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情感语录优美散文生活励志女人晚情伤感的句子晚安心语早安心语励志语录经典散文心理生活散文
首页 > 人物周刊 > 李云迪的肖邦传奇

李云迪的肖邦传奇

Ring  2015-10-17 02:28

今年是李云迪的肖邦年。他发行了新专辑《肖邦传奇》,开启了“肖邦传奇”世界巡演。10月7日,是李云迪33岁的生日。15年前,李云迪用肖邦大赛桂冠为自己庆祝了成人礼,15年后的他将以历史上最年轻的肖邦大赛评委身份重返故地。

比肖邦还肖邦

很多人认为是肖邦大赛成就了李云迪与肖邦的缘分,而实际上,李云迪与肖邦的传奇在更早以前就已埋下伏笔。

在李云迪的记忆中,刚学琴时,睡前要听录音带,他最早买的就是肖邦的作品。每天伴着肖邦的音乐入眠,让他与之建立起一种特殊的感情。至今,无论学习还是演奏肖邦的音乐,他都有一种朝圣的感觉。为什么是肖邦呢?用“缘分”来解释也许玄乎。李云迪的钢琴老师但昭义是最了解他音乐的人之一,他说,肖邦的浪漫主义最主要的特点是阐释情感,并通过演奏传达出来。而李云迪天生乐感好,富有想象力,能从音乐中感悟到意境,所以他演奏的肖邦,情感表现得生动,和音乐很贴切,给人的感觉就是:琴声、表情、肢体语言浑然一体,极富感染力。他评价李云迪这种状态是“人琴合一”。

李云迪的肖邦传奇比如,对于新专辑《肖邦传奇》里的24首前奏曲,李云迪就把它们想象成一个斑斓的调色板,“特别是第15首《雨滴》,创作时肖邦在西班牙马尤卡小岛上,屋外刚刚下完雨,窗台、屋檐上一滴滴水珠落下来,在这个触景生情的状态下写的这样一个片段。所以左手的音符基本上都是在模仿雨滴落下的状态。”

肖邦国际钢琴比赛是世界上最经典、最严格、级别最高的钢琴比赛之一。从1927年开始每五年举办一次,有“钢琴奥运”之称,竞争异常激烈。1980年的比赛中,评委会一番争议之后,未将第一名授予南斯拉夫的著名钢琴家波戈雷利奇,以至于另一位曾获得金奖的评委阿格里奇愤然退出评委会以示抗议。自1985年之后的15年里,肖邦大赛金奖一直未能找到合格的人选。但昭义解释:“你可能是一个很出色的钢琴家,但是也许你并不适合演奏肖邦。”李云迪在金奖空缺了15年后脱颖而出,原因就在于,在精湛的技巧之上,他完美地演绎出了肖邦。

17岁那年,李云迪在荷兰参加了国际李斯特钢琴比赛,协奏曲演奏的是《降E大调第一钢琴协奏曲》,一首非常深刻的作品。评委们虽认为他的演奏水平可以拿第一,但觉得从年龄和阅历上看,诠释这个作品,他“tooyoung”,最后只给了他第三名。

但昭义说,“李云迪曾有一段时间比较困惑,就想让自己成熟一些,从琴上下了功夫,在形象上也有表现。”当时他还留着一个小平头,这之后,他开始蓄头发。

一年后亮相肖邦大赛时,李云迪的头发长了,还带着自然卷。在演奏时,他精准的演绎加上投入的神情,从侧面看上去,与肖邦像极了。国外的报道里曾用“肖邦转世”来形容他。

“我觉得肖邦的音乐像一种内心独白,他是钢琴诗人,他在钢琴上的表现,非常优雅,情绪尺度的拿捏,非常带有控制性,肖邦的音乐也有很激昂的旋律,但他不是那种完全释放的,他永远都带着一种很美的感觉,这是他的气质。”这是李云迪对肖邦的理解。在大家眼里,这位钢琴王子和肖邦一样,拥有诗意、优雅、浪漫的气质,而他的演奏甚至比肖邦还肖邦。

