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人物周刊>

“周光召基金会临床医师奖”得主赵玉沛的大医情怀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2-05 编辑:情感语录
作者:朱段威李文资料来源:科学时报发布时间:2009年

选择名称:萧中

Da

"周赵广基金会临床医师奖"获奖者赵玉佩的伟大医学情怀

[科学时报朱段威李文报道]9月8日,在第十一届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年会开幕式上,第一届"周赵广基金会临床医师奖"授予了三位德才兼备的临床医师,其中包括北京协和医院的赵玉佩教授。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名誉主席周赵广院士在获奖致辞中说:“赵玉佩教授对胰腺癌的综合治疗延长了患者的生存时间,显着提高了他们的生活质量。他也是一名深受普通人信任的好医生,并努力通过技术改进减轻病人的痛苦和经济负担。”

最近,赵玉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病人把自己的生命托付给了你,医生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将外科视为一门艺术,将医学视为一门人文科学

2004年,一名活了29年、体重10公斤的女性肿瘤患者被许多医院拒绝。之后,她来到谢赫,向赵玉佩教授寻求帮助。不幸的病人在出生的第101天在外院接受了畸胎瘤切除术,但更不幸的是,手术后他被告知手术没有完全切除,因为肿瘤侵犯了下腔静脉。在过去的29年里,肿瘤逐渐长大,直至充满整个腹腔,内脏明显受压和移位。

病人很快就被送进了医院。赵玉佩教授亲自主持了全医院科技大学的讨论,并为病人带头。在他的领导下,普通外科、泌尿外科、骨科和胸外科的专家们密切合作,轮流处理与其各自专业相关的器官。7个多小时后,体重10公斤的肿瘤终于被完全切除,病人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在协和式飞机上进行这种多学科合作的大型行动并不少见,赵玉佩常常是策划这次行动并给出明确命令的“将军”。赵玉佩非常重视外科医生的手术决定。

他说,“作为一名外科医生,你不仅要知道你能做什么样的手术,还要知道你不能做什么样的手术。”体检发现一名60岁患者腹部淋巴管囊肿约13.3×8.7厘米。传统的方法是剖腹手术切除。然而,赵玉佩经过仔细观察和思考,认为腹壁穿刺法可以直接用来吸出膀胱水,而不是打开腹部。治疗后,囊肿消失,不再复发。

"当遇到难题时,他通常不会坚持书本上的死穴,而是会跳出书本,根据经验和现实制定科学的治疗计划。"同事们这样评价他。赵玉佩说:“一个好的外科医生首先应该是一个优秀的医生。”

赵玉佩的手术做得又快又好。手术切口小,并发症少,皮肤愈合好,深受患者欢迎。内部人士形容他的刀术是一场精彩的艺术表演。但外人不知道的是,他为追求这样的完美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赵玉佩因长期手术于1995年患腰椎间盘突出症。他左腿的肌肉开始萎缩,所以他不得不依靠右腿来支撑自己,进行“金鸡独立”手术。十年后,赵玉佩又遭受了一次腰痛,右腿肌肉开始萎缩。身体上的疼痛使他每次接受手术时都不得不戴护腰。即便如此,他从未放弃对严格标准的坚持。他总是一丝不苟地坚持让最后一个环节完美无缺,即使他已经筋疲力尽了。

因为,赵玉佩有自己的想法:给病人做手术有两个“重要的事情”。一是病人的生命安全。病人一生中可能做一次这种手术。如果做得好,病人将受益终生。其次,这是一个医生声誉的问题。医生应该把这项手术当作一件艺术品来对待

从进入协和医院大门并成为外科住院医师开始,赵玉佩轮换的第一站是曾宪久主任的胰腺外科病房。曾主任的风度,迷人的学术氛围,胰腺疾病的挑战性,让这个刚刚来到这里的年轻人突然爱上了这个地方,心里暗暗许下了一个愿望:他将来一定会努力当选这个部门的。经过努力,他被北京协和医院院长、着名外科专家朱昱教授的研究生录取。从那以后,他开始在胰腺疾病领域旅行了20多年。

胰腺癌的发病机制、诊断和治疗一直是医学领域的一大难题。由于其早期诊断困难、手术切除率低、死亡率高,被称为“21世纪医学的坚强堡垒”。面对这块坚硬的骨头,赵玉佩奋起反抗,坚持了许多年。在前人曾宪久和朱昱工作的基础上,对胰腺癌进行了全面的基础和临床研究,提出并建立了胰腺癌诊断和治疗的“绿色通道”,规范了胰腺癌的诊断和治疗流程,为更多患者赢得了手术切除的机会,使北京协和医院胰腺癌的手术切除率明显高于同期国际平均水平。

