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人物周刊>

代理权授予行为无因性原则的区分适用分析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09-28 编辑:摘要

一、代理授予行为的独立性分析

委托代理行为是法律行为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指被授权人的代理人和第三人以被授权人的名义为民事法律行为并承担法律后果的行为。根据对“授权行为是否独立”问题的不同回答,代理制度在理论上可分为两大体系:一是“对等理论”,即委托行为与授权行为不存在区别,二是委托人与被授权人之间存在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代理是委托等外部层面的基本关系,这一理论是英美法系和法国法的传统观点;另一种是拉邦提出的“歧视理论”,即以委托关系等理由撤销代理授予行为。即成为代理人的基本法律关系,而不是代理人本身,这一理论存在于以德国为首的民法体系中。长期以来,关于权威行为是否独立于基本法律关系而存在,理论界一直存在争议。

本文认为代理授权的独立行为是有效的。在讨论授权行为的独立性时,首先应正确认识和区分“授权行为的存在”和“授权行为的独立性”两个概念。授权行为是客观存在的,但授权行为的存在并不一定等于授权行为的独立性。在这方面,李希和先生指出:“可以发现授权的存在,但不可能发现授权的独立性。授权的独立性是价值判断,不是事实判断。”代理授权的独立性并不意味着是否存在授权行为。它首先确认了授权行为的存在,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将授权行为与基本法律关系区分开来。 “授权行为的存在”和“授权行为的独立”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他们的关系类别对应于法律行为的建立和有效性。法律行为是否成立是事实判断,法律行为是否有效属于价值判断。确立是有效性的前提,但既定的法律行为不是必需的。但是,它会产生法律效力。因此,在认识到授权的客观存在的基础上,应进一步分析授权的独立性。

II。我国“无故授予代理人行为”的立法地位和理论立场

我国法律中的代理人制度主要在《民法通则》和《合同法》,《合同法》“合同效力”一章中规定了未授权代理人和代理人的内容,并在《合同法》中规定了签订了委托合同。中国《民法通则》第65条第2款:“书面代理人的授权书应注明代理人的姓名,代理,职权和任期,并由委托人签字或盖章。”只要委托人签字或盖章,授权书就不需要代理人的签名或盖章。该规定实际上将代理人授予行为表征为一种方法法,从而使代理人授予行为与因果行为分离并获得独立性。

但是,关于授予代理人权利的行为是否没有根据,我国的民法中没有相关规定,在理论界也存在着巨大的争议。学者的观点可以分为两个相反的立场:“因果关系”和“无因果关系”。目前,理论界的学者多数持“无因”理论。

中国台湾的大多数学者都认为“原因”。他们认为授权的有效性受基本法律关系的影响。两者是密不可分的。当基本法律关系无效,被撤销或无效时,授权的效力也将被拒绝,代理权被消灭。此外,大陆学者叶金强教授也认为,权威行为是独立的,但不应前后矛盾。他主张废除权威行为的非因果关系理论,而权威行为具有建构和代理的制度框架。采用“因果关系”的好处是可以简化法律关系,方便实际操作。基本关系无效或被撤销后,可以免除代理人的法律后果,可以保护代理人的利益不受损害。但是,“因果关系”中也存在明显的缺陷,这主要体现在善意第三方的保护不足,进而导致维护交易安全。

商事因果理论认为,代理授权行为独立于基本法律关系而存在,其效力不受基本法律关系的影响。如果基本法律关系没有建立,无效,被撤销或终止,则授权行为的有效性仍然存在,代理关系仍然有效。提出这一要求的主要原因如下:首先,有利于保护善意第三方的利益,维护交易安全。其次,代理关系终止后,我敦促我及时告知第三方的代理权已被消灭的事实,并找回相关的授权凭证,以防止由于代理人的出现而引起的纠纷。代理权;第三,减轻了调查基本关系的负担,降低了交易成本,节省了社会资源,有利于确保代理人权利的正常行使,并尽可能避免和减少了未经授权的代理人的发生。这是德国学者的通论,中国大陆的民法学者也持这种观点,例如王立明教授提倡“相对无因”,并认为原则上不应该以第三者的善意为前提人。

3.其他国家和地区“代办无故”的立法和学说

在19世纪末之前,无论是在普通法系统还是以法国和德国为首的大陆法系体系中,代理都被认为是由诸如委托等基本关系所产生的外部效应,而这种委托关系主要由基本关系和与基本关系同时产生和消除。直到颁布《德国商法典》后,德国法学家杰林才首次提出任命和代理的并存纯粹是偶然的,并且有些人没有代理权,而有些人没有代理权。 1960年代,德国法学家拉邦德进一步提出了代理授权的独立性和无因性理论,这打破了传统的民法理论对代理授权的理解。这一理论引发了德国民法界的长期辩论,直到当代辩论尚未解决。