15年过去了,虽然李云迪也演奏贝多芬、舒曼、李斯特、普罗科菲耶夫,但他始终和肖邦“有一个最绝对密切的联系”——“肖邦一直跟随着我的成长,可以说他慢慢地在我身上附体。”在用情感出色地诠释肖邦的同时,他对肖邦的音乐也更加理性地分析。当李云迪侃侃而谈肖邦音乐的种种时,这种魅力并不亚于他在台上忘情地演奏,他条理清晰地告诉记者,“对我来讲,第一,肖邦的旋律性很重要;第二,它的结构我认为是比较古典化的,所以弹肖邦不能太随意地浪漫化处理;第三,最重要的是对音色的控制,这也是最难的一点。”

他的工作人员说,李云迪的乐谱上总是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他在不同时间的标注,看起来就像个艺术品。而他自己还有个搜集乐谱手稿的爱好,“手稿会让你与这个作曲家产生更近的沟通,你看到手稿上面他涂过画过的,根据他这种创作时的状态,可以更直接地分析他对作品的理解。因为都是手写,肯定是有情绪的,这些可以从他字里行间的笔墨中感受到。”

“你听,这是多美妙的音乐”

对美食颇有研究的李云迪还喜欢把肖邦比作家乡菜,“是熟悉的味道,非常亲切。”进而,他又用川菜来比喻人们对肖邦的误解:“川菜不止是辣,真正好吃的川菜是色香味俱全。在北方很多人把川菜扭曲啦,就像很多人把肖邦作品扭曲了,要么是炫技,要么就是悲伤的。好像不扭曲它大家就看不到它的特点。这就是我现在的担心,刻意去展现它的某一点,其实没必要。真正好吃的川菜,是很新鲜的,不会很咸,它的平衡感非常强。”

其实,李云迪的天赋不止在音乐。除了美食,他还是汽车迷,是摄影发烧友,爱运动,喜欢美酒,而且每一个都耍得有模有样。但昭义的夫人高老师讲了一个有趣的事,“他还小的时候,有一天我女儿回来说,妈妈你知不知道李云迪会开车哦!我们学校对面有个卖车的店,当时他个子高嘛,人家就让他把车开出来试车,绕了一大圈,结果他捣鼓得很自如,我问他爸爸什么时候让他学车的?他说没有学。李云迪说,我做梦的时候学的,开碰碰车的时候学的。”

在生活里,李云迪的五感是打通的,很绝的是,他随时都能从中发现音乐的启示。看到梵高的画,他会自然地联想到拉威尔的作品,“它有个主要色调,但是呢,又是一种比较漂浮的状态。”而贝多芬呢,“就像一个建筑,棱角分明。”开车时,他会格外留意不同的马达发出的特别声响。打乒乓球时,乒乓球有节奏地撞击桌面,他说:你听,这是多美妙的音乐。“拉威尔的《水的嬉戏》最后一句,好像香槟的气泡最后消失一样,你如果没喝过香槟怎么能知道那个感觉什么样呢?作曲家当年没准也是接触到某个食物突然想到的。

你要是吃个肘子,一看就是德国的音乐。”三岁时,音乐闯入了李云迪的生命,可以说,音乐塑造了他的个性,“主要是专注和毅力吧,还有特别冷静和稳定的心态。”“专注与投入”是他对待音乐的态度,每天练琴N个小时,雷打不动,即使小学参加学校的春游,早上七点出发,他五点就起床,先练两小时琴再走。而今天,音乐依然是最大,所有爱好都要为它让路。从2013年开始,他每年在国内进行超过30场演奏会,今年9月开始的“肖邦传奇”世界巡演将持续一整年。李云迪不是正在演出,就是在去演出的路上。而每到一个新地方,无论时间多晚,他都要先练琴,“练习是很枯燥的,因为我要对音乐的细节一点点去练习,这个是无止境的事情。”李云迪说,这样的忙碌至少还会持续十年,因为现在是状态最好的时候。冷静如他,也会有烦躁时。但这大部分仍发生在音乐中,“演奏的时候觉得有不同的意见,这一段我要怎么去演绎,节奏、速度,到底是快一点还是慢一点,经常会有一些推敲。所以烦躁情绪主要来自和音乐接触中的抗争。”他现在的解决办法是——不如去录个综艺节目放松一下。前一阵李云迪在《星星的密室》和《十二道锋味》里亮相,艺术咖的萌态让人们大呼惊喜。而这过程中李云迪依然放不下音乐的使命,“通过这些节目让更多人了解音乐,了解钢琴,这都是我会去做的事情。”

Q&A

Q:大家想到你就想到肖邦,你觉得很开心,还是会被束缚?

