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人物周刊>

关于我国上市公司碳交易信息披露的探究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0-26 编辑:摘要

一,中国企业碳交易和碳披露的现状

中国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当事方,并且还签署了《京都议定书》。尽管中国暂时不承担强制性的减排义务,但中国的企业和碳减排项目可以作为碳减排的卖方参加清洁发展机制。为了更好地参与CDM项目,中国于2005年10月12日正式实施了《清洁发展机制项目运行管理办法》,并于2011年8月3日对该方法进行了修订。同年12月,国务院发布了《“十二五”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工作方案》,要求加快建立温室气体排放统计核算体系,探索建立碳排放交易市场,同时,具体分配各省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和总能源消耗的指标。

2011年,中国进行了GDP中国100问卷调查,在市值最大的100家公司中,有46%的公司对GDP的评价很高。其中,有11家公司填写了调查表,有35家提供了相关信息,有39家未答复,有15家拒绝参加。从行业分类看,这28个行业仅填写了7个行业,包括银行业,建筑工程,交通运输,煤炭和民用燃料,石油和天然气,信息技术,汽车及汽车零部件,而银行的绝对数量是绝对的。第一名。贸易和分销,酒店餐饮和休闲,航空,建材等行业在信息披露方面仍保持观望态度,行业内尚无积极回应。在披露方式上,有71家公司发布了社会责任报告,其中87%的报告明确提到了气候变化。其中,有73%的人在一个特殊的章节中报告了气候变化,而23%的人报告了有关气候变化的信息。根据披露,在71家公司中,有92%披露了应对气候变化的具体行动,包括节能项目,新能源,碳交易,绿色投资,公益项目和绿色办公室。其中,节能项目占63%,报告中28%提到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利用。只有六家公司在披露相关定量信息时指出了数据收集和计算的方法,但仍有一些企业并未对相关数据和信息进行第三方审核。

尽管中国早在1991年就开始了排放权交易的试点工作,但碳排放权交易仍然是一个新生事物,相关的法律法规仍然不完善,缺乏基本的法律规定,相关的制度和概念更多地是通过政策和法规文件来实现的。而且一些法律法规反映出交易系统的系统性仍然不足。 2012年6月,国家发布《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管理暂行办法》,明确了自愿减排交易认证机构和认证机构的交易产品,交易场所,新方法应用程序和认证程序,解决了国内自愿减排中信用缺失的问题。市场。系统出现问题。另外,应《关于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的通知》的要求,北京《试点实施方案》已获国家批准,并于2014年启动了试点工作。上海还于2014年7月3日发布了《上海市人民政府关于本市开展碳排放交易试点工作的实施意见》,并计划在2014年底推出《上海碳排放权交易试点管理办法》。这将为上海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提供重要的法律依据。在下一个试点过程中,国家和有关部门还将及时提出新的改进要求和法律法规,为碳交易的后续发展提供保证。

第二,中国碳贸易公司碳披露的问题和原因

碳交易过程中碳信息的披露旨在建立一个开放透明的交易平台,使利益相关者和消费者能够清楚地了解碳交易所需的碳信息。随着发展,尽管许多企业逐渐认识到碳信息公开的必要性,但上市公司独立公开碳信息的意识和意愿仍然相对较低。企业碳交易中的碳信息披露主要存在以下问题。

(1)成本大。目前,中国上市公司的碳披露是一种自愿披露的方法。考虑到企业无法承担的披露费用以及碳含量的计量和披露,每个企业披露过程中涉及的披露项目和具体内容受到企业损失的相关成本的限制。企业必须自己承担费用,不仅要消耗能源,还要承担成本损失,这使得中国大多数上市公司缺乏披露碳的动力。

(2)商业信息存在安全隐患。通过数据分析,不难看出中国上市公司披露碳的意愿不强,并显示出明显的行业特征。一些学者认为,该行业的碳排放量与披露的比例呈正相关。碳行业的碳信息披露比例很高,但属于低碳行业,高排放企业的热情不高。中国大多数上市公司在碳信息披露方面都非常谨慎,只披露少量的碳信息。原因是他们担心泄露太多的商业信息。碳披露可能会在披露后引发潜在的监管风险,甚至是诉讼。它可能对企业造成不利影响,公司收入下降等,并且出于社会影响和国家监管的考虑,不愿透露温室气体的排放。因此,上市公司的碳信息披露自愿性不佳,参与度较低,这是当前碳信息披露中的主要问题。

