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时间官方公众号
目录:首页 > 人物周刊 > 潘石屹VS李开复:聊聊创业,谈谈选择

潘石屹VS李开复:聊聊创业,谈谈选择

Ring | 日期:2015年05月21日  来源:阅读时间

我们做任何事情,一个人是不可能完成的。要把大家联合在一起,每一个人的能力、每一个人的聪明程度、智慧程度可能都会不一样,可是最重要的基础是要相互之间信任,只有信任才可以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我现在看到有好多的失败,不是因为项目的问题,不是因为发展方向的问题,是合伙人之间不够信任。我觉得创业的时候,这是最大的困难。

伴随着全国人大会议上的“互联网 +”行动计划,以及总理亲临中关村“创业大街”的新闻,全民创业成为时下最热闹的话题。与此同时,与此同时,地产商人潘石屹正努力把一个带有 O2O 和移动办公理念的办公短租产品 SOHO 3Q 推销给更多人群,尤其是创业者。近日,在由 SOHO 举办的沙龙活动“潘谈会”上,他就请来了李开复,潘石屹称希望“可以招徕更多创业者的目光”。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创业者选择太多,如何做出正确的判断?潘石屹对谈李开复,为创业者答疑解惑。

潘石屹VS李开复:聊聊创业,谈谈选择Q/A

潘石屹、李开复

答疑解惑 

Q:年轻人一起创业非常困难,因为各有主见,怎么才能融合到一块儿?

李开复:坦诚的讲,中国的创业跟美国的创业有一个较大的区别。在美国,一般看到的是几个创始人有非常好的平衡,从而结合在一起。而国内创业大多数是一个老大,有魅力、有魄力、有理想,大家跟着他打拼。这个可能有国情的差别。但是最好的情况,是共同的理想让年轻人能够结合在一起。

Q:万通六君子如何成为历史上最成功的创业小队?

潘石屹:我们当年创业环境和现在完全不一样,当时中国什么东西都缺,无论是服装也好、制造业也好,中国也很缺房子。我们建房子的时候,人均才 7 平方米,现在人均快 40 平方米。所以缺什么东西,只要有机会做就可以。

可是今天的科技的环境、社会的环境,完全不一样,我也在不断地学习,觉得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帮助大家去创业,因为创业确实能让这个社会彻底改变。

Q:我想做一个人类导航的软件,它能够像汽车导航一样,很快帮你疏导出你未来的发展的每一步。这是你的想法吗?

李开复:你需要聚焦,我们见到所有的创业者,他们共同的一点就是都非常聪明,要不为什么来创业呢?但是聪明的人有最大的问题,就是把问题想得太大,他们点子太多了,每天上班就是一个新点子,最后小小的团队无法执行。

如果你想走这个方向,最好要挑一个领域,六个月之内能打造出一个原型来,满足了真正用户的需求,不能是所有的人类需求,只能解决一个问题。这个如果迈出去了,慢慢可以滚动成更大的人群。

Q:现在是全民谈创业的时代,究竟什么样的人适合创业?

李 开 复: 首 先 我 们 对 创 业 要 有 两种不同的理解。大部分人想的创业就是Facebook、百度、小鱼等等这样高科技顶尖创业,这种创业对经济是最有价值的,因为一个公司能够产生一个非线性的爆发的成长,也是大家心中最向往的。

这一类的创业坦诚的说,不是适合每一个人,甚至一千个人里面只有一个人能够做。因为这种创业需要与生俱来的独立、自信和执行力,碰到挫折,不断磨合、不断学习,不断成长,能够有这么大的抗压能力、学习能力和执行能力的人真的是千里挑一的。

其实整个社会都在变革、都在提升,今天如果广义一点把每一个参与共享经济,每一个个体户都当作一个创业者,就一定程度达到了大众创业的目标。

共享经济给今天的中国带来大把机会。中国的整个市场里面,过去有很多信息的不对称,经过了互联网加移动,一下把信息打平了。一定程度来讲,淘宝上的每个小店都是在创业。20 年前你要开淘宝店是不可能的,5 年前你做快的、滴滴的司机也是不可能,但是今天是很特殊的,现在每个人都有机会。

Q:现在市场上有很多猎聘这样的公司,他们都想取代传统的猎头方式,在投资人的角度来讲,你们怎么看待这些新兴的招聘平台?

