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阅读生活经典语录人物周刊美文原创读好书散文小故事另一面生活派杂碎
投稿注册会员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周刊 > 为自己做一副棺材:面对死亡,除了迎接我们别无选择

为自己做一副棺材:面对死亡,除了迎接我们别无选择

Ring / 2017-05-13 10:43  来源:阅读时间

一头白发的卡蒂·威廉姆斯,今年已经76岁了,她是“棺材俱乐部”的创始人。这家非营利性机构帮助里面的成员设计自己理想中的棺材,回忆并重述自己一生的故事。

为自己做一副棺材:面对死亡,除了迎接我们别无选择

小时候,达沃生长在新西兰的罗托鲁阿,那时他总是想着拥有一辆自己的卡丁车。他童年的梦想就是把卡丁车轨道压缩成迷你版赛车,但他从没意识到,也许有一天,自己会成为世界著名的F1赛车手。如果达沃一生中没有得到一辆属于自己的卡丁车,那他死后也一定会搞辆来,然后找个对的地方投胎,继续他的赛车梦。

达沃快四十岁的时候,查出癌症晚期,但两个女儿尚且年幼。达沃的棺材上喷着五彩的漆,下面的支架上安了四个银黑色的轮子以及一个方向盘,金属材质的许可证上拼着他全大写的名字,旁边用数字“43”装饰。

一头白发的卡蒂·威廉姆斯,今年已经76岁了,她是“棺材俱乐部”的创始人。这家非营利性机构帮助里面的成员设计自己理想中的棺材,回忆并重述自己一生的故事。威廉姆斯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只使用自己的名——前面要加上温柔,并且带着谦逊而不乏满足感的称呼。达沃是目前为止第一个也是最年轻的成员,他的棺材是这里所有人集体创造的成果。

“他的成长经历和他的兴趣恰好吻合,”威廉姆斯说,“当他的病情恶化后,我们聚在一起商量如何将他的棺材打造得更好,现在我们很高兴看到成品的模样,真是出乎意料的漂亮!”

为自己做一副棺材:面对死亡,除了迎接我们别无选择

“棺材俱乐部”创始人卡蒂·威廉姆斯

另一副“棺材俱乐部”最得意的作品是维斯·海沃德的棺材。这是一个仿造有轨电车做出来的手推车模型,告别仪式结束后,可以将它从小山上推向等候着的灵车内,“这真是太棒了,”威廉姆斯回忆道,“如果再挂上铃铛,我甚至能想象出那叮铃铃的响声。”

这家“棺材俱乐部”成立于2010年,几年后威廉姆斯在第三年龄大学(University of Third Age,简称U3A,是为老人尤其是退休后老人提供学习的场所。)的会议上介绍,这是一家为老年人提供学习机会的全球性组织,他们可以在这里学习建造自己的棺材。“天知道为什么我会站出来做这件事情,”她笑着说,“那次会议结束后,学生们排着队来找我聊天,我忽然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件让人毛骨悚然的事,这是合情合理的。”

威廉姆斯自己的棺材现在就放在家里,棺身贴的深红色壁纸是从二手商店淘的,棺材的四周嵌了六个把手,每一边都连接着一个帚把,“这是一件比较普通简单的作品,”她爽朗地承认,“我是一个大体型的女人,如果我继续这样胖下去,到时候可能需要10个人才能抬得动我。”

现在每周三的早晨,许多罗托鲁瓦人会聚集在俱乐部总部——一个改建过的小型仓库,一起制作他们的棺材,并且按照自己心中的愿望去装点它。通常情况下,这也体现出了他们的兴趣和偏好。一名男子甚至在自己的棺材旁挂了个钱袋,他想推翻“钱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这句俗语所代表的含义。

为自己做一副棺材:面对死亡,除了迎接我们别无选择

“棺材俱乐部”的成员们正在工作坊制作棺材

到现在,“棺材俱乐部”已经帮助了数百人制作出了他们的棺材。当了一辈子农民的人,会将他们最爱的牛和羊印在棺材上,让它们来世继续相陪;音乐家们的棺材大多都做得像一架施坦威钢琴,让琴键铺就去往天堂的道路;参与过越南战争的老兵则爱用绳索捆住棺材外侧的“发动机”,为了“最后一次航行”。