“早期胰腺癌很容易与其他消化系统疾病混淆。病人经常有胃痛、胆囊痛和其他症状。即使你想捕捉一些“线索”,你也需要通过一系列的检查,如超声波、核磁共振、验血等。病人通常需要转到医院的不同科室2-3周。因此,尽快改进必要的检查,尽快去看专家,就有可能给病人未来的生活带来希望。”赵玉佩说道。

早在20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曾宪久就领导成立了胰腺疾病诊断和治疗合作小组。消化内科、放射科和胰腺外科的医生每周召开会议,就疑似胰腺癌病例进行咨询讨论。“虽然只有少数医生参与讨论,但这是我们今天胰腺癌‘绿色通道’的基础。”赵玉佩说道。

1998年,赵玉佩率先整合联盟多个部门的资源,建立了“胰腺癌诊疗绿色通道”。各部门应积极配合胰腺专家出具的检查单,相关检查结果将迅速出来。大多数胰腺癌患者可以在抵达协和医院后一周内得到诊断。“这为患者赢得了更多的治疗时间。如果肿瘤小且无淋巴结转移,早期诊断和早期切除将提高胰腺癌的治愈率。”赵玉佩说道。

手术切除是胰腺癌的主要治疗方法之一,但在实际工作中,赵玉佩发现80%的患者处于治疗的中后期。因此,术前可切除性评估对于减少不必要的剖腹手术,合理利用医疗资源,减轻患者痛苦,提高手术成功率具有重要意义。

赵玉佩率先组织多学科对胰腺癌常用评估方法进行分析和整合,建立了基于螺旋CT三维血管重建,结合内镜超声、正电子发射断层成像和腹腔镜探查的胰腺癌可切除性评估系统。目前,他领导的胰腺癌研究小组已完成3500项评估,准确率超过95%。同时,通过改进手术适应证、规范手术切除范围和加强围手术期管理,将北京协和医院胰腺癌切除手术死亡率降至2%以下,胰瘘发病率降至2.5%以下,国际水平分别为5%和10% ~ 20%。

根据医学惯例,胰头癌患者需要在手术后禁食一段时间。需要传统的胃管来缓解压力,这无疑会使病人感到非常痛苦。然而,传统胃造口术代替胃管对残胃创伤大,手术复杂。根据多年的医疗实践经验,赵玉佩提出了一种新的方法经空肠改良胃造口术:从小肠逆行插管到胃,创伤小,操作简单,从而大大减轻了患者的痛苦,避免了留置胃管引起的各种并发症,明显提高了患者的术后生活质量。该技术已在我国许多医院推广应用。

赵玉佩,1954年7月20日出生于吉林省长春市,年轻时有成为一名好医生的理想。他很聪明,成绩优异。1970年“文化大革命”期间,他初中毕业,去白求恩医科大学附属卫生学校学习基础医学技术。此后,他在白求恩医科大学做了6年的基础技师。着名外科医生赵玉佩回忆道:“也是在那个时候,他经常处理外科器械,并在基础医学方面积累了坚实的基础。”

1973年,赵玉佩工作的第二年,赵玉佩参加了医院的乡村医疗之旅:“医生为村民治病,我们的技术人员在乡村教书,培训‘赤脚医生’。”

当时,巡回医疗队的外科手术经常在村民的炕上进行。这个公社唯一的常规手术室没有电。赵玉佩在每次手术中都使用手电筒作为“无影灯”。缺药,赵玉佩等人要亲自制药,亲自收集中草药,拧成面条,包在半湿小米里,制成药丸。这种“西医系统”有效地解决了当时的药品短缺问题。在广大农村地区经历医生和药品匮乏的困境,增强了赵玉佩成为一名好医生的决心。

1977年,赵玉佩得知高考将恢复后,毅然决定参加高考。为了工作和学习的同时,赵玉佩下班后在单位复习,每天晚上看书到凌晨三四点。三个月后,赵玉佩成功地“啃掉”了一英尺高的书,考入白求恩医科大学,成为1977年高考复试后的第一批大学生。1982年,取得优异成绩的赵玉佩被北京协和医院选中,成为北京协和医院的实习生。

20世纪80年代,北京协和医院的病房办公室每天晚上都灯火通明,几乎所有的实习生直到晚上12点才离开病房。来到康科德,赵玉佩立刻融入了这种氛围。他每天早上6点进入病房进行诊断和治疗,晚上看书,写病历,假期坚持查房,有时周末不能回家。“当时,我去做手术时非常兴奋。几名实习生因阑尾炎手术经常脸红。”从那以后,他养成了上班前看病人和睡觉前巡视的习惯。“有什么需要随时打电话给我”成了他的口头禅。这种习惯他一直坚持到现在,成为院长后没有改变。