(3)有关部门缺乏有关碳排放的标准和规则。由于缺乏独立和统一的披露方法,公司无法处理碳披露问题,因此无法进行详细有效的碳披露。从GDP报告的角度来看,就内容而言,披露文字信息的企业数量远远超过披露数据的企业数量。中国的上市公司大多披露了低碳经济的发展和具体行动,而气候变化风险和机遇的样本数量却较少。它表明样本企业对气候变化的看法仍处于概念表述的水平,并且对诸如风险和机会之类的预测信息的了解不足。就披露方式而言,选择在独立报告中报告碳披露的上市公司较少,并且大多数合并为在董事会报告中披露的公司。在董事会报告中,上市公司主要描述国家政策,碳排放量和低碳技术,而数字描述则样本较少。大多数上市公司已经发布了独立的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但相关的低碳信息已包含在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中,因此碳信息提供方尚未形成独立,统一的向外界披露的报告方法。尽管一些上市公司披露了相关信息,但它们也被“选择避免沉重负担”,披露方法也不统一。一些上市公司在财务报表中披露碳信息,而另一些则与财务报表分开披露。信息带来麻烦。

(4)缺乏碳数据审计工作。目前,中国大多数企业的碳排放信息公开是相对随机的。许多上市公司提供的碳数据的准确性仍有待讨论。由于该国没有独立的第三方机构来审核公司的碳披露数据,因此无法验证公司的碳披露数据的有效性。缺乏用于审计工作的碳信息无法为利益相关者和消费者提供准确有效的业务信息,并阻碍碳交易市场的有效运作。

(5)缺乏碳披露的动力。中国上市公司碳交易过程中的碳披露行为是自愿披露。致命的从众行为使大多数上市公司选择昏迷。消除了所有类型企业的碳披露过程,不仅保护了他们的商业秘密,而且维护了经济权益,因此,缺乏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导致了严重后果。即使一家积极进取的上市公司关注环境变化对其自身生产的影响并想要进行碳信息统计,由于缺乏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它也无法完成这项工作。

第三,改善中国企业碳披露的措施

(1)建立上市公司碳信息披露框架。中国有关部门应尽快出台有关上市公司碳排放信息公开的有关规定,逐步由自愿性和鼓励性转变为强制性公开,并对公开指标提出更明确的要求。完善碳排放标准,为中国市场开发一套碳排放信息披露指标体系和数据统计。监管者应加强相关培训,使更多的公司能够理解和掌握基本的量化方法,并通过上市公司的碳排放信息披露指南进一步普及碳排放信息披露的方法。

(2)加强国家监管。政府干预和管理上市公司的碳披露问题。对于企业而言,这既是机遇,也是挑战。政府制定了相应的法规进行干预,以确保碳交易继续有效。对于上市公司而言,为了在碳交易市场上具有更高的竞争地位,企业必须及时制定相关的碳信息计划,并适当调整生产模式,以进一步节约能源,减少排放,促进企业更好更快地发展。

(3)在企业内部储备专业人才。在中国企业中培训大量相关专业人员可以保证碳交易过程中碳信息披露的有效实施,并促进上市公司碳交易中的碳披露。完善的保障机制可以保证碳披露的合法性。公平,使公司可以放心地从警惕性的恶性诱导中确保碳披露。这可以大大提高碳披露的准确性和有效性。

(4)建立激励机制。中国有关部门可以通过制定激励措施(如建立评估目标)来增强上市公司的碳披露热情。企业碳交易中的碳减排量达到一定标准后,政府将给予相应奖励。这样,将调动企业碳披露的热情,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将参与其中,有效地增强了监管机构在碳交易过程中对碳披露的管理和控制。

IV。结论与启示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的经济发展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也付出了环境成本。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是未来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这就要求我们注意经济,环境和社会利益的和谐统一。只有经济,节能和低碳发展才能持久。

中国应借鉴国际碳信息披露的相关经验,结合中国碳交易和碳披露的发展状况,探索适用于中国国情的上市公司碳披露框架,加强有关部门的监督管理,建立起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改进。中国的碳交易市场。随着低碳概念的引入,低碳生活作为一种时尚也将成为所有人的生活态度。追求低碳设计理念并思考人们生活的企业将受到人们的关注。因此,在中国上市公司的发展中,有必要及时披露有关碳信息,透明的生产经营方式,为可持续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力争在碳交易市场上处于有利地位。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