当代德国民法学者中的许多学者建议,应根据授予代理人的不同方式确定代理人授予行为与因果行为之间的关系。例如,Medicus认为,在外部机构和向外部通报的内部机构中,该机构独立于基本法律关系而存在,其有效性不受基本法律关系的影响,即非理论-应采用歧视;对于纯粹的内部代理人权利,根据《德国民法典》第168条的规定,第一句话:不仅是因果关系的终止会导致代理人权利的消除,而且,如果这种关系是无效,体现了性原则。 Schwab和Flume在很大程度上否定了代理授予行为的非因果关系。 Schwab认为,故意代理权并非全部非因果关系,《德国民法典》第168条第一句表明,通过消除因果关系消除了预期的代理权,这肯定了代理授予行为的起因。《德国民法典》关于免除外部通知权和内部通知的内部代理权的第170-173条,实际上,在代理权的情况下,应消除因果关系,出于善意考虑出于三者的利益,该机构被认为仍然存在。施瓦布认为,拉邦基于外部代理人权利的非因果关系理论对内部代理人权利没有多大意义。内部代理人权利的内部行为通常会影响代理人权利的效力;在授权书中,只有善意的第三人才能声称代理权不受原告行为的影响,但这并不是一种非因果关系的理论。真正的非歧视理论并没有区别第三人称的主观心态。

目前,在日本民法学界,授予权力的行为与行为起因之间的关系与庄严的主张背道而驰。绝对肯定,授予代理人的行为独立于任命等行为;对独立行为的否定意味着它是直接由交易合同产生的,例如委托,雇用,订约,合伙等,而没有独立授权。日本学者,我的妻子,荣教授,说他相信授予代理人的行为是出于代理人目的的单独行为,但是此行为不一定与原因分开进行,可以结合起来进行。与原因。

台湾的民法学者对于代理人授予行为的独立性已基本达成共识,但是否存在因由仍存争议。一些学者认为,授予代理人的行为具有因果关系,其效力应受到基本法律关系的影响。该观点基于台湾《民法》第108条第1款的规定:“根据授予的法律关系确定代理权;在这方面,许多学者认为授予代理人应与因果行为不同,并且其效力不受因果行为效力的影响。原因是代理人是能力有限的人。未经监护人同意,应当拒绝委托合同或者其他基本关系的效力,但此时获得代理仍然有效。

4.代理授予行为的非因果关系应区别对待

《德国民法典》第167条规定,应将全权授予:的权力指示给全权委托代理人或作为代理人的第三方。德国民法大师Medicus指出,德国民法典实际上提供了三种授予代理权的方式:内部授权是由代理人对代理人作出的,而第三方是代理人。授权表示为外部授权;代理内部授权了代理之后,将授权事实公开给外部内部代理以进行外部通知。其中,内部授权意味着代理人愿意承担代理人所采取的法律行动的效果,重点是强调使代理人免受法律行为的侵害;外部授权意味着代理愿意通过代理。与第三方的法律关系着重于第三方要求代理人采取法律行动的后果。关于代理人授予行为是否没有原因的问题,不能一概而论,应区别对待三种不同的授权行为。

首先,外部授权行为应该是非因果的。主要有以下原因:首先,外部授权行为不一定具有因果行为。代理商也可以在没有基本法律关系的情况下向代理商表达授权。这时,授权行为一定不能成为原因。其次,即使存在有效的原因动作,该原因动作也会在代理与代理之间发生,而外部授权动作也会在代理与第三人之间发生。代理人与代理人之间的内部法律关系的改变实际上很难让第三方知道。第三方没有义务调查这种关系是否存在。

其次,在外部通知的内部授权中,代理人的通知行为信任第三者,有两种保护第三者信任的方法:一种是基于归因原理,另一种是授予代理人,这是无效的。由于行为的效力,但代理人的通知行为可以理解为权利的出现。第三人可以在依赖代理机构的基础上采取行动来保护自己的权利。由于性别原则,授予代理权的行为不受该行为的效力的影响,因此,代理人代表该代理人行为的法律效力应由代理人承担。这两种方法对第三方利益的保护作用取决于谁承担第三方对代理机构构成要素“真诚”的举证责任。如果代理人负责证明第三方的善意,即假定第三方的善意,那么此时代理人被证明成功的可能性极低,并且在大多数情况下,建立了代理人,在这种情况下,非歧视原则在保护第三方方面更为明确;相反,如果第三方承担举证责任,则代理对第三方的保护远不及非独立原则。

最后,对于没有外部通知的内部授权行为,第三方很难证明自己对代理的代理行为具有合法信任。因此,可以说对代理制度的保护是薄弱而积极的。仅采用非因果关系原则。只有有效地保护第三者。但是问题的症结在于,是否需要在内部授权中保护第三方而无需外部通知。实际上,在内部授权未通知外部的情况下,第三方实际上没有建立合理信任的基础,因此,基于公平原则,第三方的法律没有依据信任的行为行为应受其法律后果的约束,并且不受非独立原则的保护。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