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人物周刊>

多位专家解析华北地下水治污“处方”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1-18 编辑:人物

作者:甘晓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出版:2013

选择店铺名称:萧中

da

许多专家分析了中国北方地下水污染控制的“药方

■记者甘晓

3月22日是又一个世界水日

地下水污染令每个中国人担忧 在华北平原,地下水是居民饮用水的主要来源,但其污染早已受到各方关注。 现在,一些调查显示,在华北平原的许多采样点,大约一半的水样受到严重污染,污染物包括无机盐、有机难熔物质和重金属。

因此,华北平原的地下水污染问题几乎已经成为全中国地下水污染的一个样本。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已经成为中国环境问题的重中之重。

3月8日,环境保护部宣布《华北平原地下水污染防治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已获国务院批准。 14日,环境保护部长周圣贤公开表示,“我们有一个治理计划,并已向国务院作出报告。” 《方案》是环境保护部自2011年推出《全国地下水污染防治规划(2011-2020年)》以来针对地下水污染发布的第二个“处方”。这也是中国北方地下水污染控制的“第一张处方”。

那么,这个华北平原地下水的“第一药方”是怎么开出来的呢?它真的能有效控制华北平原的地下水污染吗?科学家、政府和企业家还有什么其他担忧?

《中国科学报》记者带着这些问题拜访了该行业的许多专家。

高分项目是这样提炼的

华北平原地下水“有机污染”首次调查在全国地下水污染调查评价工作中发挥了重要的技术支撑和示范作用。

记者注意到,就在环境保护部《方案》批准前两个月,中国地质科学院水文地质与环境地质研究所公布了“华北平原地下水污染调查与评价”项目的评价结果。

评价结果提到,该项目“首先”发现了华北平原地下水的“有机污染”,为全国地下水污染调查评价工作起到了重要的技术支持和示范作用,总体上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最后“以94分的优异成绩通过了评价”

陆耀如,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地质科学院研究员,项目评估专家之一 在接受记者《中国科学报》采访时,陆耀如透露《方案》是根据这个高分项目的一些结果制定的。

作为水文地质专家,陆耀如经常参与科研项目的评估,很少遇到如此高分的项目。 卢耀如说:“这个项目得分高的原因是因为它在研究问题的重要性指数上得分很高。” “

中国长期关注地下水问题。在20世纪80年代初的“六五”期间,中国设立了一系列国家科技研究项目,其中第38项是“华北平原地下水污染评价”

陆耀如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当时,水质监测标准相对较低。地下水的突出问题是硬水、水位下降和地面沉降 水污染只涉及“三氮”指标:硝态氮、硝态氮和铵态氮

随后,钢铁和化工企业在华北平原发展起来,农药被用于农业生产。直到那时,研究人员和管理者才开始重视水污染

现在,中国北方的地下水污染有多严重?哪些污染物进入了地下水环境?这些问题仍然是个谜。

2006年,中国地质调查局在国土资源调查项目的支持下,首次在华北平原进行了系统的地下水调查。 调查的具体工作由地球科学研究所水文地质、环境地质研究所(以下简称水环境研究所)承担。

根据水利局的记录,2006年3月,在项目开始时,中国地质调查局和清华大学联合举办了“地下水污染调查与评价培训班” 在为期四天的培训中,河北、天津、北京、山东等省市地方政府主要成员以及地质环境监测站学习了本项目地下水污染调查评价技术。

4月,水环研究所成立了一个综合项目组,有6名常设办公室人员和一名组长和一名副组长。 经过协商,综合小组将项目划分为11个工作项目,确定2006年项目的重点是开展水源地下水污染调查和一系列现场采样工作规范。

项目负责人、水环境研究所副所长张赵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希望该项目制定的技术标准能够推广到全国。

2009年,该项目在1: 25万区域完成了15万平方公里的地下水污染调查。 结果表明,所有采样点中有36%是未经任何处理的可直接饮用地下水(即第一至第三类),24%是经过适当处理的可饮用地下水(第四类),39%的地下水(第五类)在利用前需要特殊处理 该项目还建立了有机污染物实时质量监测管理系统,开发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地下水样品采集设备,并最终入选2009年中国地质学会十大地质科技进步之一。

2010年,项目还进行了大规模的现场验收。 当时,专家组花了10天时间检查了唐山、天津、北京、河北、河南、山东等地野外采样路线沿线各采样点的采样记录,确定质量符合要求。 同年,建立了地下水污染数据库

