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阅读生活经典语录人物周刊美文原创读好书散文小故事另一面生活派杂碎
投稿注册会员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周刊 > 黄磊:家庭、婚姻都要换“胃”思考

黄磊:家庭、婚姻都要换“胃”思考

Ring / 2017-05-13 10:27  来源:阅读时间

电影《麻烦家族》是黄磊首次以电影导演的身份和大家见面,此前他导演过多部电视剧。黄小厨“开张”当天(2015 年9 月21 日)是黄磊父亲黄小立的生日,黄小厨自诞生之日起就是关于“爸爸的味道”。无论是生活还是演戏、拍电影,黄磊都喜欢烟火气息。黄磊维持爱情、婚姻的秘诀是换“胃”思考和制造浪漫。黄磊的小女儿妹妹继承了黄磊爱吃、会吃的特征,小小年纪无论什么都能吃上不少。

黄磊:家庭、婚姻都要换“胃”思考

在所有艺人当中,黄磊的身份转换称得上最为成功的。

最开始跃入观众眼帘时,他是撑着油纸伞,漫步在人间四月天里,唱着“忧啊愁啊爱啊债啊”的《人间四月天》中的徐志摩,或是《似水年华》里脸上永远挂着淡淡忧伤的少年。但自从《四世同堂》后,他的荧屏形象步入了另一个阶段,接演的都是男闺蜜或是煮夫类型,在《婚姻保卫战》中,他饰演的许小宁,唠叨又八卦,每天围着老婆灶台转;《嘿,老头》中的刘海皮年近三十还一事无成,每天和各种“狐朋狗友”混在一起,眼巴巴遥望着自己心中的女神,连搭档宋佳都曾调侃“见着他本人后,基本上以前的幻想就已经破灭了。”

然而幻想破灭的同时是另一个男神身份的竖起。他不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翩翩少年,而是身上饱含烟火气息,长了小胖肉,会穿着大T 恤和人字拖示人,一举一动都变得随性的,人人赞誉的“黄小厨”。在众多好男人形象纷纷破灭的当下,作为会做饭、爱老婆的头号居家好男人,黄磊依然屹立不倒。

“每个阶段你都会有不同的样子,不同的思考,不同的人生,人生就是这样,你既不能回头,也不能越过去。”在以前的采访中,黄磊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1971 年出生的黄磊早已过了不惑之年,在人生的这一重要阶段,戏里戏外,他都在给观众讲述一个关于家庭的故事,父母、夫妻、子女,买菜、做饭、接送孩子……琐碎的家庭日常,被黄小厨演绎得有滋有味,令人垂涎。

做饭:爸爸的味道

 黄磊经常在微博秀厨艺,每每引得无数粉丝哭求做菜方法,久而久之,黄磊想不如索性做个东西出来。于是,2015 年9 月21 日, “黄小厨”开张了,这天也是黄磊父亲黄小立的生日。黄磊说,黄小厨是和你谈谈“柴米油盐酱醋茶,风花雪月诗歌酒”,“在美食和生活方式的圈圈里和你们一起玩儿,一起淘米洗菜烘焙,一起念诗赏花喝小酒”。

黄小厨自诞生之日起就自带流量。在第一期微信公号的“小厨FM”中,黄磊也如实坦言了父亲在美食方面对自己的影响:“父亲给我的传承,有艺术的传承,还有就是那些美食的传承、美食的味道……我现在也是一个父亲,两个小孩的父亲,我喜欢做饭,喜欢给我的小孩做饭,我希望有一天,她们也会记住爸爸的味道。”

在此之后,黄磊经常在公号上分享美食的做法,推送自己录制的关于如何做菜、如何细致生活的音频,也分享诗歌、故事及生活中的美好细节。黄磊教做的菜都是家常菜,甚至还有月子餐。即便是一碗再简单不过的葱油拌面,也在黄小厨的一双巧手之下被赋予了浓浓的“爸爸的味道”,从煎油葱、炸葱油、调酱汁,炒海米、干贝和花生,到煮面的时间火候,各个步骤无一不精细讲究。公号黄小厨收获了大批粉丝,其线下品牌黄小厨noob 市集通过近两年的精心运营,规模也越来越大;与腾讯视频合作的网络周播美食+ 生活方式类脱口秀节目《黄小厨的春夏秋冬》也取得了不错的收视率;他还出版了实体书《黄小厨的美好日常》。