A:很开心,因为我觉得我本身跟肖邦有一种特别的联系,而且我喜欢他的音乐,也愿意去传承他的音乐,演奏起来我也非常地享受。我觉得任何一种作品,任何一种精神,在每一个时代都要被传递。拥有演奏肖邦作品的技巧,不代表你就不会演奏别的作品,它反而会让你把其他作品演奏得更好。

Q:对新专辑《肖邦传奇》的24首前奏曲,你是怎么理解的?

A:它首先要是积极的,肖邦音乐虽有忧愁悲伤的一面,但我觉得他的音乐特性,特别是前奏曲是一种特别流动的状态,不像叙事曲那样怀旧、带有回忆的倾诉的情结。从音型、音乐结构、叙事结构来讲,前奏曲变化非常丰富,是一个年轻人的状态。所以弹奏前奏曲,在忧伤里还要带有一些活力。

Q:十月份你要去做肖邦大赛的评委,有什么期待?

A:我非常期待的是,十五年前我是去比赛,现在去当评委,坐在上面感受下面选手的状态。我也很好奇这一代90后的人是怎么理解肖邦的,怎么去弹奏肖邦的。其实每一代人的变化都是一种推动。

虽然作品是一样的,但是大家的审美,对技巧的要求,对音乐的诉求,对听觉上的满足感,跟以前完全不一样。

Q:回想自己参加的肖邦大赛,最难忘的一个画面是什么?

A:最难忘的还是在舞台上的那种感觉,因为去参加比赛时还很陌生,但那是无所畏惧的一种状态,很难忘。所以我很期待在肖邦大赛做评委,看到年轻人在舞台上释放这种状态是一种什么样的能量场。

Q:你曾提到演奏肖邦是带着朝圣的心情,你现在33岁了,与年少时对肖邦的理解有哪些不一样?

A:我觉得从小受到肖邦音乐的影响到现在,这种渊源挺特别的,慢慢地熟悉他的音乐到现在,就像一个演化的过程,现在演绎肖邦作品,更加有感觉,对他作品的了解更全面了,加上各种演奏经验,我觉得对他的作品更驾轻就熟一点。

Q:大家说你跟肖邦很像,都有浪漫的气质,生活中你浪漫吗?

A:我的浪漫可能基本上是释放在了演奏中吧,用另外一种方式去表达它。目前我可能没太多生活的时间,但我觉得,去全世界很多地方演奏,可以看很多不同的风景,品尝很多美食,这些就是目前生活中比较浪漫的时候了。

Q:作为古典音乐家,在你身上却有很多娱乐精神?

A:没有去考虑这么多,我觉得“娱乐”这个概念,看怎么样去衡量,你说演奏是一种娱乐吗,它也算是一种娱乐——从某种角度来讲。因为它也是让大众去开心地欣赏的。就是说,娱乐不一定就是要笑,而是愉悦,愉悦的心情,我听到一段很感伤的音乐被感动了,从音乐的角度,以我的视角来看,这也是一种愉悦。我觉得我就是在展现自己真实的状态,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想传递什么信息,就去传递出来,这就是人生。每个阶段有什么体会,就去感受。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Q:《肖邦传奇》巡演还是和以前一样多走二三线城市吗?

A:今年在中国有20多场《肖邦传奇》音乐会,从泰州、烟台、宁波,然后到郑州,应该说上半年大部分都是在二线城市。

Q:你每一次巡演都会在音乐普及方面做很多,那你这次会根据肖邦的特点做一些普及吗?

A:首先我去每一个地方演出这也算一种普及,如果不想普及我可能按惯例只在一线城市演完就可以了。演奏会之后会有一些活动,和琴童的互动,大师班上他们可能也会演绎一些肖邦的作品,这也是一种普及方式。普及是要一点一点的,比如有机会到各个地方,不管是讲肖邦还是去弹肖邦,其实就是围绕着大家怎么去认识肖邦的作品展开一系列音乐活动。

Q:每次上场前你还会紧张吗?

A:会紧张,但是这种紧张是期待和兴奋,不紧张就代表着不重视啊,因为在做一个很重要的事,但是对紧张的处理是经过平时训练的,是有保障的。

Q:你有自己比较独特的克服紧张的方式吗?

A:我独特的方式就是专注。演出前,下午一定要睡觉,保证休息。

Q:重大的演出前能睡得着吗?

A:一定得睡着,睡着了我才有精力和体力。

Q:一说到美食你就眉飞色舞,有到一个地方你必须要去吃的东西吗?

