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人物周刊>

95%公众力主高校“三公”经费定期强制公开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1-22 编辑:情感语录
作者:湘南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发布日期:2013年

选择一个商品名:中小学校

95%的公众主张定期强制性披露“三所公立”高等院校的资金

。“三公”问题研究专家、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朱李佳指出,为了控制“三公”高校的混乱局面,必须堵塞资金来源,各种来源的高校经费必须通过规范的预算和决算进行管理,特别是必须加强科研经费的管理,必须防止“三公”经费的消耗。与此同时,我们也要关注日益严重的高校管理问题,推进高校管理体制改革,采取有力措施应对“三个代表”造成的混乱局面。

近日,科技部部长万钢谴责科研经费“恶性问题”,这再次引起公众对高校财务问题的关注。事实上,除了科研经费之外,高校的“三公”支出混乱也令人头痛。

日前,在新一轮中央检查工作中,唯一进驻高校的检查组中国人民大学第十检查组,汇报了“成绩”,直言学校存在“三公”问题,如境外管理不规范、公款吃喝等。然而,在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最近报告的一起非法消费公款的案件中,主角也是海南省卫生学校作为一所地方大学。近年来,以“三公”消费失调为代表的高校腐败问题长期以来引起了公众的关注和不满。“三公”高校经费公开的过程可谓雷声大雨点小。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Tencent.com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7.3%的受访者对以“三大公共”消费障碍为代表的高校腐败表示担忧。90.6%的受访者坦率地说,目前高校“三公”消费失调现象严重。95.0%的受访者认为高校“三项公共资金”应定期公开。

成都大学和湛江师范大学公布了“三项公共”支出。

谈到高校“三公”支出的混乱,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广西大学教师直言不讳地说,这只是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手段越来越隐蔽。她以她的学校为例。许多根本不学习学术科目的行政领导人的名字经常出现在国外的学术交流中。后来,她了解到这是因为对使用公共资金出国有严格的限制。结果,许多公共基金被打包成学术交流。由于这些领导人根本不了解学术知识,出国本质上是一次长期的公共基金之旅。

“除了用公共资金出国,在一系列问题上还有很多猫窝,比如账单保险和设备购买。许多人认为这是一种常见现象。”老师说。

江西一所大学的管理人员王伟(化名)表示,从他所在学校的情况来看,该校确实存在“三公”问题,但并不特别严重。自从中央政府实施“八大条例”以来,过去比较普遍的公款吃喝问题明显减少了很多。此外,账户管理和报销制度非常严格,许多人经常被要求签一笔钱。做一只猫不容易。

然而,王伟也直言不讳地说,目前学校的“三项公共资金”还不够公开。它们只在学校内部管理网络系统中公开,只能被学校内部的人看到。此外,公共项目相对粗糙,只说明在一些重大项目上花费了多少钱,没有详细介绍。“我认为把高校的“三公”资金充分向社会公开是非常有意义的。这就像在大学领导头上挂一把剑,在一定程度上防止他们的不当行为。”

根据调查,90.6%的受访者坦率地表示,目前高校“三大公共”支出无序现象严重,其中84.0%认为“非常严重”。

社会公益人士、上海交通大学研究生雷创今年年初向全国113所高校申请信息披露,要求他们披露2012年“三公”支出的具体金额。迄今为止,已收到41所大学的答复。其中,成都大学和湛江师范大学公布了2012年的“三项公共”支出。包括浙江大学在内的27所大学表示,它们将在主管部门批准后将其公之于众。包括清华大学在内的七所大学没有具体说明是否会将其公之于众。包括华东理工大学在内的四所大学明确拒绝将其公之于众。西南交通大学表示暂时不会公开。

雷创申请高校“三公”经费是因为他看到政府部门,特别是中央部委在“三公”经费的公共支出问题上取得了显着进展。然而,作为一所年收入不到10亿元、超过100亿元的大学,“三大公共基金”的大部分支出问题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仍然是一个谜。这显然是不合理和不正常的。

”我认为高校是社会进步的代表,所以申请公共“三公”支出应该不是特别困难。然而,我对实际情况感到失望。许多学院和大学出于各种原因拒绝披露,有些甚至忽略了这一点。目前,成都大学和湛江师范大学已经公开了“三公”资金,这表明“三公”的公共资金不仅符合规定,而且具有可操作性。为什么其他学院和大学不开放?”雷闯说。

许多学院和大学的“最高领导人”拥有巨大的权力。花钱是“一支笔,一个词”

早在2010年,教育部就发布了《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明确规定高校应主动披露财务、资产和财务管理制度、学校资金来源、年度预决算、财务资金、捐赠资产的使用和管理等信息。

然而,事实上,调查发现90.3%的受访者直言不讳地表示,大学在“三大公共事务”的宣传方面做得不好。只有3.9%的受访者认为他们做得很好。为什么高校公开“三公”资金如此困难?