对于做饭和传播如何做饭,黄磊乐此不疲,不论是生活还是拍电影,他都喜欢烟火气息,喜欢焖饭时缥缈的白烟里带着米饭的香气,喜欢把菜倒入油锅里那滋啦一声,闻着听着就让人痛快。就像他说的,“我更喜欢关注普通家庭、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我对每个人在这个时代生活的日常、成长、焦虑特别感兴趣”。

婚姻:换“胃”思考

1995 年,黄磊第一次遇到孙莉,便被她深深吸引,两个月后,在刚刚整理过的宿舍,黄磊问孙莉:“你有男朋友吗?”在得到否定的回答之后,黄磊直接表白“我也没有女朋友,那你要觉得行,咱俩谈恋爱吧!”

从恋爱、结婚到相濡以沫,黄磊和孙莉之间的爱情没有海誓山盟,也没有惊天动地,如同春风细雨般,平淡寻常,但这份细水长流的爱情,却在娱乐圈甜蜜情侣纷纷掉链子的今天,成为了人人都羡慕的模范夫妻、爱情楷模。许多人都向黄磊讨教维持婚姻的秘诀,他的答案就是换“胃”思考和制造浪漫。

制造浪漫容易理解,每天早晚,黄磊都会亲吻孙莉,“通常我都比她起得早,不管她睡不睡,我都会亲一下”。换“胃”思考更值得说一说。既然黄小厨的绰号已经人人皆知,黄磊更不能给这个绰号抹黑,他以这个绰号为至高荣誉。黄磊特别会做饭,也爱做,他喜欢邀请朋友们到家中来聚餐,“家里有人来吃饭我就激动,赶紧买菜去”。在挑选食材这件事上,黄磊绝

对是位好手,“你看着是五花肉,但是我看着不是,它分为硬类和软类,硬类分层分得多,软类分得少,硬类的做红烧肉,软类做不了红烧肉” 。有一次,黄磊发现了一块骨头和肉连在一起的排骨,打算连肉带排骨一块烧,结果家里阿姨以为肉的骨头没剔干净,给剔了。“五花肉25块钱一斤,带骨头的五花肉39 块钱一斤,一斤贵14 块钱,她居然给我剔下去了!”

回想起这件事,黄磊的语气中至今还是满满的惋惜。黄磊特别享受一屋子人等着你从厨房把美食端出来的感觉,觉得“和演出谢幕一样,而且这个快乐特别直观,能吃,如果做得很好吃,你还可以很骄傲”。在黄磊的培养下,孙莉和他两个人的口味也越来越一致。

 在《麻烦家族》中,两人可以说是本真出演,黄磊是影片中的鸡血大哥,每天忙事业,孙莉扮演着贤惠大嫂,将家里的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时隔多年,再度荧屏合作的两人丝毫没有陌生感,“这十年,我们一直在一起演话剧,扮演着分隔四十几年的情侣。”在每次舞台剧的谢幕演出中,你都能看到他们十指紧扣,红着眼眶感谢着每位观众。黄磊说:“除了换胃,我们也要换位思考,不能像电影中那样,每个人都站在自己角度思考。”在各种情境下,黄磊从不吝啬对妻子的赞美。“我太太这样的女人,其实不罕见,应该属于普及型。但在我心中,却是只此一款,不退不换。”在《我太太这样的女人》中,黄磊这样写道,“我越来越忙碌,她专心守护孩子与家。我们为对方改变了许多习惯,也建立起许多习惯,其中最大的习惯就是我们已经习惯了对方。”

家庭:一家子“吃货”

“11 年前的今天,北京下大雪,你出生。那一年我35,妈妈还不到30。时间永远是后知后觉,像是指间的风,能感觉却抓不到。可是因为有了你,时间也变得清晰而具体,甚至可以拥时光入怀,要感受它,只需望着你。生日快乐,亲爱的多多人儿,11 岁,你开始要长成大姑娘了,我们有期待有不舍。永远爱你。”今年2月6 日,黄磊发了这么一条温情满满的微博祝大女儿多多生日快乐。

