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人物周刊>

《鲜花》:西部电影的文化生态建构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0-15 编辑:优美散文

一个

在新时期社会转型的复杂背景下,如何以一个观察者的客观视角审视和认识少数民族电影,成为一个值得我们关注的问题。

哈萨克电影《鲜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具有深厚民族文化主体性的叙事文本。本片以哈萨克女歌手阿康的鲜花为视角,用优美的诗意、纯净、生动的镜头语言,讲述哈萨克游牧民族朴素的爱情与情愫:伴随着悠扬的哈萨克民谣【0x9a8b】主人公的鲜花诞生在阿雅在哈萨克大草原上的会议(“睡摇篮”一段)。爷爷去世了,五岁的小花唱起了《阿雅提斯》的第一个基调(“优雅”段)。与卡德尔汗的两个谎言的对峙,无疑是主人公生命之花的激情(《谎言之歌》一段)。离开初恋男友卡德尔汗带她走出草原,嫁给诚实的苏丽坦,只为了爱爱艾特和草原(“哭嫁歌”段)。丈夫苏丽坦的去世,给这些花留下了遗产,给这些花带来了新的希望。这些花也成为了亚亚特文化遗产的继承者(“无声”通道)…

这部电影既不是奇异的爱情,也不是异域色彩的惊悚风格,也不是包裹在民族意识形态话语中的民族记忆,更不是一种庸俗时尚的民族叙事思维,而是作为边疆少数民族的一道民族文化风情景观。他说,一个边缘少数人的自我意识已经消失了。影片中使用了大量的哈萨克歌手,所有演员都是哈萨克民族演员,女主角的花儿演员鲁扎是非专业演员。在资本博弈和文化竞争的后现代社会,这种做法无疑是大胆和冒险的。这种文化意识和叙事意图摒弃了传统少数民族题材电影“概念主旋律”的模式,在悠扬的歌声中倾诉着民族独特的文化生命意识。

在影片中,主角的花朵最初被确定要嫁给像他自己一样的阿肯色卡德汗。卡德尔汗(Kadel Khan)在合唱中赢得了鲜花的芳心,但由于他身上过分的“现代意识”,他无法保存民族传统的鲜花,并深刻地揭示了哈萨克原始生态文化和现代文化的内在挣扎。文化。 Ayates传递给Kadel Khan和他的朋友模仿的歌曲是美国超级巨星Michael Johnson的摇滚歌曲。 “随着一群哈萨克男孩在春季林地里玩耍,慢动作镜头很漂亮,他们在古尔本音乐节上像砸烂的绵羊一样扔了录音机,这是杰克逊的《蓝色的河》,因为卡德汗(Kader Khan)在开斋节(Eid al-Adha)节日上错过了带花的歌曲,他戴着时尚,头上戴了哈萨克民族帽。”《真棒》电影叙事的意图是保持冷静和清晰,一方面克制住与现代生活的“时代围栏”,一方面充分捕捉哈萨克族的许多民族文化符号:哈萨克草原风光,举行Aites会议,哈萨克民族婚礼和葬礼。这部电影试图成功地整合许多抽象命题,例如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以及生存哲学。不仅是'消费主义'的视觉元素吸引观众进入文本,而且引导并打开观众对故事的某些普遍价值的解读。生存哲学的“生产”策略。”

从角度来看,要制作一部优秀的少数民族影片,既要有适当的摄影间隔,以尊重他人,并确定少数派的影片,还需要有效地融入其宗教和人文情感。《鲜花》值得学习的是,它成功地将哈萨克族信仰,氏族和家庭混合结构的普遍价值写入了其自身文化主观叙事的文化和生态建设中。

