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人物周刊>

主审法官创造性地提出了正当程序原则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1-20 编辑:阅读
作者:范传贵资料来源:法律每日发布时间:2012年

商品名称的选择:中小学院和大学经常因行政程序中的违规行为而被学生起诉。近年来,学生因各种学校事务起诉学院和大学的案件屡见不鲜。相关法律专家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学校作为行政案件中的特殊被告,不仅要受到相应的法律限制,还要保留一定的自主办学空间和自身特色。然而,鉴于教育行政案件立案标准和审判原则的法律规定模糊,尽快完善相关法律迫在眉睫。

陷入程序正义危机的大学

据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法院研究室的一名法官称,学生起诉学校获取学生身份和学位的案件始于20世纪90年代。

1999年,大学生田镛因考试作弊被勒令退学。他毕业时,学校拒绝颁发文凭。田镛因此起诉北京科技大学。田镛的主张得到了法院判决的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出版了这个案例。

法官说,在田镛一案中,主审法官创造性地提出了正当程序原则,公报批准了这一原则。根据公报第:号,“根据涉及被治疗者受教育权的辍学治疗,从充分保护当事人权益的原则出发,作出治疗决定的单位应当直接向被治疗者宣布并传递治疗决定,并允许被治疗者提出自己的辩护意见。”北京科技大学没有遵循这一原则,忽视了当事人的自卫权。这种行政行为没有合法性。公报重申辍学的决定应根据程序性原则做出,同时用坚定而明确的语言明确了违反这一原则的法律后果这种行政行为是不合法的。“法官说,这表明最高人民法院非常重视此类案件的程序合法性。

虽然有田镛起诉大学案件的先例,但似乎并没有引起教育界对该程序合法性的关注。

《法制日报》记者发现,由于非法程序,近年来许多类似的案件被法院裁定对学校不利。

2005年底,齐齐哈尔一所大学的两名学生因在全国大学英语四级和六级考试中作弊被学校开除。第二年,他们将学校告上法庭,理由是处罚太重,处罚程序非法。法院认为,学校对两名学生的处理意见没有送达两名原告,这违反了程序。

2006年1月,北京一所大学的10名学生被学校发现作弊。学校决定开除10名学生,并命令他们在48小时内离开学校。随后,四名学生向北京市教育委员会投诉。接下来的一个月,北京市教育委员会要求学校撤销以不正当程序为由开除学生的决定。

2007年10月,重庆一名女大学生因连续两次作弊被学校开除。但是,由于学校的行政行为程序违反了行政诉讼法的有关规定,法院决定撤销处罚决定。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贺海波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高校对学生的纪律处分是否符合‘合法性’原则,不仅要体现在实质性内容的合法性上,还要体现在程序性形式的合法性上。”

"只有公平的程序才能产生公平的结果."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法院法官赵慧红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从法律角度来看,程序合法性主要体现在按照一定的顺序、方法和步骤做出法律决定的过程中。标准形式是根据一定的标准和条件整理论点,公平听取各方意见,在各方能够理解或认可的情况下做出决定。

如何界定独立教育的范围

“高校作为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在行使法律法规赋予的授予学历证书、颁发毕业证书和管理学生身份等职权时,是行政主体。他们的行为是具体的行政行为。然而,高校不同于普通的行政机关。他们有权独立办学,并有自己的特色。”贺海波说。

”例如,一个学生的论文只能由学校自己来判断,并且在论文被判断为没有通过考试之后,学校不能被起诉。在高校的一些自主行为中,法院不应干预,除非它明显不合理或引起大多数人的反对。”贺海波认为,如果高校按照相关法律的精神制定严格或宽松的校规,就应该受到尊重。

但贺海波也提出,学校应该逐步适应法治的要求,改变学校治理方式,以符合法治社会对学生一些基本权利的保障。

对此,赵慧红还认为,根据我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的规定,除了判断学校内部管理行为是否合法之外,还需要考察其合理性,具体是指法院对被诉行政行为是否客观、适度、合理的考察。

“以一些案例为例,问题的性质有多严重?不开火不足以解决问题,这是否足够严重?对违反学校规章制度的学生,应给予相应的纪律处分,但也应考虑到案件的严重性,承认错误,本着以人为本、教育第一的原则,尽力维护和保障学生接受教育的权利。”赵慧红说道。

高校法治亟待改善。

在田镛诉北京科技大学之前,曾有一个轰动性的案例:刘燕文诉北京大学拒绝颁发博士学位证书,随后是青岛学生诉教育部高考分数全国不统一等。这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这些诉讼的共同点是,它们都将司法的范围延伸到高等教育领域,并质疑现行高等教育管理体制的缺陷贺海波表示,在这些案件发生后,有人呼吁尽快在高校实施法治,让法治的阳光尽快照耀校园。程序性违法案件如此之多的原因是,学校的司法长期薄弱,仍然有一些学院和大学暂时无法满足法治的要求。

据了解,2005年9月1日,教育部颁布并实施了《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要求对学校的一些行政行为进行程序规范。此后,北京、上海等地的高校也根据这一规定制定了新的校规。

赵慧红表示,除《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外,我国高校做出纪律处分决定的法律依据还包括《教育法》和《高等教育法》。然而,这些法律和部门规则并没有具体规定对学生采取纪律行动的具体程序,只是强调大学纪律权力的行使是一项法定权力。

此外,“由于行政诉讼法没有明确规定此类案件是否可以起诉,各地法院只能摸索确定是否应该立案,最终导致一些地方接受,另一些地方拒绝。”贺海波说。

"除了备案标准,还有许多意想不到的问题。例如,宿舍管理和教师对学生的惩罚需要由法律来规范。贺海波表示,早在多年前,最高人民法院就计划对高校行政诉讼案件发布司法解释。去年,专家们也组织起来讨论这个案件,但是还没有消息发布。

特别声明:转载本文仅用于传播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