除了做饭晒美食,黄磊的微博基本都是更新两个女儿的日常,和老婆孙莉(微博名多妈7788)的微博十分默契,夫妻俩的微博像是网络日记本,记录着这个家庭的日常点滴:“妹妹今天的午饭吃得很少,说肚肚不舒服,下午爸爸发来这张照片说她饿了,哈哈,放心啦。”、“放学后,去超市买上一个棒棒糖,好幸福”、“果然是黄小厨的女儿”……

采访期间,黄磊就对我们谈起多多和妹妹最近的段子,一说起来滔滔不绝,停都停不下来。比如:黄磊一家人正围在桌边吃饺子,眼看一盘饺子所剩无几时,妹妹说:“我还要再来一个。”黄磊告诉她:“爸爸点了两盘,另一盘还没上呢,别急。”妹妹却坚持要再来一个,因为“我怕你们一会儿又都给吃完了。”再比如,有一天,黄磊用厨房卫生纸中间的纸芯为妹妹做了一个望远镜,每次离家前,他都会告诉妹妹,他会用这台望远镜观察她在家的举动,

她也能通过它看到自己。他回家后,妹妹居然告诉他,自己真的用这台望远镜看到爸爸了。黄磊没告诉妹妹的是,多多小的时候也有这么一台望远镜。

所有这些点滴在黄磊的笔记本中都有记录。自从多多出生后,他开始用文字记录女儿成长的有趣故事,日记本上最近的一条是:“昨天,我做了一盘麻婆豆腐,很辣,妹妹一定要吃,我就给了她一勺,虽然很辣,但是妹妹还是一边喝水一边要继续吃。我这个小女儿是真的很爱吃。”都说虎父无犬子,父亲身为黄小厨,女儿又怎么能不爱吃呢?

对话

“家”就像细胞的裂变

Q:在《家庭之苦》的基础上,对《麻烦家族》做了哪些改编?

A:人物关系没改,这是构成。但是在人物性格上做了调整,比如以前的大哥色彩不是很鲜明,比较古板,在这里,我把他改成了一个非常鸡血的鸡血男,人到中年,40 多岁,在公司做中层干部,想当高管,然后嘴里边永远英语中文混在一块。

Q:为什么想要做这种调整?

A:因为民族不一样,日本人和中国人的性格和群体特征很不一样,比如影片中的妈妈,日本的妈妈更像是位受委屈的家庭主妇,我这版中,她更像是位独立的知识女性。日本的爸爸没那么强的直男感,但我这里的爸爸就是“直男癌”,中国的大男子主义还是挺厉害的。很多中国男人都说想找个日本媳妇,实际上这都是直男癌的幻想,日本女性很独立的,我教过日本学生,也和日本演员拍过话剧,她们并不像我们想的那种:进屋就跪下,把拖鞋递过来……这都是我们看老电影后的想象。

Q:感觉片中很多生活场景跟你的家庭有些类似,比如“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模式?

A:我们家并不是我主外,只不过我工作更多。我外面的工作,我老婆不会管,也不会参与,但是家里的事,都是我俩一起做。除了工作,其实都是“内”,都是家里的事,在这方面,我们都是商量着来的。

Q:在改编的时候,有借鉴自己家中的情况吗?

A:我自己的经历没有,但我身边有些这样的经历,比如我一个朋友过世了,我就在医院里遇到过一个卖墓地的。

Q:电影中三代人的生活观念差异还是挺大的,在现实生活中,你家也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吗?

A:你和你父母的很多观点都会不一样,虽然都在一个家里长大,但长大后大家会发现:我们很多想法都跟他们不一样,而且很不一样。到了一定年纪,我们才开始懂得这个不一样是确实存在的,并且要接受。也正是因为不一样,你对你的父母才会有新的感受。

Q:那你对家的理解是什么?