教育部《阳光治校之高校三公经费公开研究》项目主任、湖南湘西自治州党委党校系统完整性评价研究中心主任邓范里安教授说,近年来高校“三个公职人员”的混乱有三个原因。首先,大多数高校注重创收,“三公”消费本身管理薄弱。其次,当前高校加强管理、弱化学术权力已成为高校“三大公共事务”混乱的最大温床。最后,在“三个代表”公共经费方面,从政府到社会,都有重视行政机关而忽视大学等机构的倾向。这使得许多大学敢于利用漏洞并拒绝披露。

“目前的大学向公众开放制度不是很有效。无论在“三公开”宣传的具体范围、统计口径、公开时间和公开形式上,都没有明确的、可操作的、刚性的制度基础。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高校都没有统一部署“三个公职人员”。对于高校来说,“三公”公开与否与自身利益关系不大。因此,要真正推开高校中一直停留在纸面上的“三个公职人员”是非常困难的。邓范里安说。

“三个公职人员”研究专家、国家行政学院朱李佳教授表示,虽然高校属于一系列机构,不同于行政机关的性质,但行政机关消费“三个公职人员”的规定也应适用于高校。现实正好相反。近年来,政府和舆论一直关注行政机关的“三大公共利益”,而高校等机构对“三大公共利益”的监管存在明显盲点。

朱李佳指出,与行政机关一级管理和一级管理的顺序不同,许多高校现在是独立的法人实体,没有监事会或董事会。“最高领导人”权力很大,有很多资源,如培训费和科研费。花钱基本上是“一支笔,一句话”。因此,监督高校的“三公”支出是非常困难的。“据我所知,现在很多系主任都坐公共汽车或自行车去上班,但很多大学领导甚至一些系主任都配备了专用公共汽车。可见,高校“三个校长”已经到了必须高度重视的地步

72.6%的受访者认为,“三大公立”高等院校的所有资金来源都应公开。

在调查中,95.0%的受访者要求定期公布对“三所公立”高等院校的资助。72.6%的受访者强调,所有资金来源都应公开,不得遗漏。

邓范里安说,目前高校公开“三个公开”资金是大势所趋,少数高校已经公开。安徽省教育厅厅长程毅(Cheng Yi)也在2013年高等教育工作会议上介绍说,安徽省将加强和改进高校作风建设,严格控制“三公经费”支出,今年“三公经费”全面公开。

邓小平范里安就如何推进高校“三公经费”的宣传提出了具体建议:首先,要在制度上明确界定高校“三公经费”的范围、统计口径和宣传方法。不仅对学校的教职员工和学生,而且对社会;其次,监管部门要对高校“三大公共事务”进行严格约束,加强监管,严格问责。最后,可以引入会计师事务所和公众人物等社会力量,对高校“三大公共利益”资金的使用和披露进行外部监督。

朱李佳指出,为了控制高校“三公经费”的混乱局面,有必要堵塞来源,规范各种来源的高校经费预算和决算管理,特别是要加强科研经费管理,防止科研经费“三公经费”的消耗。与此同时,我们也要关注日益严重的高校管理问题,推进高校管理体制改革,采取有力措施应对“三个代表”造成的混乱局面。

雷创说,“三公”高等学校有三个开放层次,一是开放,二是以开放为基础的监督,最后是开放监督后的问责。“目前,“三公”高等学校的公共资助还只是第一步,这一步还远远不够。可以看出,要彻底控制高校“三王子”的混乱局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原标题:95%的公众强烈要求高校定期强制披露“三项公共资金”)

read more

大学生申请披露高校100多项公共资金一所高校出版

上海交通大学研究生申请披露高校20项公共资金

90多个中央部门在一天内公布“三项公共资金”

王忠禹:谁会为“三个代表”的公共资金困难而感到尴尬?特别声明:转载本文仅用于传播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