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时间
  • 要看清自己,不要看轻自己
  • 一个奇怪的记者,张平宜与麻风村
  • 好照片都来自于摆拍
  • 致所有与理想死磕的人
  • 祝福老师的话
  • 能够潇洒恣意的活,必然背负孤独寂寞的伤
  • 对“情伤小妹妹”说不
  • 表白是门技术活
  • 时间只是过客,自己才是主人
  • 当前位置:阅读时间 > 人物周刊 > 姜文:面对记者,他希望自己被当做一个坏蛋

    姜文:面对记者,他希望自己被当做一个坏蛋

    Ring | 日期:2017-01-02  来源:阅读时间

    是的,我们采访到了姜文。

    去年年底第七部星球大战系列作品《原力觉醒》在全球攫取了二十亿美金的票房,让世人重新认识到这一沉寂多年IP依旧是金(niu)光(bi)闪闪的富矿。

    姜文:面对记者,他希望自己被当做一个坏蛋

    好莱坞的资本家们从不惮于谈钱,更善于趁热打铁,如此高的投资收益比摆在眼前,不赶紧拍续集还等什么呢?于是乎,姜文、甄子丹将加盟最新一集外传《侠盗一号》的消息整整火了一年——以下为新闻通稿时间:

    由美国卢卡斯影业制作、迪士尼影业发行,万众瞩目的好莱坞超级大片《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在北京举行了中国新闻发布会,导演加里斯·爱德华斯,女主角菲丽希缇·琼斯、主演迭戈·鲁纳、甄子丹、姜文悉数现身。

    是的,一行人站在镁光灯下,姜文虽然站位靠边,却是最谋杀中国摄影记者的菲林。

    他也不遑多让,一副地主的架势自居,“北京,这是咱地盘啊,完事今儿晚上请他们吃饺子,过冬至嘛。”这副张罗劲儿像极了电影中他饰演的武器专家,“重炮手”贝兹?马彪斯(BAZE MALBUS)。

    这是姜文同甄子丹第二度携手出演同一影片——若干年前的《关云长》中他们分饰曹操与关羽,那部历史动作片自然要凸显甄子丹过五关斩六将的勇猛,但姜文饰演的曹孟德嬉笑怒骂的台词功底却也着实抢镜。

    此次在《侠盗一号》中两人依旧延续了前次亦庄亦谐对戏模式,甄子丹将中国功夫的“禅武合一”的理念融汇进星战的核心语汇:所谓对原力的信仰;有着大院文化背景的姜文则依旧在电影中崇尚“枪杆子”里面有自由——可见美国编剧们对出演者知人论世的调查功夫着实不白给啊!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I am one withthe force~这是一部悲怆的外传,为了不做过多剧透,这里仅以一句毛泽东诗词做结: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对于此次参演,姜文和甄子丹对外宣称的最大理由皆是:为了儿子!且强调此次出演不是“打酱油”。事实也的确如此。

    姜文老师21日接受本刊记者及同行圆桌采访时显然就没有从戏里的情绪出来,这位宇宙“张麻子”自言对前几拨记者“太好了,要在你们面前当当恶人,让你们把我写成坏蛋。”

    好吧,以下便是此次对姜文的采访实录:

    此次参演介入到好莱坞顶级制作当中,你有何收获?

    姜文:我还需要跟人学?为以后做打算?我虽然是个善于学习的人,但你干嘛把我说这么差?!这剧本就是交到我,我给了我儿子看,他第二天特别高兴,上学之前站着就没走,说,爸爸这个片子你一定要去。我说,为什么呀?他说,这是Star Wars!我说,我知道,这有那么重要吗?他说,当然啦,我们都特别喜欢,我所有的剧集都看了。然后他们又说,爸爸这个(角色)是个英雄。我说,英雄多傻呀,为什么老演英雄?他说这个英雄不傻。我说,我可能戏份没那么多吧。他说,对,主角是个女孩,你不能演。我说,她有没有个伴儿什么的。他说,那是个小男孩,你也不能演,你没那么年轻。我说,那好吧,戏份太少我不演了!他说,不不不,他俩虽然戏很多,但是他们替你交待了很多事,把事情交待完了,你就来了,你来得正好。我儿子八岁那年就有本事跟我说这个,我觉得他这么认真地想让我去演,我就去呗。

    那你觉得中国哪个IP系列会跟星球大战比较像?

    姜文:我没这么想过,这对我来说不重要,我干吗这么想这事。星球大战是我儿子特别迷,其实我没有看过,我小的时候,中国也不放星球大战,冷战期间就放不来星球大战。

    我想知道,您在中戏读书拉片的时候看过吗?

