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时间
  • 关于珍惜生命的名人名言
  • 太远容易疏远,太近容易情尽
  • “不公平”是如何毁掉一个人的生活
  • 董明珠:用小米代表互联网本就是个错
  • 理想,努力了才叫梦想,放弃了那只是妄想
  • 龚琳娜:身为“德国媳妇”想为难民歌唱
  • 原谅我在最美时离去
  • 李开复:没有人比你更在乎你的未来
  • 张德芬:不要试图改变你的另一半
  • 当前位置:阅读时间 > 人物周刊 > 段奕宏,猛兽的力量

    段奕宏,猛兽的力量

    Ring | 日期:2012-04-15  来源:阅读时间
    电影的命运与人的命运一样,很多时候都在与大时代的洪流对抗。

    正如我们在《白鹿原》剧照里看到的黑娃,他站在麦田里,粗布袄裤,手握镰刀,阳光打在他脸上,光影明媚。他眉头紧皱,一脸不屈于困厄的神色。

    我们无法预测他接下来的命运是什么,但影像已将他定格在希望与死亡相依的路口,也成全了段奕宏有机会把一个角色诠释得如猛兽般充满力量。

    五年过往,三次商谈,成全了段奕宏与《白鹿原》的缘分。

    王全安第一次找他是在五年前,当时王接手《白鹿原》的导演工作不久,想请他出演路召鹏,段奕宏婉拒。第二次是两年前,王全安终于完成《白鹿原》拍摄资金的筹措,找他演白孝文,他再次婉拒。

    他对王全安说,“我很想跟您合作,但我内心只对黑娃这个角色有感情,感情有多深或许您并不知道。”

    相比三年前浑不吝的状态,这时的段奕宏心态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对待机会的把握也更淡定从容。这种心态也影响了他对创作的感悟,以及如何赋予角色生命力。他打了个比方,如果黑娃身上有喜悦,他的心里便有喜悦,黑娃的矛盾叛逆,同时也是他的痛苦。

    或许是他言辞间的恳切,又或者是王全安对演员与角色的契合度有了重新定义,两个月后,他做出最后决定,把黑娃交给段奕宏。

    前后时隔三年,三个不同角色的转换,王全安为何对段奕宏如此执著?这得说到《白鹿原》改编成电影之路的坎坷跌宕。

    1993年,西安电影制片厂打算拍摄电影《白鹿原》,但直到2000年,版权归属和导演还未能确定。2001年,西影厂从原著陈忠实手中买下版权后,其间又遇到准拍证难办、投资方撤资,导演和演员也一换再换的种种挫折。片方曾邀请过张艺谋、李安,都遭拒绝。后来编剧芦苇推荐王全安,又遭投资方怀疑,在芦苇改任导演一段时间后又换成王全安……此外,田小娥由余男变成张雨绮,白嘉轩由葛优变成张丰毅,这场“变变变”的大戏一演就是九年。

    可以说,这是一部命途多舛的电影。即便现今已拍摄完成,看过样片的业内人士均赞其是中国首部人文史诗大片,却又面临着无限期审查,暂时无缘与观众相见。

    正因此,这部电影也让观众牵肠挂肚起来,除了对电影的期待,也有对主创们执著的敬意。无论是王全安对电影的坚持,还是段奕宏对黑娃的坚持,他们的精神在这个基点上得以契合。

    在小说《白鹿原》里,黑娃是这样一个存在。

    他的父亲鹿三是白嘉轩家的长工,黑娃从小就得到白嘉轩特别的关心和照顾,白嘉轩说服他的父母并出钱送他上学。从人性的角度看,黑娃即使不把白嘉轩当做恩人,至少也应该心怀感激。但黑娃不是,他不仅不愿意再到白家当长工,甚至又当兵又当匪。在黑娃对白嘉轩看似恩将仇报的行为中,是他对白嘉轩总是那么自信,腰杆总是挺得那么直的忌恨。同时,他对田小娥爱情的坚持,又使他身上充满勇气、果敢等正面能量。

    正是黑娃身上狼性与刚性共存的矛盾吸引了段奕宏。



    “我觉得他身上有一种力量感,他是个农民,但并不身强力壮,而是身上雄性力量的迸发,使他像一头猛兽。”

    那么,王全安对黑娃的要求是什么?他说,要有质感,有戏剧感在。

    怎样理解质感?段奕宏的解释是,每个人都有最本质的东西,这种东西可能跟个人的经历有关。当他把自己置身在农民该有的气质里,怎样去找到一个契合点来融入他们身处的年代、环境、土地、麦田,显得特别重要。而这个点就是人心底那点真挚的东西,他本真地抓到黑娃与土地的关系内核,同时忘掉自己。