正是这种无私的工作很快使他成为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1988年,赵玉佩作为访问学者被派往加州大学洛杉矶医学院。两年后,他毅然回到协和医院,继续做普通外科医生。

“和谐的文化氛围非常吸引我。医生这个职业对我很有吸引力。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我从未想过呆在国外。此外,我必须不辜负院长朱昱,我的导师保证我出国。”谈到回到中国,赵玉佩轻描淡写。

杰出的学术成就、敏锐的学科发展方向感和丰富的管理经验,使年轻的赵玉佩于2005年当选中华医学会外科学分会主席,2007年当选《中华外科杂志》主编。同年,英国皇家外科学院授予赵玉佩名誉院士称号。拥有200多年历史的英国皇家外科学院,在全球范围内只能授予150名荣誉院士,而此前只有145名。

作为亚洲外科学会主席和国家胰腺外科团队的负责人,他始终牢记肩负的责任,并没有忘记将协和在胰腺癌治疗方面的成功经验传播到全国,以协和胰腺外科中心为基地,引领全国胰腺外科的共同进步。他还领导全国16个胰腺外科中心,承担了国家“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胰腺癌综合治疗体系的建立”,对胰腺癌诊疗中的重大问题进行前瞻性临床研究,建立了国家胰腺癌诊疗技术平台,对我国胰腺外科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辐射和推动作用。

丰富的经验使赵玉佩能够在更广阔的平台上思考中国外科的未来。中国科学院院士、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刘易云表示,在过去的20年里,随着香港与内地外科学术交流的日益频繁,我见证了普通外科在内地的快速发展和显着变化,以及赵玉佩从一名年轻学者逐渐成为国内外着名外科专家和学术带头人的过程。我对他出色的组织能力、沟通能力和人格魅力有强烈的感受。

甘当路石

主治医师小吴是赵玉佩的博士生。他在手术室做助手的第一次经历对他来说仍然记忆犹新。戴橡胶手套的时候,小吴吓破了手套。他很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办。赵玉佩走向他,亲自帮小吴戴上新手套,环顾了一下四周,严肃地说:“学生不能做的首先是老师的责任。”从言语到行动,他教给学生真正的行医之道,还传递了珍贵的和谐精神“严谨、精致、勤奋、奉献”。

2000年,时任外科主任的赵玉佩组织了该部的年轻医生、硕士、实习生和进修医生,目的是“为年轻人提供自由发表意见和行使表达能力的机会”。他主张建立“年轻医生沙龙”(Young Doctors Salon),让每个人都能在周末聚在一起,围绕预定的主题进行热烈的讨论。医院专家或行政领导有时被邀请谈话。为了提高每个人的外语水平,有时需要用英语演讲。

赵玉佩说:“在临床工作中,学生通常很少有机会说话。我们将利用周末时间聚在一起,围绕一个预定的话题展开热烈的讨论。学生将能够自由表达他们的意见,这对年轻人的成功非常有帮助。”

除了认真培训他教的学生,他还在联合医学院医院为年轻医生的培训投入了大量精力。在赵玉佩的倡议下,该医院于2008年投资1000万元设立了一个青年培训基金。今年三月,在赵玉佩院长的积极接触下,协和医院欢迎爱丁堡皇家外科医学院和香港外科医学院对医院外科住院医师培训基地进行评审检查。今年9月19日,北京协和医院普外科住院医师培训中心正式被列为英国和香港医学院认可的全国第一个基地,这表明北京协和医院住院医师和专科医师的培训已经符合国际标准。“如果你想让外科事业发展壮大,你必须有一颗心,愿意为未来铺路。”赵玉佩说道。

作为我国一家着名医院的院长,日常管理工作非常繁重,但赵玉佩多年来一直在临床一线工作。即使在2008年协和医院工作最繁忙的时候,赵玉佩也亲自为病人做了100多次手术。该国最大的非官方网站“好医生在线”对他的疗效和态度给予了满分。这是在全国范围内通过无记名投票获得的“双百美德与艺术”。

周赵广指出:“临床医生在保障人民健康和实现和谐社会方面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具有高尚医德和高超医术、高度责任感和爱心的临床医生,在治病救人方面应该得到社会的热情支持和赞扬。”

“做一名好医生不仅需要很强的专业技能,还需要良好的医德。你不能辜负病人的期望。”赵玉佩说道。

赵玉佩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不计较个人得失,最重视病人的痛苦。他带给每个人的是一种伟大医生的简单而诚实的感觉。

《科学时报》 (2009-10-15 A1亮点)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