    姜文:我第一没有拉过片子,我不是一个影迷,我只喜欢看我喜欢看的东西,我不喜欢看的爱是谁是谁,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呀?玩蛋去,我不想这个。第二,我们中戏没人看《星球大战》,我们是学戏剧的,看什么电影,谁知道好莱坞?你们知道我们不是那样的人,我们会看古希腊悲剧《俄狄浦斯王》、《美狄亚》,你对我们中戏理解太肤浅了。

    或者这么说,中国电影市场盘子这么大了,我们什么时候能有一部由中国价值观统摄的系列奇观电影、类似星球大战这样的科幻题材的电影在中国有无落地或者实现的可能?比如眼下张艺谋这部《长城》……

    姜文:你说那电影我还没看,我不看电影,我不爱看新电影,我爱看老电影。有一个作家说过,可以看死人的书,不要看活人的书。电影也是这样,所谓“死人的”就是它经过时间的筛选了,是靠谱的东西。非花两个多小时看一烂片,我何必呢?所以我不看新电影,都是人家说这个电影真的不错,过了两三年还说不错,我才去看,反正我不是一个影迷,所以我也没拉过片,谁的片我都不拉。

    人家有的东西,不一定中国非得有。中国落后了这么多年了,老说美国人年轻,他们当年一人一把枪把英国人赶走的时候,中国还在满人的统治下,梳着辫子呢,这多傻×啊比起来。所以突然一进步,张嘴就美国怎么着,它有什么(我们也得有?),这个不现实。要慢慢来,先把航母弄好,什么时候中国的航母比美国多一倍,什么都好聊。不是靠电影统治世界的,可能美国那电影拍得很烂,但是全世界就愿意接受,因为人是有航母做后台的,光有个IP有个屁用啊。

    你拍这部戏的时候,有没有感受到好莱坞的先进?对导演爱德华斯的工作方式,你毕竟也是导演了,有什么感想?

    姜文:这个导演真的挺可爱的,而且他很执着,假装羞涩,其实他特别能坚持自己,而且他挺幸运的。这次在好莱坞我算是见到最顶级的了,那么多钱,让你们花,你们给我好好拍好,拍不好都不行。这哥们(导演)天天挂一机器,这么拍那么拍,我在想还能怎么拍呀。这一点特别好,就是他们花钱找这个导演,让他想怎么拍就怎么拍,必须胡作非为,只要不像别人拍过的东西就好了。

    我一开始就纳闷,这是好莱坞吗?我们听说好莱坞它不这样啊。他们说你听说的好莱坞是三流的,这是一流的,这种东西也比较少。怎么少?艺术家说了算,那才叫牛×。中间的(规矩套路)是被中国那帮人学的,那就是他妈钱奴,拍不出好东西,再有钱,行为逻辑也是穷的。

    我觉得爱德华斯第一他很幸运,第二他真的在这里面发挥了自己,这很棒。包括那些特技,他们花了很多很多钱,都是为了质量,而不是为了吹牛逼弄碗饭吃。这个我觉得你们应该关注。卢卡斯的公司它是以导演为主的一个公司,迪斯尼把它收购后非常尊重这个传统,还是由导演来说得算,然后制片人肯尼迪一直是跟斯皮尔伯格做导演的助手,所以它不是一个假装有钱的人说了算,假装工业说了算,多土啊,工业算个屁啊,人脑多金贵啊。

    你和甄子丹之前在《关云长》里已经合作过了,算是很多年的朋友,这次进入一个全英文的剧组,我印象中你是那种说一不二的,万事不求人。甄子丹的成长经历,职业方面的英文经验可能要比您多一些,你有在什么方面求助过他吗?

    姜文:很多人判断不了我,连我自己都判断不了,你怎么会这么自信敢判断我呢?每个人对自己的判断都会发生错误,所以一般情况下我放弃这种判断。你说我是个万事不求人的人,我为什么呀?我是个善于学习的人,我有时候就要问这个问那个。

    我没有求过甄子丹。我为什么要求他呢?他要求我的,因为我告诉他哪里有好吃的饭馆,我爱吃,而且我爱吃那些一般人吃不到的东西,我不去那的中餐馆,我觉得做不好,我告诉他哪哪哪,他去了觉得确实非常好吃。求,如果需要的话,我一定会求他,比如说,他会功夫,我让他帮我去打个架,这有可能,但没碰过这种事。

    再一个,如果我做演员,我是替导演来实现一件事,我不会去想改变导演的想法,他让我帮忙我都不会帮,因为我会把我的精力留在我自己导演的电影上。这个片子也不例外,我做演员,我很享受做演员,我没必要在做演员的时候告诉别人怎么做导演,这是很不道德的一件事,我从来没这么做过。如果我是制片人,我是监制,我会这么做。我帮他找的钱,我担负这个责任,如果我不这么做大老板会扣我的工资。讨论剧本的时候我可能会帮忙,但是跟导演,我从来不会干预。我希望他很自信地做这个事。

    能回忆些拍摄花絮吗?

    姜文:拍戏的时候发生的一些花絮我确实不记得,我不觉得这些花絮是一件重要的事,这没意义。

    你会怎样去向那些像您一样之前没有看过星球大战的人推荐这部电影?

    姜文:我不推荐,我不负责推荐。我是个演员,不干吆喝的事儿。我觉得现在有些事像旧社会的事,比如管演员叫艺人啦,什么干爹干妈啦,什么有钱人受尊重啦,我觉得这都是旧社会恶习,我是从根本上在抵制这些沉渣泛起,我有时候会跟某一个人有抗衡,但我不是针对某个人,我是针对对这样的思想。我成为星战迷,我得跟我儿子一起去看,这件事我就交给我跟我儿子的关系。(来源/北京青年周刊)

    相关阅读:20条姜文经典语录姜文:我们不急于表达思想姜文:对强力形象的迷恋和恐惧姜文:是我有点任性姜文:将记者们“教育”得风中凌乱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