    抛开理论的条框,我们不妨这样来理解段奕宏对黑娃的认知。

    很多人对农民形象都有一个司空见惯的概念。比如,看到一双长满老茧的双手,人们便知道他干了很多粗活,是长年累月辛劳的结果。再比如割麦的场面,没干过活的人可能会憧憬大片金黄与无垠碧蓝交叠的美感,却很难想象麦芒刺入肌肤的痛感。一个演员的想象,同样很难与现实贴近,也便有了体验生活一说。当段奕宏真正地去割麦、捆麦,躬耕劳动,感受每一根麦刺扎入肉体的痛感时,才明白想象与现实的距离有多远。

    段奕宏说:“当我满手扎入麦刺时,有一种抛开生命的疼痛感,之后便是一种快感。这种快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我会喜悦于这一身份,说明我不是单纯地在做一种形式上的东西。这种喜悦也会让人忘记疼痛,这是我进入农民黑娃的一个很关键的阶段。”

    [B]对话段奕宏[/B]

    《影视圈》:你刚刚说到快感、疼痛感,真的会很大吗?我相信你拍的时候受过很多伤,不可避免。

    段:我在拍《西风烈》的时候也是那种沙粒打在脸上,第一生理反应非常排斥。但我要适应它,我要感受风沙打在脸上的习以为常,这个东西是要经受很多次之后,你从心态上喜悦,再从生理上忘却。我觉得越疼痛就会越麻木。这个题材让我去适应的东西是,枪子或镰刀划了手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对他们来说生命是那么皮实,他感受不到生命逝去那一瞬间的可怕性。所以要有一种麻木的状态,一种皮实的状态。

    《影视圈》:黑娃是一个反判的角色,你把自己划定成那样的时候,会不会心里比较沉重?

    段:他的可悲之处是他不感到沉重,他不感到痛苦。我们现代人是因为太过聪明,太过在乎,所以很多事情在没有做之前就放弃或者排斥了。我从黑娃身上感受得到很多东西,黑娃本身是快乐的,他遵循了自己澎湃生命力的感触。我觉得越是快乐,越能体现那种强盛的生命力。

    《影视圈》:当你真正把他还原成一个角色,应该很难。

    段:创作对我来说享受度在于剖析的过程。这种剖析不仅仅是对人物的剖析,也是对这一阶段自我的剖析。其实,感受黑娃也有一个简单的方法,那就是为爱坚持。我欣赏他身上最本真的东西,我还觉得他挺正义的,为了心爱的女人可以犯上,可以去冲破封建礼教,这是一种骨气,只是他的结果在那个时代必然是悲剧的。我们活在当下的人,往往会因为一个遥远的结果,就选择放弃或者苟且而活。

    《影视圈》:像《我愿意》这样题材比较轻松的,对你来讲表演起来是不是容易很多,也比黑娃轻松很多。

    段:我觉得是两面的。从体力上、创作环境上来说确实是很轻松。开着Q7,穿着职业装,喝着咖啡,但是这些东西是一个生活的状态,放轻松去创作是对的,找到一种舒适感也是对的。更重要的是找到节奏,这个节奏是电影的节奏。这部影片定位很清楚,反映现代都市人的情感,所以在节奏上来讲明快、阳光,有一个轻松积极的态度是必然的。

    《影视圈》:跟孙周导演聊的时候,他说拍《我愿意》跟你合作非常好。对你来讲跟不同导演合作,对你的挖掘是很重要吗?

    段:碰到一个懂我的、了解我的、开掘我的导演来说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我还是处于发展阶段的演员,我不想一成不变。孙周导演是个眼光非常独到、具有个人魅力的导演,同时很细腻,很儒雅。这次跟他合作我觉得非常难忘,至少我作为演员选择都市题材电影是一种尝试,是第一次。我曾经跟他说,我不想凭着自己的经验来进行创作,我是等待导演的开掘。这次合作让我非常惊喜,超出自己的想象,我感觉会有一个惊艳的呈现。

    《影视圈》:上次听人评价你的时候,说你的人生阅历已经到了表演最好的时候,接下来几部戏都是很好的题材。

    段:越到这个时候越要平常心。我今年休息了八个月,就是想去感受一种所谓的控制力,控制自己。

    《影视圈》:这8个月怎么度过?

    段:放松自己,去旅行,去法国参加戏剧节,去看薰衣草、石头城、马赛、蒙丹格、巴黎。我要感受到一种慢节奏的东西,这种节奏在阳光下面,真正让自己感受阳光下的闲散和温暖。我们已经习惯了满脑子对工作迫切的需求,往往丢失了最本真的东西。如果在这种心态和状态下去工作,效果不会很好。像我之前就不是能很好地把控住,我也不愿受累去要一个结果,所以之前沉寂那么多年,再从舞台剧慢慢开始尝试影视剧,这个新工作,还是没有让我完全放松内心的紧张程度。有机会走出去看一看,视野会更加开阔,对各方面都是一个丰富。(文/影视圈)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