两个

《鲜花》的镜头语言自然地延伸,充满了原始的美学魅力。这部电影是根据哈萨克族文化遗产“ Ayates”拍摄的,讲述了哈萨克族的游牧草原生活和永恒的生活哲学。作为新疆天山电影制片厂的一级导演,查蒂爵士拍摄了著名的《鲜花》,《吐鲁番情歌》。导演《买买提的2008》希尔扎蒂(Sylzati)带领团队深入新疆伊犁州,阿勒泰,塔城等地选择现场,并与艾特斯专家学者进行了广泛采访,最终选择了世界上最美丽的冬季射击场。这个村庄被称为布尔津县的禾木喀纳斯蒙古乡。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冰雪世界,草原和壮丽的山脉和河流尽收眼底。哈萨克族民歌《鲜花》在鲜花,祖父和学生的嘴里反复唱歌,在促进情节发展的同时,有效地解释了电影情节的主题。这首“中国哈萨克语版本《蓝色的河》”的旋律使观众感觉自己像是在哈萨克斯坦西部大草原上,“生命就像歌,歌曲就是生命”,“《音乐之声》经过有意识的尝试,以其独特的理解哈萨克族民俗文化的介绍,以及在哈萨克草原上对哈萨克族生活意识的独特展现,超越了以前拍摄的哈萨克族的背景和题材,成为一部展示哈萨克族文化生态及其民族文化心理的独特故事片。” 。在过去的少数民族电影中,歌舞风光常常成为外部的民族文化象征,或者是闯入新中国革命叙事的民族话语,或者是屈服于新时代国产电影的商业压力,具有独立的文化意识是困难的。不言而喻,作为西方电影的文化和生态建设,它突出了民族的文化意识和生存哲学。《鲜花》无疑是值得研究的重要文本。

少数民族文化的发展演变路径与当地的生态环境密切相关。当西方物质文明来势汹汹,伴随着对自然资源的功利掠夺和对生态环境的无情破坏,少数民族文化景观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鲜花》以原汁原味的生态形象书写了哈萨克游牧民族的“生命之歌”,融合了自然风情、深厚情感和生存哲学,为我们有效构建西方电影的文化生态提供了一种思路。

《鲜花》作为一种“新西部电影”,可以称为“新国家电影”。这些影片大多数都使用民族语言,内向的观点,风格的叙事和诗意的策略,并试图进入特定国家的记忆源和情感深度,并找到其生存的精神信仰和文化基因。它以历史的痛苦和现实的解体困境,表达了其对城市文明和古代人的怀旧,怀旧和分离。以《鲜花》代表的“新国家电影”充满了丰富的宗教文化,并保持了“真正的民族文化心理”的审美敬畏。正是这种尊重和克制的审美距离消除了国家电影“汉集中制”和“东方中央视野”的概念。西方已不再是汉代视野中的图像奇观,而是产生了自己的含义。性文字空间。电影所呈现的西方空间(哈萨克蒙古包,哈萨克民族舞蹈黑骏马,迷人的冬不拉之声),就像其他“西方新国家电影”一样,“在白雪皑皑的高原,无边的牧场和翠绿的竹海之间,有一个隐藏的地方猎人,做饭的烟熏蒙古包,古老而宁静的村庄,呼应虔诚的诵经,悠扬悠长的醉人木材,再加上寂静的山脉,慷慨的母亲和向往的心,似乎触动了心灵特定国家的文化根源。”从它的角度看,它直接关系到西方人的生存困境,与中国西部多语言电影观众密切相关,以丰富的文化景观为主要表现对象,这是现实的方法。为中国西部电影生态系统的建设。

《鲜花》导演席尔扎蒂对自己说:“拍摄电影应该有其价值。中国电影市场需要这种电影来挖掘优秀的民族文化。经过数千年的传承,有必要深入挖掘电影的价值。 “阿伊特斯”的艺术形式,阿坎人知识渊博,动情且机灵,他们用无与伦比的智慧和灿烂的歌声即兴创作歌曲,这在其他民族中很少见。我希望通过我自己的方式,其他民族能够理解通过电影继承民族文化,增进国际文化。传播与传播。五月是鲜花盛开的季节,也正好是“民族团结月”,我们选择这次让[0x9a8b]全国“开放”,各族人民谱写“民族和声之歌”《鲜花》与民族文化风景的“童话叙述”相反,很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通过面对生存的困境,个人生活的痛苦挣扎,哈萨克族甚至整个人类的苦涩生活,观看者的情感认同,最终到达“现实的另一面”来构建主题展示超越区域和国家特色。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