细节,特别害怕改功能而犯错误,围绕规则的讨论比做事情还慢,这一套现在完全行不通了”。(来源/36氪)

良品生活
相关文章

王思聪已经107天没有更新微博了。这100多天发生在微博上的大事,除了中印边境冲突,就是《战狼2》的票房破破破破20、30、40、50亿。...

你可能不知道陀思妥耶夫斯基是谁,但你或许听过《罪与罚》这本书的名字。鲁迅曾说过:“要将现在中国人的东西和外国的东西比较起来……像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对比起来,真是望尘莫及。”...

一位罗振宇的会员坦率地说,他一直把《罗辑思维》当电视剧来看,“不要以为他说的就是真的,他在演,如果把他说的当成道理来听,去对比着在实践中使用,是会出问题的。”一开始还有点情怀2014留在杜若洋印象里最...

他厌恶周围敬老的眼神。那眼神里还有敬仰。他惶恐,担心与人想象中文雅、博学的样子不符。姚谦,写词人、制作人,历任台湾EMI、Virgin、Sony唱片公司总经理,现任乐视音乐高级副总裁。...

“我曾经多次摔下山崖。”何斌说,“每次都很幸运,不过现在都是小心翼翼的。”6月的大别山,郁郁葱葱。吃过早饭,55岁的乡村医生何斌换上旧衣裳,和老伴打个招呼,带着镰刀、绳索、背篓等工具上山。...

你一天会收到多少条垃圾短信?又是谁泄露了你的个人信息?今天分享一篇女性自述,故事主人翁用笔名写下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经历——「有人把我的手机号放在网上,说我想被陌生人强奸。」...

喜剧对我来说是一个双向选择的事儿吧。演了喜剧以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这种演法大家就会笑。你创作一个东西,演完了以后,反馈给你的这些很快乐,那种快感,特别强烈,感觉人生巅峰不过如此(笑)。...

冯远的一支笔深刻写意苍生,一把刀严谨解剖自己,一腔热情推动社会公共美术事业的发展,一份关爱支持体恤着老中青艺术家。他追寻实践艺术理想,更是自觉地把为时代创作大美为己任。作为参加文艺座谈会艺术家代表之一...

即使是在不工作的时候,杨幂也很难让自己完全放松下来。时间允许的时候,她每天给自己预留七八个小时睡觉,「哪怕第二天没有工作,今天夜里3点钟睡、4点钟睡,我也会定一个11、12点起床的闹钟,绝不会放纵自己...

在做《白银饭店》专辑时,他开始重新认识故乡,重新认识与故乡勾连一生的父亲。2016年春节过后,音乐人张玮玮去了一趟西藏。这一年他40岁,按照对年龄的传统划分,他将步入中年。藏历十五凌晨3点,他背着父亲...

阅读时间微信订阅号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