A:这个世界是由家构成的,人类能繁衍,男人爱上女人,两人在小树林里么么哒,最后上床、领证、怀孕,生出一个孩子,这就是家。由两个单独个体构成,最后变出第三个人,就是家。这个孩子又会变成下一个个体,组成另一个家庭,这和细胞的裂变模式完全一样。

Q:《麻烦家族》中海清也是个重要角色,这已经不是你俩第一次合作了,这次怎么会想到请她来出演这个角色?

A:这个人真的很适合她,原作里的人物就和她特别像,是个女强人,还特别厉害,老公是个吃软饭的,海清塑造的大多都是这种女强人,或者是刀子嘴豆腐心这种,很像她。首先是适合他,而且她是我的学生啊。海清这个班的学生和我关系非常非常好,因为从他们18 岁到大学毕业,一直都是我教,他们都把我当成是最亲近的人,我对他们用的也是最真实的感情。学生念我的师恩,我也念学生的恩,所以我和他们有非常深刻的感情。很年轻时我就开始教书,几乎把自己全部的时间都用在排练场和教室了,那也是我的青春岁月。我们都有价值观,我认为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价值观存在。有些人还在宣讲,有些人不讲,不敢讲,耻于讲,害怕讲,怕别人觉得你装B,但是我在这个年纪,这个阶段,不是很在乎别人怎么评价我。你怎么能做得好呢?很简单,就是你用心投入,投入你的真感情,同时你也要念别人的恩。

Q:近些年,你出演的电视剧大多是家庭题材,这次拍的也是这个题材,为什么特别喜欢这种题材的作品?

A:我最喜欢的就是现实题材,跟当下生活题材有关系的作品,我最不喜欢的就是“仙界”这类,我觉得没意思,也不触动我,而且我也不喜欢看。古代我还能接受,但是我没有办法想象自己拍仙界题材电影的情景,脑子里没有那个二次元。

Q:现实题材很多,为什么更关注于家庭题材?

A:我更关注于普通民生,普通家庭,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无论是电视剧还是制作。《小别离》、《嘿,老头!》、《夫妻那些事》都是这种,因为我对每个人在这个时代生活的日常、成长、焦虑特别感兴趣,其实这个戏也是这些人的焦虑和麻烦,他们过的就是今天的生活,讲的都是今天的话。我没有那么强的动力去做另一个次元的东西,所以我将永远都投入在现实主义题材,当下题材的创作中,可能类型会有变化,悬疑、爱情、家庭、创业、奋斗,但这些都是和当代有关联的,你要是让我拍非人类的,我觉得我不行。但是我也挺喜欢看《魔戒》的,确实值得看,因为它传递的感情有人类的普世度。

再好的家庭也有“麻烦”

《麻烦家族》翻拍自日本国宝级导演山田洋次的名作《家族之苦》,黄磊说第一次看到这部影片时,就感觉沉睡在心底的某种东西被唤醒了,“亲切得就像在咱们小区发生的事”。他觉得这个故事符合自己当下的心态:用一种嬉笑怒骂的方式面对生活。故事的讲述始于一个戏剧性的节点:在一对老夫妇结婚5 0 周年前,丈夫问妻子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得到的答案却是“离婚书”。普通的一家人就这样遭遇到一场危机,所有成员都以此为契机抒发了自己多年来压抑在内心的种种不满。

虽然是第一次指导电影,但是对于之前已经导了很多部电视剧的黄磊来说这并不算难事。电影中的很多故事都来源于黄磊的家庭经历。比如剧中李立群饰演的爸爸总是往老伴儿种花的花盆里弹烟灰,并振振有词地说“这是花肥,有营养”。这样的情景,也经常发生在黄磊的家中。“我妈特别爱种菜,阳台上摆满了小葱、辣椒、花儿,我妈每天的日常就是和这些花儿打交道,有时她也会在外面捡一些花籽、花苗,然后拿回家来养。我爸就经常站阳台上抽烟,随手就把烟灰弹花盆里,为此他们俩没少打架”。在生活中,黄磊从不吝啬自己的表达,会大方地称赞妻子,亲吻父母,用文字记录孩子成长的每个瞬间,他说:“我们习惯用不客气的方式表达亲近,但你要知道人都是需要亲近、需要亲密和温暖的。”(来源/北京青年周刊)

相关阅读:黄磊写给多多:写给未来的你黄磊:不爱喧嚣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