“棺材俱乐部”的分部在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远在英国、意大利的人们也纷纷询问如何引进“棺材俱乐部”这一项目组织。威廉姆斯坦言,“打造自己的棺材”俱乐部的下一步是做接生医生,“感知生命的结束与开始。”她如此解释道。

从奥克兰出发,朝东南方向开三个小时车,就可以达到罗托鲁瓦了。这是新西兰人口最稠密的城市,丰富的地热资源和极限运动的汇集,使它的旅游业也格外发达。这个小镇坐落在一个十四英里宽的火山湖边上,开车穿越城市,你能看到许多间歇泉里冒出的蒸气,有些泉水甚至还在人家的后院,空气中散发着硫磺的味道。十一月新西兰发生了7.8级地震,罗托鲁瓦的古迹损毁严重,地质也发生了一些改变,间歇泉突然开始喷水,据报道,喷出来的水柱达到了一百英尺高。当地的人们从容地接受了这一切,但它的长期存在暗示着人们,这是自然不可抗拒的力量。

俱乐部总部位于旧采石场大道,一座栈桥横跨在总部大楼前的停车场上,上面摆着6副完成程度不同的棺材。它们都贴着漂亮的壁纸,其中一副棺材喷了森林般的绿油漆,一副绘上了动画片里的鸡,还有一副棺材是一位妻子专门做给她丈夫的,像一张摊开的体育版报纸。

在制作车间,范·莫里森摆弄着收音机,嗡嗡的锯子声中尘土飞扬。86岁的布鲁斯也在这儿,年轻时候他是位建筑工匠,现在他在俱乐部里做义工,帮助人们建造他们的棺材。俱乐部的人们学着如何作出一副合乎各项标准的“基本款”棺材。

两名义工小心翼翼地在棺材中铺上内衬,用于吸收尸体流出来的各种液体,80多岁的哈罗德·戈登解释道,“这样就不用担心它们流的到处都是了,这是制作棺材的规矩,也是保证尸体完好的必要条件”。

新来的詹妮·哈瓦汝今年58岁,是一位说话细声细气的老太太,她已经开始给她的棺材上漆了。哈瓦汝是新西兰土著毛利人,在他们的传统里,在俱乐部中做着跟棺材、死亡有关的事儿,无异于“将死亡请进门”,她的同事们对此也议论纷纷。

威廉姆斯带她去见了一位毛利族长者,他也是一位基督教牧师。哈瓦汝说牧师告诉她,“看在上帝的份上,这就只是个普通盒子罢了,只是现在这么多人关注它,它才变得特殊起来。”

对于许多人来说,为自己做棺材最吸引他们的点在于这是最经济的一种方式。毛利族人的家族十分庞大,百年之后,葬礼花费也十分巨大。哈瓦汝照顾了她妈妈七年,去世的时候,家里花了1700新西兰元(约合人民币8060元)买下殡仪馆提供的棺材。而在“棺材俱乐部”,使用实惠的纤维板制作出来的棺材,只需要250新西兰元(约合人民币1230元)。

“我有一个年轻的家庭并要为他们考虑,”哈瓦汝还补充他们没有那么富裕,“我不想让他们背负那么多压力。”

哈瓦汝长久地注视着自己的棺材,想着如何装饰它。“如果在上面印一只猫的照片,看起来会很独特。”

“棺材俱乐部”搭建了一个社交平台,由于俱乐部中的大部分会员和志愿者都是大龄退休人士,他们失去了配偶、家人和朋友,越来越孤独,对自己的死亡也心存忧虑。 威廉姆斯相信,“棺材俱乐部”不仅帮助人们面对死亡,而且给了他们一个新的生活契机。

她说,死亡是人们必须面对的一件事情,“勇于面对它的人,内在会有种区别于常人的精神,给他们带来能量,有的老人真是病得不行了,或是残疾,来了这里后,都会重新振作起来。”

周三早上,有的人会将手中打造棺材的活儿停下来,作为俱乐部的一份子,他们会以另一种方式作出贡献。威廉姆斯会暂时放下忙碌的工作,为别的成员答疑解惑,而另一些人,则带来了自制的美味佳肴,当作大家的早餐和午餐。

为自己做一副棺材:面对死亡,除了迎接我们别无选择

从路边看“棺材俱乐部”