A:比如回到四川我一定要吃火锅,一定要吃小面,去意大利佛罗伦萨,一定要吃地道的意大利面,只是用小番茄做的,不需要加任何东西。

Q:现在每天除了练琴,还有什么坚持的事儿吗?

A:基本上想得最多的就是舞台、演出、作品,其他都不怎么去考虑。

Q:运动呢?

A:不会每天,要根据时间的安排来看,但是运动确实可以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而且比较健康一点。我常做的就是跑步,在每个地方都比较容易做得到。

Q:你觉得音乐、美食、运动有什么共通的地方?

A:音乐也是非常需要专注的,美食呢,有很多个菜系,每个菜系也是有个“专”在里面,运动,每个项目也代表着一种专业性,在这一点上,这三样是有雷同的。另外一点就是,它们有很多的色彩,音乐有很多的色彩,美食也有很多色彩,运动有很多种类,也是有很多变化性的。还有一个就是挑战的毅力,这三者都是非常专业的事情,比如做美食的开发,需要非常大的毅力,要做好一个菜,要把火候掌握好,就跟表演上台一次性成功一样,不可能咸了变淡,淡了再变咸,只能一次成型,这个过程中你需要很多的训练,一个大厨的训练也是非常复杂非常艰苦的,运动更是,跑步、跨栏,差一秒,那得需要多少训练,音乐在表演的过程中相当于运动员,是竞技的,因为是一次性的,是临时的,而且这一次性是不可再复制的,带给观众就只有一次机会。像10月份参加比赛的选手,不管你平时怎么练,上台就一次机会,跟运动员一样,你失误了就失误了,其他都没有用,在那一刻,对于我来讲,我每一次音乐会,都像在比赛,观众可能是第一次来听你,他听到什么就是什么。

Q:你还喜欢摄影?

A:是的,我算一个发烧友吧。以前玩的时间还比较充足,现在时间太紧了,所以每次出去带不了那么多相机。

Q:现在有几台相机?

A:还是蛮多的,怎么也有七八台吧。反正都是一些比较传统比较老的,有各种各样不同的镜头。除了拍照,我对摄影器材也很感兴趣。我觉得相机本身都差别不大,最大的区别是镜头,比如像老一点的莱卡的镜头啊,这些都非常棒,50的,1.2的,最早的那几个版本都非常好。

Q:你到一个新地方会去采风吗?

A:也是看行程安排,有时候一年有一两个月空下来,可能就去采采风,或者演出的时候,行程没有那么密,演出完可以在每个地方拍拍照,去感受一下。因为我很喜欢手动相机,就需要很多时间,要调光,调这个调那个的。

Q:你一般比较喜欢拍什么?

A:什么都拍,看有什么感觉,觉得这个画面不错就拍下来,如果我带着相机的话,哈哈。

Q:你觉得跟同龄人相比,你是不是更喜欢古典老派的东西呢?

A:新的和老的都有不同风格,老一点、传统一点的我是非常欣赏,但是新的我也觉得有这个时代的意义。

Q:除了古典音乐,你喜欢听其他类型的音乐吗?

A:平时很少去听其他的,当然有的时候也会碰到,平时生活中就是放松,没有刻意去听什么。比如有时候听到一些爵士,它的节奏啊状态啊会让我非常兴奋,但这都属于根据当时的场景去感受的。

Q:音乐品位会影响生活品位,你对着装风格有偏爱吗?

A:我的着装是很自然的,没有很刻意地去想,就是简单一点,休闲一点,除了上舞台、演出需要。

Q:我看你穿过很多次黑色T恤。

A:对,我就是喜欢黑色、白色,比较素的。偶尔也会尝试不一样的,总体来说是简单一点的。

Q:你在音乐上敏感细腻,在生活中是不是也很容易发现美呢?

A:生活中可能感受的少一点,只能感受作品了,感受作品有什么新的变化,有什么新的阐释方式。

Q:未来十年你有什么目标吗?

A:大部分时间还是放在演绎作品上,去演奏不同的作品,当然啦,在全世界各个地方开音乐会,同时做一些对小孩钢琴教育有帮助的事情,大概就是演出和教育。所做的事情和希望做的事情都是我的梦想,所以是朝着我的梦想在努力。(来源/北京青年)

相关阅读:李云迪:我心中的贝多芬李云迪:欲戴王冠 , 必承其重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