该项目还导致了对华北平原地下水污染的一系列研究。 例如,2009年,水环研究所承担了中国第一个地下水“973”项目“华北平原地下水演化机制与调控”,由水环研究所所长石坚担任首席科学家。 据悉,该项目起止期为2010年至2014年,总资金4500万元,其中国家“973”专项资金3000万元,自筹资金1500万元。

项目开始时,陆耀如作为顾问参加了许多学术研讨会。 “这也是为了配合国土资源部进行更好的调查 ”他说

这个高分项目是一步一步进行的

从大科学到大政策

基于华北平原地下水污染控制六年科研项目,环境保护部于2011年10月通过了《中国科学报》

《华北平原地下水污染防治工作方案》,项目接近完成 就在这时,一个插曲发生了 记者联系了张赵霁和石建省,采访了该项目的调查结果。该报告指出,最终调查结果“由于敏感问题而无法公开”,这一度使项目团队处于相当尴尬的境地。

当时,这份报告在各大网络媒体上大量转载,引起了公众的巨大反响。 他们当中有许多批评家。公众舆论指责科学研究不对公众保密。有关行政部门还批评他们未经许可披露未完成的研究成果。 负责该项目的张赵霁曾向他的同龄人倾吐怨恨,“感到有点委屈”

但是,调查项目的继续并未受到此影响。 现在,张赵霁和他的同事已经在2012年9月以学术论文的形式在《吉林大学学报》上公布了完整的调查结果 相反,这一事件引起了人们对调查项目重要性的更多关注。

根据该公约,在一些科研项目的研究过程中,研究人员将以咨询报告的形式向决策部门提交阶段性成果,以促进科研中发现的问题成为具体措施,进而在现实中得到解决。 有些人甚至会向国家高级领导人提交内部参考资料,介绍研究的重要性和结果。

卢耀如透露,这次调查也不例外。 “研究人员向国务院写了一份报告,强调地下水污染的严重性,并希望在国家一级予以重视 ”他说 据陆耀如了解,除了调查中发现的日益严重的污染外,该报告还处理了今年春节前后向地下含水层抽水的传闻。

2012年初,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舆论哗然中看到了这份报告。 不久,总理的指示下来了,提到国土资源部、水利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环境保护部将共同解决华北平原地下水污染问题。

”最后补充道,由环境保护部牵头 ”卢耀如说道

这时,为期六年的华北平原地下水污染控制科研项目完全走出实验室。

从去年3月到4月,在接到温家宝总理的指示后,环境保护部开始制定进一步的政策。 2012年10月,环境保护部通过了《华北平原地下水污染防治工作方案(2012-2020年)》 该计划预计国家将为此投入200亿元专项资金。

该计划最终获得国务院批准,并正式成为华北平原地下水污染控制的“第一药方”。 《方案》提出两个目标,即2015年初步建立华北平原地下水质量和污染源监测网络,2020年查明华北平原地下水污染状况,全面监测华北平原地下水环境质量和污染源,开展地下水污染修复示范。

今年3月8日,环境保护部网站公布了这条消息。 《方案》提出了三项任务:一是加强华北平原地下水环境监测,建立地下水质量监测网络;二是确保地下水饮用水源安全,严格执行地下水饮用水源环境保护法,对超标地下水饮用水源进行分类和防治。三是加强重点污染源和重点区域污染防治,加强重点污染源废水排放和堆放场地污染物泄漏防治,积极推进重金属、有机物、氨氮、硝态氮和亚硝酸盐氮等污染严重地区地下水污染综合防治。

此外,《方案》还要求进一步完善地下水调控体系,完善投融资机制和经济政策,加大相关技术的研发力度,强化企业和地方政府的防控责任

毫无疑问,正是环境保护部引入了这一计划,使得华北的地下水“第一药方”从“大科学”转向了“大政策”

避免“多头管理”

地下水管理涉及许多机构,但当局的职责不明确 各部门要进一步明确职责,规范和规划地下水污染防治工作。

谈到《方案》的评估,受访专家纷纷表示,他们没有阅读全文。 就连国家环境咨询委员会成员卢耀如也没有看到该计划的全文。

”从现在开始,这个计划只提高了非常初步的期望,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陆耀如说,“目前还不清楚各部门是如何合作的,重要的防控点是否正确,如何投资,以及需要什么力量进行干预。”。 “