埃尔维斯·普雷斯利的棺材很有意思,棺材里面的盖子上,印着穿着红色夹克的国王,“朋友们打趣说,他将永远躺在我身上。”她笑着说。 棺木现在堂堂正正地放在她的房间,旁边还有一系列配套的埃尔维斯的照片、台灯、闹钟、杯子和坐垫套。

86岁的艾达·波音婷坐在桌子上玩着数独,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旁人聊着天。这个高挑优雅的女人有着笔直的背脊、高高的颧骨和颀长的脖子,她是一名模特和专业舞蹈演员,会跳康康舞、吉巴特和草裙舞,有两个丈夫和六个孩子,以及十七个孙子。 她的棺材像她的人生一样忙碌繁杂,内部有银色的内衬和亮片, 外观印有舞者、浮动的白色花朵和喇叭形水仙花,音符突破了心脏和蓬松的云彩,来到月球和太阳下面,冥王星也在那里。“我出生在冥王星被发现的那一天”,但她坚持说她的工作还没有完成,“还有两个星体等着我呢,”她补充道,“海王星和月食”。

“棺材俱乐部”很受老年人的欢迎,但它同时也为另一些人提供服务——死胎,以及出生后不久就夭折的婴儿的棺材,都可以从这里得到,他们还在当地医院的妇产科放了一些泰迪熊。

“自从我们免费提供这些棺木后,也听到了一些反馈意见。”威廉姆斯说。“一个年轻的毛利人来到俱乐部第一次见到我时,他刚失去了自己一个满月的孩子。他说,『没有你,恐怕我真的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为自己做一副棺材:面对死亡,除了迎接我们别无选择

“棺材俱乐部”出售手工制作的十字架

像其他组织一样,棺材俱乐部制作了一本使用手册,介绍如何在不需要出现在殡仪馆附近的情况下管理整个丧礼过程,它开始打破传统的殡葬商业模式。

“这一切都在控制范围内”,威廉姆斯说,人们不仅仅希望降低传统葬礼的昂贵成本,还在试图摆脱一副肃穆的棺木、一辆黑色灵车,和一个牧师在教堂里照本宣科式的虔诚话语,他们想寻找更轻松、更个性化的葬礼。威廉姆斯表示,“我们能打造1,000新西兰元(约合人民币4750元)的葬礼,也能做出12,000新西兰元(约合人民币55000元),甚至是 14,000新西兰元(约合人民币66000元)的”“我们为我的哥哥举办了一场这样的葬礼上,我们着力于向亲朋好友展示出哥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我们为他挑选了红金相间的棺材,他生前是个农夫。”

企业家们逐渐明白了这样的需求,提供的葬礼服务慢慢趋于高雅的艺术馆开幕式,并且选择在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比如飞机库、名人故居,或者干脆就在死者家里举行。网络葬礼也提上了行程,他们目前正在寻找资金,一系列价格更亲民的棺材正在紧锣密鼓地制作当中。

当“棺材俱乐部”不仅仅只限于丧葬业时,它也可以像uber之于出租车行业一样,让广大的民众对它有所需求,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和美国,还有新西兰,都在期待创新式葬礼。不仅是为了省钱,还为了用一种更好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威廉姆斯透露 ,当地的传统丧葬业也表达了对他们的支持。

为自己做一副棺材:面对死亡,除了迎接我们别无选择

间隙,成员们正在品茶

新西兰殡仪馆协会的代表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棺材俱乐部”是行业变革的先锋,他们提供了诸多新鲜点子,比如直播葬礼,不过这些葬礼仍只占据了传统葬礼的一小部分。

午餐时间,“棺材俱乐部”的成员和志愿者们开始打包,将需要装饰的棺材从停车场运回工作坊,也把完成的棺木抬进面包车里。 每个人都拥有一个放置自己棺木的空间,或留在家中,或储存在车库内,或用作书柜、咖啡桌,也可能是窗户座位,直到最后那天的来临。

前舞者艾达·波音婷说,每天看到自己装饰奢华的棺材,都在提醒着她将来有一天她会在那里长眠,但她并不因此而烦恼,或许这就是“棺材俱乐部”的精神。

“我们都不怕。”她说,“这种感觉真好,我是说,面对死亡,我们没什么可以做的,但可以敞开怀抱接受它。”(微信公众号/人物,ID/renwumag1980,文/Ross Duncan,编译/陈柯芯,摄影/Gwen McClure)

标签:生活人物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