李开复:其实这一类的创业也面对着一个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过去猎头就是赚取巨大利润的一批人,而猎聘解决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如何在个性化方面能够解决两方的问题,根据不同的高端、中端和其他的职位来进行对接,这种细分领域的机会特别多。在座的想做创业的,我建议你们成为“赚最不合理价差企业”的终结者,他们应该是最早被灭亡的。

潘石屹:互联网把好多传统的秩序都给颠覆了。其实旧的东西不是说一下彻底给破坏掉,因为在旧的秩序中,还有一些营养,你应该把你新建立的业务寄生在旧的上面,让它成为营养,把新的秩序慢慢的建立起来。如果彻底的想把旧的东西全都打破,重新建立一个新的东西,这种革命性的、破坏性的东西,一般都是很难成功的。

Q:我是三岁女儿的父亲,发现租车公司并没有提供安全椅,我们做的是儿童安全座椅在线租赁,但是一直没有经历到爆发式的增长,请问这是为什么?

李开复:这个好像应该是出租车公司提供的服务。我们看到创业者常常会陷入

一个挑战,就是把自己的感情和需求注入自己一定要创业的方向,并且认为自己一定具有代表性,能够突破一些困难。所以我建议,所有想做创业的朋友们,先审视一下我们的需求是不是有足够的人群。

Q:我创业14 年,见了这么多投资人,然后特伤心,谈到最后就是希望 36 个月就能上市,没有一个投资人是很诚恳的,怎么理解这个问题?

李开复:整个 VC 的行规并不是希望一次到位,而是怎么能够让你描述一个阶段性的目标,给你足够的资金达到这个目标。这个目标通常是一年到一年半之内的,好处是希望投资人在不断估值滚动、成长的时候继续介入,一轮一轮获得融资。

这个是人类过去 100 年经过很多智慧累计的融资方式。虽然让人更短视,但确实没有更好的模式存在。作为一个创业者,我们应该接受这个游戏规则,不要把什么事讲得太远、太宏伟,让人家不知道我钱进去会发生什么。

如果能把你的业务切分成 18 个月一格,下面我要做 ABC,18 个月之内我能达到一个用户接受或者解决什么问题,或者多少用户量,能卖出多少,有多少人使用等等,给自己一个阶段性的目标,确认这个目标值超过你现在要求的估值,我觉得投资人可能更能接受这种游戏规则。

Q:你们在创业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李开复:刚开始做的时候,大家觉得创新工厂的成功率不是很高,因为我自己是职业经理人。大家对我们所做的事情,早期的投资能不能有回报,抱着质疑的态度。五年以后,我们投资的案例有接近20 个市值 1 亿美金以上的公司,证明了我们是可以坚持的。这些质疑在创业时碰到,就不要理会,自己专注于把事情做好。最终只有结果能化解质疑。

潘石屹:我第一次创业是 1991 年,跟另外五个朋友走在一起,他们五个人把所有的钱都交给我管。在我管钱的 4、5年时间,我没有多占 1 分钱,哪怕是多一个出租车票,都没有报销。

我们做任何事情,一个人是不可能完成的。要把大家联合在一起,每一个人的能力、每一个人的聪明程度、智慧程度可能都会不一样,可是最重要的基础是要相互之间信任,只有信任才可以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我现在看到有好多的失败,不是因为项目的问题,不是因为发展方向的问题,是合伙人之间不够信任。我觉得创业的时候,这是最大的困难。(来源/北京青年)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