记者了解到,《方案》的编译由环境保护部污染防治司饮用水处长石效应卷主持,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研究所副所长吴顺泽是主要编译人。 记者随后向环境保护部申请采访《方案》的编制者。截至公布之日,尚未收到任何答复。 写《方案》的过程就像一个“黑匣子”

专家们试图根据现有的单词和短语来解释这个“第一药方”的初步纲要。

首先,《方案》由“环境保护部”牵头,国土资源部、水利部、住房和建设部共同编制,这意味着污染防治的未来责任也将由这些部门共同承担。

长期以来,中国对地下水污染的管理一直受到批评。 对此,中国科学院地理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宋先锋(Song险象环生)表示:“业内有句谚语说,“环保不入水,水利不上岸。" 宋险芳表示,目前中国的地下水管理涉及城市建设、地质、水利和环境保护等多个部门。

"每个部门都有自己的调查和监测系统和标准,信息分别在这些部门分发 宋险芳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涉及的机构很多,但权力机构的职责不清楚。” 宋先芳建议,如果各部门能进一步明确各自的职责,地下水污染防治工作的标准化和常规化将更有利于这项工作。 他还指出:“环境问题是一个系统问题,就像地下水问题必须与地表水结合在一起一样。因此,在环保部门的领导下,各部门的合作也是解决这个问题的良药,”

卢耀如还认为:“如果计划于《方案》年前建成的监测网络仅仅依靠环境保护部重建一个新的监测网络,这不仅浪费,而且无法达到长期积累数据的目的,这就需要利用现有的监测点和数据。”

卢耀如强调:“2015年目标的实现主要取决于这方面的工作。” “

此外,在现有技术中,有机污染物仍然是通过人工采样和化学分析来检测的,并且还没有实现实时在线监测。 宋先锋认为:“要在2015年实现监测网络,我们需要加大传感器的发展力度。” “

总之,业内专家一致认可这一点。环境保护部发布的计划只是勾画了未来地下水污染防治蓝图的大致轮廓,但它发出了政府决心从国家层面推进这项工作的信号。

改变政府的“单肩”

地下水修复费用昂贵,市场规模受到业内专家的青睐。 吸引民间资本无疑是中国环保产业未来的发展趋势。

不管《方案》的详细规则如何,市场通常对来自国家层面的信号特别敏感 伊利姆环境资源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首席顾问彭勇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虽然他没有参与《方案》的制定,但作为相关行业的一员,他仍然非常关注和期待。” “

彭勇公司的业务范围是环保咨询 他说:“今后,当地下水控制措施的实施相对成熟时,环保咨询业将会更加深入地参与进来。”

卢耀如回忆道,“华北平原地下水污染调查与评价”刚刚提出关注有机污染调查时,一家专门从事有机分析的澳大利亚公司立即看到了商机。

”大约在2006年,公司派人去上海举办培训班,邀请专家到中国,并带来了仪器。我们后来使用的仪器和技术是从那里进口的 ”卢耀如说道

在他看来,单靠政府很难支持如此昂贵的地下水调查甚至修复工作。 “从事分析和监测的企业可以在一个良好的机制下进入。企业可以做任何事情,从钻井、监控到实验室测试。 ”卢耀如建议道

中投顾问产业研究中心环保行业研究员盘雨宏告诉 《中国科学报》 记者:“水质监测、污染处理、相关设备制造等产业都将受到国家政策的影响,其中水质监测是整个产业链条的关键环节,影响着下游处理环节的发展趋势。”

而我国地下水污染治理产业还处于萌芽状态,重点污染城市仍然缺乏高效完善的水质监测系统。据悉,“十二五”期间,国家将投入27亿元用于建立水质监测系统,尤其对饮用水水源、化工厂、工业园等污染较大的区域进行重点布局。

因此,盘雨宏认为,建立水质监测系统是污染处理产业扩张市场的首要步骤,预计该环节将是未来几年的重要内容。涉足监测设备制造及技术引进、合作的企业前景将被看好。

未来,在更长一段时间内,考虑到地下水修复费用更为昂贵,市场规模便更受到业内专家的看好。业内人士认为,吸引民间资金的进入,改变当前政府“一肩挑”的现状无疑是我国环保事业未来发展的趋势。

(实习生温超对本文亦有贡献)

《中国科学报》 (2013-03-22 第1版 要闻)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